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奋斗吧,姜英秀!最新章节 - 第492章 淤血

奋斗吧,姜英秀! 第492章 淤血

作者:烧柴煮咖啡书名:奋斗吧,姜英秀!类别:玄幻小说
    姜英秀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俩货都被她的话震住了。

    哼哼,成天到晚的不知道消停,净给她找事儿。

    这样式儿的,让她怎么放心把家里的几个小的交给他们啊?

    可是自己又不愿意留下来带孩子,迟早得出去溜达一圈儿的,虽然现在形势还不明朗,但是她一直密切关注着报纸上的消息。

    很多地方,已经跟前世的发展轨迹一模一样了。

    虽然西麓县这个地方,什么事情都好像比别处慢半拍,但是那种席卷全国的浪潮,迟早会漫卷到这个地方来。

    当海啸发生的时候,任何一个沿海的小村庄,都不可能幸免于难。

    当那种席卷全国的运动浪潮汹涌而来的时候,就凭黑瞎子岭、小寒山、麻姑山,这么几个小山包,哪有那个能力,庇佑住西麓县这块虽然偏远,却并不算闭塞的土地呢?

    姜英秀心里颇有几分不耐烦:

    “你们俩,多大的人了,都一块儿过了半辈子了,有啥话不能好好说?

    这日子,能好好过,就好好过,要是不能过就散伙!

    离开谁地球还能不转了咋地?

    你们俩加起来小一百岁的人了,这话还用得着我说?

    现在七宝躺在病床上呢,还不知道醒过来啥样呢,我听说是我奶家亲戚给祸害的?

    爹,你这爹咋当地?

    当时谁把七宝打坏了,你咋不打回去涅?

    娘,你这娘咋当地?

    七宝出事儿了你不赶紧让人给我捎信儿,光知道哭,哭能解决啥问题?

    你们俩吵架倒是吵得挺欢实!

    再者说了,就算要吵架,你们不能搁家里吵吗?非得这大庭广众地,惹得人家大夫、护士啥地,都过来呲嗒你们两句,才能消停啊?”

    被姜英秀这个半大孩子一顿排揎,两个大人的脸上,都有些讪讪的。

    姜大地心里有鬼,又回忆起来了姜英秀在家时候的那些变态表现,自然是不敢吭声了。

    沈春柳又想哭了,可是刚刚因为哭了被姜大地骂了一顿,还险些动手,紧接着又被孝顺闺女姜英秀也给怼搡了一顿,这眼泪也就憋回去了。

    姜英秀把打过来的病号饭打开了盖子:

    “你们都没吃饭呢吧,趁热吃吧,一会儿都凉了!娘,六丫哪去了?”

    沈春柳有点儿懵,她不知道六丫去哪儿了。

    那丫头出门之前跟她说过一嘴,但是她当时心不在焉,光顾着哭了。

    姜英秀忽然就觉得牙根儿有点儿痒痒。

    姜英秀打了三份儿饭,原本是包括沈春柳、六丫和她自己的。

    现在既然姜大地来了,那么她自己那份儿就算了空间里的好吃的多得是,她啥时候都能吃。

    这俩货虽然不省心,她也不能让他们饿着呀。

    至于床上那个可怜巴巴的小不点儿,既然都没醒呢,那肯定是啥也吃不下去。

    再说还打着营养针呢,也不用太担心。

    姜英秀想到营养针,这视线就随之落在了吊瓶上。

    这一看可不得了,药水都快没了。

    这夫妻俩光顾着吵架,把儿子忘到脑瓜骨后头去了!

    姜英秀急忙把七宝手背上的针头给拔了。

    然后告诉姜大地和沈春柳先吃饭,顺便瞅着点儿七宝,她去找护士或者大夫。

    姜大地和沈春柳夫妻俩这会儿,心绪都有些不平静,不过,闻到饭菜的香味,到底还是有几分饿了。

    尤其是沈春柳,都哭了快一小天儿了,这会儿饿的前腔贴后腔,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稀软稀软的。

    刚才要不是一口气撑着,哪怕姜大地不动手,她自己都得趴下。

    这会儿那个生气的劲儿过了,浑身顿时跟过电似的,突突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往嘴里扒拉饭菜的时候,拿勺子的手指头都一直在轻轻地颤抖。

    姜大地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之前把许玉莲的孩子送到老宅之后,因为许玉莲的儿子耳朵上头的烫伤,母子几个哭成一团。

    再加上姜老太太突然抛出那么大的一个事儿,姜大地的心情简直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虽然他从来没见过啥叫过山车那叫一个高低起伏,忽起忽落。

    怎么可能想起来吃饭这一茬呢?

    姜英杰和钱丽娟没敢掺和他们的事儿,所以压根儿就没露面。

    许玉莲和几个孩子哭成一团,当然没心情招待他。

    姜老太太光顾着憋个大招,把侄女推销给亲儿子,自然也没想起来这一茬。

    姜大地自己的心情又飘忽起伏,忽起忽落,更是顾不上这老肠儿老肚儿。

    回到三房,本来想吃点东西的,结果发现锅清灶冷,家里没人,他这才想起七宝受伤被送到医院的事儿,空着肚子就往县里奔,所以这会儿,也已经饿得快成人干儿了。

    这会儿既然有了现成的饭菜,还是味道不错的病号饭,姜大地也顾不得别的,挽了挽袖子,连手都没洗,直接就开吃了。

    姜英秀也顾不得纠正他们的卫生习惯和用餐礼仪了,七宝的药水打完了,得赶紧去找大夫或者护士问问情况,下一步是让七宝休息一阵,还是要做什么检查?

    过了几分钟,姜英秀带着一个大夫,几个护士进来了。

    她走出去不到两分钟就遇到了查房的值班医生。

    看到七宝依然昏迷不醒,大夫翻了翻七宝的眼皮,又查了查脉搏,又问了护士几句,最后,表示他有几分怀疑,七宝的脑子里,可能存在一些淤血。

    这话一说,姜英秀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淤血,这个问题可就复杂了。

    脑子里的血块,可大可小。

    可能会很严重,也可能会啥事儿都没有,可能需要做手术拿出来,也可能自己就轻轻松松地吸收掉,还有可能,即便是做了开颅手术,也根本没办法把血块拿出来……

    一切皆有可能。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时代的开颅手术,姜英秀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毕竟,即便在她来的那个世界,科学昌明,技术进步,医疗手段发达……开颅手术,都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小事儿。

    姜英秀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大夫,他这个昏迷的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大夫皱了皱眉,似乎是对两个家长依然在那里埋头苦吃,却让一个孩子来问东问西,感到有几分不耐烦,语气冷淡地说道:

    “不好说。像他这种情况,正常的话今天下午就该醒过来了。

    既然没醒,那就说明这个情况,有点严重。”

    第493章方子

    “暂时还不能出院,得再观察几天。

    如果确诊是脑子里面有淤血的话,咱们县医院就治不了了,得去帝京的大医院。”

    姜大地和沈春柳闻言也放下了筷子。

    刚刚他们两个太饿了,大夫进来了,都没有起身问好,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筷子和饭菜,可是听到七宝的病情竟然这样严重,肚子竟然一下子就饱了。

    悲伤已经把胃部堵得沉甸甸的,像是塞满了铅块儿,又重,又满,又痛,几乎令人动弹不得,一瞬间就被这种重负压得弯下腰去。

    姜英秀的脸色也有点发黑。

    她有银子(空间里的金银财宝堆积如山)、也有人脉(洪建设就在帝京搅风搅雨呢),也不像村里人那样惧怕出远门(明面上可以用火车打掩护,实际上她能骑着“猪猪侠”日行千里)。

    但是,她实在是对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没有什么信心。

    看着姜大地和沈春柳这两个家伙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姜英秀也懒得说什么了。

    唉,对于她这个实际上的外人,听到这消息,都觉得心情沉重得不得了,又何况是人家的亲生父母呢?

    姜英秀礼貌地送了大夫出门去,然后淡定地转身走了,她得去找六丫。

    别小的这个被打残了,大的那个再走丢了!

    姜英秀绕着医院的走廊走了好几圈儿,正当有几分烦躁感升起来的时候,竟然突然发现了六丫的身影。

    跟她凑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矮趴趴的小身影。

    定睛一看,原来是八丫和九丫来了。

    唉,这么小的两个娃,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三个小娃娃,头挨着头、几颗小脑袋瓜距离很近地凑在一起,脸上的表情似乎颇为严肃,好像还在言辞激烈地争执着什么。

    不过,因为隔着很远的距离,还有墙壁和窗子的阻隔,即便以姜英秀的敏锐听觉,也听不大清楚她们在争论什么。

    既然找到了人就好办了。

    姜英秀手腕一翻,拿了几个肉包子出来,颠颠儿地下了楼,冲着几个小丫头跑了过去。

    “你们几个,在这商量什么坏事儿呢?”

    姜英秀本来想开个玩笑,她其实一贯喜欢开些小玩笑,然而这回刚刚听到七宝的病情,她的情绪其实还没有缓过来。

    结果明明是一句玩笑话,却说得分外严肃。

    几个小丫头被突如其来的“兴师问罪”给吓了一跳,“嗖”地蹦了起来。

    结果三个脑袋瓜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哎哟”、“哎呦”、“哎唷”,娇娇嫩嫩的呼痛声,此起彼伏。

    姜英秀忍不住笑了:

    “哎哟,怎么这么心虚呀?你们商量什么坏事儿都不用怕,姐姐给你们撑腰!”

    三小只揉着脑袋,乖乖滴站成了一排,对着姜英秀露出满脸的不好意思来。

    姜英秀把手上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亮了出来:

    “你们几个吃饭了吗?吃点儿包子吧!”

    三小只咽了咽口水,欢呼一声,欢快地从姜英秀手上拿了包子过去,站成一排小豚鼠一般,抱着包子就啃了起来。

    姜英秀微笑地看着他们吃,心里却有一丝黯然闪过。

    这几个小孩儿,要是知道七宝的状况,恐怕会伤心得什么都吃不下了吧……

    几个小丫头动作很快,不大会儿功夫就把几个大肉包子吃得一干二净,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看得姜英秀那原本有几分阴郁的心情,都变得轻松愉快了两分。

    姜英秀对着几个小丫头说道:

    “不管你们在干嘛呢,都跟我走吧,今晚上你们就到姐姐的宿舍住。”

    六丫率先问道:

    “七宝咋样了?能睁开眼了不?能吃下去东西了不?”

    八丫和九丫也都眼神灼灼地听着。

    姜英秀打了个顿儿,最后还是决定要实话实话:

    “七宝的病情有点麻烦,大夫说脑子里可能有点淤血,如果要是能自然消散了就最好,如果消散不了,就得开刀做手术,而且要是做手术的话,咱们县医院还做不了,得去帝京的大医院。”

    六丫有点懵圈:

    “姐,这不对呀!”

    “咋了?哪不对?”

    六丫皱着秀气的眉头,疑惑不解:

    “我跟咱娘送七宝到医院的时候,说是赶上上头一啥主管的大主任来巡视,还是那主任给做的手术嘞,这咋又要做手术涅?姐,这话是谁说的,你是不是听岔了?”

    姜英秀突然觉得牙根儿有点儿痒痒。

    是啊,之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刚刚来到医院的时候,萧凌然帮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不是说七宝已经做过手术了吗?

    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昏了头?

    姜英秀有几分懊恼,又有几分郁闷,不过,如果真的只是那个医生信口开河,或者是搞错了病人的状况,那么就说明,七宝的事情,其实是有转机的嘛!

    姜英秀想清楚了这一点,于是瞬间就开心起来。

    姜英秀干脆利落地让三个小丫头回病房呆着去,当然如果愿意在楼下玩儿也可以。

    但是,第一不许走远,第二不许跟陌生人到僻静的地方去。

    嘱咐完了这几句话,姜英秀撒腿就跑。

    她迅速地找到了萧凌然,把这个情况一说,萧凌然跟着姜英秀来到了病房。

    掀开七宝的眼皮看了看,又给他把了把脉,说道:

    “这个症状,可能确实有点淤血。至于说程主任做手术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这个淤血拿掉,那就有很多种可能性了。

    一个是之前做手术的时候,淤血还没有形成。

    一个是之前虽然已经形成了淤血,但是这淤血的位置,是没办法动手术取出来的危险位置。

    一个是之前已经形成了淤血,但是在其他位置,是手术的时候看不到的,现在手术结束了,这块淤血随着血液的流动,运动到了现在的位置……”

    萧凌然这样一解释,姜英秀就莫名地松了口气。

    紧接着却又紧张起来:

    这样子岂不是说,七宝的处境其实依然很危险?

    萧凌然想了想,说道:

    “这事儿,恐怕得给你爹娘商量商量。”

    姜英秀双眼放光:

    “师父,你有法子?”

    一激动,连保密的事情都忘了,径直把师父二字喊出了口。

    萧凌然点了点头:

    “我倒是有个方子……”——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