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55章:定亲(4000字)

息桐 第255章:定亲(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江卧雪那一日到底是怎么离开的,闻小月却不知道。

    张含霜离开后,她和景瑟也一起离开了。

    听守在外面的嬷嬷说,江卧雪走的时候像是痴儿一般,眼里黯淡无光。

    她听着还有些生气,觉得江卧雪这副痴情的样子到底是做给谁看的?

    她心里想着还不太舒畅,对着景瑟便没忍住,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了。

    “江家这个公子当真是没担当,我听人说,当初他们江家没少求张家大人办事,而且江卧雪年少有名,其中虽有他自己的天分,可含霜姑娘没少帮他忙。江家不希望来日的媳妇太有才华,含霜姑娘就一直不怎么出去走动。”闻小月说到这里,冷冷的一哼,“江家要的,是一个能帮到江公子的人,他们占了这么多便宜,可做的都是什么事?”

    “我并不是说他们退亲有什么错,可……也太快了点!”

    闻小月会如此的愤慨,主要还是因为江卧雪那句,要娶张含霜为妾的话语。

    景瑟是长宁伯府的小姐,自幼也很少在外宅走动,而且京城大多贵族,也很少把家丑拿出来说,所以妾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其实这些贵族小姐心里,大多知道一些,却不知道的很彻底。

    “在我们那边,妾室过的尚且不如猪狗。夜里伺候家主,白日里还要做事,更要防着主母的迫害,若是稍微出彩点的,被外人瞧上当做礼物送走也是有的。”闻小月继续说,“江家虽是老家族,可是如今一代不如一代,我……”

    景瑟苦笑,她明白闻小月要说什么。

    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

    站的越高,入眼的东西其实越肮脏。

    这些小泵娘们以为藏在宅子里的小姐们什么都不懂,可其实在她们十岁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这些道理。

    景瑟也不说破,只是说,“无论含霜表姐怎么选,我都是支持她的,她是个有主见的人。”

    闻小月见景瑟这般说,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而是转移了话题。

    这一年的夏日似乎过的极其漫长,无论京城里的禁卫军还有黑云卫怎么折腾,几乎把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钟明玉的下落。折腾了这么久,私下也有人去探望钟老爷,还有人怀着其他的心思。连高若虚那边,都有远亲过来探望,说是瞧着高若虚膝下无子,想要大发善心的把孩子过继给高若虚。

    这些亲戚说白了也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当初来打秋风的时候,没少被钟明玉骂回去。

    后来钟老爷子私下也表示,来日外孙女婿是要入赘的,所以不劳烦他们担心钟家的以后。

    可如今钟明玉怕是回不来了,而钟家老爷子的病情时而好时而坏,眼看就要中风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好机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高若虚的一个远房表亲古氏便找了过来,说要投亲。

    古氏的丈夫死的早,她一手把孩子拉扯大,看着孩子娶妻生子。可是儿子在经商的途中得了病死了,眼看这一家就要跨了,所以她不得已带着媳妇和两个小孙子来投靠高若虚。

    古氏哭的凄惨无比,几乎要把自己的悲惨经历说的天花乱坠,最后高若虚便同意了收留古家这几个人。

    钟老爷子也明白,这高若虚的确是动了过继的心思了。

    为此,他生了一场大气。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钟老爷子熬不过这个冬季的时候,陆逊大夫却主动住在了钟家,且老爷子的身子有了好转的迹象。

    刚入冬,宫中传来了好消息。

    宁妃娘娘产下了一个小鲍主。

    景铁铭为此松了一口气。

    北境那边动乱的厉害,定燕帝派了不少人过去,也没有打出一场漂亮的仗。眼看北地那边要出大事,文臣们也开始建议让景铁铭过去,景家自开过初就镇守北境,也是到了景铁铭这代才换到了西南。景铁铭从军多年,一直安分守己忠心可鉴。况且这些年来,景家处事也很低调,所以让景铁铭过去再好不过了。

    可是定燕帝却说,虽然男儿该为国效忠,但是景铁铭年纪已经大了,不好再让景铁铭多走动。

    他这个借口用的拙劣,文臣们自然不满。

    连一些不怎么掺和政事的武将们都开始上折子了。

    景铁铭知道定燕帝在担心什么,因为北境去了几波人,拔了不少粮草和兵力过去。若他要造反,是可以靠着这些粮草和兵力,一路打回来的。

    可笑的是,他为什么要造反呢?

    即使女儿景温宁生下的是个儿子,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惜,定燕帝不相信他,还莫名的对景家带有敌意。

    直到景温宁生下了一个小鲍主后,景铁铭这颗悬挂的心,终究是落地了。他不擅长在官场上虚伪,却很明白若是北境不安,那么多少百姓会惨死在这场战役里。于是,景铁铭和部下们商议了下,说自己准备亲自和定燕帝谈谈。

    结果,部下们却是很反对。

    他们的意思很简单,现在景铁铭上阵若是不能大胜归来,那么定燕帝便有理由苛待景家了。最重要的是,现在京城内还动乱不安,齐王被困在天牢里也没处死,万一有人暗中生事,那么他们还真的没太多办法。

    定燕帝剥了他们太多人的兵权,即使他们再能打,也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景铁铭有些生气,“我自幼便长在军营里,难道不知道沙场上刀剑无眼吗?可我既是大燕的将军,就该保家卫国。难道因为害怕打败仗,因为害怕死在战场上,就不去了吗?你们陪在我身边多年,便知道我每一场战役都想过,我要是回不来,家里的人该怎么办!”

    景铁铭写了太多的遗嘱,每一场战役都写。

    他又不是神仙,怎么能保证自己不死在战场上?

    可他是个男人,他是大燕的将军,若他都畏惧了,那么百姓们怎么办呢?

    老部下们在听到了景铁铭的话后,一时都沉默了。

    当夜,景铁铭入宫去见了定燕帝。

    定燕帝见景铁铭一来,便开口说,“巧了,朕正要派人宣你入宫!”

    “陛下有什么吩咐?”景铁铭以为定燕帝要让自己上战场了,有些欣喜,“臣一定鞠躬尽瘁。”

    “怎么就到了死而后已的地步了?”定燕帝笑了笑。他的精神瞧着不错,这一笑把眼角的鱼尾纹更是皱成了一团,“朕今儿去看过宁妃了,她什么都好。这些日子一直都辛苦她了。”

    其实,陈太后和梅妃因为不愿意牵扯太多的事情,不去处理后宫的事情已经让定燕帝有些不满了。

    陈太后和梅妃都说病了,所以景温宁大着个肚子还要亲自去送权贵夫人们出宫这事,定燕帝听完的时候,气的差点摔了茶盏。

    他是迫不得已才把这些人当做人质一样困在宫里,如今大局已定,自然要好好的善后,结果陈太后和梅妃不帮他分忧也就算了,还要拖他的后腿!

    生病?难道是绝症吗?

    再厉害的病情,也不该让一个怀着皇家血脉的妃子来处理这件事。

    若是景温宁这胎不保,他势必会生气,而景家也会生出不满。

    这不是给他添乱么?

    “能为陛下诞下公主,是宁妃娘娘的福气。”景铁铭有些失望,他自问这一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定燕帝的事情,为何定燕帝到了这个地步,却还在怀疑他,甚至主动提起了景温宁。

    定燕帝怕是很清楚他来宫里的目的,可却在转移话题。

    “坐。”定燕帝笑着让人上了茶和点心后,继续说,“今儿宁妃和我提起了你家的孩子,说是想求朕的一个恩旨。”

    “她说,想让朕给你家小四赐婚。”

    景铁铭挑眉,故作不安,“宁妃娘娘怎么可以让烦扰陛下呢?”

    定燕帝见景铁铭的脸色很是满意,“怎么说是烦扰呢!说起来这门亲事,你怕是也会同意。当年裴家为了护你,大学士他居然在……”

    “大学士是个忠心的,朕也是登基后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朕替裴家伸了冤,可终究是让裴家受了委屈。”

    “朕想让你家小四嫁到裴家去,你可同意?”

    关于景瑟和裴长庚的亲事,虽然没有彻底的定下来,可景铁铭在心里却是认了这个人孙女婿的。说起来,当年景家出事的时候,大学士的确是仗义执言,这是景家欠裴家的。

    可景铁铭却认为,虽然是景家欠裴家的,但是却不该用儿女孙辈去偿还这个恩情。

    现在在定燕帝的嘴里,像是景家卖了孙女去偿还恩情一样。

    “这事,虽然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陛下愿意赐婚,这是小四的福气。”景铁铭笑着回答,“臣,愿意的。”

    他说着,就又把问题推给了定燕帝。

    君臣,君说什么便是什么。

    所以这门亲事,是定燕帝赐婚,不是景家为了安稳卖了小孙女。

    因为这个话题,两个人又说了一阵子。

    定燕帝出奇的和景铁铭说起了幼年的事情,像是恨不得让景铁铭记起他生平给景家的所有的好。

    不过,到景铁铭离开的时候,定燕帝也没有允许景铁铭去北境的事。

    景铁铭有些失望。

    之后,小姚氏和景姚氏开始准备景瑟和裴长庚定亲的事,因为景瑟要及笄了,所以连带着及笄礼一起办了。

    钟明玉的事情终究还是影响到了景瑟,在钟家孙管事送来了及笄礼的时候,景瑟露出了有些不安的神情。

    这些日子景家和景瑟没少为钟明玉的事情忙碌,孙管事见景瑟这样,心里其实也有些难受。于是孙管事又和景瑟提起了如今钟家的局面,说是年后高若虚打算过继古氏的大孙子。

    这孩子年纪比钟明玉大一些,来了高若虚身边就能帮忙处理事情。

    景瑟当时听完就觉得有些怪异,但是碍于周围的人太多,所以并未说出来。

    夜里,景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裴长庚,说着古氏来的怪异,让裴长庚去查查。

    她说,“富在深山有远亲,可这古家来的时候太奇怪了。她儿子去世多年,为何这个时候才来京城里投靠?”

    “她说是因为瘟疫,可我觉得不是。”

    “我想……”

    裴长庚说,“你怀疑古氏带来的孩子,本就是高若虚的?”

    “他这个人向来自私,怎么会为别人做嫁衣呢?”景瑟说,“只有这个道理能说的通!”

    这一年的大雪,下的并不似往年那般大。

    大雪初融的时候,裴长庚便去探望了自己的哥哥。

    完颜启明的身子在京城里养了一些日子,瞧着比刚来的时候精神些,可是还是出奇的消瘦。

    他说,“你快成亲了,我也要回去了。”

    “我应该还不会成亲。”裴长庚苦笑,“钟家的小姐还没找到呢!”

    于景瑟而言,钟明玉找不到,她自然不会安心成亲。

    裴长庚不愿意看景瑟皱着眉头的样子,所以也想早点找到钟明玉。

    可是,不得不说带走钟明玉的人,是个厉害的角色,丝毫没有透露出半点消息。

    当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其实……”完颜启明启明说,“我之前有过她的消息,但是打草惊蛇了。”

    裴长庚说,“在哪里?”

    “在京城附近的庄子上,我去的太晚,她被人带走了。”完颜启明说,“这个人太谨慎了,除非让他露出破绽,不然我不该再贸然继续查下去。”

    谁也不知道若是惊动了第二次,那么钟明玉会面临什么。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查古家的事情。”裴长庚告诉了完颜启明景瑟的猜测,所以他也派人去查探了,“她怀疑的很对,这古家很有问题。”

    “古家的大孙子年纪不太对,最重要的是,这孩子似乎和古氏不亲。”

    “他是古家的长孙,和自己的祖母再疏远又能疏远到哪里去呢?我查到最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这孩子……”

    完颜启明直接打断了裴长庚的话,“他其实就是高若虚当年和他表妹生下的那个孩子吧?他以为让儿子穿着女装就没人知道这是个男孩子,但是却忽略了这孩子常年穿女装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