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尚书大人易折腰最新章节 - 第337章:试探

尚书大人易折腰 第337章:试探

作者:八匹书名:尚书大人易折腰类别:玄幻小说
    顾远想不通。

    到如今年这个,在官场上经历的多了,让他想不通的事情几乎没有,此时一个小泵娘身上却带着这么多的问题。

    从恍然中回过神来的顾远,对上的正是小丫头认真又干净的眸子,他笑了,“不怕就好。”

    小丫头笑的没心没肺。

    这副样子,还真是让人不放心。

    “等旁人问起你是怎么出来的,你怎么说?”

    “晚上睡不着起夜,没想到回来时驿站就着了起来。”谢元娘马上就回答。

    顾远颔首,他背过身去,望着树林的边缘,“从这走出去,就能看到你兄长他们。”

    小叔叔知道了她的身份,谢元娘笑了,不过也能理解,能有什么是小叔叔不知道的,便是放在窗口的信,也是神不知鬼不鬼。

    “小叔叔是第二次救我,日后若有元娘能帮到的,小叔叔只管让人送信给我。”谢元娘真心的福身子道谢。

    小叔叔是出来办事,救她已是意外,她总不能再耽误小叔叔,谢元娘大步往前走。

    “你祖父爱重名声,你回孔府他一时之间怕是不会接受,你大可不放在心上,有父母及兄长的疼爱,足以。”

    谢元娘回过头,眼里脸上尽是欣喜,“我记下了。”

    随后,所着睡裙跑了出去。

    小叔叔在关心她,也是告诉她回到孔府中怎么自处。

    果然,小叔叔是个好人。

    看着娇小的身影越跑越远,直至消失,顾远的身后才有一道身影落了下来,正是暗卫鲁五。

    “二爷,证人都已经救了下来,现在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刺杀的人一个活口没留。”

    “继续护着,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顾远声音似月光,淡淡的,却有些凉。

    谢元娘那边,整个人跑出来之后,就看着令梅几个要往驿站里面冲,而被孔澄身边的九渊叫人拦着。

    迎着驿站的大火,谢元娘看着兄长背立而站,不知道在想什么,谢元娘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不用管我。”孔澄的声音透着荒凉。

    “四哥。”谢元娘在路上时,就已经被孔澄要求改称呼了。

    孔澄的身子微微一僵,过身来,随即激动的将人揽进怀里,“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

    嫡仙一样的人物,竟然会哭。

    谢元娘知道是吓到了他,轻轻拍着他的背,“四哥,我没事,我没想到夜里起来,结果发现起了火就先跑了出来,我还后悔没有叫四哥呢。四哥不怪我就好。”

    孔澄哪里会信了她的话,凌晨后不睡觉,跑到外面去起夜,房里明明有马桶,不过此时也不是多说的时候,现在人好好的就行了。

    那边令梅几个也终于发现了好好的谢元娘,一股脑的都扑了过来。

    “姑娘,你没事太好了。”

    “姑娘,吓死奴婢们了。”

    “奴婢,先披上斗篷吧。”醉冬最心细,好在她跑出来的时候将能带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谢元娘只睡了件中衣和睡裙,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只知道人没事就行了,还是醉冬心细,才提醒了谢元娘这事。

    突然之间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料到,好在因为是临时住在这里,只拿了些被褥下来,其他的东西都在马车里,这才保存了下来。

    而驿站那边给出来的结论也是遇到抢劫的,而另一家人带的护卫多,这才没有让事情发生。

    折腾这一宿,外面的天也快亮了,驿站已经烧了,众人都回到了马车上,换上了新的衣衫,谢元娘靠在马车里休息。

    孔澄和驿站的人在那边攀谈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回到马车上,见元娘靠在软榻上已经睡了,孔澄扯了毯子过来,轻轻的盖到了她的身上。

    “公子。”令梅寻视的开口。

    “我去后面的马车坐,你坐在这守着你家姑娘吧。”孔澄只是担心,看了一眼,见人没事,也就放心了。

    孔府的车队继续上路,今天是中秋节,孔澄原可以留在金陵那边让元娘和谢家的人一起过节,只是看到姑姑的作派,孔澄哪里还住得下。

    路上,快响午的时候,谢元娘才醒了过来,看到是令梅,谢元娘翻了个身又躺了一会儿,这才精神了。

    “四少爷去后面的马车坐了,让奴婢照顾姑娘。”

    “什么时辰了?”

    “响午了,刚刚九渊过来说前面有个小镇子,中午就在那里找酒楼用饭,今天是中秋节。”令梅爱玩,可经昨晚的事情一下,也没有什么精神了。

    谢元元半坐起来,靠着大迎枕,“我睡的太深了。”

    回想昨晚的事,睡了这么一觉,仍旧觉得不真实。

    半夜出现的车队,着火的驿站,夜行衣的小叔叔,谢元娘知道这是件大事,却没想到路上会受到无妄之灾。

    中午就在一处小镇停下来休息,昨晚经了一晚,孔澄也不敢放松警惕,虽然急着回去,却也将安全放到了第一位,吃饭的时候就和谢元娘商量今天就先住在这,明天一大早赶路。

    不能再住驿站,怕在有旁的事情。

    谢元娘也明白,“四哥看着安排吧。”

    用饭的时候,两人是在单间,丫头下人们在外面,谢元娘也没有避讳,就将昨晚的事情说了。

    “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着火了,外面的门又被挡住了跟本出不去,所以我就想着从窗户跳下去,最后身子往下一滑就掉了下去,被一个人接住了,那人一身的黑衣,我也没有看清楚,他也没有说话,将我放到地上就走了。”谢元良好说的都是实话,只是将小叔叔的身份掩藏起来。

    孔澄思索了一下,“那人应该是认得你,我想出事的原因和昨晚突然入住的车队有关,出事之后,那些人就走了,并没有多停留。”

    谢元娘惊呀于四哥的洞悉能力,“那些人敢这样做,又是在就在驿站,还能做的滴水不漏,背后也不简单。”

    “你说的不错,咱们只是受了牵连,并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只是当时咱们也在场,就怕那些人会怕事情暴露,而担心咱们。”孔澄担心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