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最新章节 - 296喝酒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96喝酒

作者:奥丝书名: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类别:玄幻小说
    程浩然明明知道这是阿正的激将法,但是他还是决定自己亲自上场,毕竟只是喝酒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难不成他成天泡在酒吧里,还能被他给打败吗?

    “我自己来就好,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怕输呐。”程浩然目光坚定的看着阿正,眼中充满了自信,他觉得自己肯定能赢。

    服务员按照他们的吩咐拿来了一大箱白酒过来。

    “只是喝酒多没有意思,咱们来玩一点花样,你觉得怎么样?”程浩然在酒吧里玩习惯了,花样知道得多了去,就算是比赛,也希望用一种轻松的方式来比赛。

    “你说玩什么?”阿正在酒吧里做了那么长时间的调酒师,深知酒吧的那些玩意,他也是不惧怕的。

    “那就深水炸弹好了。”程浩然非常欣赏阿正的这个态度,至少现在这么看来,他还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心中又难过了几分。

    “深水炸弹就深水炸弹。”如程浩然所想的那样,阿正答应了下来,并且还非常的爽快,周围的人都在起哄,这么精彩的时候怎么能错过呢?周围马上就围了很多的看热闹的人。

    因为这个游戏非常的残酷,所以大家都想要知道这两个人到底会谁先倒下。

    只见长长的桌子上摆卖了酒杯,酒杯里乘着白酒,游戏的规则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一人一杯白酒喝下去,谁先倒下算谁输,程浩然如果输了的话,就要信守承诺,从此之后放弃那个餐厅。

    这么多人在现场看着,阿正不担心他会食言,所以哪怕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在这里喝酒,他也觉得是值得的,只要能够尽快的把餐厅给整顿起来。

    而程浩然也不害怕,周围都是他的亲信,万一他有个什么闪失,还有人出面帮忙,他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浩然,这个酒太烈了,喝了伤身,不如还是让别人代替吧。”程浩然的一个朋友担心的问。

    “不行,我已经答应下来了,这个时候反悔,别人会怎么看我,你这不是直接让我认输吗?”程浩然性子比较倔强,他说什么都不放弃。

    眼看着一场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真的是太期待了,周围都是期待和看热闹的眼神,只有程浩然和阿正的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

    程浩然心想着阿正的酒量估计也不怎么样,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嚣张了。而阿正对程浩然并不是了解,他只是以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来和他比赛,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撑到最后。

    终于,随着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了,两人都豪气的拿着酒杯往肚子里灌下去,互不示弱,两人都非常的爽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喝下了好几杯酒了。周围充满了大家喝彩的声音。

    “好,太棒了。”周围的好朋友对程浩然鼓励道。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个小子其貌不扬的样子,酒量竟然还不错。”之前一直不看好阿正的人,在发现阿正原来酒量还不错之后,发出了感言。

    “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呐,咱们继续看下去。是骡子是马,拉出来瞧瞧就知道了。”有一个人不相信阿正能够赢得了程浩然,现在虽然他看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相信不久之后便会倒下去。

    就算程浩然在他的这些孤朋狗友中酒量不是最出色的,但是他和别人较量的话也是不落后的,要知道那些花花公子,天天泡在酒里面,自然酒量好得不得了,把酒当开水喝了。

    但是阿正就不一样了,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那种成日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人,所以大家都认为阿正是赢不了程浩然的。

    比赛仍旧在继续进行着,因为阿正一直面不改色的喝酒着,让周围的人都有些刮目相看了,反观程浩然,他倒是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了,脸色绯红,眼神迷离,一种似醉非醉的感觉。

    “浩哥,坚持住啊。”程浩然的好朋友在他的身边悄悄的提醒他,为他捏了一把汗。

    因为阿正喝了那么的酒,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事情正在以程浩然不可控制的方向进行着,程浩然看着阿正的样子,心中有些发慌起来。

    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真正喝酒的人,就连喝白酒也一点事情都没有,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不是这么倒霉吧,这么多人面前,如果输给他的话,岂不是太丢脸了,以后我还怎么在这个酒吧里混下去呢?

    程浩然的内心开始发慌,他想着有没有一个办法,让阿正输呢?或者即使是打成平手也无所谓啊,至少不会那么难堪。

    但是阿正仍旧目光坚定的看着程浩然,仿佛胜利在望的样子,程浩然的目光明显底气不足了,阿正心想着,再坚持一下,程浩然肯定会先倒下去的,一定要坚持住。

    虽然阿正也已经有些不胜酒力了,但是他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否则的话,他就输在了气势上面了,输什么都不能输掉姿态,一定不能输,为了餐厅,为了思蕊,为了自己的梦想。

    阿正为自己想了很多的理由让自己继续坚持下去,想到了安好好将自己辛苦熬夜写的稿子的钱都交给自己开餐厅了,一定不能辜负了她的期望,于是再坚持了一下,其实已经头昏昏的,看周围的人都开始出现重影了。

    但是程浩然的情况明显比他还糟糕,他已经整个身子都显得摇摇晃晃了,拿着酒杯的手都开始颤抖,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趴在桌子上认输了,支撑着他不能倒下的理由只是因为他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

    但是作为程浩然的好朋友,自然是不会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处于这种情况的,他见程浩然快支持不住了,于是开始喊停。

    大家都不解的看着他,好像他破坏了大家的兴致一样。

    “我看两位都喝了很多了,真是酒量不错啊,不过这个毕竟是白酒,喝多了伤身体,我看不如这样吧,既然两位酒量都这么好,咱们这次就算了,算打平了,下次再喝,好吧?”

    程浩然的好友一心想着要为他解围,不能让程浩然输给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阿正,而且还关系着程浩然非常在意的餐厅。

    但是阿正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他以命相搏,就是为了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出一份力,让程浩然从此不再自己的生活中出现,特别是不要打餐厅的主意了,现在喊停,打成平手怎么行呢?那他之前的功夫不是全部白费了吗?

    “不行,我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阿正义正言辞的说,周围的人更加看好他了,但是更多的是以一种看热闹和看傻逼一样的心态在围观着这场比赛,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为了就是寻一个乐子,谁还会在乎那么多呢?

    程浩然的朋友脸都有些黑了,在这么多人面前,阿正竟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他有些难过起来。

    “这位小扮,这次就算是给我一个面子,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好吧,我看你也喝得有几分醉意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和你一起来的,让他送你回去吧。”

    程浩然的朋友给彼此都找了一个台阶下去,毕竟这么闹下去肯定是要出人命的,他还不想搞事情,他又深知程浩然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这里死撑了。

    “给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多少钱?还是说你的面子可以让程浩然从此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吗?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的餐厅中。”

    阿正反问道,那语气仿佛是在质问一个杀父仇人。

    程浩然的朋友脸面上明显有些挂不住了,很想发火,但是憋着一股子气,想着这么多人看着,如果生气的话太不大气了。于是忍了下来,但是心里愤愤不平,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阿正付出代价的。

    “你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兄弟我了?我不会输的,你等着看好了……”程浩然见自己的朋友竟然被阿正说得如此的尴尬,更加的不甘心了。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已经软绵绵的,似醉非醉的感觉了,周围的人竟然发出了一阵窃喜的声音,好像在说好戏可以继续开始看了。

    阿正的眼神露出了一丝不屑,想着这两人还真是有意思,明明是快要输了,现在还要装出一副好像大仁大义的样子,真是恶心谁呐。

    “既然你也觉得应该分出一个胜负,那么我们继续把。”阿正指了指桌上的酒杯,那个长长的桌子上还摆放着很多的杯子,上面有一些是已经被两人喝完的空杯子,一片狼藉的倒在桌面上,还有一些是盛放着白酒的满杯子,正在等待着主人的临幸。

    “继续就继续,谁怕谁,谁认输谁就是王八蛋。”程浩然信誓旦旦的说,此时他已经飘乎乎的了,好像一个不小心就站不稳了。

    周围程浩然的朋友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原本只要顺着那个台阶爬下来,他也不用那么辛苦那么拼命的继续喝下去了,再喝下去肯定要出人命的,要进医院的。

    至于那么餐厅,大家都不懂为什么程浩然会如此执着着那个餐厅,他们也打听过了,不过是一个不成气候的位置,能有什么发展呢?更别提生意了,连人都没两个,谁会吃饱了没事做爬到山顶上去吹风。

    尽避如此,程浩然决定的事情大家也没有办法改变,对于那个餐厅是一个迷,就像他们也不理解阿正这个小伙子一样,守着那么一个破餐厅,竟然不要程浩然提出的双倍的价格。

    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这两个人都是脑子有些不正常的吗?才会为了一个不被看好的餐厅在这里拼命,真是搞笑。

    比赛仍旧在继续着,周围的人开始有些担忧起来,因为两人看上去都不太好的样子,阿正也最终有些支撑不住了,只觉得脑袋在嗡嗡的响着,需要一股巨大的意志力才能支撑着头脑不被倒下去。

    而自己的双手也有些不受控制了一般,伸手去拿酒杯的那只手总是在颤抖着,有时候都拿不到那杯酒,明明看到它就在眼前的,怎么会握不住呢?阿正再一次眨了眨眼睛,仿佛想要将眼前的景色看清楚。

    周围的人的脸都在摇晃着,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些什么,但是阿正听来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有些人好像在叫好,有些人好像在让他们停下来。

    阿正看了看程浩然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比自己好到哪里去,或许更糟糕,他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样子了,阿正正想要嘲笑对方一番,却发现自己的喉咙非常的难受,一裂开嗓子就好像刀割了一般疼,火辣辣的烧着。

    这是白酒,也是最烈的那种酒,这么喝下去死掉了一点都不奇怪,虽然两人酒量都不错,但是这毕竟不是白开水。

    还是程浩然之前的那个朋友,他开始慌了起来,如果程浩然的爸爸知道了自己的儿子竟然在酒吧里拼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定会非常心疼的,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快制止这场比赛呢?

    程浩然的朋友脑子飞速的运转着,好像在想着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但是哪里这么容易。

    看阿正的样子,似乎并不像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孩子,不然不会有如此坚毅的性格来,一看就是经历过社会的打拼,见识过各种牛马蛇神的人,不会轻易认输的。

    而程浩然就更加了,他的身后有着强大的势力支撑他,让他像是一个神一个高高的坐在圣坛上,如今如果失败的话,无疑是让他从圣坛上摔了下来,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面对这种惨景。

    哎,这么下去,这两个人都命不久矣,程浩然的朋友在心里感叹着,周围都是喝彩的声音,他第一次觉得这些人是如此的可恶,难道一点都没有看到这么做的危险吗?

    如果没有周围这些人,程浩然或许也不会这么在乎这场比赛,他决定再劝说一下程浩然。

    “浩然,咱们停止吧,再这么闹下去,你的身体会出问题的,你爸爸会心疼的,难道你想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程浩然的朋友提到了他的爸爸,他知道程浩然的爸爸一直是他心口上的一道伤口,每次提到他的时候,程浩然都要沉思一番。

    “你……你别嗦,我……喝酒……”程浩然已经语无伦次了,但是他还在继续的喝着。

    程浩然的朋友只能摇摇头,试着从阿正那边入手,停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