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血族亲王:鸢尾未落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三十章 多洛瑞斯的葬礼(1)

血族亲王:鸢尾未落 第九百三十章 多洛瑞斯的葬礼(1)

作者:MYRRHA书名:血族亲王:鸢尾未落类别:玄幻小说
    第九百三十章多洛瑞斯的葬礼(1)

    狄伦也是同样的表情但是看上去比伊森要镇静一些,“阿德勒大闹贫民区封了军事学院,和乔万尼族长弗朗西斯扣了她们逼帕特里克要血源石,最后什么也没得到,我就知道她气急败坏绝不会这么放过我们。只是没想到她要害得是多洛瑞斯,可怜那孩子了。”

    伊森撑着身体,扯着虚弱的微笑,“我要去看看,怎么说也送多洛瑞斯最后一程,我也不能让莫洛起疑心。”

    阿蕾克托觉得担心,“可你的身体,要是发病了可怎么办?”

    伊森摆摆手表示拒绝,又看了一眼时间,“没事的……我能挺住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阿蕾克托还想再说什么,看伊森那个样子却是说不出什么了。

    阿蕾克托跟着狄伦和伊森的马车到了回到了阿莱斯,一靠近阿莱斯似乎就开始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哀伤气氛,过了关卡进了阿莱斯城便更是如此,越靠近中心似乎处处都是哀鸣一般,店铺通通关门打烊,一向繁华的阿莱斯城都罕有人迹似的,就连路上罕有的行人都没了往日

    直至靠近了格斯坦亚高台后的礼堂人才满满多了起来,一排排的豪华马车井然有序的排列在礼堂之外,留出一道宽阔的道路,想来这会是送葬的道路。

    看得出莫洛布置的很用心,看得出多洛瑞斯在她心中到底有多重要。

    洛伦佐这个时候从里面出来手指里夹了一根烟,却撇眼看见了伊森。

    “你怎么来了……你就不怕……”洛伦佐朝着伊森皱眉,然后又看见了旁边的阿蕾克托。

    阿蕾克托见到洛伦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果然他是密党领袖,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又回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再不回来莫洛就要起疑心了。”伊森面色还算不错,洛伦佐打量了他一眼。

    洛伦佐点点头,“快进去吧,莫洛现在挺难受的,我都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了,或许看到你们她能好一点。”

    伊森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看了一眼洛伦佐就径直走了进去。

    礼堂里面布置的也是相当隆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精心布置过了,每一处细节都毫不含糊,大簇大簇的白色的百合和大丽花与紫色的鸢尾花充斥在整个礼堂当中,中间的高台摆了一个透明的棺椁,隐隐约约的看见司法大臣夫人静静的躺在棺椁的层层花朵之中像是睡着了一样。

    莫洛打扮得体,但是掩盖不住面上哀伤,迎来送往,接受每一个人的哀悼与祝福,周到的没有一丝疏漏,一切周到行云流水般自然,让人觉得很舒服。

    阿蕾克托有些愣神,她面上的确有淡淡哀伤,但是阿蕾克托以为的那种激动那种泣不成声却是没有丝毫,并不是说她不哀伤而是这种哀伤恰恰好好的融合在周遭的氛围之中,恰如其分的令人发指,并不想外界所传言又或是当时多洛瑞斯自己所说的,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哀伤到不能自已的人是巴奈特,巴奈特已经没办法站起来接受所有人的吊唁,只是跪在棺椁旁边盯着他的挚爱,所有见到的人都动容不已。

    她只是镇静的站在人群之中,疲惫被掩藏的很好只从眼底散发出很有限的劳累,但是丝毫没有一点纰漏的有条不紊的完成所有的现场的安排,然后再接受每一个人的哀悼她安慰着接受着似乎一切都与她相关又置身事外,仿佛棺椁里躺着的不是她最好的朋友,阿蕾克托几乎看呆了。

    这女人……果然足够冷血。

    “伊森!教官!”莫洛看见了他们,快步跑了过来,跟刚才又是另一个人一样,小小的抱住伊森了一下,把尖尖的下巴靠在伊森肩膀上,声音带着一点抽噎,眼睛红红的但是却没有流下泪水,“你怎么回来了?我好想你啊,你不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别走了好不好?”她又变成小孩子了?

    伊森拍了拍她的后背,也真的像是在哄小孩一样,“好了,没关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多提不会愿意看见你这么伤心的,对不对?”

    莫洛没说话,只是抱紧伊森的身体。

    她伤心吗?阿蕾克托倒是没看出来几分。

    狄伦见莫洛这个样子,干咳了两声,“小白眼狼,这还有个大活人呢。”

    “教官……”莫洛咬着下唇,楚楚可怜。

    狄伦看她做事做的不错,不解风情的表扬她,“临危不惧,布置的还算周到,没有纰漏,你做的不错。悲伤没有影响你做事,还算有个领袖的样子。”

    莫洛愣了一下,旋即颦眉,“教官,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说这些啊。”

    莫洛转而看见了穿着自己旧衣的阿蕾克托,先是一愣然后旋即说道,“啊,教官还带着阿蕾克来了。”莫洛随手招了一个侍从,从侍从那里拿来一束捧花递给阿蕾克托,“多提挺喜欢你的,一会去给她献束花吧,她若知道的话会高兴的。”

    阿蕾克托没想到那女人在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注意到了她,愣了一下接过莫洛手里的花,低声说,“谢谢。”

    那是一束紫色的鸢尾花,代表着对于逝者的哀思。

    莫洛点点头,甚至替她理了理她的领口,冰凉的手指触到她的皮肤,她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然后她温柔的声音就落了下来,“没事的别紧张,要是有什么事就去找斯特拉,她就在附近。”

    这女人真是把一切都想的周到,阿蕾克托心想,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照顾到微不足道的她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神奇一般的存在。

    阿蕾克托低头,不敢去对上她的目光。“谢谢。”阿蕾克托开了口,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在谢她的仇人,这怎么可能?

    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刚才是她自己的声音。

    她低着头看不清别人的表情,莫洛低声说了句,“没事的,我先去处理别的事情了。”她的鞋尖就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