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末世之快穿系统最新章节 - 24.报恩的师兄(六)

末世之快穿系统 24.报恩的师兄(六)

作者:尹一方书名:末世之快穿系统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天一大早,齐珲的身影便不见了。

    “嘿,系统啊,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无聊偷跑下山去玩了?”席舟一边扎着马步,一边无聊的跟系统说话,“平常的时候恨不得一天都用在练功上,现在这是终于开窍了?”

    系统没有搭理他。

    席舟撇撇嘴,对于系统的这番做派已经是非常习惯了。除非有重要的事情,系统一般就处于常年不在线的状态。

    齐珲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连居昊空也不在,整个一天席舟都是一个人待在院子里的,甭提多无聊了。

    直到深夜的时候齐珲还没回来,席舟开玩笑的心思也没了,那小子不会真出了什么事情吧?

    席舟有些担心,却偏偏又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只得在山门出溜达了一圈,留意着山道处。但是席舟在外面冻了一个时辰也没有发现一个人影,想了想之后,席舟又溜达到了后山上。

    “齐珲!师弟!你在不在这里啊,要是在的话就吱一声!”席舟扯着嗓子喊道。

    空旷的山谷里面回荡着他自己的声音。

    “见鬼了,这小子能跑到哪里去?”席舟皱眉道。

    往悬崖处小心翼翼的蹭了蹭,歪着身子向下看去。本来悬崖就很深,再加上现在天色已晚,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在风口处冻了差不多了半个时辰,席舟就已经开始打哆嗦了。

    “算了,还是回去睡觉吧,等天亮了要是还没有回来就再过来找找”席舟对这个曾经掉下去的悬崖实在是有点心理阴影。

    回了屋,钻进了暖和的被窝,席舟立时舒坦的叹了口气。

    闭上了眼睛待了许久,席舟还是没能睡着,最后便找系统开始碎碎念了,“系统哎,你应该能检测到齐珲的状况吧,他现在怎么样了?有危险没有?”

    系统依旧是保持默然的状态。

    “不是我说你哎系统,你这个样子是不对的你知道吗?作为新时代的好系统你一定要有助人为乐的觉悟,齐珲那孩子虽然现在没有小时候也可爱了,但也是一个正直的好少年,你怎么忍心让他一个人处于危险之中呢?”

    “且不说齐珲,单说我吧,咱俩相处都已经多少年了,怎么也算是老交情了吧。我都这么跟你说话了,你还对我爱答不理的,你心里过得去吗?”

    “做系统呢不能太冷漠,这样子不利于发展!”

    “哎我跟你说——”

    系统:“……他现在还死不了。”

    席舟得到了答复立刻满意了,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舒坦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翌日,天朗气清。

    席舟一边扎着马步,一边思索着要去哪里找他的小师弟。

    “系统哎,经过昨天咱们的友好会谈,我忽然发现你是一个特别热心的好系统。如果你们有评分功能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五分好评,另加晒图五张,评论字数一百以上。”

    “我跟你说哈,就凭你这么热心,绝对可以评上你们系统界的优秀先锋啊!”

    系统:“……闭嘴。”

    “不是哎,我说亲爱的系统啊,你这个样子可就没有办法好好聊天了”席舟不赞同的说道,“如此对待多年老友的我,你忍心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两个字多伤人。”

    “弄得我小心脏哇凉哇凉的”席舟语气凄凉。

    系统:“……”

    “你知道什么是冬天里的小白菜吗?”

    “冬天里的小白菜这个来由呢就是一个话剧白毛女,主要是形容没人疼爱的、特别惨的。”

    “哎系统,你听过白毛女吗,我觉得那里面的歌词特别符合我现在的心情,要不然我给你唱一段?”

    系统木然:“……想问什么就问。”

    席舟笑的露出了大白牙,“这话说的可就生分了,我跟你聊天哪儿能只为了问点事情啊。”

    系统语气平板:“你要是再多说一个无关的字,我立马断电关机。”

    席舟立刻正色,“我那个小师弟现在究竟在哪儿呢?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了,一天没见着还有点想得慌。”

    “……”系统似在思考是否告诉他。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席舟唱的如痴如醉,扎着的马步都不能阻止他妖娆的身段。

    系统这次回答道异常干脆,机械的电子音里面愣是让席舟听出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后山,正在回来。”

    “这就对了嘛”席舟赞赏道,“友好和谐的交流就应该是有问有答,这样才有益于我们的友情健康发展。”

    席舟只听到了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咔嚓的断电声。

    “咳……系统?”

    “哎,系统我真的不说了,你出来吧。”

    “系统你别留下我一人儿啊,我自己在这里待着没有安全感。”

    “我保证不再废话,要是再多说一个字你就扣我奖金怎么样?”

    “……”脑海里面一片静默。

    席舟讪讪然的摸了摸鼻子,完了,这次逗得有点过了。

    把扎着马步的两条腿从地上拔了起来,那酸麻的仿佛要从细胞里面爆炸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席舟爽的差点连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去,最后**的给自己的大腿肌肉轻轻拍了拍,揉捏了一番,这才呲着牙小心翼翼的将一只腿往前迈了一步。

    脚刚落地,席舟就嗷的一声叫了出来,那声音宛转悠扬还打着旋,尾音一直不散。再加上屋子空荡带出来的回声,愣是跟挠人心脏的十八重唱似的。

    之前居昊空和齐珲在的时候,席舟碍于面子一直咬着牙没脸喊出来。现在院子里面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席舟终于可以放任自己内心奔腾的小浪牛,嗷嗷的叫个痛快了。

    那舒爽感,跟憋了四个小时然后一泻千里一样。

    就一个字,爽!

    席舟四下走动了一会儿,算是让自己紧绷的大腿肌肉来点轻松地休闲活动。

    一边走着一边嗷着。

    然后在嗷到第二音节,表情**的准备再向上嗷一个音阶的时候,正对上了门口居昊空那张表情复杂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