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最新章节 - 219冒险

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19冒险

作者:奥丝书名: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类别:玄幻小说
    安好好突然跪倒在了豹哥的面前。

    声具泪下的对豹哥说:“豹哥,求求你了,你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到此为止吧,我跟你离开,你提的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再和他纠缠下去……”

    听到安好好为了席城竟然忍辱负重的跪在地上,豹哥的内心并不好受,他明明知道,安好好爱的人是席城,从始至终都是,可是当真相那么**luo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会难过。

    他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来找的这个女人,以后还要冒着风险带她离境,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值得,但是情感却放不下。

    豹哥在心底长叹一口气,说道:“快起来吧,我答应你,你也得答应我,咱们离开这里,并且你不要试图逃走或者通风报信了,你要知道,从你决定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开始,你就变成了我的同党。”

    安好好拼命的点点头。现在只要能让席城平平安安的,不被卷入到这些纷争中,安好好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安好好听从豹哥的吩咐,两人穿着暗色的衣服,并且戴着帽子,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从小区的后花园离开了。

    而在离开之前,豹哥为了不让别人怀疑,还让安好好在屋子的桌面上留了一张字条,精心策划了一场早已经准备好的逃离。

    豹哥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非常的镇定,仿佛早已经身经百战了,不慌不忙,经验老练,倒是安好好,时不时提心吊胆的,感觉心脏都被挤压得呼吸不过来一般。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爷爷带着她去游乐园完,望着那些高高的摩天轮和过山陈,羡慕不已,当她真正坐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场冒险。

    但是后来,她坐了许多次,每当摩天轮升到了最高点的时候,她都感觉到心脏在砰砰的直跳,但是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紧张了,因为她知道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

    安好好现在的感觉就是第一次坐过山车的样子,而豹哥则是坐过许多次的样子。他们成功的摆脱了那些人的视线,并且成功的离开了那个小区,登上了一辆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车子。

    开车的人脸上有一块很大的刀疤,即使在黑夜中,那块刀疤也显得特别的夺目。安好好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豹哥既然能让他开车,想来是非常信任这个刀疤男吧。

    “快走吧。”豹哥吩咐刀疤男,车子在黑暗中奔驰着,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一早,安好好的节目已经开始录制了,但是录制的主持人却迟迟等不来安好好本人,打她的电话也已经关机了,现场一片混乱。

    “你们快点给我找到安好好,现在除了她,没有人能挽救这个节目了。”

    领导气急败坏的将资料摔在了地上,本想着借这个机会宣传一下公司和杂志,现在好了,花了那么多的功夫和噱头,到头来却弄了这么一出乌龙事件。

    多少观众和粉丝都在等着安好好揭露赵清欢到底有没有整容,大家都满怀着期待,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么一场闹剧,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声誉和信任度,这领导能不生气吗?

    观众们也纷纷猜测安好好突然食言的原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愿意录节目呢?更有不少人大胆的猜测,大概是因为安好好既不想撒谎,又不想得罪自己昔日的好闺蜜,所以才选择消失吧……

    一时之间流言四起,好像安好好的食言,她的消失,更加坐实了赵清欢整容的事件,更有好事者将赵喜宝之前的照片传在了网络上,大家更愿意相信,原来赵清欢真的是整容成的,原来的赵喜宝是那么的平凡……

    对于这件事情,喜宝在出门的时候就被记者和各种粉丝围得水泄不通了,因为她整容的事件,导致整个剧组都瘫痪了,没有办法正常的拍戏。

    林导演为此感到非常的苦恼,并且懊恼当初就不应该签订那个合约,现在毁约的成本已经太高了,这个电视剧就算在电视黄金档播出,估计也难以拯救它的收视率了。

    只是浪费了这个一个好剧本,还有其他演员这么多日子以来的努力,喜宝在剧组也受到了大家的白眼,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个打坏一锅汤的老鼠屎一般,被人无比的嫌弃。

    赵喜宝内心麻木而又痛心疾首,她不是没有试过去解释,去找安好好,但是安好好早已经像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了一般,谁都没有她的消息了。

    喜宝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导演放了她的假期,原本是戏份也删减了不少,女一号演到最后却变成了女二号,这已经是林导演对她最大的宽容了。

    喜宝知道自己说的话再也不会有人信了,娱乐圈里向来容不得整容的明星,更何况她身上还有那么多污点,现在她的事业算是彻底的被毁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找她拍戏,找她接广告上节目了……

    尽避如此,喜宝的内心却无比的平静,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她一直像一只蚂蚁一样挣扎着,没有想到即使到了最后,仍旧是失败了。

    她感觉到非常的累,不敢打开电视,上面全部是关于自己整容的报道,不敢打开手机,一开机便有无数人来嘲讽她,骂她,各种污秽的语言都有,她不想脏了自己的耳朵。

    她更不敢出门,即使是全副武装,仍旧会被人认出来,被人围堵,无法脱身,这种日子太累了。

    索性拉上窗帘,将自己关在黑暗的空间里,沉沉的睡在床上,将所有的是是非非都挡在身后,尽避身上的钱不多了,但是还是能尚且支撑一些时日,再不济,她还有一屋子的名牌衣服和化妆品,到时候拿去二手店贩卖,应该也能买些钱。

    喜宝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过去的生活就好像是一场绮丽的梦一般,现在梦醒了,她仍旧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

    但是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一次,喜宝仍旧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她不后悔整容,也不后悔进入娱乐圈的日子,所经历过的所有,至少她曾经灿烂的绽放过。

    总好过和以往一样,灰头土脸的样子,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如果她一直这么生活下去,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现在她已经夺目过,即使今后还是得回到灰头土脸的日子,但是至少内心是安然的,也能靠着过去的回忆,将以后的生活支撑下去。

    而席城得知了安好好竟然没有上节目的事情后,第一反应就是安好好出事了。他连忙打电话通知在楼下的人去注意安好好的安全。

    可是等他的人赶到那的时候,发现安好好早已经人去楼空了,席城勃然不怒,昨天还好好的在屋子里呆着,一夜之间就从房子了蒸发了?

    席城在她的客厅茶几上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安好好娟秀的字迹。

    “太累了,需要时间好好休息一阵,不要找我,我会好好生活。”落款是昨天晚上。

    席城仔细的揣摩着上面的字迹,的确是安好好亲笔所写,但是始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安好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消失的,席城知道她那么在乎喜宝的友情,更不可能将她的事情放任不管的。

    “席总,昨晚倒是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们听到了安小姐求救的声音,但是当我们上来的时候,她解释说是遇到了蟑螂……”

    已经察觉到自己犯错了的青壮年将昨晚的情况汇报席城知道。

    席城皱着眉头,他的印象中,安好好并不怕蟑螂,可见当时她已经遭遇危险了,席城悔不当初,如果早一点发现的话,如果不那么倔强的离开,而是将安好好带走,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席城将手砸在桌子上,手上顿时有了一道鲜红的伤口,他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来减少内心的难受。他不能想象,如果安好好今后发生了什么不测,他应该怎么办?

    大概会带着懊恼和悔恨生活一辈子了。

    “你们快点去找安好好的下落,还愣着干嘛,各个码头港口机场以及各种酒店酒吧,凡是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一个都不能放过……”

    席城已经急红了眼睛,他只想尽快找到安好好,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再也不让她离开,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这个夏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可是又让人觉得特别的漫长,窗外草长莺飞,青春早已经打马而过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挣扎着,扑腾着。

    安好好坐在豹哥的车子,车子在黑暗中开了许久许久,一开始,安好好还因为内心的焦虑和紧张,即使是在那么疲劳的状态下,她也仍旧睁着墨色的眼睛打量着外面黑暗的景色。

    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安好好觉得自己的眼皮已经支撑不住了,她感觉上眼皮和下眼皮好像被沾上了胶水一般,一旦合上了就打不开了。

    强烈的睡意让她渐渐的失去了意识,脑袋因为颠簸,不断的撞击着柔软的靠椅,终于渐渐的睡去。

    在入睡之前,似乎听到了豹哥和刀疤男在小声的嘀咕着,商量着讨论着某件事情。

    “哥,你这么做真的太冒险了,咱们自己逃亡还来不及,你为什么非得带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在身边呢?”

    听刀疤男的声音,很显然非常的不满,话语中全是抱怨和不爽,恨不得现在就将安好好扔下车去。

    “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再多说了。”豹哥的声音冷冷的在刀疤男的旁边响起。

    安好好不知道豹哥和刀疤男到底什么关系,豹哥风光的时候,围在他身边大献殷勤的人不少,但是等他一倒下来之后,他才知道哪些人是真朋友,而哪些人是小人。

    好在他并不是善男信女,对于这些人的嘴脸变化之快并没有太意外,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乔奇竟然走上了他的老路,这个一直在身边的心腹,豹哥一直觉得乔奇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他,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真是应了那句话:会叫的狗不咬人,不会叫的狗才咬人。

    一路上豹哥无心睡眠,他看着安好好庞静的面容,即使在那样糟糕的环境下,安好好依然能够睡着,这一点豹哥是非常羡慕的。

    但是安好好在睡梦中似乎并不安稳,嘴里在胡乱叫着什么,好像在叫“席城快跑……”,又好像在哭泣,一连串的噩梦,让她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疲惫。

    刀疤男一边开车,一边接了一个电话,面色变得沉重了起来?

    “怎么了?”豹哥捕捉到这个信息,连忙问道。

    “豹哥,咱们之前计划的路线出了问题了,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竟然将那个机场傍全部换人了,咱们之前安插在那里的人,现在一个也没有了。”

    刀疤男恨恨的说。

    “这么说意味着咱们不可能从那个机场出境了。”豹哥将头靠在了坐垫上,眉头深锁,他一直自信自己能够带着安好好逃离出境,只要能逃出去就好,他在境外的银行还存放着不少钱。

    那些钱都是动过手脚的,别人查不到的,更何况,到了国外之后,他还可以重新开始,别人拿他没有办法,但是如果逃不出去,这一切就是天荒夜谈。

    “豹哥,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刀疤男不知道该把车开往何处,索性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天已经微微的亮了,他们连夜赶路,连一口气都不敢大声喘,就想着能够尽快抵达机场,现在好了,抵达机场无异于去赴死,一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否则警察怎么那么快就将那个机场傍重新整顿了起来。

    也难怪,豹哥之前得罪过那么多的人,恐怕现在想要抓到他的不止警察,还有不少之前的仇家。

    豹哥沉思了一会,对刀疤男说道:“去郊区的别墅吧。”

    但是这个提议马上就遭到了刀疤男的反对:“不行,哥,那个地方太危险了,早就已经被警察给重重的围起来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警察肯定想不到咱们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而他们还要四处去寻找咱们的下落。”

    豹哥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当他们得知这样的结果时,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

    “行吧,都听哥的,反正现在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刀疤男无奈的重新回到了车里,趁着天微微亮,人烟稀少,赶紧离开了这里。

    那个郊区的别墅是豹哥的一处荒废了的房子,已经很久没有去那里住饼了,自从他被警察盯上之后,所有关于他的一切都被警察给盯上了。

    但是那个别墅非常的大,而且造型模仿了欧洲的风格,所以有很多犄角,方便藏身和进入,这也是豹哥之所以选择那里的原因。

    安好好也半睡半醒着听到了车子仍旧在奔驰的声音,耳边是风吹过的声音,这感觉一点都不浪漫,安好好想到自己的处境,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发现刀疤男仍旧在开车,只是安好好现在能看清楚他的长相了,如果没有那道刀疤的话,他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脸上毛孔粗大,一张泛着油光的脸。

    双目充满了血丝,正在一丝不苟的开车,大概是发现了安好好在注视着自己,突然朝着安好好咧嘴诡异的一笑,露出一口因为抽烟而被熏黄的牙齿。

    安好好吓了一大跳。

    “你醒了?”刀疤男并不喜欢安好好这个拖油瓶,但是看在豹哥的面子上,仍旧不得不选择接受她。

    安好好点点头,发现在一旁的豹哥正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之所以是闭目养神,是因为安好好知道,豹哥这么警惕性高的人,是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睡得着的。

    “咱们到哪里来了?”安好好试探的问刀疤男。

    刀疤男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安好好,说道:“有些东西你不该问的还是别问,反正就安心跟着豹哥就对了,他会保证你的安全的。”

    安好好心底一沉,说到底,他们还是不信任自己罢了,也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他们信任的地方。

    “诶,你醒来了正好陪我说说话,我快要困死了。”刀疤男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不像豹哥那么心思缜密,整日绑着一张脸,不说话的样子让人难以靠近。

    安好好笑着对他说道:“说什么呢?”

    她并不介意和刀疤男说话,这也关系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他开了一整夜的车,现在竟然还在开车,辛苦是肯定的。

    “就说说你和豹哥的故事吧,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哪个女人如此的较真。”刀疤男感兴趣的看了看豹哥,发现他仍旧躺在座位上无动于衷。

    大概是因为太累的缘故,豹哥需要养精蓄锐,没有精力和这两人计较。

    安好好瘪瘪嘴,对刀疤男说道:“并不是什么情深意切的爱情故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你们之间会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呀,其实吧,到了豹哥这个年纪,还能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冒险,以他过去的财富和地位,什么漂亮的女人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所以,女人啊,你们就知足吧,别什么都想要了……”

    刀疤男的莫名感慨,倒是让安好好心生兴趣,反正也无聊,她便八卦的打听起来。

    “听你这语气,像是久经情场的人,说说看,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刀疤男打开了话匣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吗?其实都是被逼的,那时候刚大学毕业,赚不了几个钱,拼拼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为了她,我每天像疯了一样的赚钱……”

    安好好发现这才是一个烂俗的故事。

    “结果她还是跟别人走了?是吗?”

    “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我也不至于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了,她对金钱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渴望,和多个男人有过金钱和肉身上的交易,而这些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我离不开她啊,仍旧愿意原谅她,只要她一哭,我就没辙,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是傻逼啊。”

    望着刀疤男对自己过去在爱情中的总结,安好好内心无奈的笑了起来。

    在真爱过的人面前,谁不是傻逼呢?豹哥对她是如此,她对席城也是如此。

    “诶,你还在听吗?”刀疤男发现安好好没有回应,连忙问道。

    安好好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抱歉的说道:“我在听,只是你的话让我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来,后来呢?后来你们怎么样了?”

    “哎,大概每个在爱情里沉浮的人都是傻逼吧,后来她还是闯祸了,她惹了不该惹的人,她在一次和人开房的时候,把别人的东西全部偷走了,并且换了很多钱,买了许多的首饰和包包,挥霍一空。

    她以为搬家后就能逃避对方的追查,但是对方偏偏是一个混社会的人,找了些小弟,很快就将她找到了,我永远记得当天晚上是我的生日,她给我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蛋糕,并且送了我一个精美的项链,……”

    安好好不自觉的朝着刀疤男的脖子上望过去,发现他脖子上确实戴着一条细细的精美的项链,一般来说,像他这种粗狂的人,不应该佩戴一个如此女性化的项链,想来是他过去的女朋友送的了。

    果然安好好猜测得没错,刀疤男告诉安好好,自己到现在还一直没舍得摘下来,一直将它佩戴在身上,提醒着自己。

    “其实我也想过,如果没有她,我现在是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是不是就不一样了,也许现在正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拿着卑微的薪水,每个月按时交房贷车贷吧。仔细想想,这样也挺美好的,可惜时光不能倒流了。”

    刀疤男的声音中充满了对过去的无限怀念和遗憾。

    “别灰心,从这里离开之后,你还是可以继续重新生活,如果厌倦了这种刀光剑影的生活,大可以选择重新成为一个平凡的人。”

    安好好安慰刀疤男。

    刀疤男却直摇头,笑着说道:“回不到过去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从她哭着在我面前求我救她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无法回头了。”

    车子不知不觉驶入了郊区,刀疤男也更加小心了,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警察,豹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提醒他们两人小心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