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皇朝第一妃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门当户对

皇朝第一妃 第二百一十八章 门当户对

作者:聂小猪书名:皇朝第一妃类别:玄幻小说
    薛海娘扪心自问两世为人亦是不曾见着这般儒雅有礼,言行举止皆是气度非凡的出家人。

    他一袭素白袈裟,却愣是穿出世家贵子的既视感。

    他头顶无发,却更显得前额饱满,肤色白皙。

    薛海娘只一心惋惜,这般男子为何如此想不开决定出家,决心与红尘俗世隔绝。

    北辰让轻拧剑眉,思忖半晌才摇头推脱,“阿婳医术平平,匣子门亦非医药传承之家,只怕是解决不了此事。”

    事实上,北辰琅婳医术如何他远比旁人清楚,北辰琅婳自幼捣鼓毒草,匣子门中更是不少毒手对她悉心传教,而用毒与用药原就是息息相关,常年接触以来,自然也就习得一手医术。

    可此事着实有些诡异,北辰琅婳心思单纯,他实在是不愿让她卷入这摊浑水之中。

    况且,佛光寺处于南国境内,而他们乃北国人士,此回出事想来也与南国息息相关,若他们强行插手,传回北国皇室,怕是又会卷起一番腥风血雨。

    无方莞尔浅笑,“我知道阿让介怀什么。”

    他与北辰让自幼相识,岂会不知他因何而踟躇。北辰让素来将这唯一的妹妹看得比性命还重。哪怕是对北辰琅婳造成一丁点儿威胁,他都不愿意冒险。

    “我以性命担保,仅仅是让阿婳暗地里为寺中弟子诊治,查晓中毒缘由,绝不会将此事宣张,我亦不会让寺中弟子与阿婳相见,隔着一道屏风诊治便是。”

    北辰让犹豫了。

    他与无方之间的情分自是不浅。又岂会忍心瞧着无方焦头烂额,先前之所以踌躇,亦是不愿叫阿婳涉险。

    北辰琅婳啪地一声将袖刀狠狠地拍在桌上,慧黠妖冶的狐狸眸蕴着不耐与愤懑,“王兄,我已经不是三岁孩童,此事我自会做主。”道罢又瞧向无方,“我北辰琅婳不做偷偷摸摸的事儿,那老郑王半辈子都不曾理会过我,我又何须为着他、为着郑王府的名誉着想。”

    她的神色登时冷了下来,镶嵌在鹅蛋小脸上的狐狸眸宛若腊月飞雪。

    “小无方,我随你去给你那些个弟子诊治,也算是回报你多日来替我去外头寻来我爱吃的饭菜吧。”道罢,还未等北辰让反对,已然率先开口:“王兄,你是郑王府世子,言行举措与郑王府声誉息息相关。此事你不宜插手。”

    北辰让略显怔忪。

    他却是头一回瞧见自家娇蛮任性且又无理取闹的王妹头一回这般有条不紊地给他分析利弊。

    薛海娘亦是多看了她几眼,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北辰琅婳令她有所改观。

    无方道:“我会从镇上请来大夫,届时,阿婳便伪装成大夫前去替弟子看诊便是。”

    北辰琅婳一口回绝,“我说了!北辰琅婳不做偷偷摸摸之事,既是要做便光明正大,左右如今那老王爷年迈,已是管不住我。”

    无方看着她笑了。

    薛海娘敏锐而及时地捕捉到,无方那如缀满星子的眸掠过一道宠溺而倾慕的笑。

    无方虽爱笑,亦是常笑,可事实上,他每一回扬唇,那笑意皆是未达眼底。

    可每一回他对着北辰琅婳笑的时候,却总是不一样的。

    北辰琅婳果真言出必行。

    她说过必定前去替寺内弟子诊治,便当真随着无方去了。

    她说过要光明正大,便雄赳赳气昂昂,提着袖刀便去了。那足以彰显她北辰郡主的袖刀可是晃眼得很。

    北辰琅婳随着无方法师前去看诊,北辰让虽被北辰琅婳勒令不许跟随,可他将这王妹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自是悖逆其主张,暗中跟随。

    是以,这偌大厢房登时便只剩下薛海娘一人。

    晚膳过后,很是闲情雅致地前去厨房制了些点心,烹煮上一壶茶水,倚在她就寝的塌上翻阅着无方替北辰琅婳寻来的话本,很是解闷。

    ‘吱呀’

    窗牖被轻轻推开的声响传入耳畔,吓得薛海娘立马合上话本,掀开身上薄毯便起身查探。

    来人一袭黛色蜀锦对襟劲装,左右腕上的银质护腕在烛火映衬下显得愈发森寒,一手执着琅寰,一手正攀在窗牖上试图将其紧闭。

    “殿下可真有闲情雅致,如今竟是连爬窗都喜欢上了。”薛海娘见是南叔珂,松了口气复又靠回贵妃榻上,却将方才解闷的话本搁在了一边。

    南叔珂答非所问,“你与琅婳处得如何?”

    薛海娘料想定是因着鬼影暗中跟随,而他从鬼影口中得知北辰兄妹二人不在此处这才贸然前来。

    薛海娘拎起茶壶的手一滞,下一秒清浅一笑往空杯中斟满茶,推至他身前,“她是个好女子。”见南叔珂面露不解,又接着道:“你该好好珍惜。”

    若是能叫南叔珂回心转意,愿意从了北辰琅婳,此事方才叫做彻底圆满,且又无需多事去撮合北辰琅婳与旁人。

    南叔珂面色阴沉,凝视着薛海娘的眸好似蕴着惊涛骇浪。

    他将琅寰重重搁在方几上,与北辰琅婳的动作如出一辙。

    薛海娘瞧见,笑得愈发慧黠欢愉。“我瞧着你这脾性与琅婳更是相投得很,你大可不必这般排斥,想来你若与她相处久了指不定便心动了呢。”

    南叔珂咬牙切齿,“我与她自幼相识……”所以,绝对不存在相处久了便心动的说法。

    他又岂非不曾存过这般念想。

    按理说,北辰琅婳皆是他王妃之最佳人选。

    北辰琅婳乃匣子门亲传弟子,又是北国郑王府嫡出郡主。

    于身份而言,他二人门当户对。

    且北辰琅婳不同于寻常高门贵女,只一味捣鼓些琴棋书画,于武学上一窍不通。

    可事实上,他却是难以对这般与他契合的女子生出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

    薛海娘见撮合失败,便不再多言。

    将茶杯搁在方几上,对南叔珂道:“既是难得来了便坐下吃些点心吧,这些都是我方才去厨房做的,如今这寺内上下怕是寻不出一个有空闲的僧人了。”对上南叔珂的眼,她正色道:“寺内弟子中毒一事,你该是有所耳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