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72章:添堵(4000字)

息桐 第272章:添堵(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若说从前高若虚多么想接近景笙,现在就有多厌烦这个孩子。

    偏偏的眼前这个少年,还真不能把他当做孩子。

    景瑟和钟明玉的关系很好,宛若亲姐妹。而向来霸道又性子孤僻的钟明玉,私下却愿意听景瑟说教,更不会和景瑟发生争执。

    虽然高若虚从未把景瑟看在眼里,可景瑟的身后却站着一个景家,还有两个麻烦的人。

    一个是良国公裴长庚,一个便是少年便成为举人的景笙。

    “是很巧。”高若虚看着景笙,却笑的很是随和,“我原以为你会在书院里念书,再过几年没准我们会成为同僚。”

    景笙却是笑了笑,“高大人这话是抬举我了。”

    可是明明是在说谦虚的话语,但是却又像在告诉高若虚,这是肯定的事情。

    景家满门的武夫,到了景秉之这一辈终于出了个文臣。可惜景秉之这个人,若不是仗着景家的地位,在官场上也站不稳脚跟。当年白素梅会嫁给景秉之,当真是可惜了这朵好看的花。若眼前的人是景秉之,高若虚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可眼前的人是景笙,来日没准会继承长宁伯爵位的孩子。

    两个人说着话,便朝着里面走去。

    而景瑟站在不远处和景筝说着话,“今儿还当真是热闹。”

    自从景从安去世后,景筝的脾气顿时收敛了不少,如今瞧着愈发稳重了。可是景瑟知道,这是景筝在强迫自己成长起来,从前谁也看不上的景筝,已经定了一门不错的亲事,明年开春就要嫁过去了。

    “能不热闹吗?”在景瑟面前,景筝不似在外人面前说话那般有顾及,“都想来瞧瞧程家二小姐的肚子。”

    景瑟拍了拍景筝的手,“等会这话可不能当着外人说。”

    听着景瑟的嘱咐,景筝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只是……程家人真的不明白,从此他们就要和献王绑在一起了吗?”

    京城里的局势,其实在闺阁里的女子,很难打听出太多的消息。但是好在景铁铭对家里的孩子们比较放松,所以外面的消息也能及时传回来。景筝和张含霜的看法是一样的,他们都觉得这门亲事过于蹊跷,献王再蠢笨可不代表陈太后蠢笨,陈太后给献王准备的小厮,怎么会让堂堂的一个王爷被算计呢?这事若是被闹大,程家就是被满门抄斩也不为过。可是偏偏的,这事却没有闹的太难堪,而外面的人只知道是程娇娇追了献王,是程家倒贴献王,却不知道献王那日故意遇见了程娇娇。

    “绑一起也好。”景瑟也通过这件事情发现了,献王并没有传言里的那般老实,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景筝听着景瑟的话,一时看不透这个妹妹在想什么。

    献王的背后站着的是跺脚都能让朝堂抖动的陈家,如今又有了手里有兵权的魏国公府做岳家,那么来日献王身边的势力,是当年齐王都比不上的。

    齐王只在自己的封地里有兵力,可献王却能掌握京城里不少的东西。

    献州的封地上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私下,裴长庚已经派人去了献州,但是因为京城离献州有些距离,所以暂时还不能猜到献州的动静。

    今日,程家和献王结亲,邀请了不少的人。碍于魏国公府这些年的势力,不少文臣武将都给了颜面。而景铁铭忙着练兵,小姚氏又受了凉,景姚氏要伺候小姚氏,所以只让二房的窦氏带着景筝和景瑟来赴宴。结果窦氏刚来没多久,就被程家的大太太邀着去说贴己话了,留下景瑟和景筝在一侧坐着。

    好在院子里走动的女眷比较多,谁也没留意到藏在亭子内坐着的景筝和景瑟,她们也得了一会清静。

    景筝看着不远处拿着团扇轻轻打扇的景瑟,她白皙的肤色在阳光下宛若偷明,又似铺了银粉在身上,在景筝的目光里熠熠生辉。景瑟幼年的时候当真不出色,既胆小又怕事,一张脸长的坑坑洼洼的,如今却也出落的亭亭玉立,宛若池中的青莲。

    景筝在景家多年,又怎么不知道景瑟这些年过的并不轻松。她本以为景瑟是真的蠢笨胆小,可后来渐渐的知道,景瑟这是在藏拙。若不是景家内部出了问题,景瑟或许还会和从前一样……景筝想到这里,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自从景从安死了之后,她才知道这家里已经乱成这样了。区区的一个张含玉,就能掀起景家的风浪,最可笑的是,她还以为景家是铜墙铁壁,还自负的看不上任何人。

    “小四。”景筝突然唤了一声景瑟,“我……”

    景瑟以为景筝不舒服,立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怎么了?是这里太晒了吗?”

    景筝摇头,“我有没有和你说谢谢?”

    景瑟怔了怔,“长姐,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只是觉得,从前的我,待你很不好。”景筝苦涩的笑了笑,“今儿我看见程家二小姐成亲,想着我也没多少日子,就要离开景家了。可惜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没为家里做什么,而家里的人都宠着我,任由我任性。”

    “我是家里的长女,可这些年来做的都是什么啊!”

    景瑟怎么也没想到,景筝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触景伤情,她安慰道,“大伯父和大伯母,都希望你过的开心。况且,他们也该宠着你的。”

    “这话,可一点也不像是你该说的话。”景筝拍了拍景瑟的手,真诚的说,“小四,这些你辛苦你了。”

    其实若景筝所言,景瑟这些年并未受到过景筝的照顾,但是景筝却也没有针对过她、更不似其他人一样,还会迫害她。

    所以于景瑟而已,景筝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的。

    “不辛苦。”景瑟说的也很真诚,“一切都好起来了。”

    两姐妹在这个小小的亭子内,第一次真正的袒露出心里的想法。或许也是景筝的这些话,等新娘子上了轿子后,景瑟便和景筝一起入席了。

    程家的大儿子是武将,所以对待武将的家眷们,更是十分的精细。景瑟和景筝还有其他武将的女眷都坐在一个小绑楼里,抬起眼就能把程家满院子的景色尽收眼底。等用了饭菜后,大家都有些醉了,有人便开始玩起了行酒令。

    景瑟不喜欢太热闹,所以找了个地儿,静静的呆着。

    突然有个穿着海棠红褙子的少女走到了景瑟身边,试探着问,“请问,您是景家的四小姐吗?”

    景瑟微微抬眼,“你是?”

    “我是曾家的,姓曾名清露。”名为曾清露的少女盈盈一笑,的确宛若清晨的朝露一样清澈、灵动,“我曾祖父乃是文渊阁大学士。”

    景瑟琢磨了一会,才想起这个曾家。

    曾家说起来也曾是书香门第世家,可是后来一辈不如一辈,最后连个举人都没有出来了。到了曾清露这辈,景瑟却也没再听说过曾家的事情。不过,显然已经败落的曾家,为什么会出现在程家的邀请的宴会上呢?这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曾清露莞尔,“四小姐应该知道我曾祖父的名字,当年良国公的曾祖父和他是同窗。后来,我祖父说还想把我父亲说给……”

    曾清露叹息了一声,“可谁知后来裴家出了那样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谁也不记得了。”曾清露有些惋惜,“我们曾家向来信守承诺,只是如今提起这些,总会让人觉得我们曾家高攀了。”

    她说的委屈,而景瑟也从这些委屈里听出了话外之音。

    曾家,是真的想要来攀关系了。

    曾清露看着景瑟平静的脸色,又说起了自己父亲当年年少的时候和裴长庚的父亲裴长寿,曾想结拜。可惜后来没有成功,就说要给儿女定下亲事。可哪会的他们都还是孩子,说的话自然也是童言童语。

    但是,曾清露似乎却当真了。

    她说着眼眶也微红了,她说如今的曾家是不敢去高攀这门亲事的,但是曾家又要信守诺言,所以如今很是为难。她本以为裴长寿会主动来提亲,可是却没想到裴长寿去世的太快,而裴长庚压根不知道这门亲事,以至于就这样耽误了。

    话说到这里,曾清露说,“姐姐,你能明白我的苦吗?”

    景瑟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曾清露今年约摸十七十八,其实一个女子到了这个年纪还没定下亲事,已经很尴尬了。女子的大好的年纪,也就这么几年,等过了二十,势必会被人议论。曾家想必也知道这点,肯定也替曾清露谋划过,但是景瑟猜测是,约摸是曾家如今是个空壳子,而朝堂上又没有人说话,所以大家族瞧不上曾家,小家族曾家也瞧不上。

    久而久之,曾清露就拖到了现在。

    至于什么和裴家的亲事……

    前世景瑟压根没听说过,如今曾家主动提出来,而裴长寿又不在了,谁知道是真是假?

    最重要的是,前世的裴长庚似乎对女子没兴趣,所以即使曾清露和现在一样想要靠近裴长庚,怕是也没有半点机会。

    裴长庚那边没有机会,她便找到了景瑟。

    至于之前的汝阳郡主,曾清露即使想找,也不敢去啊!毕竟汝阳郡主的脾气有多坏,是京城里众所周知的。

    曾清露是否天真的以为,景瑟真的会如此大度?

    “说起来,妹妹这些年一直都在想,若是裴家一直都不能昭雪,那我便上山做姑子,一辈子为他们祈福。”曾清露说着,哭的梨花带雨,“上天垂怜,如今裴家人回来了,我……我不能辜负上天的恩赐,更不能对不起曾家,一定要信守诺言。”

    “可妹妹也知道姐姐和国公爷情投意合,所以不敢求个平妻,只求姐姐让国公爷收我做妾室,让我兑现当年曾家和裴家的誓言。姐姐,你是心善大度之人,想必会同意的吧?”

    景瑟哭笑不得,“抱歉,我这个人不大度,我不同意!”

    曾清露:“……”

    或许是因为曾清露哭的太楚楚可怜,以至于远处玩的开心的女眷们,目光都逐渐放了过来。

    景瑟脸色很差的坐在曾清露的身边,更显得曾清露有些可怜。

    景筝站了起来,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曾清露没有注意到景筝的动静,而是继续说,“我不会同姐姐你争什么的,我只是个妾室,是死是活都是姐姐你说了算的。只要姐姐可怜可怜我,让我为国公爷留下个一男半女,我就知足了。来世,我必定感谢姐姐成全曾家和裴家……”

    景筝听的一脸错愕,她怎么也没想到曾家的小姐,居然会说出这些话。

    景瑟小曾清露很多岁,可曾清露却喊景瑟:姐姐。

    最重要的是,曾家虽然败落的只有个空壳子,可是毕竟是书香世家,骨子里的骨气也应该在的。现在居然想着来给别人做妾室,这说出去,简直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景瑟没说话,而景筝却生气了。

    她直接打断了曾清露的话,说了一句,“曾家小姐,你也是姑娘家家的,怎么说话如此不懂规矩?”

    “你在这里哭着求我妹妹收你做国公爷的妾室,你们曾家如此不要颜面吗?把家里的孩子送出来给人做妾室。”景筝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还有,今日是程家和献王结喜事的日子,你在这里哭哭啼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见不得这两家好呢,做这么晦气的事情?”

    “我妹妹脾气好,不计较你不懂事,可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却见不得我妹妹受欺负。她性子随和,以至于野猫野狗都敢来踩一脚,可我若是知道谁敢让她生气了,我就打断他们的腿。”

    景筝的一番话语让曾清露白了脸。

    曾清露赶紧站了起来,跪在了景瑟的身前,“姐姐,我也不是不愿意的,可是,父命难为。当年,老国公真的和我父亲定下了这门亲事,我是没有办法了。”

    “求你了,成全了我的这份孝心,也成全了老国公爷曾经的誓言吧!”

    景瑟现在约摸知道为什么败落的曾家人会出现在这里了,原来这些人是来给她添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