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江州探案笔记最新章节 - 第052章 正当防卫

江州探案笔记 第052章 正当防卫

作者:圣香书名:江州探案笔记类别:玄幻小说
    数息。

    方立新重新坐了回去。

    他抬起右手,松了松自己脖子下面的领结,转了转脖子,闭上眼,用力地吸了好几口气,再缓缓睁开眼来。

    沈暮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短短数息时间,方立新居然已经把自己的情绪重新整理好。

    严丝合缝的衬衫纽扣被他解开了两颗,露出小麦色的胸膛。

    方立新两手放在桌上,笑容得体,“沈队长,陆婉的家境你应该清楚,我不愿意把过去的事情告诉她,合情合理,如果沈队长有机会谈恋爱的话,相信你也会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的伴侣。”

    “很遗憾你怕是看不见我谈恋爱的一天了。”沈暮嘴角一扬。

    “是吗?”方立新斜睨着她,“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年初,你的账户分是十六次取款共十万元。”沈暮压低了声音,“方律师,这笔钱你用到哪里了?”

    “买衣服,买鞋子,吃饭,喝酒。”方立新耸了耸肩,“江州的消费水平向来很高,十万元用到现在不奇怪吧。”

    “方律师有出门携带大量现金的习惯?”

    “个人嗜好而已。”

    “不巧的是,我们根据死者的日记,找到了一笔十万元的借款记录。”沈暮把日记本拿了出来,放在方立新面前,“从时间来看,和方律师最后的一笔取款记录吻合了。”

    方立新垂眸扫了一眼梁凡的日记本,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方立新缓缓说道,“我不清楚。”

    沈暮看着他。

    方立新往后一靠,两腿伸了出来,“沈队长,我不知道死者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笔收入,不过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我只能说,可能真的是巧合而已。”

    “二十日晚,梁凡从罗曼会所离开之后,在翟湾路附近下车。”沈暮说。

    方立新不安地交换了一下两条腿的位置,“这件事我已经解释过了,我不知情。翟湾路是市区繁华路段,要是每一个从那里经过的死者都和我有关的话,我有一百条命恐怕也不够被冤枉的。”

    沈暮手指握成了拳。

    方立新看见她的小动作,突然笑了出来,“沈队长,无凭无据,光是这么几个巧合,就要定我的罪,这不太好吧。”

    他笃定了沈暮没有抓到确切的证据,不由有些得意起来。

    方立新甚至是抬手看了看表,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我很想和沈队长多聊几句,不过可惜,时间马上到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给我一杯咖啡吗?”

    沈暮盯着他。

    方立新笑容不减。

    沈暮忽然站了起来,走到角落的饮水机那里,当真给方立新泡了一杯咖啡。

    江行隔着玻璃都能闻到咖啡里面那股难闻的老抽味,不由捂住了鼻子。

    “怎么了?”严厉看见江行的动作,本能地问道。

    江行苦笑了一声,“严警官,给嫌疑人喝咖啡是你们局里的终极酷刑吗?”

    “……”严厉的笑容僵住了。

    让江行记仇到现在的咖啡放在了方立新面前。

    或许是心情好,他喝咖啡的时候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是难得地夸奖了一番,“味道不错,就是年代感久了一点。”

    严厉无声地道:那是过期了。

    沈暮默不作声地看着方立新自说自话的表演,直到方立新重新将纽扣扣了起来,恢复了他仪表堂堂的外型,才冷不丁地开了口,“比起你在北城的老房子,年代感恐怕还欠缺了一点吧。”

    方立新的动作一顿。

    他像是被定格在了半空一样,整个人还维持着起身的动作,但没有完全站直,而是半弯着身子,屈膝盯着沈暮。

    这个动作当真做起来的时候很累,方立新却仿佛没有察觉似的。

    “北城环监路291栋11号。”沈暮冷漠地报出一串地址,“方律师,说起来,你这栋别墅地下室里的东西,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方立新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褪了下去,整张脸惨白得骇人。

    他踉跄了两步,膝盖撞到了后面的椅子,脚一软,一**跌进了椅子里面。

    沈暮站起身来,从怀里拿出了一副亮堂堂的手铐,走到方立新旁边,“咔哒”两声,将他扣在了椅子上,“嫌疑人,方律师,现在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了吧。”

    江行看见手铐的时候,眉梢一扬,似笑非笑地道,“你们警局的手铐挺好看的。”

    顾望春摸不着头脑,“手铐有什么好看的?”

    “好用。”江行意味深长地道。

    顾望春反复琢磨了两秒,回过神来,当即一张脸涨得通红。

    周嘉文嘴唇抖了抖,“这是警局。”

    “警局不能谈论手铐?”江行一脸无辜。

    周嘉文:“……”

    冰冷的手铐终于让方立新清醒过来。

    他垂下眼,看着两边的手铐,挣扎了几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暮听着手铐被方立新摇得哐当作响,直接坐在了方立新对面,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看不出来,你还挺念旧的,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都恨不得全部塞到一个房间留着。”

    沈暮将一张照片拿了出来,递到了方立新面前。

    那是顾望春他们在地下室拍到的领带。

    下面有一个标签“重生”。

    “领带上面,有你的dna和梁凡的dna,经比对,领带与梁凡脖颈处的勒痕完全匹配。方律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沈暮看着方立新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猎物。

    方立新脸上的慌乱之色再难掩饰。

    他不安地挣扎着双手,可两手被死死地拷在扶手上。

    方立新一用力,结果椅子失去了平衡,连人带椅摔到在了地上。

    脚在摔下的时候,向上踢到了桌边的咖啡。

    过了期的热咖啡洒了他一身。

    方立新的头泡在咖啡里面,狼狈不已。

    “不……这不可能……”

    沈暮看着他,眼神没有丝毫波澜。

    她慢慢地蹲下身去,冷漠却又疏离地把方立新一把拎了起来,“另外,我们还在你的地下室里找到一团头发,经过技术人员检测,这些头发是你母亲的。”

    “啊”方立新愤怒地大吼一声,两只眼睛里面尽是骇人的血色。

    沈暮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方立新吼了半晌,慢慢平静下来,他垂着头,整个人犹如被抽空了体力,声音沙哑,“我……我那天……是正当防卫,是梁凡先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