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燕归梁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 入瓮

燕归梁 第十六章 入瓮

作者:月落苍梧书名:燕归梁类别:玄幻小说
    林钰看着自己母亲,忽然想到,她若能把事情告诉母亲该多好啊。

    那样便能撒娇,便能伏在她怀里诉说种种不容易,而母亲,也不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提起婚事了。

    毕竟相比婚配这种事,活着显然更重要。

    可是那样的话,每天晚上不容易入睡的人,便又多了一个。

    若梁王事成,第一波要清洗的人,恐怕便是自己了。除了自己,连带着林氏、魏氏都会被随便寻个罪名,抹干净了事。

    却不知道前世的时候,为什么后来是肃王反叛。难道那个时候,朝局已经在梁王手里,肃王真的是领兵清缴吗?

    傍晚的阳光快要褪尽,在树梢将逝未逝,林钰微微笑着,给林夫人添了一杯茶。然后她把椅子挪到林夫人身边,俯身在她膝盖上,许久没有做声。

    林夫人虽然觉得她有些没有规矩,还是没有拒绝这样的亲昵。

    许久,林钰才从母亲膝头抬起头来,温和道:“天色将暗,我送母亲回去吧。”

    林夫人点了点头站起来,两人刚走到府门前,侍卫上前拦了一下。

    “王爷有令,”那侍卫恭恭敬敬的,低着头,腰上的刀柄被推到身体后面,“文安县主身上还有伤,不适宜出行。”

    林钰竖眉看了那侍卫一眼,“我若偏要出去呢。”

    那侍卫面色为难,旋即又道:“那小人只好带一队卫兵同行,不知道文安县主这边,方不方便。”

    软禁不成,就要监视吗?

    林钰正要反驳,忽的听到府门外几声喧嚣,接着护卫们护着肃王李律下马而归。

    “怎么?林夫人要回府吗?”

    李律掷了马鞭给随从,抬眼道。

    林夫人见他过来,浅浅施礼算作回应。

    李律走了过来,“本王索性无事,就陪文安县主一同送夫人回去吧。”

    他一边说,一边已经抬手示意属下牵来车驾。虽然由他陪同,会让人不适。但是总比不让送的好。

    李律已经让开一步,示意林钰坐上肃王府的马车。不过林钰已经牵着林夫人的手,径直往林府的马车而去。

    李律脸上没有什么神情,自顾自坐上自己府里的马车,便引着林府的马车,向不远处的林府而去。

    这一片因为是王府禁地,没有什么百姓行走。等到了林府附近,少不了被傍晚归家的行人议论。

    “哟,那不是林府的马车吗?”

    “就是啊,肃王府的马车亲自送出来,不知道肃王殿下在不在车上。”

    “想见肃王还不容易,等肃王殿下大婚的时候自然便见了。”

    “……”

    偶尔有声音传入马车,林钰没有搭理,只是静静地陪着林夫人在车中闲聊。

    不多时便到林府,陈管事陪着林轻盈和苏姨娘迎出来,林钰刚跟他们打过招呼,肃王马车的窗帘便掀开了一下,接着一个护卫跑过来。

    “文安县主,肃王殿下请你回去了。”

    林钰朝着马车那边瞪了一眼,被林夫人催促着,便只好转身离去。

    她却没有乘坐马车,只是大步往前而去,越过肃王殿下的车队和护卫,径直朝着王府的方向而去。

    同乘一车吗?

    她并没有这个打算。

    可是她刚刚越过护卫,肃王府的马车便停了下来,接着李律从马车上跳出来,朝着林钰疾走几步,一把拉住了她。

    “街市之上,你想成为箭靶子吗?”他一边说,一边用力把她带回马车。

    听他这么说,林钰忙看了看左右。

    街市太平,怎么会有刺客行刺呢。

    不等她细细打量完毕,李律已经伸出长长的胳膊,揽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塞入马车。

    “本王心情不太好。”李律说着,把林钰安置在马车上,才松了手。

    马车外传来几声惊叹。

    “原来这就是肃王殿下!”

    “英武不凡、俊爽逼人啊!”

    “是啊!难怪能得文安县主青睐。”

    “……”

    难道长安市井都好男风吗?

    不过这个被夸奖的男人正锁着眉头,脸上没有一点喜悦。

    “怎么了?”林钰斜眼看他,“在宫里被梁王算计了吗?”

    “我若是被他算计,你开心吗?”他坐在林钰斜对面,神情认真。

    “开心啊,”林钰又斜了他一眼,“谁让你不听我的话,不做好准备便去了宫里。是不是被请君入瓮了?”

    李律闻言竟是一笑。

    “你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你喜欢这样斜眼看人,林夫人不管吗?”

    竟是说起这个。

    林钰脸一红,她喜欢斜着眼看人吗?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发觉,还是只是对李律,会这么带着不屑和探究地斜眼看他呢。

    “要你管!”她恶狠狠的,“总之我们只是作假的,你又不用娶我。夫为妻纲那一套,在我这里行不通的。”

    “呵,”李律似乎心情转好几分。

    “你倒是有理,不过如今,咱们要回叶城去了。”

    “回叶城?”

    林钰瞪大了眼睛。

    只有纳吉这种事情,是需要拜天宗地神,祭祖的,难道宣他去宫城里,只是安排他回叶城吗?

    那自己不是也要回去吗?

    说起来,她还挺想家的。

    林钰看着李律的目光忽的有些不同。她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竟然需要假戏真做到这个程度了。

    “可是我们作假,你不是为了留在京城的吗?”林钰问道。

    “是啊,”李律看了一眼窗外,“京城的事情我已经确定了,既然人家请君入瓮,咱们也可以引虎出山嘛。”

    “以身饲虎?”林钰道。

    “非也。”车驾已经停下,显然已到王府。李律却没有下去的样子。

    他在这个窄窄的空间里,神情温和看着林钰,“如今你已经打定了主意,梁王是坏人了吗?”

    林钰点了点头,“不过你坏不坏,我还不好说。”

    李律桀骜一笑,“既然如此,回叶城的路上,不要再试图刺杀我了。”

    当初在汴州时,林钰几次想要杀了他。甚至于后来苏方回布下的那些机括,她都让李律尝了一遍。

    “你怕了吗?”林钰道。

    李律看着她神情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人们对于自己的枕边之人,当然是要有所防备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