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枭宠狂后最新章节 - 第2092章 你是在骗我的?

枭宠狂后 第2092章 你是在骗我的?

作者:朕有病书名:枭宠狂后类别:玄幻小说
    “你这丫头,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惯了,这突然间变成这样,倒让我变得不适应了,娘都多大了,半截入土的人了,迟早会被你这样给吓死。”

    慕潇潇一路追着祁玉瑾追到荒郊,大抵是前面的人跑的累了,慕潇潇颇有些吃力才追上她。

    这丫头别的功夫学的不怎么样,就这轻功完全继承了老怪物,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她,和祁玉瑾比起来,都未必能赢得了她。

    她歇够了,快步的朝着祁玉瑾走过去:“瑾儿,你到底还有没有拿我当你的娘?你说我这当娘的来找你,你避而不见也就算了,怎么看见我还跑?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见祁玉瑾不说话,慕潇潇手放在她的肩上:“怕我知道你的想法,到时候将你给绑回去?”

    这时,祁玉瑾才抬头看她:“这不是你的一向作风吗?以前跟着老怪物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见过多少的面,但至少,你知道有老怪物保护着我们,你也放心。可现在,是我一个人带着初一的骨灰想要离开,所以你就不放心了,千辛万苦的来找我,就是把我寻回去。”

    听了她的话后,慕潇潇沉默了一会儿,叹息的看着她:“瑾儿,告诉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娘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此生,除了殷初一,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如今殷初一已经死了,我的心也随着他去了,我只想带着他的骨灰,去各种地方,去他想去的地方,去满足他的心愿。哪怕,他已经看不到了。”

    “然后呢?游历个一年,学那冷子风一样?找个河,自尽了?”

    祁玉瑾听的瘦薄的身躯猛地一僵,倒是不再说什么了。

    “瑾儿,你小时候我虽然看你长大的时间很短,但是你不要忘了,你毕竟是我的女儿,我的亲生女儿,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的身上骨子里流淌着的,都是我慕潇潇的血,如果我是什么性情,那么你就是什么性情,你的那点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只是不愿意承认,所以我今日才会先去进宫找若颜,向她问个清楚。瑾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怎么”

    “娘有爹,有哥,就算我死了,娘只需要伤心难过几年便可。娘,你可以说我自私,没错,我就是自私,如果我不自私,殷初一就不会死了,说不定他现在正开开心心的和我在一起,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可就是因为我的自私,因为我的自私害了她。娘,你知道吗?这几个月以来,我总会梦到初一,我梦到的是他不敢见我,是他被羞辱的模样,是他哭着喊着求我帮他,求我救他,他甚至都说恨我”

    “瑾儿,害死殷初一的人,已经被你千刀万剐了,用这个世上最残忍的死法。”

    “不够啊娘,真的不够!千刀万剐了又能怎么样?初一就会活过来了吗?不会,不会的娘,初一已经死了,就算我为他报了仇又能怎么样?他不会原谅我,更不会活过来。娘你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一想到初一,我浑身都痛,我喘不来气,我真的喘不来气,闭上眼的那一刻,我都以为我快要死了,我就快要去找初一了。娘你成全我吧,我真的喜欢初一,我真的想找他,我真的想和他在一起,想去陪他,那里好冷,好孤独,他胆子最小,一定会害怕。”

    “说不定他就在那里等着我,等着我找他”

    “瑾儿。”

    慕潇潇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

    祁玉瑾有着反抗,感受着她的情绪激动,慕潇潇都能感觉得出来。

    她只是抓着她,将她抓的紧紧的。

    根本就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她盯着祁玉瑾看了很长的时间,才勉强开口说一句话出来:“瑾儿,娘差点就做错了事,幸好娘想清楚了,幸好若颜最后指点了娘,要不然娘将会为自己的犹豫和这个选择遗憾愧疚终身。初一也算是娘看着长大的,每一年,娘都会去大西凤,去太师府,去看看他。除了他不是我亲生的以外,对待他,我更想拿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疼爱,你不自私,自私的是娘。”

    “瑾儿,你没有错,这个世上,哪有不自私的人呢?他们都在为自己的人着想,为自己的亲人,你说娘都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还是这样。瑾儿,不要难过了,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对初一的感情,相信老天爷也会垂怜你,就算你没有重活一次的可能,但是初一能啊。”

    慕潇潇的话,让祁玉瑾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许久之后,她才神情木讷的朝着慕潇潇看去,又过了许久,才听到她颤巍巍的语气。

    “娘,你说什么?”

    “傻丫头,要不然,你以为娘不远万里的来找你是为什么来了?娘和你说一件事,在娘和你爹年轻的时候,曾路过西域,遇到一个名叫玛丽的女子,她就算准了我你和你哥其中一人,会有此一劫。她给了我一枚灵丹。”

    “灵丹?”

    “嗯。”

    慕潇潇看着她:“一枚可以使人起死回生的灵丹。”

    “起死回生?”

    现在,祁玉瑾就连声音都是颤栗的了。

    慕潇潇看着她这副模样,好笑的摇着头:“你瞧瞧你,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祁玉瑾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喜,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仿佛现在的殷初一已经活了过来。

    她不由得抓紧了慕潇潇的手:“娘,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不是不忍心这些日子看我这么折磨自己,所以你故意想出来的说词,你是在骗我的?”

    说起骗这个字。

    祁玉瑾眼底燃起的希望瞬间仿佛是一盆冷水,又给浇灭了。

    她黯然的放下慕潇潇的手,忽然笑了:“是啊,娘一定是骗我的,初一都死了这么久了,只剩下骨灰了。骨灰只剩下骨灰的人,如何能死而复生,就连神仙都救不了她。娘,谢谢你,在那一瞬间,又让我重燃了希望。”——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