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最新章节 - 446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446

作者:奥丝书名: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人真是太厉害了,竟然p得这么逼真。”

    拿着照片的乔薇非常的欣慰,就连她也一点看不出这些照片有被p过的痕迹,

    “乔薇姐,你就不担心如果席城知道了,会恨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陷害安好好吗?”

    助理实在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乔薇从一个有潜力的明星变成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笨女人。

    “恐怕席城看到照片的时候已经怒火中烧了,哪里还有心情去找破绽,你就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的。”

    席城的性子乔薇是非常了解的,他是那么一个骄傲的男人,不可能容忍别人对他的背叛,更不要说是自己的妻子。

    哪怕是名义上的妻子,只要让他不高兴了,他就会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所以乔薇知道,在席城面前只能服软,不能逞强,越是逞强,越会将席城推得远远的。

    乔薇拿着照片朝着席城的办公室走去,这些日子,席城已经不去两人的小洋房了,整日泡在办公室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工作要忙。

    “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席城苦恼的看着乔薇,为了躲避她,自己已经在办公室安家驻营了,还要他怎么样才能放过他呢?

    有些麻烦的女人还真是惹不起!

    “城,不要这样嘛,人家今天也不想打扰你工作,是因为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才来找你的。”

    乔薇一秒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席城早已经看穿了乔薇的心思,她还能有个什么事情呢?不过就是借口来缠着自己罢了。

    “哎呀,你看看这些照片就知道了。”乔薇像是手握着法宝的妖精,非常得意的从包里拿出了那些早已经p好的照片给席城。

    照片中,安好好和慕初然亲密的样子,就好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在了席城的胸口上。

    席城看了几张照片,再也看不下去了,将手中的照片一扔,照片在办公室里飘舞起来,像是秋天的落叶一般。

    身上的血液飞快的流逝着,脸上充满了暴露的青筋,眼睛里有红色的血丝,样子像是一头忍着脾气的雄狮。

    乔薇有些害怕的看着席城,没有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强烈。

    “说,这些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席城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乔薇。

    乔薇始料未及,他不是应该生气安好好和那个慕初然吗?为什么倒是朝着自己兴师问罪起来了呢?

    乔薇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门口放着这些照片了,估计是有人想要让你知道吧。”

    席城眉头紧锁着,没有说话。

    见席城这幅表情,乔薇心虚的说道:“也许是最近安好好得罪了什么人吧,才会有人故意揭穿她的行为。”

    席城将手往桌子上一拍,上面的东西都跳跃着,感受着席城的愤怒和悲哀。

    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乔薇,眼神复杂。

    “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啊,这又不是我弄的。”乔薇收起了自己的心虚,理直气壮的说。

    席城收回眼神,淡淡的对乔薇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如果你敢透漏半个字给别人知道,以后你都别想见到我了。”

    席城的话透着威严,就好像古时候的皇帝一样,让人没有办法反驳,只能服从和遵命。

    乔薇带着忐忑的心情从席城的办公室出来,助理已经在一旁兴奋的等待着结果。

    但是听见办公室里风平浪静的样子,似乎和预想中的结果不太一样。

    “怎么样了?乔薇姐?”助理问道。

    乔薇面色沉重的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但是我估计安好好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乔薇的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她才不会轻易就放过自己喜欢的人,可是她也低估了席城的判断力。

    席城重新从地上捡起了照片,盯着照片中安好好和慕初然看了几分钟,像是希望能够用他的火眼真金去辨别一样。

    照片中,安好好一脸娇羞的看着慕初然,这是席城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出现在安好好脸上的风情,他还以为安好好的脸上永远都只有一种表情,恬淡,云淡风轻的死人眼。

    而慕初然则一手扶着安好好的腰,同样用关爱的眼神看着安好好,两人好不亲密的样子。

    就好像是心上被插上了一把刀一样,心尖在流血,却没有办法让它不痛。

    席城无心呆在办公室了,于是便带着照片偷偷的前往安好好的花店。

    他在车上没有下车,远远的看着安好好在花店里忙活,这个时间已经是下班的高峰期了,有心的人总是顺路带上几朵娇花给心爱的人。

    安好好也从电脑中的剧本中抽身而出,她忙碌的满足着客人的需求,将一束一束的鲜花带给客人,脸上带着祥和宁静的笑容。

    席城想到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可是眼前的人那么美好,实在和照片中的那个样子不符合,想到照片,席城的心中再次憋着一股怒火,好像一头随时都要爆发的猛兽一样。

    他蹲在这里踩点,无非就是希望能够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是正确的,希望安好好和慕初然是清白的。

    更希望那些照片只是别人故意设计陷害安好好,毕竟在这个环境中,安好好是被动的一方。

    席城耐着性子,继续在车里远远的观察着安好好周围的一切。

    因为是周五,前来买花的人特别多,接下来的周末不用上班,年轻的男男女女忙着约会和制造浪漫。

    “喜宝怎么还不过来呢?”安好好一个人忙不过来了,她发消息给赵喜宝,才得知赵喜宝因为去联系客户了,现在还堵在路上,估计一时半会是来不来了。

    而客人又催促得厉害,不得已,安好好又发信息给慕初然,小心的询问慕初然有没有空,能不能先来帮忙一下。

    慕初然正好完成了工作,手头也没有什么事情,便爽快的答应了。

    换上了一身休闲装,整个人都显得神清气爽的。

    见到慕初然来帮忙了,安好好松了一口气,仿佛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样。

    “还好有你的帮忙,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安好好对慕初然比划了两下。

    慕初然为了安好好特意去学了手语,所以自然知道安好好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这可为难了坐在车里的席城了,他完全不知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天色也渐渐黑了起来,暮色四合,终于迎来了一刻的轻松。

    “别动,你的额头有东西。”慕初然用双手按着安好好的肩膀,背对着席城。

    原来安好好只顾着在花里面穿梭,都没有发现头发上和额头沾上了鲜花的落叶,慕初然仔细的将安好好的额头上的东西拨弄了下来,又小心的整理了她的头发。

    而密切注视着两人动静的席城,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两人非常的亲密,像是慕初然在亲吻安好好的样子,两人更像是一对忙碌忙毕的小情侣,稍微休息片刻却不忘互相抚慰和取暖。

    席城更加愤怒了,果然,照片中都是真的,一开始他还不愿意相信,不相信安好好竟然是人品如此败坏的人。

    现在他终于相信了自己亲眼所看到的一切。

    安好好不好意思的低了头,见慕初然脸上因为忙碌挂满了汗珠,于是用纸巾帮慕初然擦了擦。

    突然两人都意识到,这举动似乎太过暧昧,两人都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那个……我看赵喜宝也快回来了,你店里也没有那么忙了,我就先走了。”

    慕初然不好意思的饶了饶头发,像是一个娇羞的大男孩一样。

    安好好点点头,再次对她表示感谢。

    等慕初然一离开花店,席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自己被妻子戴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怎么甘心得了?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呢?

    席城怒气冲冲的从车子里下来,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安好好和慕初然已经死了好几万遍了。

    他手中虽然没有带刀子,可是眼神却比刀子还要凌厉,像是能够杀人于无形的一个忍者。

    而不远处,乔薇和助理已经在那幸灾乐祸了,等着看接下来发生的好戏。

    “乔薇姐,我看这次安好好和席城肯定要闹掰了,连老天都帮助我们,偏偏在这个时候让安好好和慕初然如此暧昧,我们之前踩点那么远都没有抓到,也是她倒霉。”

    “哼!”乔薇的鼻子里轻哼一声,一副高高在上,世事都在自己的把握中的样子,对于结果似乎早已经了然于心了。

    安好好没有注意到席城已经来到了花店,她听到了门推开的声音,还以为是客人前来买花了,笑着迎上去。

    却看到席城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起来,凝固在脸上,非常的尴尬。

    安好好不知道席城为什么这幅表情,不过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

    在花店里迎来了短暂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了。

    席城将手中已经被捏出了痕迹的照片甩在了安好好的面前,面色沉重的质问安好好。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是亲眼看到了安好好和慕初然暧昧的样子,仍旧心存侥幸,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希望能够听到安好好亲口的否认。

    安好好从地上捡起照片,看着那些莫须有的照片,一脸的疑惑,她看着席城,不知道从何解释。

    “他会相信这照片不是真的吗?即使是我不承认,在他的心目中,我也是一个出轨的女人,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气势汹涌的来兴师问罪了……”

    安好好经过了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和思想斗争,最后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觉得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

    网上不是非常流传一句话吗?懂你的人不需要解释。

    “怎么?不说话,你哑巴了吗?”席城的声音在花店里阴冷的响起,令那些娇花都失去了颜色。

    “呵呵,我还差点忘了,你还真是哑巴。”席城看着眼前的安好好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脸上充满了嘲讽。

    安好好仍旧一言不发,眼神淡然,像是一湖深不见底的湖水,让人看不透一样。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是吧?呵呵,安好好,我真是小瞧你了呀,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我原本以为你虽然是个哑巴,但是也品德兼备,没有想到你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是一样的,都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席城接下来的话说得非常的难听,像是要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怒气全部倾泻而出,他的底线只是不去打女人了。

    安好好的脑子在“嗡嗡”的作响,脑子里只剩下席城在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在骂她是贱人以及各种不堪入耳的词汇。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冠上这样的词语。

    想来更加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席城似乎仍旧不解气,他最看不惯安好好一副“世界安好我亦安好”的样子。

    骂完后仍旧不解气,又用脚将安好好的花店里面的花给踢倒了,安好好无助的看着席城糟蹋着店里的鲜花,一点办法也没有。

    心中有委屈,有难过,可是强忍着不让泪水夺眶而出。

    “我一定要坚强,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我哭给谁看,一定不能让那些人给看扁了,现在她们正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我一定要好好的骄傲的活着……”

    安好好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席城的面前失态。

    花店已经被席城毁得面目不堪了,安好好心疼这些日子以来为花店所付出的一切,现在却全部都毁于一旦了。

    那些花都是钱啊,安好好突然变得麻木起来,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安慰自己啊,她应该拼命保护那些名贵的花才是啊。

    这些花才是花店的立命之本,如果花没有,花店也就开不下去了,这都是赵喜宝辛辛苦苦弄来的。

    安好好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竟然在席城打算毁掉另外一盆花的时候,将自己的身子护在了花的面前。

    席城的脚狠狠的踢在了安好好的身上,安好好吃痛的哼叫了一身,但是她隐忍着没有叫出来。

    赵喜宝回来看到了这一幕,见自己的好闺蜜竟然被一个男人欺负了,那个大个脚印在好闺蜜的身上,早已经失去了理智——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