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东宫难宠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九章谋算,计在人心

东宫难宠 第四百二十九章谋算,计在人心

作者:半折扇书名:东宫难宠类别:玄幻小说
    她则是贵为太后,想她前世贵为太后之时,可谓是独享尊荣。

    同是身为太后,为何太后会自尽而亡,难不成是过的太过悠闲自在了?

    虽是猜测不透,洛冰婧亦是表现出一副心疼侯宏文的模样。

    轻拍了拍侯宏文的背脊,安慰道:

    “陛下,母后已逝,还望陛下保重龙体才是。母后定不会愿意看见陛下这般,陛下妾身愿陪同陛下前去锦园。”

    侯宏文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泪花,母后自一开始便不喜他。

    或许是在怪罪他当初认贼为母,未能解救与她。

    又或许母后被关押了十几载早已没了对他的母子之情。

    母后自尽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没想到母后会这般决绝。

    “婧儿,母后丧朕要为母后守孝三年,举国上下皆要为母后守孝三年。期间不得孕育子嗣不得食荤不得举办宴会不得嫁娶。婧儿你可愿陪着朕。”

    洛冰婧眼眸微暗,倚在侯宏文的胸前。

    侯宏文此举怕是别有目的,何时有过这一条规矩不得孕育子嗣。这怕是侯宏文才加上去的。

    若是后宫无所出,便少了些许妃子间的争斗。

    “妾身愿陪同陛下。”

    侯宏文更是亲昵的抚着洛冰婧的发髻,全然没有生母刚逝世的悲伤。

    “婧儿,宇辉明日便会被押解入京都。朕该如何审理此案才能将宇辉无罪释放。”

    像是低喃又像是询问,洛冰婧明显面容微变。

    后宫妃嫔不得议政,侯宏文这般询问是有意还是无意她不得而知,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必须装疯卖傻。

    “陛下,妾身不懂,妾身不知世子爷犯了何罪,更不懂该如何处理此事,妾身愚钝不能为陛下解忧还望陛下莫要嫌弃妾身才是。”

    洛冰婧话落,抬起眼眸十分真诚的看着侯宏文。

    正是如此举动,让侯宏文心中对洛冰婧的防备之情又降低了不少。

    “朕若要你为朕解忧,还要那满朝的文武百官作甚。你只需做好为妃之道朕便心满意足。”

    洛冰婧心下冷意四起,她便知道这厮怎会改的了性子,一切皆是为了试探她罢了。

    但闻侯宏文继续自言自语道:

    “朕若是判他有罪便是凉了臣子们的心,朕若是判他无罪便是明面上与番氏开战了。朝廷根基还不稳,外患刚除朕岂能在造成内忧让天下百姓跟着朕遭受战争带来的生死离别。”

    洛冰婧当下便是周身冷意四起,侯宏文这是打算要牺牲了侯宇辉来灭了番氏的怒火。

    侯宇辉为他拼搏为他失去自由失去一切追求,没成想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可悲可叹更是可恨。

    “陛下,妾身无知,不知陛下可是要牺牲了世子爷。若是这般老义亲王可能忍得。”

    侯宏文此刻深情的看着洛冰婧,饱含情意带着一丝诱惑说道:

    “婧儿,你可愿意帮朕。”

    言及此处时,侯宏文眼眸之中明显闪过一丝亮光。

    洛冰婧心下一惊不知侯宏文此为何意。

    “陛下,妾身愿意相助陛下。只不过妾身乃是一女子,如何能相助得了陛下。”

    洛冰婧话锋一转,让侯宏文十分不悦。

    “婧儿,老义亲王待你比朕更是恭敬。先世子已归义亲王府,朕想若能让老义亲王将王位让给先世子,一切皆迎刃而解。”

    洛冰婧眉宇微拧,先世子来势不善,侯宏文不该信任此人才对。

    现下却是让她奉劝老义亲王退位,这又是为何。

    一切皆可迎刃而解?解在何处她为何没有看到一丝希望。

    除非牺牲侯宇辉。

    牺牲?

    洛冰婧心头一震,她始终小瞧了这厮。

    老义亲王若退位让贤,将王位让给了先世子,掌管义亲王府的便是先世子。

    侯宇辉乃是出自义亲王府,子有错,父又如何能逃脱的了。

    洛冰婧虽然不知侯宏文为何要将先世子拉下水,这其中必有他的用意。

    “陛下,妾身不知为何要让老王爷退位。妾身该如何说动老王爷退位,虽然老王爷待妾身极好,可若无理由想必老王爷不会让位。”

    侯宏文将洛冰婧扶正,双手搭在洛冰婧的香肩之上,一字一句道:

    “婧儿只需告知皇叔祖若想保住侯宇辉,便将王位让出来。皇叔祖的宗令之位还在,他依旧是权势极高的老义亲王。”

    洛冰婧忽然之间好似明白了侯宏文的用意。

    他这是要将一切罪过推到先世子身上。

    不过令洛冰婧十分费解的便是,若将罪责都推到先世子头上,番氏一族可能松口。

    “妾身遵命。”

    侯宏文又与洛冰婧耳语了一番,便以太后后事为由率先离去。

    洛冰婧则是立马吩咐宫人前去宣老义亲王前来。

    她更是知晓,现在她的一举一动皆在侯宏文眼皮子底下。

    若她此刻的表现被暗中监视她的人禀告给侯宏文。

    她深信此刻的侯宏文定是嘴角上扬,一切胜券在握的模样。

    ……

    老义亲王一路虽是困惑婧皇贵妃召见他所谓何事。

    这几日为了辉儿他已想尽了办法,若真要搭上那混小子的性命,就莫要怪他将这个天下搅个天翻地覆。

    当老义亲王行至朝华宫时,便见洛冰婧正在殿外等待与他。

    洛冰婧在此已等候多时,当瞧见老义亲王前来之时,立马迎上前去。

    “皇叔祖,今日婧儿唐突请皇叔祖前来,还望皇叔祖莫怪才是。”

    老义亲王察觉到了洛冰婧的异样,眼眸微闪遂言道:

    “无妨,不知有何要事与老臣商议。”

    洛冰婧淡笑着将老义亲王迎进了殿中吩咐宫人将殿门关合。

    在殿外她已表现给暗中监视她的人看,到了殿中便是她的天下。

    老义亲王恢复了往昔的严肃之色,看向洛冰婧询问道:

    “可是发生了何事?”

    洛冰婧面色已是严谨,道:

    “过两日宇辉便会被押解入京都。陛下刚才前来寻了我,让我转告老王爷将王爷退让给先世子爷。”

    洛冰婧话音未落,便闻老义亲王激动言道:

    “不行,本王是不会将王爷让给他的。”

    旁人或许不知哪逆子的野心,可他却是一清二楚。

    若让哪逆子当了义亲王手握实权,他相信这逆子定是会犯下滔天罪行。

    洛冰婧没曾想老义亲王会反应如此激烈,莫非这其中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老王爷骚安勿躁,且听我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