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五十一、重拾浪漫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五十一、重拾浪漫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二人目送木棉花和彦亮出了院子,木远枫终是放松了下来,重重叹了口气。

    花不语知道他舍不得木棉花,她行至他身旁,看着空荡荡的院门,“真的不去送她?”

    木远枫扭头看着花不语,可怜兮兮地道:“过一会儿吧,这会肯定很多师兄弟们在排着队给她送行,我怕看多了,就舍不得让她走了,十六年了,她从未离开过我们身边,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花不语浅然一笑,“若是你想她,随时可以让她回来啊!”

    木远枫微微摇头,“既然决定放手让她去闯,我自然十分相信她的能力,我也相信,等她真正见识过外面的世界,才会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不让她经历一下,她是不会懂的!”

    花不语点头,他能这么想,已经说明他在成长了。

    木远枫伸手搂住花不语的肩膀,将她揽至他的怀中,“现在又是我们俩了,自从有了小花,我们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她的身上,很少过我们以前的生活,现在她走了,正好我们可以重温以前的美好。”

    花不语一愣,“重温美好?”

    木远枫点头,“对,现在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走,我们现在就去!”

    花不语抬头看着木远枫,此时的他仿佛又恢复了往昔的青春活力,“什么重要的事?”

    花不语冲其坏笑,“自然是一起上山顶看日出啊,而且在那里,可以看到天虞山蜿蜒而下的山路,我们能看着小花和彦亮一直行至山脚!也算是去送她了!”

    花不语浅笑点头,她就知道他定是早就想好了这般做,才会不急着去送小花。

    他一个躬身,便将花不语熟练地背了起来,笑嘻嘻地道:“好多年没有和娘子两个人上山了,今日,为夫背你上去!

    花不语娇笑点头,她静静趴在他的背上,这些年他们几乎都是围着小棉花转,虽然木远枫还是会经常给她制造一些浪漫的时刻,可总归不会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

    木远枫许是昨夜听了她的话,感触良多,于是想要重拾往日的浪漫和柔情。

    木远枫一路拾级而上,花不语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这一刻,他们的心又贴得异常的近,犹如天地间唯有他二人一般。

    天虞山山顶,朝霞如血,阳光明媚。

    木远枫和花不语依偎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木棉花和彦亮一路远走,离他们越来越远。

    这就是离别的滋味,木远枫以前没有家人,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与家人的离别,那种不舍与不安,异常折磨人。

    花不语以前见惯了生离死别,她一直觉得那些都是稀松平常,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可此时此刻下,她终是明白了为人父母的那种不安与牵肠挂肚。

    在木棉花和彦亮的身影消失在丛林深处时,二人依旧没有回过神。

    直到木远枫感觉到已经全身麻木之时,他做了个深呼吸,终是把心中离别的愁绪赶了出去,小花有自己的人生要走,而他,也有自己的人生,那便是身边的这个人。

    花不语以前送走过很多人,从无间地狱出来后,她收的鬼仆不论感情有多好,寻到好的投胎机会,她定会送他们去投胎,因为她知道,不管多么舍不得,终有一日,大家都会分开的,现在小花的离开,只是为她和木远枫的离别打下了一个基础而已。

    她转身将自己整个人埋在木远枫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让她沉迷在其中无法自拔,既然终究要分开,那就不要浪费了能拥抱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

    木远枫一愣,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抱住,这一刻,他们都是火,都想要用自己的体温将对方的心照暖。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又恢复了还没有木棉花时的生活,虽心境与那个时候已经截然不同,可是依旧能勾起他们满心的欢喜与刚在一起时的那份柔情与温暖。

    只是他们没事时的话题,几乎都是与木棉花有关的,不外乎就是不知道小棉花吃饭没有,不知道她好不好,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们,不知道她有没有遇到心仪的男子……

    虽一切都是花不语给木远枫的人生,可有的时候,她发觉自己也沉迷其中,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木棉花一开始还会隔几日就传信回来,之后便是十天半月才传信回来,到了后面便是几个月传一次,木远枫每次都要将信来来回回看好几遍,生怕错过了她生命中重要的点滴,花不语总是笑他,说他太过紧张了。

    在又一次传信回来时,木远枫一开始开心地将信拿到花不语面前。

    “娘子,小棉花传信回来了!”

    花不语依旧一袭青衣,依旧清雅绝伦,脸上的梨花依旧明艳动人,她此时正在浇花,听他兴奋地样子,浅笑着道:“我忙着呢,夫君念给我听吧!”

    木远枫将信展开,一看,本来很开心,可看着看着忽然眼神一暗,倍感失落。

    花不语见他神色有异,放下洒水壶来到他身旁,从他手里接过信一看,顿时知道他为何这般不开心了。

    木棉花在信中说她准备回来了,只是这次,她会带一个男子回来,那是她去历练时在遇到的一个男子,他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她带他回来见见他们,希望他们喜欢他!

    花不语将信收到床头的红色盒子里,那是木远枫用来装木棉花的信的,每一次,他都会细细收好。

    装好之后,她来到木远枫身边,“怎么了?”

    木远枫似乎还没有从那股失落中走出来,他慢慢来到窗边,看着天空中如棉絮般慢慢飘走的白云,越来越远,那就如同他的小棉花一般。

    “没想到日子过得这么快,转眼她已经离开两年了,而这次回来,本以为是团聚,却不曾想是为了离别的!”

    花不语来到她的身侧,贴着他站着,将头靠在他的手边,他们无数次这样站在这里盼望着小棉花会突然出现在窗外,然后调皮地吓他们一下。

    “你为何不往好处想呢?离别也是为了下次重逢时,大家都能更好,她长大了,找到自己的归宿是理所应当的,难道你想她一辈子孤孤单单啊!”

    木远枫心中回应,“当然不是!”可是嘴上,却说不出来,他就是不服气,为何他千辛万苦养大的宝贝女儿一下子就被一个臭小子拐走了!

    还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小子,这次他定要好好试试那小子到底哪里好!

    三日后,在二人以及天虞山众人的期盼下,木棉花与彦亮回来了。

    木棉花依旧还是那副古灵精怪,风风火火的样子,彦亮依旧还是五六岁孩童的模样,而木棉花的身边多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少年年约十八,双眸如丹,鼻子挺翘,嘴唇红润,眼中有着一抹与木棉花同样的桀骜不驯。

    木棉花刚爬上阶梯,在看到木远枫和花不语的那一刻,眼中已经晶莹透明,她如火球一般快速跑来扎进木远枫怀里,脑袋在他的胸前用力蹭来蹭去,眼泪哗啦啦流下来,哽咽道:“爹爹!”

    她自小虽总是和木远枫抬杠,却和木远枫最是亲近。

    花不语浅笑着看着他们父女二人。

    木远枫怀抱撒娇哭泣的木棉花,脸上流露出怜爱的神情。

    良久之后,他拍拍她颤抖的后背,柔声道:“好了,别哭了。再哭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木棉花一听,急忙直起腰杆擦去眼泪,还未擦尽,又扑到了花不语怀里,在她肩头磨蹭了好久,“娘亲,这段时日小花可想您了!”

    花不语伸手轻抚着她的后背,“娘亲也想你!这段日子你过得可好?”

    木棉花抽着鼻子道:“除了特别想爹娘,别的都挺好!”

    接着她离开花不语的怀抱,指着少年,羞红着脸道:“爹,娘,这是古逸,我们在枫林城相识,他是枫林城城主的大公子。”

    她又看着古逸,二人一对视,眼中的浓情蜜意已经四处飘荡,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即知道他们是何关系了。

    她笑颜如花,“古逸,这是我爹娘!”

    古逸急忙朝花不语和木远枫拱手行礼,“晚辈古逸见过伯父,伯母,之前总是听小花说起二老,今日一见,果然如她所说那般,二位都是风姿不俗之人。”

    木远枫上前一步把他扶了起来,冲其一笑,“不必多礼,以后就将这里当做是你的家,不必拘谨的。”

    木棉花和天虞山的弟子们皆是一愣,本以为木远枫定要为难古逸一下,没想到他竟表现得这般温顺和蔼,这不像他啊!

    花不语却浅然一笑,她自然知道木远枫的心思,他虽嘴上说着不行,可心里定是最希望木棉花得到幸福的,他也不可能将木棉花永远留在身边。

    而她遇到一个她喜欢的,人家也喜欢她的,他们自然欣然接受,也祝福她。

    虽然或许会有一段时间很不习惯,但是木棉花幸福,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