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87章:到底是谁

息桐 第187章:到底是谁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陈氏因为出自陈家,又是嫡女。

    她这一生过的一帆风顺,无论是在闺中还是出嫁,都是极其风光的。

    以至于她快忘记了,如今陈家的家主虽是陈二爷,但是陈家仰仗的乃是这位太后。

    陈太后入宫的时候,先帝的已经是中年了。

    和众多人不一样,陈太后入宫并不是因为选秀,她在花朝节上遇见了微服出巡的先帝,两个人一见倾心。

    先帝回宫之后就开始打听陈太后,最后迎她入宫。

    她入宫便是妃子,不过一年就成了贵妃。

    三年后她诞下第一个孩子后,若不是碍于朝臣们的反对,她或许就直接升为皇后而不是皇贵妃。

    当所有人都以为陈太后的儿子会成为帝王的时候,先帝却选择了长子施天定为太子,在他去世后让施天定继承了帝位。而陈太后的儿子施天绍,却只是被封了献王,如今在偏僻的献州定居。

    其实后来朝臣们也因为定燕帝的决定而安心了不少,因为施天定毕竟是静安皇后唯一的孩子,一直由裴大学士和高大学士教导。虽然后来施天定也跟在陈太后身边多年,但是他终究没有改变性子,一直都是筹谋得当。相比于陈太后的孩子施天绍,这个孩子太年少也太软弱,曾有大臣私下试过施天绍,发现他居然不敢杀生。

    一个连鸡鸭都不敢砍的皇子,怎么能继承大统?

    施天定继承皇位这些年,每过一段日子都会让自己的弟弟献王回京聚聚。

    可惜时间依旧没有改变施天绍的性子,他依旧唯唯诺诺,甚至还有些惧内。比起齐王,更像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辟。

    或许是因为施天绍对定燕帝没有半点威胁,所以这些年来,他和陈太后也算是母慈子孝。

    彼时,老嬷嬷已经吩咐了小爆女送着哭哭啼啼的陈氏离开了。

    她回了寝殿内,陈太后还未歇下。

    陈太后其实大不了定燕帝几岁,此时的她面容依旧姣好,在微弱的烛火光下,显得风韵犹存。

    “太后,老奴已经让人送汝阳王妃回去了。”老嬷嬷说,“你当真不愿意再见王妃?”

    陈太后拨弄着手里的佛珠,没有抬起眼,“英子,你在哀家身边伺候了也有二十多年了吧。”

    “嗯。”老嬷嬷回答,“有二十七年了。”

    陈太后说,“二十七年了啊……”

    “当初,这门亲事你也看着哀家费了不少心思和陛下绕圈子,陛下才答应了赐婚。其实哀家老了,不愿意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前面,所以才愿意提携汝阳王府一把。可惜,他们不领情。”陈太后说,“陛下终究不是哀家的亲儿子,又因为无垢皇后的事情,和哀家多年来都有嫌隙。哀家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哀家当初提醒她,说这是圈套。可惜她不愿意相信哀家,还嫌弃裴长庚的血脉。”

    “可是她忘记了,如今的瓦刺已经不是昔日的瓦刺了,瓦刺在边境的诸多小柄里,说出的话极其有份量。连陛下都畏惧瓦刺和周边的小柄,给足了老良国公颜面,可惜她们都看不见。”

    “这门亲事,若不是陛下开口,裴家怎么会答应呢?所以裴家,在开始散播那些话,以至于……她们都相信了。”

    陈太后说到这里,缓缓地睁开眼,“哀家本以为这件事情是老良国公做的,毕竟他的性子和当初的裴大学士有几分相似。可是最近哀家才发现,或许哀家当初想错了。”

    老嬷嬷有些愣住,“不是老良国公做的,那么还能有这样的本事,设下这样的陷阱?”

    “老良国公不会筹谋的这么天衣无缝。”陈太后说,“哀家瞧着,倒是像现在这位良国公出手的。”

    老嬷嬷错愕,“可……裴长庚还不满二十啊。”

    “嗯!”陈太后摇了摇头,“岁数小,不代表他不能做事。你瞧景家那位小五,让云卿整日跟在他身边团团转,恨不得都改姓景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派人去安抚王妃,让她安分一些。不然,哀家瞧着汝阳王府连三年都坚持不下去了。”

    陈太后说到这里,终究是叹了一口气,“这些孩子一个个都不省心,哀家也无能为力。”

    “当初太后劝王妃不要嫁去汝阳王府,王妃不听。”老嬷嬷说,“这不是太后您的错。”

    陈太后没有说话,半响后才说,“哀家知道了,等明儿你穿消息出去,说哀家已经病愈,让她们过来给哀家问安吧。”

    老嬷嬷抬起头看了一眼陈太后,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夜很多人都没能合上双眼,包括永乐公主。

    她坐在自己的寝殿内,眼睛盯着眼前明晃晃的蜡烛,心思却飘了很远。

    她今夜其实有私心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柳行知在欺骗自己,可终究是没有的抵挡住那些虚情假意的温柔。渐渐的她也沉醉在其中,直到那日在废弃的院子里,她听到了柳行知的话,才让她彻底的清醒。

    她今夜阻止了柳行知来赴宴。

    永乐公主在离开梨园之前,曾掏心掏肺的和柳行知说,希望他今夜能在祠堂里为自己祈福。只要柳行知不自己离开,没有人能进入祠堂里带走柳行知。

    这是她在保护景瑟,也是在保护柳行知。

    可惜柳行知还是离开了。

    他想亲自动手,所以主动离开了祠堂。

    不知是哪里吹来的一阵风,吹灭了眼前的蜡烛。

    屋内顷刻间漆黑一片。

    永乐公主对景瑟终究是有愧疚的,裴长庚的那番话也在提醒她,她差点害了景瑟和景家。

    永乐公主想她得做点什么来挽救。

    而不同于永乐公主独自苦恼,景瑟瞧着眼前的少年,有些错愕他的到来。

    “今夜我值夜,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裴长庚说,“我方才让御膳房准备了一些醒酒的汤,你先用一些。”

    景瑟苦笑,“发生了这么多事,你怎么还敢来这边,若是被人发现了,那你可就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