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引妃入局:王爷别乱来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引妃入局:王爷别乱来 第八十六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作者:墨绮月书名:引妃入局:王爷别乱来类别:玄幻小说
    在司徒澈逃出皇宫后的当天,眠付就和他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去鲜卑的路。

    虽然这次去鲜卑的任务繁重,可想起少女临行前放肆的微笑和飘飞的衣,司徒澈便觉得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不少。

    半个月未见,不知道她一切可还安好。

    然而,当他们踏上鲜卑的领域,却发现这里早已是一片焦土,城门的牌匾被更换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是鲜卑人的打扮,一副刚刚经历大战的模样。

    “鲜卑,可能出事了”眠付面色凝重地说道。

    司徒澈的目光停留在立于集市正中的断头台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如斯,唯有它静立在人群中,莫名地吸引着他。

    他慢慢走上断头台,发现上面的血迹已经凝固了,变成了浓重的黑色。一条青石珠穿成的项链也被沾染上了黑色血液。

    这条项链司徒澈将它拾起,脑海里闪过零星的片段,是少女的回眸一笑和窈窕倩影,以及她脖子上的那条,青石项链

    “司徒澈,我问过了在当地开作坊的宋国商人,他们说前几天这里突发了大战,鲜卑王族已经被全灭了,如今统治着这里的是异族首领,而且,宋国似乎也参与了这一场纷争。司徒,司徒澈?你有在听吗”

    眠付将手搭在司徒澈的肩膀上,却发现他的身体颤抖地厉害,就连他身上的佩剑似乎都受到了他情绪的影响,散发出凌冽的剑气。

    “司徒澈,你怎么了?”眠付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看见司徒澈手中的项链,低声说道,“司徒澈,冷静,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只见司徒澈一把推开了眠付,眼睛完全变成了血红色,他攥紧了那条项链,一声沉闷的吼叫声响彻云霄。他脚尖轻点,如离弦之箭一般跃上房梁,弹指一挥间,便消失了踪影。

    那个方向是皇城。

    眠付不会武功,没法追上他,便立刻跨上马向皇城赶去。

    异族新王正同大臣们议事的时候,一个卫兵跌跌撞撞地跑进来,禀报道:“启禀陛下,门口有一个人杀了进来”

    “不就一个人吗?让御林军将他拦住,赶出去算了。”新王不耐烦地挥挥手。

    “那个,回禀陛下御林军已经全灭了。”

    话音刚落,紧闭的木门便被一股巨大的冲力砸破了,御林军皆躺在地上呻吟着。在倒下的人群中,一人持剑入殿,逆光独行,充满了肃杀之气。

    “来来者何人?”异族君王条件反射地战栗了一下。

    “是你,杀了她吧”流淌着鲜血的刀锋逐渐指向他,被那双血色的眼睛盯着,仿佛死神的凝视一般。

    “你杀了她,我便要整个天下来陪葬!”

    司徒澈腾空跃起,刀锋径直指向他,扑面而来的剑气将异族王的脸划开了一道道口子。

    刀锋近在咫尺之时,司徒澈忽然感觉体内的功力像是在四处乱窜,撑得他的经脉都像要炸裂一般。

    “铛”剑一下子插在厚实的地上,司徒澈重重地喘着粗气,极力去控制四处乱流的内力,记忆变成了零散的片段

    萦绕于耳畔。

    我可以为你一笑成痴,亦可以为你一念成魔,因为除了心中忠义,我不在乎任何人,我只在乎你。

    “来人啊,快拿下他。”异族王后退几步,对为数不多的护卫喊到。

    那些人围成一个圈,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等一下!”眠付急匆匆地跑进大殿,恭敬地向异族王鞠了一躬。

    “陛下,我是宋国的使臣,此番陛下让我二人来看看,您这儿是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此人是我的朋友,在来的路上出了点意外,走火入魔了,还请陛下见谅。”

    “原来是宋王的人,有失远迎了既然他是你的朋友,此事就这么罢了吧。寡人不知二位使臣前来,没有备下接风宴,不如请二位使臣在此用个便饭吧。”

    眠付眼珠子微微一转,心想:异族王果然与公子玉心有所勾结,看来鲜卑灭族一事他也必定掺和其中了。如果有了异族王的支持,我们所需要的兵力,恐怕不在少数

    “多谢陛下好意,只是我们还有任务在身,便不多叨扰了。”

    眠付探听到了消息,便扶起司徒澈,让他靠着自己瘦削的肩膀,匆忙离去了。

    如果事后异族王对他们的身份起了疑心,那可就不好对付了。

    而此时异族王心中也默默盘算着:虽然此二人的身份无人佐证,但他们的确是宋国人。公子玉心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万一他们真是他派来的,贸然扣下这两人,说不定公子玉心会觉得他们有不臣之心带兵攻城。所以宁可吃下这个哑巴亏,也不能冒这般风险

    “故事听完了,你还有什么疑惑吗?若是没有,我就先走了。”司徒澈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姬怜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怪不得他之前,会一直盯着一个玉盒子发呆,原来,那是阿赛贝娜临别前赠与他的。

    少年远去的背影孤独而又落寞。

    如果是她遇上了这样的情况,一定做不到像他这样冷静。

    反而观之,眠付很快就掌握了优盘的各种操作。他对于未来的科技表示惊叹,但所谓的时空法则不可随意打乱,以现在的能力也没有办法探寻未来科技,所以,他只能暗暗赞叹。

    经优盘改良加工的投石机,其威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巨大。司徒府的一干人等皆面面相觑,那四成兵力也算是到手了。

    “既然如今兵力的事已经得到了解决,那我们是时候该计划去皇宫救人了”走出司徒府的大门,眠付便对二人说道。

    “事不宜迟,我们要在天黑前尽快赶去皇宫。”姬怜美一边说着,一边走在了前面。

    眠付给司徒澈使了个眼色,司徒澈会意,一记手刀打在姬怜美的颈侧。

    姬怜美没有想到司徒澈会突然袭击她,只觉得脑袋一阵昏昏沉沉,便软倒在了眠付怀中。

    “按原计划行事。”

    皇宫,宣德殿。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凭空不见!说,是不是你们放了她!”

    汐风殿的所有宫女太监都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着。

    公子玉心掐住一个宫女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说,是不是你,放的人?”

    可怜的宫女还没有回答,就被公子玉心一刀捅进了心窝,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失去了脉搏。

    无上的崇高地位让公子玉心原本就暴虐的性情变得更加狂躁和偏执,他上位的期间,被杀死的大臣,宫女,太监不计其数。

    鲜红的血液让公子玉心不由得兴奋起来,心中一阵舒畅。他无法控制手中渴血的刀刃,不由分说地插进跪倒在地的宫女和太监的身上。

    血一下子染红了洁白的纱幔,金黄的龙袍上锈色斑斑。

    “给我去柴房,把白玉承带过来!”

    没过一会儿,侍卫便将白玉承扔在了大殿上。

    自人猎场饼后,公子玉心就命令看管白玉承的侍卫,不得再给他送一丁点吃食。白玉承的意志力太过强大,想要征服他,就只能通过凌迟,慢慢消磨他的意志。

    然而都已经过去三天了,白玉承没有求饶,甚至没有喊叫,终日就一声不吭地缩在干草堆里。

    公子玉心走上前去,捏起白玉承的下颚,冷笑道:“我真是低估你了。都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却还有那个余力去救别人?”

    他慢慢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紫檀色的木盒,将放在盒中的药丸喂到白玉承口中。

    “王兄啊王兄,你的能力太恐怖了,也不知道这只西域的金蛊虫,能不能压的住你。”公子玉心取出一支玉笛,悠扬的笛音袅袅,金蛊虫受到笛音的召唤,扭动着带刺的身体,在白玉承的体内四处乱窜。

    白玉承原本几乎麻痹的知觉在这一瞬间被刺激,痛感来得比以往更加剧烈,他额间的青筋一下子暴起,看着格外可怕。

    “啊”

    “金蛊虫毒,果然厉害”

    公子玉心微笑看着白玉承捧着脑袋哀嚎,随即唤来御林军。

    “把他丢到水牢里,加强柴房额看守,今天晚上,我们有好戏看了”公子玉心唇畔的笑意愈发深刻。

    入夜,司徒澈带着私兵潜伏在屋檐上,远远地观望着皇宫和柴房边的守卫。

    “柴房周围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看守,看来,公子玉心是算准了我们今夜会有所行动。一会儿,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明白了吗?”

    司徒澈悄声指挥着身后的几十名精兵,仔细地盯着御林军的一举一动,等到他们将后背暴露在视野之下时,司徒澈单手一挥,道一声:

    “放箭!”

    霎时间,漫天的箭雨纷纷落下,敌人还来不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被飞箭洞穿了身体。

    趁着敌方乱作一团之际,司徒澈飞下屋檐,一脚踢开了柴房的门。

    “殿下,我们来救你了。”司徒澈将那人的身体翻过来,却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假人。

    “中计了。全体警戒,殿下不在这里。”

    “哈哈哈,司徒澈,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公子玉心在御林军的簇拥下从树丛中现身,高举手中的赤金色的虎符,喊道:

    “众将士听令,将他们,给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