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最新章节 - 410

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 410

作者:唐哭哭书名:清宫娇娇宠:四爷,要听话!类别:玄幻小说
    “若不是皇后娘娘送的,怎么知道那是补汤!”温妃眼睛里面的烈火咄咄逼人,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带着嘲讽。

    “你别得寸进尺!”皇后发觉自己若是越拖延,事情恐怕就越难办,给旁边的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太监忽然上前击晕了温妃,看着她软软的倒下。

    温妃一倒下,屋子里的人便开始翻箱倒柜,打开衣柜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人躲藏的痕迹,众人无功而返让皇后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的宫女茉莉。

    “你不是说温妃的党羽在里面吗?人呢!”

    茉莉赶紧跪下说道:“皇后娘娘明鉴,拦住奴婢的太监分明说有两个宫女进来了,奴婢不敢撒谎!”

    于此同时,苏陶陶和沈妙书已经猫着腰在一条黑暗的地道里摸索,空气里都是湿润的霉味。耳边传来沈妙书紧张的呼吸声说道:“苏姐姐,这里好黑好可怕!”

    “别怕,马上我们就可以找到出口了!”苏陶陶咬了咬牙,她有一双阴阳眼,可以在夜间看清事物,所以在漆黑的地道中也是畅通无阻,可是沈妙书不同,她根本看不见周围。

    “苏姐姐你怎么发现这衣柜后面有夹层的?”沈妙书紧紧抓住苏陶陶的腰带,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和苏陶陶分开找不到出路了。

    “我也是巧合,靠在衣柜后面的时候听着声音有些不对。”苏陶陶胡乱说了一个借口,心里却生怕沈妙书细细推敲。

    沈妙书没有多想,只是十分钦佩苏陶陶,两人约莫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看见了亮光,趁现在眼前的是位于行宫后方的一处溪流,洞口就在溪流旁边的草丛之中掩盖的极好。

    “这里应该是行宫用来排水的通道,被有心之人打通之后可以通向你姐姐寝宫的房间。”苏陶陶看着自己和沈妙书的一身狼狈不禁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悄悄回了苏陶陶的帐篷,换了衣服方才各自散去,晚上的苏陶陶却故意没有熟睡,今日厉鬼既然好心指了一条生路给他们,那么自然是愿意和自己谈一谈的。

    果然,外面香玉呼吸均匀时,厉鬼便翩然而至,血红色的眼仁盯着苏陶陶,看着她从床上慢慢起身披上斗篷走到帐篷外的偏僻角落方才开口说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温妃?”

    “我不是帮助她,只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朋友伤心而以。”苏陶陶背对着厉鬼,眼睛看着月色中的树影,微微呼出一口气。

    厉鬼似乎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仗义,你可知温妃得罪的可是皇后!”

    “皇后?”苏陶陶轻轻念了一声,轻轻一笑仿佛写满不屑。

    厉鬼微微一怔,这女人的反应倒是有趣,似乎与自己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却又说不出什么具体的缘故。

    “温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皇帝的,所以她才没有把自己有孕的事情轻易说出来,知道了这样的真相你还会帮着温妃吗?”厉鬼看着苏陶陶的背影,然后恍恍惚惚的飘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神情。

    苏陶陶并没有惊讶,不过是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而已,将目光看向了厉鬼笑道:“你的还没有说完呢,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肚子里的孩子是太子的,温妃进宫之前就倾心太子,所以和太子自然是越走越近。”厉鬼说着用自己的法术往苏陶陶的脑中灌输了影像,如同前日的梦境一般。

    温妃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肮,目光里带着作为母亲的慈爱目光,身旁的贴身宫女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说道:“娘娘,为什么不让太医把您有孕的事情告诉皇上?”

    “不可以,如今秋闱在即,我还想陪着皇上去行宫呢!”温妃的心里一阵暖意,去了行宫她就有机会去见太子了,想起太子对自己的种种温柔,脸颊露出一抹绯红。

    不过是一时情之所至而**的结果,想不到居然有了身孕,真是老天爷给她的一个恩赐,对于她和太子的情感结晶温妃是分外珍惜。

    温妃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太子,可是前天递出去的消息到今日还没有回复,太子是不是很忙?

    苏陶陶仿佛成了温妃,能探知温妃的内心世界,知道了她的心思微微皱眉,温妃也是和前世的自己一样痴傻,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眼睛。

    转瞬间苏陶陶发现时间又到了那日晚宴的时辰,温妃已经换上了火红色的舞衣,身体苗条柔弱在夜晚的风中显得单薄。

    “温妃娘娘,这是皇后娘娘特意赐给您的补汤,你趁热喝了吧!”一个陌生的宫女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闻起来香味四溢。

    一听是皇后下赐的东西,温妃立刻警觉起来,可是看着宫女咄咄逼人的目光,心中咬了咬牙还是喝了下去,然后为皇帝和众人跳了一曲舞蹈,俘获了无数人的青睐。

    “我叫你送的信送到了吗?”温妃下场之后,第一件事便是问身边的宫女太子回应了没有。

    “送到了,只是那面似乎很忙……”宫女的神情写满了犹豫之色,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温妃心中又是浓浓失望。

    后半夜,温妃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下一股热流涌出,伴随着的是自己腹中生命的消逝,温妃慌了神这才惊动了太医。

    “爱妃,你怎么可以如此糊涂!”皇帝得知温妃小产,语气里带着又气又怒。

    温妃不敢多言,只得连连告罪,最后看着皇后皇帝离去的背影恍然若失。自己的孩子没了,太子居然到现在也没有给自己回应,难道自己腹中孩子的死太子是预料到的吗?

    “再去请他来见我!”温妃又一次对着身边的宫女吩咐,可是这一次没有人回应她,宫女在刚才已经被皇后下令与太医一起杖毙了,她如今孤立无援只能独自一人在这偌大的宫殿中。

    一阵冷风吹来,让紧闭双眼的苏陶陶猛然睁开眼睛,身旁是厉鬼飘忽的影子,看着她苏陶陶的眼睛里带着湿润。

    温妃如同前世的自己,愚蠢而又固执,明明知道很多事情,却假装自己毫不知情,同样是可怜的女人……

    “你哭了?”厉鬼看着苏陶陶的反应,微微有些错愕,她的反应太不寻常了。

    “那药方呢?”苏陶陶看着厉鬼,由此来试探厉鬼的诚意。若是他如实相告那么自己自然也就安心结盟,如果没有她便还要考虑一番。

    “药方我交给了小乔,便是她时常翻看的那本游记。”厉鬼似乎猜到了苏陶陶的心思,没有犹豫便如实相告。

    “你叫什么名字?”苏陶陶依旧是一副平静冷淡的模样,微微扬起嘴角。

    厉鬼犹豫了一下,他已经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孤独的久了名字这种用来交流的代号就显得很陌生了,想了想说道:“我叫莫净颜。”

    “我叫苏陶陶……”两个人相视一笑,已经默认达成了协议。

    “你想要杀了太子?”莫净颜仰头看着血月,与苏陶陶一起迎风而立。

    “你想要杀了皇后?”苏陶陶不答反问,莫净颜毫不犹豫的点头。

    苏陶陶略微沉吟一下,说道:“杀了皇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事情你不是已经在做了吗?我从你看温妃的眼神我就知道了,我们眼前就有一个强有力的伙伴,未来她将是我们最大的助力!”莫净颜勾起的嘴角衬托着苍白的容颜,红色的眼眸里散发出阵阵的阴气。

    十几口人,只有爷爷和他因为有些功德被阎王留下做了小辟,而那些虚弱的阴魂却大部分灰飞烟灭,这份灭族之恨就是变为厉鬼他也不敢忘!

    “所以,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帮温妃重新获得皇后的宠爱,你说对吗?”苏陶陶眼神皎洁,衬托着她一张还显得稚气的小脸,带着一种让人着迷的神秘。

    “聪明人的面前,很多事情就不需要明言了,倒是省了我好多的精力。”莫净颜哈哈笑着,比起初见已经开朗了许多,想不到这位苏家小姐倒是一位有趣的朋友。

    “对了,你为什么还不肯离开苏姐姐?”

    “我这一生都在她的身上,如果没有了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凡尘留恋些什么,爷爷做了冥王身边的小吏,而我只希望可以一辈子陪在小乔的身边,保护她不会因为那本记载着药方的游记而招来灭顶之灾。”

    “苏姐姐也是一位痴心的,如今已经二十岁了,却还是不愿意嫁人……”苏陶陶的神色黯淡,心口有些闷闷的。

    第二日,苏陶陶就被沈妙书给缠住了,死活要让自己和她一起去给温妃说的那个人送信,苏陶陶无奈只好跟着去了。

    “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小西的太监吗?”沈妙书小心翼翼的拉住一个太监打扮的人,看见对方听见这个名字就一阵哆嗦的摇头,顿时充满了疑惑。

    接连问了数人,都没有人认识小西,让沈妙书忍不住疑惑起来说道:“真是奇怪,姐姐明明说这个小西是膳房的太监。”

    苏陶陶沉默不语,她心中明白这是温妃不甘心还希望太子能够帮助她,所以才来找这个叫做小西的线人传递消息。

    一个小太监在两个人迷茫的时候凑了过来,说道:“你们别找小西了,他早就在前几天掉进烫野猪的大锅里面被煮死了,上面下了命令不准说出去呢!”

    这个小太监约莫七八岁的年纪,一看就知道没有多少心机,倒是有几分可信。苏陶陶并不奇怪小西被太子杀人灭口,但是对于沈妙书来说却是特别大的刺激。

    “煮死……”沈妙书仿佛都看见了那样的场景,忍不住作呕起来,软绵绵的被苏陶陶扶住回了帐篷。

    苏陶陶陪了沈妙书一天,可是这丫头却因为害怕死活不让苏陶陶离开自己身边,无奈之下苏陶陶只好在沈妙书的帐篷里过夜,两个人挤在一张塌上,听着沈妙书说起了姐姐沈妙言的故事。

    “三年前姐姐就已经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她自创的烈火舞如同风中燎原的野火,又犹如佛前的灯火如豆,时而炙热,时而温暖。姐姐的性格与我不同,她平日里话极少,是个孤傲的人。那时候我很羡顾姐姐,有那么多络绎不绝的求亲者,而我早早的就被指腹为婚。”

    “你羡顾你姐姐?”

    沈妙书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最开始很羡顾,可是后来我就庆幸了……”

    苏陶陶好奇道:“庆幸什么?”

    “庆幸自己不是姐姐,被那么多人追求,我还记得最惊险的那一次有人把我误认为是我的姐姐,那次是中秋节,姐姐带我去放天灯。”沈妙书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紧张,仿佛已经沉浸在了记忆中。

    沈府,中秋节。

    “妙书,你这是做什么!跋紧下来!”沈妙言怒瞪着站在高高假山上不肯下来的妹妹,心里扑通扑通狂跳,生怕一个不小心妹妹就从高处摔下来。

    沈妙书双腿悬空,坐在假山上一路露出的石头上,一边晃着一边用手玩弄自己手里的手帕,嘴巴噘的老高,说道:“哼,姐姐你一个人去参加今晚的放天灯,父亲都不准我去!”

    “父亲想着你还小,不希望你抛头露面,若不是姐姐连续两年得了才女魁首也不想去抛头露面。”沈妙言叹息一声,对于自己的妹妹她是半点法子也没有。

    “就是我小我才希望去见见世面,偏偏你和爹爹都不许我去,我还不如……”说着沈妙书就作势要往假山地下跳,吓得沈妙言无助的心口。

    “妹妹,别胡来!”沈妙书看着自己的妹妹,如今不过才七岁的妹妹真是半点都生气不起来了,更多的是心惊肉跳。

    沈妙书瞪了瞪眼睛,然后鼻子一酸哭道:“姐姐若是不带我去,我就从假山上跳下来!”

    “不要!你别做傻事!”沈妙言声音都开始发颤,偏偏自己的妹妹又是一个任性的,就在她准备强行去把妹妹拉回来的功夫,沈妙书就从她的眼前跳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沈妙言顾不得其它,伸手就去接住自己的妹妹,她不过也才十五岁的年纪,手臂和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妹妹的身体,硬生生被妹妹压在地上,手臂一股剧痛传来。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沈妙书看着自己姐姐的脸色发白,忙从姐姐身上坐了起来,扶起一句话也说不出的沈妙言。

    沈妙言的手臂经脉被伤到,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担心把妹妹给吓哭,摇了摇头好半晌才吐出“没事”两个字——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