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陆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 第912章 心头之愤

暖婚蜜爱:陆少的心尖宠 第912章 心头之愤

作者:莫衣衣书名:暖婚蜜爱:陆少的心尖宠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刻,他也在问自己,如果当年,他早早的知道陆雯梅的心思的话,他会怎么做。

    或许他真的会成全陆雯梅的心思,让容铮娶了陆雯梅的。

    但是容铮对陆雯梅却从来都没有男女之情,只有兄妹之情而已。

    老爷子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失神又迷茫的望着门口处,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很清楚,如果这个问题回答的不到位的话,他与孙子孙媳妇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估计又得恶化了。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墨诗怡想要知道的,更也是陆霆轩想要知道的。

    只是陆霆轩的xing格,不屑问他而已。而此刻墨诗怡问起,那便是在试探他的。

    老爷子活到这把岁数了,自然很清楚这个问题关系到的利害。

    墨诗怡见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用着淡然无神的眼光,望着大门的方向,心里已然清楚老爷子的想法了。

    只是他也在蕴酿而已,他在权横着该如何回答才是最好的。

    墨诗怡并没有逼着老爷子回答,而是抱起陆立缓缓的起身,朝着老爷子怡然一笑,“爷爷,我抱陆立回房间睡觉去。你要是累了,也回房休息一会吧。”

    说完,迈步朝着楼梯走去。

    老爷子转眸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表情依旧很是复杂。然而,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做任何事情都将分寸拿捏的很好,绝不会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陆霆轩能有她在身边,那是他的幸运。

    墨诗怡将陆立放在床上,她并没有急着出房间下楼,而是陪着陆立在床上躺着。

    九个月大的孩子,脸颊已经越来越像陆霆轩了。

    陆立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手脚并用的往墨诗怡的肚子上搁去,继续睡的香甜。

    墨诗怡的手机响起,她怕吵到儿子睡觉,赶紧拿过接起,“喂。”

    她的声音很轻,而且还是压低的那种感觉。

    “在睡觉吗?我是不是吵到你了?”耳边传来陆霆轩温润清柔的声音。

    她轻手轻脚的拿开陆立搁在她肚子上的小手小脚,下床走至阳台,这才用正常的语气说话,“没有。陆立刚睡着了,我把他抱上楼。”

    “你怎么不睡会?”他宠溺而又关心的说道。

    “嗯,睡不着,就不睡了。”

    “我没在身边,睡不着?”他愉悦中带着邪轩的调趣道,“知道了,明天起,我中午回来。”

    “谁说的?”她一听他说中午要回来,便是急了,赶紧说道,“睡不着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陆少爷,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啊。”

    “宝贝,什么时候才不会口是心非?”他玩味的语气传入她的耳中。

    “你什么时候正经了,我也就什么时候不口是心非了。”她笑的如花般娇艳的说道。

    “那你还是一直口是心非吧。”他低低的说话,那狭促的浅笑通过无线电波钻进她的耳朵里,总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她的耳廓里爬行着,给人一种毛毛的痒痒的感觉。

    “爷爷回来了,不过看起来心情不好。”她赶紧转移话题,不再继续与他纠缠着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话题。

    “嗯,要是回来心情很好,那才叫有问题。心情不好是意料中的事情。”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知道他去哪吗?”她沉声问道。

    “宝贝,难道你会不知道?在老公面前,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他笑盈盈的说道。

    “就你看得明白,对什么事情都看得透彻的。”她没好气的娇嗔着,语气中却是带着一抹隐隐的撒娇味。

    “好了,快去睡会。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有个应酬,晚饭就别等我了。乖。”他很是宠溺的柔哄着她。

    “嗯,知道了。别喝太多的酒。”她习惯xing的交待着。

    但她也很清楚,就算她不说,他也基本不会喝酒。

    “知道了,睡去。”

    墨诗怡躺在床上,却是根本睡不着,脑子里总在想着老爷子会怎么回答她刚才的问题。

    这会,他应该还在考虑着如何回答吧。

    嗯,那就不急,先让他急一会再说。

    确实,楼下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见好一会她都没有下来,便是有些急了,也坐不住了。

    起身,来回的踱步走动着,然后是时不时的往楼梯的方向瞄去一眼,似是在很急切的等着墨诗怡的出现。

    然而,她却并没有出房间,下来。

    老爷子的眉头拧了起来,眸色也变的有些晦暗沉寂,甚至还有一抹急燥的表情。

    老成站于一旁,将他的烦燥看于心里,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他。

    “老成。”老爷子唤着他。

    老成赶紧迈步到他身边,一脸恭敬的看着他,“哎,老爷,有什么吩咐?”

    老爷子抬眸朝着二楼墨诗怡与陆霆轩的房间方向望去一眼,表情很是深沉,低低的问着老成,“你说,诗怡她刚才问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有什么用意?还是觉得我对陆雯梅过份的好了?她这是不是在试探我?如果我回答的不如她的意的话,她是不是会想办法把我送回容宅去了?”

    老爷子一下子问了好多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他现在最关心的。

    老成一脸纠结又为难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老爷,这少心思,我也实在是摸不准啊!但是,我想,她应该不会想赶走老爷的吧?我看她这段时间对老爷还是很敬重的嘛。还总是劝关少爷,让少爷对你好一点的。她应该只是关心大少爷的情况而已了。”

    老爷子拧眉,一脸的深沉样,抬眸继续看着房间的方向,然后一个迈步朝着楼梯走去。

    老成见此,本也想迈步跟上的,但还是没跟上。

    这二楼,他可不敢上。

    老爷子站于房门口,抬手打算敲门,然而房门却是打开了。

    “爷爷?怎么了?”

    “回答你问题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爷爷,你问,我一定会如实回答的。”墨诗怡浅笑盈盈的看着老爷子,一脸敬重的说道。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呼出,似是做了很大的努力一般,沉声说道,“你和陆霆轩是不是很恨陆雯梅?还有,你们有没有想过,把我送回容宅?”

    “嗤!”墨诗怡轻笑出声,一脸莞尔的说道,“爷爷,你这明明就是两个问题。”

    老爷子又是一怔,随即一脸尴尬中带着沉肃的说道,“你别管一个问题,还是两个问题,总之你都回答我。”

    墨诗怡依旧浅笑盈然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爷爷,那你觉得陆雯梅有伤害到轩哥和爸爸吗?先撇开她是否有做过伤害我的事情。就只是轩哥和爸爸而言。我之于她来说,毕竟只是一个外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仇人的女儿。但是轩哥和爸爸,难道不是他的亲人吗?”

    她的一翻话,让老爷子无言以对,就那么呆呆的站于原地,一脸僵硬的看着她。

    怎么说来说去,又被她绕回到起点了呢?

    “至于第二个问题,”墨诗怡一脸平静的说道,“爷爷你也说过,就算我们把你送回去,你还是会自己又回来的。既然如此,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你所担心的问题,不是吗?”

    她言下之意也就是说,她不会赶他走,送他回容宅。

    老爷子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才不要回容宅,过那种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气的日子。

    屋子是大,但是却只有他和老成两个人。

    不像这里,人多。最重要的是有陆立这个孩子,总是充满了欢乐。还有墨家的两个小子也时不时的会过来,有小孩子的地方,总是很热闹的。

    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小孩子围绕的日子,才不要回去过那坐吃等死的无聊日子。

    “那你说的,可别说话不算话!如果到时候陆霆轩的混球病犯了,非要把我送走,你得拦着他!”老爷子一脸耍赖般的说道,反正就是赖着这里不走的意思呗。

    “爷爷,轩哥是一个很有孝心的孙子。您自己的孙子,难道您还不了解吗?”墨诗怡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

    老爷子凉凉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朝着楼梯走去,下楼。

    边下楼,边对着身后的墨诗怡缓声说道,“我刚才去看了陆雯梅了,但是她却很令我失望。都到这个时候,她却还是没有一点悔悟的样子。是我的错啊,错在没有把她教好。你刚才问,如果当年的事情再让我做一次选择的话。我会不会逼着容铮娶陆雯梅?我现在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如果当年的事情,再让我做一次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告诉陆雯梅,她是我的养女,她与容铮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我会告诉她,她就是我亲生的,她与容铮是亲兄妹。”

    这样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

    可惜,世上任何事情,都没有如果,重来。

    陆雯梅,她的这一辈子,算是毁在了她自己的手里。

    老爷子虽说没有很正面的回答她的问题,但也算是回答了。

    也就是说,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是不会逼着容铮娶陆雯梅的。

    既然是亲兄妹,陆雯梅又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心思呢?

    这样的回答,也还算让她满意了。

    与此同时

    陆雯梅见完老爷子之后是满腔的怒火,该死的老东西,竟然真的就对她不管不顾了。

    这一年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这里面的日子,简直就是人过的。

    她又得知,沈国涛也进去了。

    沈国涛进去了,那对于她来说,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谁让当初,他对她的事情拒而不帮的。

    还没从老爷子的气愤中缓过来,陆振豪来见她。

    两人坐于会接室,边上有狱警看着。

    陆雯梅冷冷的盯着陆振豪,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愤恨,就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一般。

    这一年来,刚开始的时候,陆振豪与陆斯盛父子俩还会来看看她。但是随着时间久了,却是不见人影了。

    上次来看她,已经是半年前了。

    这半年来,父子俩竟是没来看她一眼。

    不帮着她想办法也就算了,竟是把她当仇人一般的对待。

    如果没有她,他陆振豪能有今天的身份地位?

    这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也不知道他在陆斯盛面前都说了什么,竟是连陆斯盛这个儿子也不来看她这个母亲。

    不过,陆雯梅也没有忘记陆斯盛当初的畜生行为。

    如果不是他举报的她,她又怎么会在这里?

    孽子,等她出去后,非得打断他的腿不可,方可泄她的心头之愤!

    她踱视打量着陆振豪,半年不见而已,他好像有点发胖了。

    看来,这没有她在身边的半年里,他的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啊!

    面色红润,目光有泽,眉宇间还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chun光。

    陆雯梅的眉头迫成了一团,眼眸里则是迸射出一抹凌厉与狠阴,冷森森的盯着陆振豪,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是恨不得将他一口咬死。

    陆振豪同样也直视着她,打量着她。

    然而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她心中带着浓浓的恨意,只是在抑制着而已。

    “可还好?”陆振豪开口,轻声的问着陆雯梅,语气中带着一抹关心。

    “呵!”陆雯梅一声冷笑,如剑芒一般的眼眸冷嗖嗖的射着他,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觉得我过的可还好?不过我看你这日子倒是过的挺好的,面色红润,一副chun暖花开的样子。陆振豪,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这是梅开二度了?”

    听着她这“梅开二度”四个字,陆振豪的眉头拧了一下,眸色也暗沉了几分,看着陆雯梅沉声说道,“陆雯梅,你说话就非得这么难听吗?”

    “难听?”陆雯梅再次冷笑,“难道我说错了?那看来是我没在你身边,你的日子更好过了。看来,我真是很失败啊!”

    陆振豪轻叹一口气,抬眸一脸肃穆的与她对视,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离婚协议书,没有疑异的话,你签字。”

    边说边将一份离婚协议书往陆雯梅面前推去,他的表情很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离婚?”陆雯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勾起一抹阴恻恻的诡笑,“陆振豪,你凭什么跟我提出离婚?怎么,我一进来,你就觉得我会阻碍你的前途了?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撇清关系了?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谁让你有了今天的身份地位!如果没有我陆雯梅,你现像依旧还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小科员而已!只有我不要你,没有你抛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