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佞难为最新章节 - 第二十九章 温隐不隐

佞难为 第二十九章 温隐不隐

作者:Miss故虞书名:佞难为类别:玄幻小说
    宋宓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身下是硬硬的床板,宋宓低吟一声,勉力坐起了身。

    “你醒了。”忽然有人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宋宓这才发现,温隐原来站在房间的窗户前向外看。

    想翻身下榻,宋宓忽然意识到自己右臂和肩膀的伤都被人包扎了。

    心底徒然一惊,她抬眸看向温隐,低声道:“我的伤……是你包扎的?”

    抬步走到宋宓面前,温隐深深的看着宋宓,目光之中的情绪分外复杂:“是。”

    “那你……”

    “你是想问,我有没有发现你是……女子?”靠近了宋宓,最后两个字,温隐的声音压的极低。

    听见“女子”两个字,宋宓的眸色一瞬间变的狠厉,下意识抬手向温隐的脖颈挥去,却发现自己目前浑身乏力。

    “呵。”看着宋宓的动作,温隐冷笑:“怎么?你想杀了我?只可惜,你现在似乎不太方便。”

    静静的与温隐对视,宋宓开始在脑海中飞快的思考着如何去应对这件事情。

    她和温隐不过因这一件小事相识,人品如何根本没有办法保证,而她女扮男装在朝为官,性别是一颗毒瘤,她绝对不能留下任何隐患!

    整理了衣角,毫不顾忌的坐在宋宓床榻,温隐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罢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是不是未曾和你说过,我为何叫温隐,为何字不隐?”

    说罢,没等宋宓回答,温隐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父亲姓李,母亲姓温,然而我母亲这一生,幼时叫温家囡囡,长大后叫温氏,出嫁后叫李家娘子,年老之后叫李家老太,一生无名无字,这就是普通女子的一生。”

    “母亲待我极好,可是在父亲眼中,女子便是赔钱货。所以家中遭逢变故,只余我一人孤苦无依之后,我便随了母姓。警醒我自己,绝对不能无名一生。”

    “后来我发现,女子独自讨生活,真的千难万难,何况我略有姿色……”说道这里,温隐顿了顿,似乎想到了那些令人悲伤的过往,声音中也染上了几分晦涩:“所以,我便叫隐。我希望自己能隐藏起来,不再受那些艰险。”

    “可是,如果真隐,嫁人便好。我怎能甘心!便有了不隐的字,希望有朝一日,以女子之身,不隐于世间而闻名于天下!”说罢最后一句话,温隐的眼中闪过兴奋,跃跃欲试。

    看着温隐的模样,想起了已经死去的梅子,宋宓叹了一口气。

    她以女子之身做男装,行男儿之事,所以从未真正体会过女子是什么模样,也不知女子的艰苦……

    如今之际,凭她一人之力,能救部分女子,可天下之大,女子何其之多?如果不彻底改变某些东西,这样的悲剧只会世世代代延续下去。

    这样想着,宋宓闭上了眼眸。

    她想,粮草之案若能查出,结案之后,她便该有了新的目标。

    看了宋宓一眼,温隐忽然间起身,跪了下去:“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我温隐除了天地君亲师,你宋宓是我跪的第一人。”

    有些发愣的看了温隐一眼,宋宓怔住了。这温隐,是想做什么?

    “如果我没有观察错,你应该在朝堂之上吧。”说出这句话之后,温隐的声音越发郑重:“我愿意追随你,女扮男装也好,游走世间也罢,只求我温隐能活的肆意潇洒!”

    “你……”一句话不合就投靠?是自己没睡醒还是温隐没睡醒?

    “而且,我绝对不会说出,不该说的东西。”最后一句,却已经带上了威胁之意。

    宋宓哑然失笑,她身边已经有了杏子,也不怕再多一个温隐。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

    而且,只要她们敢跟随她,她自有手段,根本不会惧怕她们背叛。

    京城皇宫,御书房内。

    季珩懒懒地从桌上糕点中拿出一块咬了一口,睨了躬身在身边的廖沉轩一眼,严重怀疑这家伙这一世的幼年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自上次左相将廖沉轩推举过来之后,凭借着前世的经验,季珩对廖沉轩还算信任。

    加上这廖沉轩看起来仪表堂堂的一个人,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本事还是真强,至少在他身边,季珩除了开心,就是开心。

    眼见开春,申州粮食久久不至,宋宓毫无音讯,京城对于粮食的需求开始增长,如果这样下去,迟早要开仓放粮。

    此时,廖沉轩竟然献策,说要挖开运河引水,在京畿地区召集农民种粮?

    “你怎么想的?不妨说说?”这样的主意,纵然季珩不喜政事,却也明白根本是劳民伤财且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廖沉轩竟然一再规劝。

    “回禀皇上,申州粮不至导致京城缺粮已经很久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京郊没有农田,无法自给。而京郊不能种田,归根结底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河水灌溉”廖沉轩一脸诚恳,似乎他这个提议是福泽苍生利国利民的大事。

    “所以你就建议开挖运河,引水灌溉?”季珩将后话给补充完,在廖沉轩看不见的地方,深深的翻了一个白眼。

    朕信了你的邪了,真去挖运河就有鬼了,京畿附近是规啼山,哪里来那么多农田耕种?

    而且京城地势颇高,从低洼运河引水?这怕不是个傻子?季珩很想把廖沉轩扔到运河里清醒清醒。

    “确实如此,圣上英明。”

    英明……这真的不是在讽刺朕?

    幽幽的看了廖沉轩一眼,季珩开始思索,他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前世宋宓将廖沉轩引荐入宫,那时的廖沉轩和如今一样滑头,懂得见风使舵,但是提的建议却都是合情合理的。

    这一世,怎么会……

    难道只有宋宓引荐过来的人才是可用的?

    还是说,上一世宋宓引荐廖沉轩入宫,是为了衬托她自己的光辉形象,结果被廖沉轩歪打正着提了好几个不错的建议?

    季珩很头疼。

    他前世真的太懒散了,导致朝中忠奸他全都两眼一抹黑,这一世重生,忠臣还是奸臣,他依旧不知道。

    开凿运河引水……如此劳民伤财却可以从中捞金无数的工程,他或许可以借助这个工程,辨一辨忠奸是非。

    “廖爱卿所言甚是有理,既然如此,此事便可提上日程了。”放下手中糕点,季珩坐起身,声音冷淡。

    “皇上圣明,有此明君,我大桓必然能万寿无疆!”廖沉轩闻言大喜,连忙俯身叩头。

    瞥了廖沉轩一眼,小皇帝暗自撇了撇嘴。

    诈你的你也信,一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