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命难辞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一章:曼珠沙华

凤命难辞 第五十一章:曼珠沙华

作者:右迁芊书名:凤命难辞类别:玄幻小说
    冥翳本想跟上去,转身之时瞥见屏风后的一角衣衫。

    “师兄。”随着一声细声呼唤,屏风后走出一位白衣女子。

    女子赤着脚,身形十分娇小纤瘦,头上裹着白纱,白纱之下是藏也藏不住的银白发丝。

    她脸色很苍白,唇色很浅,几乎泛白,一脸疲态病色。

    眼睛是异于常人的红色,眼尾微微上挑,带着一点媚,不过媚的干净,不妖。

    眉间一点朱砂红,趁着苍白的脸色十分显眼。

    冥翳收回迈出去的脚,转向女子。

    “你都听到了?”

    女子正是冥翳的师妹,银珑。

    银珑点点头,再抬起眼时,眼里噙着湿润,映着那眼珠的红色像是要滴血的样子。

    “师兄可是要为我改名了?”

    冥翳点点头。

    银珑低下头,眼泪落下来,滴在脚面上,砸出一朵水花,下一瞬那泪花在她脚背上凝结成了冰晶。

    冥翳注意到,皱起眉头:“怎么赤着脚?”

    银珑背过脸慌乱的擦拭眼泪:“银珑只是太思念师兄,不是故意偷听。”

    冥翳最是不会安慰人的,看到银珑掉眼泪,心里虽心疼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不过一个名字而已,没什么重要,她既亲自登门提出来,便就随她意吧。”

    银珑乖顺的点头,眼里是分明的委屈,让人看了心怜。

    “银珑听师兄的。”

    冥翳点点头。

    银珑性格向来乖顺,只是有时太过乖顺,不懂为自己争什么,少了些自己的主见。都这么多年了,还是孩子一般,长不大。

    银珑见冥翳走神,眼中神色微变:“师兄可是又在想念白衣姐姐?”

    冥翳脸色沉下来,不愿谈及这个话题,只道:“你身体始终不好,凡人说身体孱弱的便起个活力些的名字,这样多叫叫身体便能叫的康健起来。凡人多喜欢以花草树木为名,你可有喜欢的花草?”

    银珑垂下眼帘,遮挡住眼中低落情绪,摇摇头:“银珑已有数千年未曾见过草木。”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吐气很弱,好像吹来一阵风,便能将她的声音吹散了去。

    “这倒是。”冥翳想了想,道:“我在地府见过一种花,生在忘川河岸上,花开不败,红艳似火,十分好看,是我在下面所见过生命力最强盛的。”

    冥翳说着伸手在半空中一抹,空中生出一团白茫,白茫之中隐隐有画像,慢慢画像变得清晰。

    银珑只看了一眼,便不自在的向后退去。

    冥翳并没有发现银珑脸色的异样,继续道:“此花叫作曼珠沙华,你以后便去了银珑之名,改叫曼珠吧。”

    冥翳收回手,白茫在空中消散。

    银珑垂着眼帘,浅笑着点头。只是脸色看着不大好,似乎更苍白了。

    冥翳道:“我不在九重天的这些日子,你若觉得闷了便让青鹤带你出去走走,多看看外面的新鲜也好。”

    顿了顿,道:“人间你若想去,也可以。”

    银珑抬起眼帘,眼中神色变亮:“师兄的意思,银珑可以跟在师兄身边?”

    冥翳道:“我在人间有差事要做,你跟着我多有不便,你若想去,便让青鹤陪着。”

    听完冥翳的意思,银珑面上难掩失落之色。

    冥翳想了想,还是道了出来:“如今你已不是幼狐,再住在清逸宫多有不便,人间或九重天,你寻个喜欢的地方,我让天工帮你造一座府邸。”

    “再有个百年,你便成年,到时候寻个好夫家。女子一生所求,不过一个好归宿。你虽是银狐,却以人形活了上千年。我知你心中是向往着人间女子的生活的。”

    “我将你从极北之地带回来,师父却没看在我的面子上教过你什么,你身体如此,我有一份责任。你自幼跟在我身边长大,又唤我一声师兄,无论什么时候,遇到难处,都可来寻我,找不到我,便告诉青鹤,让青鹤传给我。”

    银珑听着冥翳这番话,脸色越来越差:“师兄,你要赶我走?”

    冥翳抬手抚了抚银珑的头:“不是要赶你,是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总不能一直跟在我身边。”

    他心里早有了这番打算,这次回来,便也是为了说这事的。

    银珑是他自幼狐一手带大,心里希望她能好。待在他身边,他给不了她需要的照顾。

    银珑向后退,退出冥翳的手心,眼泪簌簌落下:“若我就想跟在师兄身边呢?”

    冥翳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你总会明白的。你想好了就告诉青鹤。”他说完便转过身,向殿外走去。

    银珑见状忙跟出去,却已是寻不见冥翳的身影。

    只见她双眸突然变得赤红,周身旋起一股劲风。

    随着劲风,她的身体跟着慢慢腾空而起。

    风中站立的她却不再是面对冥翳时的娇弱病态。

    换名作曼珠的银珑,自风中结界中张开双手,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结界之内是撕心裂肺的发泄,结界之外却平静的听不见半点声音。

    青鹤送走冥翳折回来时,就见她倒在石阶上,白纱滑落,散了一地的银白发丝。

    离开九重天前,冥翳还是去了趟银川。

    银川仙子站在河岸上,似是知道他会来。

    这是冥翳第一次见到银川的样子。果真如众神所说,是九重天上一道奇景。只是可惜,不是谁都能看得。

    “你可知这银川向下流向何处?”

    听到银川仙子的问话,冥翳自银川之上收回视线:“听说好像是流向忘川。”

    银川一笑:“所以你知道我是从忘川来。”

    冥翳点头。

    银川道:“你不该给她起名“曼珠”,她配不上这个名字。这世间除了一人,谁也配不上。”她说这话时脸上的笑意落下去。

    她不笑了,银川水面却荡漾起来。

    分明无风。

    冥翳心里一惊:“仙子是如何知道的?”

    银川道:“你可知道那花曾是死的。”

    “死的?”他还真不知。

    他在地府待了快千年,从未见那花败落过。

    银川抬手朝银川水面上一挥,荡漾的水波中出现一个人影。

    “千年前,从这里跳下去了一个人,落到了忘川中,是那人的眼泪复活了曼珠沙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