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妃天下:冥王,请接招!最新章节 - 第517章 打开的方式不对

医妃天下:冥王,请接招! 第517章 打开的方式不对

作者:彦七书名:医妃天下:冥王,请接招!类别:玄幻小说
    这小动物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眼里是不设防的纯粹。而且这小动物大概是酒喝多了有点渴,轻轻探出舌尖,在那片红唇上,轻轻舔了舔。

    江雅儒觉得嗡一声,脑袋里仿佛有根叫做理智的弦在这一瞬间就断掉了。

    一双弯弯的笑眼眯了起来,眸缝里闪出那种让君卿若看了会默念‘阿弥陀佛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目光来。

    “小夜想知道?”江雅儒的声音淬上了一层喑哑,压低的声音里,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在姬凉夜耳边说道,“我教你啊。”

    姬凉夜鉲uo碌氐懔说阃罚昂冒 !


    被按在榻上了,姬凉夜才恍惚明白过来那十八式是个什么玩意儿,雅儒说要教的又究竟是什么。

    他一下子像是被煮熟了的虾子似的,浑身的皮肤都发红发烫。

    江雅儒很温柔,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但就像是火种似的,碰到哪儿,哪儿就发红发烫。

    在此之前,姬凉夜根本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

    一切仿佛都水到渠成,很多事情,是本能,其实并不需要人来教的,点到即止,自然而然就懂得要做什么了。

    只是在要进入的时候,姬凉夜有些紧张,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了一下。

    然后他就察觉到,俯在身上的人,仿佛被关了开关似的,动作停下来了。

    姬凉夜看着江雅儒,被酒气蒸得迷离的视线里,却准确地看到了江雅儒目光里那些心疼和不忍。

    “瞎子?”他唤了一声。

    就听到了江雅儒的一声轻叹,江雅儒俯身轻轻在姬凉夜的眼皮上亲了亲,那略带喑哑的声线依旧透着几分蛊惑人心的魔力。

    但语气是宠溺的心疼的。

    在姬凉夜的耳边唤道,“小夜。”

    “嗯?”

    “学会了吧?”

    姬凉夜抿着唇,点了点头,哪能不会呢……这是本能。

    然后江雅儒搂住了他的脖子,薄唇覆上了姬凉夜的唇,吻得他嘴唇红肿,然后才说了一句,“既然学会了,那你来吧。”

    分明只要一张嘴就能吃到的,送到嘴边的小绵羊,但就是不忍心下口了,怕他疼。

    想到他刚才浑身一瑟缩紧绷的样子,江雅儒的心都仿佛跟着被揪紧了似的。

    “你来吧。”江雅儒在他身旁躺下,唇角噙了些浅浅的笑。

    姬凉夜有些没回过神来,一时没个动作,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因为瞎子这话而有了蠢蠢欲动的心痒难耐。

    江雅儒见他半天没个动作,就舔了舔唇角,说道,“你来不来?你要是不……唔!”

    江雅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大力拉扯了一下,整个人被翻了过来。

    不得不说,半成魔的一身煞,还是给姬凉夜的性格带来了一些改变的。

    起码此刻,少年在他身后低笑了一下,似乎再没了先前那小白兔似的天真纯粹,轻挑的唇角邪魅的笑意,声音里更是带着几分邪气。

    传进江雅儒耳朵里,线一般缠绕着敏感的神经,“恭敬不如从命……”

    接下来被翻红浪,场景就很不可描述的省略两千字了。

    江雅儒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想到……这么个细胳膊细腿儿的身板,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么可怕的体力?

    师父临离开宫主殿之前,居然还交待他不要弄折了姬凉夜的细胳膊细腿儿……究竟是谁弄折谁?

    江雅儒来不及思考更多,就在欢愉和疼痛持续交织之下,失去了意识。

    翌日一早。

    君卿若因为宿醉,起来得挺晚的,懵懂的睁着眼看着帐顶片刻,脑中的记忆才回笼。

    想到昨晚自己是怎么嘱咐徒弟那些事儿。君卿若就忍不住把脑袋往枕头里一埋,哀嚎了起来。

    临渊忍俊不禁地看着她懊恼的样子,笑问道,“以后还酗不酗酒了?”

    君卿若不说话,只伸出一只白生生的胳膊连连摇晃着表示自己再也不酗酒了。

    临渊笑着将她从被子里捞了起来。

    “我这为人师表的形象算是全毁了。”君卿若委屈道。

    临渊亲了亲她鼻尖,“那倒不至于。”

    君卿若抬起希冀的眸子,还指望自家老公能说出些什么有力的安慰话语来呢。

    临渊下一句就出来了,“就是教的有点太宽了……”

    君卿若嗷了一声,“那还不是为人师表的形象全毁了么!”

    临渊看着她这模样,就忍不住眼里的笑,“好了,别恼。”

    君卿若双手捂着脸,“糟了,我等会还要去喝他们的茶呢。”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她现在是江雅儒唯一的长辈呢。

    为人师长……

    君卿若脑袋往临渊怀里一埋,不想再抬起来了。

    只不过这个情绪在洗漱过后吃完早餐之后,就很快缓解了。

    临渊对她这来得快去得也快的情绪很是无奈,看着她松鼠似的鼓着腮帮子咀嚼食物,还含糊不清地咕哝道,“吃完了我得去看看,我得好好调侃凉夜一番,等咱们回天晋可就调侃不到了……”

    “你这都是些什么兴致啊。”临渊无奈,将一枚水煮蛋剥好了壳,放到她的碗里。

    君卿若嘿嘿笑,“幸灾乐祸的兴致,马虎算起来,怎么说也是我徒弟娶媳妇吧……”

    君卿若的确是抱着一腔幸灾乐祸的兴致,这兴致把她先前还因为人师表的光辉形象荡然无存的懊恼,全部都冲淡了。

    只不过,这幸灾乐祸的兴致,并未持续多久。

    君卿若兴致勃勃的去了宫主殿,然后……就只看到了精神抖擞神清气爽的姬凉夜。

    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君卿若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看着姬凉夜神清气爽的样子。

    她觉得都不用问也知道,她曾经问过几次的关于上面下面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了。

    “雅儒呢?”君卿若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声音都有些颤抖!

    就看到姬凉夜眼神里有赧然一闪而过,他轻轻咬了咬唇,“他……身体不适,还没起身呢。”

    事实上,因为初尝人事食髓知味,难免不知节制,昨晚姬凉夜有些失了控制,需索无度的。

    于是,半夜里江雅儒就发烧了。

    抱在怀里如同抱着个火炉子似的,把姬凉夜给吓得,照顾了整夜都没合过眼,天将明时才退了烧。眼下还在睡着呢。如若不是知道君卿若一早要来喝他这杯茶,姬凉夜一刻都不放心离开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