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最新章节 - 500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500

作者:奥丝书名: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酒吧的气氛似乎比别的酒吧更加的混乱和不堪,晃来晃去的灯光和各种香水酒水的味道让人眩晕。

    豹哥一早就注意到席城的到来了,勾起嘴角,眼眸里带着笑意,说道:“看来今晚又要上演一场好戏了。”

    豹哥希望席城比慕初然要好点,不要像慕初然那样孬种,最后还得由着父母出面才能解决事情。

    席城还没有坐下来,豹哥的小弟就迎了上去了。

    “想必这位就是顶顶有名的席家少爷吧?”底下的小弟油腔滑调的,引得席城一阵反感。

    “没错,我就是。”席城回答。

    “我们豹哥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跟着我上来吧。”

    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来了?席城的内心有点小紧张起来。

    他抬起头望了望,见豹哥正一手抽着雪茄,一手扶着围栏,从二楼的雅座过道俯视着自己。

    席城的紧张消失不见了,他对讨厌别人用这种眼神看待他了,他是骄傲的霸道总裁,他年纪小小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不会被这样一个黑社会吓到的。

    豹哥见席城仍旧面不改色,一脸严肃带着敌意,脚步不轻不重,稳健有力,丝毫没有被周围的环境以及自己的气场傍吓到。

    “看来这小子的确比慕初然厉害,不然安好好也不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了。”豹哥意味深长的说。

    “你就是豹哥?”席城来到了豹哥的面前,语气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讨好的意思。

    手下的小弟见席城这个态度,可就不待见了。

    “见到我们豹哥还这个语气,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完正要挥手去打席城,给他点颜色瞧瞧,却见席城连身子都没转,眼睛也没看,就直接接招了,将小弟一个反手扔在了地上。

    “哎哟!”跌落在地上的小弟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不错,身手不凡,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豹哥突然对席城发出赞赏的声音。

    “豹哥,我想你是聪明人,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来这里。”席城冷冷的回答,既然已经支身前往这里了,就做好了一切思想准备。

    “别着急,来,我们到里面坐坐,我刚从国外带来了几瓶好酒,我想你肯定会喜欢的,像你这么有品位的男人,是不是?”

    豹哥说话总让席城有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他随着豹哥到了雅座。

    雅座的环境非常的雅致,就好像在外面的大自然一样轻松,并且把门关上后,外面所有的声音都被隔绝到了外面,这里就好像是一个与酒吧氛围完全不同的世内桃源一般。

    席城不得不佩服设计此包厢的人的匠心独特,在这种环境的衬托下,豹哥也显得像是得道的世外高人一般。

    “来,给他满上。”豹哥吩咐房子里的美女将酒打开,顿时房间里飘散着酒的香味,果然是好酒,席城在心中暗叹。

    没有想到豹哥和颜悦色,竟然如此热情的款待席城,让席城始料未及,倒是有些不好对豹哥发作了,心中憋着一肚子的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席城也不是这么没风度的人,不就是品酒嘛。

    他拿起了酒吧,喝了一口,果然就如这酒的香味一样,沁人心脾。

    “怎么样?还不错吧?”豹哥得意的问席城。

    席城点点头,没有说话。

    “小伙子,放轻松一点,其实我觉得我们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豹哥拍了拍席城的肩膀。

    对于这种突然的亲昵,席城感到非常的别扭。

    “豹哥,你别开玩笑了,既然酒也喝了,我也该说说我今天来的目的了。”席城紧绷着一张脸,虽然心里已经松弛了不少,但是不希望豹哥看轻自己,一杯酒就把自己收买了。

    “哦?你不打算再多喝几杯,我这里的好酒可是不少,我正愁没有人陪我品酒。”豹哥不介意席城的冷眼相看。

    “不了,我其实对酒并不感兴趣。”席城冷冷的拒绝,豹哥再这样下去,席城真担心自己会被他攻陷,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为人所难。”豹哥笑着说道,脸上没有黑社会的那种恶性。

    “安好好是我的女朋友,我想你应该知道。”席城看向他,眼眸很深,看不出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豹哥笑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你为什么还要三番两次的去骚扰她?”席城知道豹哥一直没有放弃对安好好的追求,他还在不停的送花到安好好的公司,并且约会安好好共进晚餐,要么就是去参加什么舞会酒会,找各种理由接近安好好。

    之前席城不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因为他相信安好好,可是现在……

    豹哥却突然非常大声的笑了起来,说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呢?嗨,原来就是这个事情,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安好好虽然是你的女朋友,可是我喜欢她,难道你就要剥夺我追求她的权利了吗?那你这个人未免也太霸道不讲道理了。”

    豹哥摇头,说道。

    席城虽然也觉得豹哥说的话不无道理,可是立场不同,他当然不能就这么让豹哥给打发走了。

    “豹哥,凡是都有个新来后到,我想您在这江湖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道理应该懂的。”席城说道。

    豹哥没有生气,笑了起来。

    “不是都说爱情是没有道理的吗?如果今天你是在这里和我讨论做生意的事情,那么我可能会认同你的这个观点,把这个生意让给你,可是现在,安好好不是一件商品,她更不是我们之间争夺的地盘。”

    席城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改变豹哥的想法。

    “你也说了爱情是没有道理的,既然安好好已经选择了我,豹哥你觉得你还有必要浪费时间在她的身上吗?”席城有些不明白豹哥对安好好的执着。

    “不管她是选择了你,还是已经和你结婚了,你都不能剥夺别人喜欢她的权利,再说了,如果你真的对自己的爱情有信心,你也不必要把我当成心头大患,毕竟我的存在未必就能够威胁到你们。”

    豹哥说。

    席城第一次觉得以前自己对混黑道的人理解有所误差,一直觉得他们就是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没有什么文化的野蛮人,可是今日和豹哥交谈之后,席城发现自己错了。

    “豹哥,我真的不希望你在出现在安好好的面前,我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和别人走的太近了。”席城说。

    “我猜你过来找我,安好好并不知道吧?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我其实很欣赏你,你不应该是这么没有气度的人。”

    豹哥说着,便喝起酒来。

    席城哑口无言,他向来能言善辩,就算是小小年纪,已经代表公司去谈判好几十万的生意了,他以为自己可以说服豹哥,事实上他自己却差点被豹哥说服了。

    “她的确是不知道,可是你的出现已经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了,所以今日我才瞒着她过来找您。”席城说。

    “哈哈,那你还真得小心点了,我不能保证不会趁虚而入。”豹哥开玩笑的说。

    席城知道今晚说什么都不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这个豹哥表面上看上去很热情,可是内心却让人深不可测,即使和他交往不深,但是席城也能感觉到他的不简单。

    那种不简单不是他拥有多大的财富,多么强的势力,以及有多少小弟拥护,而是他的思想不简单,让人看不透猜不着,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弱点在哪里,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席城也知道,即使是找人去调查豹哥,也查不到什么爆炸性的东西,能查到的也是豹哥允许被人知道的。

    “对不起,豹哥,今日是我打扰了,宽恕我的冒昧,再见。”席城对这次失败的行动感到沮丧。

    “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豹哥饶有意味的看着席城。

    “豹哥说得对,我对我们的爱情有信心,我的女朋友魅力不小,竟然还能得到豹哥的喜欢,我高兴都来不及。”席城强颜欢笑的说。

    “你能这么想真的就对了。”豹哥笑着将席城留了下来继续品酒。

    “其实,我很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还能对爱情保持着那么强烈的新鲜感,不像我,已经老了。”豹哥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年轻有为的席城,不免感叹起青春来了。

    “你还不老。”席城说。

    两人又聊了一阵,尽避席城对那天在酒店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想要质问豹哥,但是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这个时候跑来质问,就真的正好中了圈套了,毕竟豹哥才是最盼着他们两人分手的那个人啊。

    “豹哥,我真的要走了,不胜酒力,恐怕要醉了。”席城觉得自己再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了,便不再多作停留。

    “好的,你喝了酒,不要开车了,记得有空常来坐坐。”豹哥对席城非常客气的说。

    席城刚踏出酒吧,豹哥手下的人可就不甘心了。

    “凭什么一个毛头小子,豹哥却对他如此的恭敬呢?”乔奇问道。

    豹哥笑了笑,笑容里是外人看不懂的深意。

    “你知道什么,他今晚差一点就要自乱阵脚了,但是还是忍住了,可见此人确实比慕初然聪明,也难怪安好好选择了他。”

    豹哥说。

    “那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乔奇问。

    “继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我要知道他的所有行为。”豹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刚才的和颜悦色只是一个面具。

    席城悻悻而归,夜已经深了,平时每天都要和安好好约会打电话,今日他特意没有行动,想要知道安好好会有什么反应。

    等了许久,手机仍旧在安静的躺着,安好好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他,不紧张他,不问他下班没有,吃饭没有,为什么没有打电话来,为什么不约会她?……

    手机响了起来,席城以为是安好好终于想起了自己,结果却发现只是谢安打来电话询问公司的事情。

    席城失落的挂了电话,心中想到那些照片,想到豹哥今晚的举动,想到安好好……百感交集。

    鬼使神差般,席城来到了安好好的楼下,望着她的窗户灯还亮着,知道安好好肯定还没有睡觉。

    好奇她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夜深了也不睡觉,席城打电话给安好好。

    “在干嘛呢?”

    “我在写剧本呢。”

    “哦,我在你家楼下。”席城的语气情绪低落。

    “你怎么了?”安好好知道如果不是席城有事,怎么可能还在楼下呢?

    “没怎么?有时间吗?我想你了。”席城说。

    安好好放下笔记本,打开窗户,见席城的车就停在了楼下,心中充满了甜蜜的感觉,整栋楼都静悄悄的,而她心爱的人就在楼下注视着自己,在为自己守护着。

    “你上来吧,喜宝不在家,我准备了宵夜。”安好好说。

    席城很快就上来了,还是第一次来安好好的家中,是非常雅致的一个两居室,看得出来被安好好收拾得非常温馨。

    尽避不是那么的宽敞,里面的家居也是大众化的品牌,没有低调的奢华,更没有高调的豪华。

    “怎么样?尝尝我的手艺。”安好好从厨房里端来两碗面条。

    “你的宵夜就只是面条吗?”席城眉头紧皱着,在他的印象中,面条这种东西不是穷苦人家才吃的吗?

    “怎么?你瞧不上我的手艺吗?试试就知道了。”安好好对自己的手艺可是感到非常的有信心。这是她的拿手菜,虽然面条非常的简单,但是要真的做起来,还是有很多的诀窍的。

    “是吗?”半信半疑之间,席城吃了一口。

    “怎么样?”安好好期待的看着席城,等着他的评价。

    “果然非常的美味。”席城一口气就把一大碗吃了。

    “对了,你现在和喜宝怎么样了?她已经搬走了吗?”

    一说起喜宝,安好好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了,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席城。

    席城听完后也为安好好感到委屈和难过。

    “这个喜宝以前挺仗义的啊,以前为了你还和我打架,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席城不解的问。

    “我也不知道,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她整容之后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是不是她整容的时候把思想和品质也给换了?”安好好说。

    “这个……不大可能,目前以韩国的科技,有点难。”席城开玩笑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