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一叶偏舟最新章节 - 第793章老太君威武3

快穿之一叶偏舟 第793章老太君威武3

作者:小公主不打你书名:快穿之一叶偏舟类别:玄幻小说
    醒来后的武笙正在闹腾。

    “呜呜,娘,我肚子好饿,我身上好疼,那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拉着自家娘亲的袖子,已经十五六岁在正常人家都已经订亲或者娶妻生孩子的小世子还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撒娇诉苦。

    “好好好,吃饭,吃饭,红羽,快把好吃的都给世子端来,我儿子真是受苦了。”刘氏赶紧的吩咐下人去准备吃的,口里还念着一定要把那几个赌场的人活剥了给她儿报仇。

    萧潇派来的管事媳妇上前一步,“夫人,老太君说了,世子不交代完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不可以吃饭,厨房那边也不会给小世子做饭的,您还是早点让小世子说清楚吧?”

    “什么?奶奶怎么可能会这样对我,一定是你这个刁奴想饿死我!”刘氏还没有说什么,小世子就先大喊大叫起来,兴许是饿极了,声音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老奴不敢。”冯妈妈低着头,腰杆依然挺得直直的,眼里闪过一丝讥诮。

    小世子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做过些什么了吧?惹了那么大的祸,饿会儿肚子又算得上什么。

    刘氏看着老太君身边最得力的冯妈妈,想到下午老太君发怒的模样,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急忙劝道:“儿啊,听冯妈妈的话,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别惹你奶奶不高兴了。”

    “娘,我……”小世子一脸的不服气,但是想到下午的事情,又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犟了,冯妈妈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老实得很。

    等萧潇醒过来,已经要到上晚膳的时候了。

    萧潇微微的一动,守在旁边的丫鬟立马就上前将萧潇扶起来。

    “哎哟,我的老腰~”起床时僵硬无比的动作,那仿佛生锈的骨头让萧潇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老太太平日里也不知道要锻炼锻炼,不知道越老就越要锻炼身体吗?

    略微洗漱了一下,萧潇挥手支开所有人:“你们先下去。”

    “是。”所有的奴仆一迭声,脚步轻盈的离开了。

    “小路,那点好东西来补补,这具身体真是经不起折腾,不过就是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运动量多了那么一点就熬不住了。”其他人一走,萧潇立马呼唤小路,让他从仓库里挑些能够带出来的东西。

    “宿主吃这个吧,能养生的。”一枚形似婴儿的人参果出现在了萧潇的手里,不像西游记中的那种人参果那么神奇,不过吃了之后这样对身体有好处,对于凡人而言,也算是难得的补品了。

    咔嚓咔嚓几口啃完,把核往系统空间里一扔,让小路找个花盆把它种进去,看看来这里能不能长出小苗来。

    吃完之后,萧潇觉得自己……想上厕所了。

    “快,快把门打开!”以原主绝不可能做到的速度冲到隔间,萧潇有种一泻三千里的冲动。

    “老太君,您拉肚子了吗?我这就给您请大夫去。”闻讯赶来的冯妈妈在厕所隔间外关心的说道。

    “不用,一会儿就好,你去给我准备热水,一会儿我要沐浴。”萧潇捏着鼻子强忍着恶臭说道。

    真没想到,这人参果居然还有洗筋伐髓的作用,突如其来的排毒让人没有心理准备呀。

    因为老太君突发泄症,晚膳硬生生推迟了半个时辰,原本热气腾腾的饭菜一点一点的散了火气,刘氏只好让人重做一席。

    至于小世子,交代完事情之后就赶紧填饱了肚子,这会儿正在床上躺着。

    今日的连番折腾可算是把他给吓坏了,再加上在日头下晒得这么久,平日里娇生惯养的世子爷中暑是难免的。

    “吃饭吧。”喜欢一个热水澡,浑身舒畅不已的萧潇大步流星的甩开其他人的搀扶,中气十足的坐在了椅子上宣布开饭。

    “老太君,真的不需要请大夫来看看吗?”冯妈妈跟在后面问道。

    “不用,老身好得很。”如果不是怕吓到其他人,萧潇就算到院子里跑上个十圈都没问题。

    “娘,你吃这个。”看着刘氏把老太太平日里吃的莲子羹和鸡蛋羹这种不需要咀嚼就能直接吞咽的菜夹到萧潇碗里,萧潇就有种老掉牙的感觉,虽然她现在确实是老掉牙。

    虎着一张脸,萧潇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红绕肉,含在嘴里。

    萧潇的动作让所有人一惊。

    “娘!”

    “老太君!”

    萧潇不说话,以一种冷肃的眼神制住了其他人想让她吐出来的想法。

    吃到嘴里的肉,别想让我吐出来。

    “咕咚”一声,一整块红烧肉就被萧潇咽了下去,其他人看着肉块在喉间滚动都有一种噎得不行的感觉。

    灌了一口汤压下去,萧潇轻叹了一口气。

    没牙的感觉,真痛苦。

    生生囫囵了一块红烧肉,萧潇要不在挑战这具身体的极限了,认命的拿起勺子喝粥。

    “世子那里怎么说?”擦了擦嘴巴,就着茶水漱口,萧潇问起了临睡前安排的事情。

    “娘,您真的没事吗?”刘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婆媳关系一直都是家庭里面难以解决的问题,虽说平日里她没少在心里咒这个老不死的,但也真没有想过让老太君去死,老太君要是一死,她的丈夫在前线难免会受些影响,如果打了败仗回来还得吃落挂。

    丁忧三年后谁知道又是什么光景,而且她不得不承认的是老太君确实要比她镇得住场面,今天下午的事儿,要是换了她,是决计做不到镇定自若的,保不准整个国公府都得填进去,日后的日子就难熬了。

    “能有什么事儿?”萧潇斜了她一眼,又问了一遍:“世子那里怎么说?”

    “笙儿他……”

    “回老太君。”瞧着刘氏支支吾吾的,冯妈妈主动上前一步,“世子爷昨日里被王尚书家的儿子王修文撺掇着去逛赌场,在赌场的时候又出言不逊,惹恼了赌场的人,于是就和王修文一起给世子下了个套,一个晚上输了15万,世子的小厮瞧见后来事情不对,打算回来报信的,但是被赌场的人扣住了,世子也被人扣住了,所以昨夜夫人派人去寻人没寻到。”

    自家宝贝儿子夜不归家,作为母亲的刘氏当然是派人去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