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最新章节 - 508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 508

作者:唐哭哭书名: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类别:玄幻小说
    沈妙书反抗过,甚至以死相逼但父母根本不停她的,如今她最后的希望就是苏陶陶是被冤枉的。

    “妙书,如果我告诉你是你姐姐要我死呢?”苏陶陶抓进了沈妙书的手,眼中的光芒带着冰冷。

    沈妙书愣住了,让后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不可能,不会的!我姐姐为什么要陷害你?”

    “这也是我奇怪的,所以你去找你姐姐来见我一面吧,替我问她既然要我死,希望我能够死得明白!”苏陶陶平静的语气让沈妙书清楚这不是在开玩笑。

    她浑身颤抖的抓着苏陶陶的手问道:“那我和继堂怎么办?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啊!”

    苏陶陶看着沈妙书的模样,想起前世自己的弟弟死了沈妙书遁入空门的决绝,知道如果真的解除婚约以她的性格真的会钻牛角尖,反手握住了沈妙书的手。

    “妙书,你为了继堂什么都愿意牺牲吗?”苏陶陶无比认真的表情,让沈妙书停止了哭泣。

    “只要能让我和继堂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沈妙书坚定的开口,没有半分的犹豫。

    “那妙书,你和继堂离开京城吧,去找我表哥让她帮你!”

    “私奔……”妙书的眼睛里有着些许迷茫,随后就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苏陶陶,最近过得好吗?”苏陶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天牢里度过了多久的时光,耳边穿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空气的冰冷让她忍不住抱紧了自己面前的稻草,希望找到一丝温暖。

    一个穿着狐裘斗篷的女人打着红色的灯笼站在苏陶陶的面前,苏陶陶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温妃的脸庞从斗篷下面露了出来。

    “温妃娘娘您总算是来了,皇上了处置下来了吗?”苏陶陶慢慢站了起来,虽然在天牢的这段日子狱卒有些为难过她,但是苏陶陶自从被东阳公主锻炼出来之后,在牢里就没有懈怠饼经常锻炼自己的身体,不把自己变的那么柔弱。

    “你真的要谢谢你的表哥,若不是他求情皇上不会把这件事搁置不谈,但苏陶陶我听说你想见我?”温妃原本想要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陶陶,却见对方根本没有因为这段时日的折磨有丝毫的虚弱模样,反而那一双眸子熠熠生光。

    “是啊,我很想问娘娘一句为什么?”苏陶陶走近了温妃,看着温妃那一张美艳的容颜,经过了调理慢慢的变得红润起来。

    温妃没有流露出厌恶,而是垂下了眸子,看着苏陶陶那一身囚服透着狼狈的模样,微微弯着嘴角,笑道:“世上有一种人最是喜欢强别人不要的东西,而我不过是看不惯罢了。”

    “我抢了娘娘的什么?”苏陶陶不解,温妃明明就是意有所指。

    “你没有抢我什么,我就是看不惯你算计你的姐姐,勾引你的姐夫!”温妃的脸上终于有了怒意,盯着苏陶陶的眼睛,希望能从这个女人的脸上看到一丝慌乱。

    可是温妃失望了,苏陶陶显然淡定的很,没有一丝愧疚和慌乱,反而用手轻轻的顺了顺自己脸上的发丝。

    “一直以来我都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苏陶陶负手而立,随后又说道:“娘娘其实我一直知道你的第一个孩子是太子殿下的,但我却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温妃显然有些吃惊,但脸上只是片刻就恢复了平静,用一种高傲的语调说道:“你有什么证据!”

    “不需要证据,你知我知就好,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害你,太子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不是你的错,怪就怪你太傻!”苏陶陶平静的说完,然后坐回了稻草堆里,外面真是太冷了还是草堆里面暖和。

    “哼,苏陶陶你不傻吗?你不是现在也对着太子投怀送抱?”温妃讥笑着,可是苏陶陶却没有了反应。

    “苏陶陶!”

    面对苏陶陶的不回应,温妃显然有些愤怒,她想要看见苏陶陶求她,希望她给自己认错,可是苏陶陶却淡定的闭着眼睛,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了似地。

    “娘娘走吧,我既然知道了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就没有遗憾了,如今娘娘还是保重身体。”苏陶陶也不想多说了,直接闭着眼睛假寐。

    “苏陶陶,别妄想着谁能够救你出去,我就是弄不死你也会让你在这天牢过一辈子!”温妃的恨意终于有些明显起来,随后冷笑道:“太子根本就不把你当回事,如今他根本不想救你。”

    “我从没希望谁救我。”苏陶陶依旧淡定的很,温妃离去时显然脚步比来事沉重。

    苏陶陶睁开眼,带着一丝叹息的情绪,身旁鬼医正坐在一旁,和苏陶陶的目光一起看着外面透进来的一丝光亮。

    “女人就是傻,为了爱情也就罢了,为了一坨臭狗屎也要争一个头破血流。”苏陶陶嘲讽的笑着,然后心里却说不出的滋味。

    这一次是她失误了,她必须承受失误的代价,原以为温妃是自己的朋友,她并未多加防备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后果。

    三日后,苏陶陶听见了牢门打开的声音,她有些不敢相信,而狱卒已经开口说道:“郡主出来吧,您的丫鬟已经认罪,承认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做的,现在您可以走了。”

    “我的丫鬟?谁!”苏陶陶一脸的吃惊,她正在请鬼医在外寻找可以出去的证据,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提前出来了。

    “你的那个从小的陪嫁丫鬟香玉,原来是罪臣后人,如今郡主的清白已经明确,郡主请回家好生休息。”狱卒不愿意再透露什么,只是恭敬的将苏陶陶请了出来。

    “你胡说,什么罪臣后人,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苏陶陶出了天牢的门口,看见的张中兴和顾成都站在门口,两边都准备了马车。

    苏陶陶对顾成熟视无睹,直接朝着表哥走去,说道:“表哥究竟是怎么回事,香玉究竟说了什么!”

    张中兴看了一旁的顾成一眼,“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是雍亲王给的消息。”

    苏陶陶用冷冷的眼刀朝着顾成看了过去,终于开口问道:“殿下究竟是用了什么刑讯逼供的手段,才让我的丫鬟屈打成招!”

    顾成难得的冷笑了一声,抬起那双漆黑的眸子,那剑眉微蹙的模样不是是怒还是恨。

    “我对你的丫鬟没有半点的刑讯逼供,你的丫鬟现在就在刑部的大牢里面,并不在这天牢你若是想要见她就跟我走!”顾成伸出手,意思很明显是让苏陶陶上她的马车。

    苏陶陶看了表哥一眼,还是放心不下香玉,抓住彼成的手上了马车,顾成没有骑马,也上了车。

    原本宽敞的车子因为顾成的出现让苏陶陶感觉无比的狭窄,空气少的能让人窒息的地步,脸庞也开始发烫。

    顾成的眸子一直盯着苏陶陶,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试探她的体温,却被苏陶陶拒绝。

    “你不舒服吗?”

    “我很好!”苏陶陶拒绝顾成的好意,面对这个男人的话语,她强忍着自己忽然而来的不适。

    “你坐的位置风大,你穿的单薄如今已经是冬天了,坐过来!”顾成让出了自己身边的一个位置,那里的确是比较暖和一些,但是苏陶陶却是一动不动。

    表哥在她一出天牢就给她披上了一件披风,但是却依旧有冷风灌入自己的身体,让苏陶陶有些难受。

    看着脸色越来越红的苏陶陶,顾成伸出手将她拉近了自己的怀里,女人不停的挣扎,换来的是顾成的冷言。

    “你最好别动,不然的话我立刻把你扒光,只要你叫出声我就掀开帘子让所有人看见你在我的身下!到时候你的名节不保可不要怪我!”

    苏陶陶果然不动了,只是一双眸子里满是怒火,咬牙切齿的看着顾成说道:“我重来不知道你是这么厚颜无耻。”

    顾成看见她如同发怒小猫的模样,可是又迫于自己的yin威一点都不敢动的模样,笑了起来:“拜你所赐,你逼我的。”

    苏陶陶不再说话,索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哪怕鼻翼间充斥着这个男人的气息,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心跳,身体渐渐的暖和了。

    “王爷,到了!”外面,马车已经停了下来,顾成却没有忙着让苏陶陶下车,而是开口吩咐了外面的人给苏陶陶买一套女装。

    “换上!”顾成将衣服塞进苏陶陶的怀里,一双眸子带着光。

    “我不!”苏陶陶和顾成杠上了,一脸的不服气活脱脱像个孩子闹脾气。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我把你扒光给你换上,然后送你回去,一个你自己换上我送你去看香玉,你自选!”

    苏陶陶咬了咬牙,看着顾成的样子,又想起哪天霸道的吻,她相信顾成被自己惹毛了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从战场上回来的男人,都有一种霸道的血性,如今的顾成此时就散发着这种霸道,苏陶陶最终还是妥协了,犹豫道:“你出去!”

    顾成下了马车,将帘子蒙的严严实实,静静的等在马车外面。

    苏陶陶换下了不知道穿了多久的囚服,换上温暖柔软的衣裳,一切仿佛恍如隔世的感觉,苏陶陶刚刚进天牢的时候还能计算日子,可是后来慢慢的她连问时间都不问了,鬼医即使告诉她,苏陶陶也没有放在心上。

    为什么呢?因为苏陶陶知道只有这件事情慢慢的被人们所遗忘,自己才有机会出去,不然前朝的那些大臣们恨不能让她立刻死。

    这并不是因为苏陶陶身居高位,不过是因为这些人都喜欢就高踩低罢了,何况表哥洗涤了一次官场,自己与表哥的关系他们正愁没有机会报仇呢。

    不过,苏陶陶只是被关了两个月而已,今年大顾早早就仿佛进入了冬天,外面出奇的冷,皇上的搁置不发还没让苏陶陶找出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香玉却忽然插了进来。

    “为什么香玉是在刑部,而不是天牢?”苏陶陶在见到香玉之前开口问跟随进来的顾成。

    “刑部我有朋友,她在这里少受点苦。”顾成亲自跟狱卒要了牢门的钥匙,打开了关着香玉房间的牢门。

    “小姐!”香玉穿着干净的囚服,身上也没有用刑的痕迹,床榻上还有一床干净的就棉被,的确是没有受什么苦。

    苏陶陶抓住香玉的手,拉着香玉坐了下来,顾成已经走了出去,为他们把风。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成了罪臣之女!”苏陶陶有太多的疑问,前世香玉是被苏零露母子给害死了,香玉的身世她并不是很了解。

    “小姐,只要你没事,什么都不重要,我的身份是我求王爷帮我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彻底的脱去干系。”香玉的眸子坚定,以前苏陶陶从未仔细的看过香玉的容貌,如今却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香玉有一张瓜子脸,柳叶眉下是一双杏仁眼,鼻子挺拔,嘴唇也显得小巧,是一个小家碧玉的模样,她虽然身陷囹圄头发却不毛躁,整齐的梳成辫子绑在脑后,用一根灰色的发带打成一个蝴蝶结。

    “为什么要这么傻!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死的!”苏陶陶很愤怒,也很懊恼!

    如果不是她没有防备温妃,自己又怎么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怪就怪她太信任人了,前世吃了亏,今生还是没有记住。

    “小姐,你不知道香玉以前受的苦,小姐对我那么好我这一命也值得了,反正这世上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香玉的脸上带着惆怅,思绪里夹杂着幼年的悲苦情绪,说道:“我爹娘都不怎么喜欢我,嫌我是个丫头所以一直希望生一个儿子,可是一连生了几个都是妹妹,去找了算命先生,说我的八字只能让一家人生女儿是个赔钱货。我爹很生气把我卖给了牙婆,牙婆看我长得还不错就像把我卖给老鸨子,当时我才七岁,小姐你在我被老鸨子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时候叫夫人拿钱买了我,我才有命活着。这么多年小姐一直待我那么好,我一条换小姐平安值得。”

    苏陶陶已经是满脸泪水,抓住了香玉的手,感觉到她的手此时已经有些冰凉了,忙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给她披上。

    “香玉,我们不能选择我们的出生,但我们可以努力过好我们活着的日子,那个算命先生说的不是真的,你还没有成亲你不能为了我去被冤枉,你告诉我你罪臣之女的证据是谁做的的,是顾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