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07章:恶毒

息桐 第107章:恶毒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敢问表姑娘,这猫是什么时候被你带回来的?”窦渊皱着眉头,直接打断了张含玉哭泣的抱怨话,“有两日了吗?”

    因为景钟的身子还未彻底的恢复,而景钟也不想把自己毁容的消息传播出去,所以都是窦渊在给她扶脉。

    即使景钟不喜欢和窦家的人说话,可为了名声也由不得她说多余的话。

    所以张含玉压根不能隐瞒窦渊。

    张含玉犹豫了会:“嗯,有两日了!”

    窦渊瞪圆了眼,看着张含玉就低吼了一句:“它的腿伤和尾巴上的伤,都是以前的,我估摸着最少有一个月了。可是右腿上的伤,不过一日啊!”

    陆逊曾饲养过不少动物,所以在医治动物上,也很有一手。

    窦渊自幼便喜欢小猫小狈,但是碍于父亲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他也未曾饲养过。

    窦渊喜欢去紫薇院,是因为景瑟饲养了一只胖乎乎的松鼠犬,可爱极了。

    有一次窦渊送窦氏做的药膳给景瑟时,见闻小月不知从哪里捡回来一只砸伤的小乌龟,主仆两人在哪里忙活了半天,想救回来。

    结果看似聪慧的景家四小姐,动起手来也是个笨拙的。

    既笨拙,又胆小。

    连他过去的时候,景瑟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低着头继续做手里的事情了。

    她问:“你能救吗?”

    她问的直接,窦渊点了点头就帮了手。

    “我……”张含玉没想到窦渊这样厉害,居然能看出伤口。

    说来这豆豆也是个厉害的猫,被景钟那样折腾都没断气,但是因为最近景钟病着,而景钟身边的丫鬟对欺负小动物也没什么兴趣,故而豆豆身上的伤口也愈合了不少。张含玉拿到豆豆的时候,觉得这样不能让窦渊生出同情心,毕竟但凡是个大夫只要不是心黑的,看到凄惨的小动物,都会生出那么几分怜悯,尤其是像窦渊这样的人。

    所以昨儿夜里,她抓住豆豆又一次打断了它的腿。

    那猫实在是太顽强了,居然在最后还把她给抓伤了,若不是顾虑到要在窦渊面前演这么一波,她都恨不得拿起石头砸死这只蠢猫。

    她还未来得及拿伤口给窦渊看,结果……

    “表姑娘既然心疼这猫,不如让我带走吧。”窦渊不悦,“这猫也活不了多长了。”

    这猫身上伤痕太多,就算能活也不会长寿。

    毕竟小动物的寿命和人比起来,终究是少太多。

    “这是六小姐的猫,我不能做主的。”张含玉见窦渊要带走豆豆,立即说,“是我的不是,我没保护好豆豆,可在这个家里也不是我事事说了算的,我……”

    “既然表姑娘什么都做不了主,那我勉强来做主吧。”窦渊懒得和张含玉嗦,尤其是他在看到张含玉手上无意露出来的被猫抓到的伤痕的时候。

    窦渊的确不懂女孩子在想什么,可这不代表他蠢。

    这猫极其的温顺,即使他方才那样折腾,猫只是睁开眼露出防备的姿态,却始终没有对他做什么。

    若是这猫会反抗,必定也是因为有人想要它的性命。

    窦渊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泵娘,怎么能如此的狠毒。

    窦渊是真的生气了,他带着猫就要离开,在临行前还对张含玉说:“表姑娘说话总是喜欢含糊其辞,你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我这个人蠢听不懂你话里的意思。”

    “不过,我虽然听不懂很多话,但是眼睛却是很清楚的。这猫……我劝表姑娘你积德,你即使不喜欢,也不要去伤害。”

    到了最后窦渊更是低吼:“况且你和从安已经定亲,你难道不知道避嫌二字怎么写吗?”

    他的语速极快,跟张含玉说的话也很重。

    张含玉听的目瞪口呆。

    窦渊这个死直男……他这是疯了吗?

    前几日还在和她说佩服她的才学,现在说翻脸就翻脸,居然还是为了一个小猫。

    不过,张含玉想要反驳的时候,窦渊已经走远了。

    她气的咬牙切齿。

    茉莉这个时候从外走了进来,见张含玉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也不敢说出来。

    张含玉抬起头看见茉莉,低吼:“有什么事?”

    “表小姐,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茉莉回答:“要让柳妈妈知道这个东西吗?”

    张含玉微微敛目,心里的那股不悦越来越浓。

    窦渊这几日也经常去看景瑟,即使窦渊自己不清楚,可张含玉却看了出来,窦氏这是在撮合窦渊和景瑟。

    堂堂的伯府嫡小姐,居然要嫁给一个太医,低嫁到如此地步。

    最重要的是窦渊这个人压根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长的也不怎么样,除了医术厉害外,没有半点长处。

    嫁给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幸福?

    若是从前,张含玉肯定看不上这样的人。

    可偏偏的,这个人是景瑟未来的夫婿。

    景瑟的东西?她就是要抢,也要去碰。即使她不喜欢窦渊这个人,可窦渊对她来说有利用价值,所以她不想窦渊的心放在别人身上。

    只是张含玉小看了窦渊的医术,让窦渊对她有了误会。

    “给!”张含玉说:“怎么不给?”

    “柳妈妈这个蠢货,不能让景瑟出事,就想去害景笙。不都说白素梅聪明,怎么留了这么个老东西在自己孩子身边?”

    “若是白素梅知道今日柳妈妈要做的事情,你说白素梅会不会气的掀了自己的棺材板?”

    张含玉笑了笑,心里终于觉得顺畅了一些:“只要景笙出事,那么景瑟就完了!”

    她等着看景瑟跪着求她的哪一天。

    彼时,窦渊已经抱着豆豆回了二房的地盘。

    他本来想回窦氏的院子,可后来想了想,又转身朝着紫薇院走去。

    紫薇院内的景瑟正坐在廊下看书,阿狸躺在她的脚下,眯着眼敛目。

    在窦渊来的时候,阿狸立即睁开了眼,朝着窦渊就大喊了起来。

    本来躺在窦渊怀里的豆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狗叫声,吓的差点炸毛。

    景瑟抬起手拍了拍阿狸的头:“别闹!”

    阿狸似乎也发现了窦渊的手里有个小东西,立即停住了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