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唐门毒宗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二章 失望

唐门毒宗 第九十二章 失望

作者:粉笔琴书名:唐门毒宗类别:玄幻小说
    花柔一出来,就看到唐九儿站在牢口外,仰头看着一旁高高的老槐树,而琳琳则低着头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揪扯着腰带上挂着的令牌,像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花柔默默地走上前去,站在了琳琳身边,也低着头不吭声地杵在那里。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动手?”

    她们不开口,唐九儿只好先开口。

    “都是同门,我……”琳琳将令牌攥进掌中:“我下不去手。”

    “你呢?花柔。”

    花柔抬起头,看着唐九儿的背影,没有什么犹豫地轻声道:“我不想做这样的事。”

    唐九儿转身盯着她们两个:“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听清楚了,如果你们不下去完成毒罚,我就把你们送进苦牢,会让你们连续三天承受不同的毒罚,并且……我以后都不会教你们毒功。”

    琳琳闻言脸色大变:“师父,你这是在逼我们!”

    “没错,就是逼你们,选择吧!”

    唐九儿说完,又转身去看那株槐树了。

    琳琳呆滞地看着唐九儿,显然没料到唐九儿会这样逼她。

    花柔则是一脸错愕的呆在那里。

    七八秒后,琳琳深吸了一口气:“我……我去,我去行了吧!”

    她哭着转身跑向了苦牢,那哭腔控诉着这份逼迫有多么的令人委屈与生厌。

    唐九儿盯着槐树的眼里,瞬间有了晶莹的泪在转动,但是她克制着自己,声音依然冰冷:“你呢?还不去!”

    “我不去!”花柔站直了身子,昂着脑袋:“那些人是犯了错,打也好,骂也好,做苦力也好,干嘛要用毒惩罚?毒可是伤人的,弄不好,还会出人命!”

    “少在这里废话!你去不去?”

    花柔眼神坚定地宣告着自己的抉择:“不去!”

    “哪怕下苦牢,不能学毒功,甚至……被逐出毒房,也不去吗?”

    “不去!”花柔的眼里爬升起一抹怒火,她讨厌这样的逼迫,第一次抑制不住地冲唐九儿大吼了起来:“不管你会对我做什么,哪怕你把我赶出唐门,我也不去。”

    就在此时,苦牢里依稀传来了痛苦的叫声,那声音带着绝望,带着恨意,带着黑暗。

    花柔惊愕的回头:“里面真有人?”

    唐九儿说了是测试,她真得就当成了一次态度的抉择,她以为进入石门就只是代表同意毒杀,却万万没想到那里面真有人!

    “难道会是假的吗?”

    唐九儿话音刚落,花柔已扭头往苦牢里跑。

    唐九儿听得身后动静错愕地转身,就看见花柔已经冲下了石阶。

    她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抹去了眼里的泪,匆匆追在了后面。

    “住手!”花柔冲下台阶,就在大喝:“你们不可以毒人、杀人!”

    花柔跨入了石门,却不想,子琪和子画也正要出来……

    “让开!”子画翻着白眼,伸手就去推搡花柔,花柔几乎没有多想,一抬手抓了子画的手指朝后一掰,而后大约是练武成了习惯,脚就顺势向上抬起一踹……

    若是换个地方,子画轻松一闪就能避开,偏偏这石门之径狭窄,左右是厚厚的石墙,她根本避不开!

    于是,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重重地挨了一脚朝后摔去不说,还连带着将身后的姐姐一并带倒在地。

    花柔这会儿急于阻止伤害,一看人摔下去,“路”算是通了,没有寻思的就迈步就往里冲她其实已经刻意地踩着边沿在走,但是好巧不巧,第二脚正好踩上了子琪想要起来而撑地的手……

    “啊!”子琪痛得大叫,花柔也已经冲进了牢区,但她顾不上给子琪道歉,而是冲着站在一扇牢门前的琳琳扑去。

    “别毒人!”花柔嘶喊着将琳琳拽开。

    “啪!”瓷瓶从琳琳手中摔落于地,粉身碎骨。

    这一瞬,花柔愣住,而琳琳泪流满面:“晚了。”

    “你疯了!你怎么能动手!”花柔急红了眼:“那可是人!万一哪里不对,你伤害的可是一条命!”

    琳琳“扑通”一声跪跌在地,捂脸痛哭,而子画和子琪此时也已经爬了起来,两人直冲到花柔面前,将她衣领一抓,把人连摁带顶得撞在一旁的石墙上,扬手就要掌掴。

    “住手!”唐九儿的喝音阻止了子琪的手掌落下,她怒气冲冲地瞪着花柔,与子画十分不甘地放开了花柔。

    唐九儿走了进来,站在了花柔的面前:“我对你很失望。”

    “我对你更失望。”花柔怒瞪着唐九儿:“我没有你这样的师父。”

    唐九儿盯着花柔:“子画,把她关进牢里。”

    “是,师父。”子画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她上前去拽花柔,子琪则迅速地扭动了身边一扇牢门的机关。

    “你们,会遭天谴的!”被关进牢中的花柔,厌恶地瞪着她们,这一刻,她忽然明白母亲为什么不希望她来到唐门——这里实在是太肮脏了。

    “每一天,她们都会来,要是撑不住,你可以后悔。”

    唐九儿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当然她离开的时候,不忘伸手拎起了痛哭流涕的琳琳。

    你完了……

    没有声音,只有非常清晰而缓慢的口型。

    子琪一双眼带着毒与笑望着她,而后慢慢地摆了摆手。

    花柔退后两步,闭上了眼。

    她不想多看这烂人一眼。

    “走吧,姐姐。”子画与子琪走了,苦牢内没有了喧哗,也没有了哭泣之声,有的只有夹裹着酸臭的阴暗与潮湿。

    闭着眼的花柔,肩膀开始了抽动,很快泪水在她的脸颊上划出了痕迹。

    她哭,不是因为深陷囹圄,也不是因为未来将会受苦,而是她感受到了悲凉。

    在她以为绝处逢生的地方,在她以为可以有所学的地方,生命被如此的轻视着,像极了踩入泥土再也寻不到美好的花瓣。

    花柔悲伤的抽泣着,殊不知身后的昏暗里,有一支匕首慢慢地伸了出来。

    那匕首,泛着寒光,穿过了气孔投射下的光柱,在她的脖颈处一贴。

    花柔惊恐地睁开了双眼,此刻她的身体已经被人贴上了。

    “听过血喷出去的声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