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江小荞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 第225章 你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

江小荞的幸福生活 第225章 你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

作者:浮世落华书名:江小荞的幸福生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天,江小荞果然按时起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苍白的脸庞让刘雪梅很担心,可是江小荞眼中的冷静理智让她明白,女儿的势在必得。

    她换好衣服跟着江小荞出门。

    这个时候,她不会放江小荞一个人去战斗。

    两个人来到马家大门口,被警卫挡住了,江小荞冷静的等待警卫员打电话确认,警卫员放下电话,脸色异常为难,“江小姐,肖部长不见你,她说让你回去,她再也不想见到你!”这话的确伤人。

    江小荞微笑,这个结果她早就知道,肖玫失去孩子的痛苦,她能够体会,她也失去了肖战,不只是肖玫失去了儿子,她也失去了丈夫,但是她不可能因为这样就让自己的孩子再失去母亲,谁都不能让她妥协。

    “你再打电话给肖部长,就告诉她,如果她今天不见我,那只好我们法庭上见!”她为了孩子也可以做到不顾一起。

    已经失去肖战,她绝对不能再失去孩子,谁都不能抢走她的孩子。

    警卫员傻眼,看样子这不是开玩笑。

    急忙打电话。

    这一次放下电话,警卫员终于脸色缓和下来,“江小姐,马司令员让您进去!”这一次接电话的是马司令员,没让他们警卫员为难。

    江小荞点点头,挺直了腰背,高傲的像一个女王,她不想给别人伤害,可是比起别人伤害她,她只能去伤害每个人。

    刘雪梅跟在江小荞身后,嘴角抿着,表情严肃,无论怎么样她都会站在女儿这一边,她看到过江小荞是怎么从痛苦中站起来,那种痛苦,她一辈子没有感受过,她知道女儿很爱女婿,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不是因为她不断的提醒她孩子的重要性,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如果再失去母亲会是多么可怜。

    也许江小荞就会真的跟着肖战而去,作为一个母亲,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死去,所以,这一刻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这两个孩子对江小荞的重要性。

    两个人走进大门,再次走进这座大门,江小荞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上一次是肖战牵着她的手,从容地走进这个大门。

    这一次却只剩下她。

    眼睛里的悲恸让她忽然有种想要转身而逃的感觉,可是对上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一圈人,她忽然就冷静下来。

    大门在身后关闭,这一刻整个客厅里静谧而严肃。

    肖玫,马文龙坐在沙发上,意外的是马瑶和刘建军居然也在。

    马瑶一下子跳起来,冲到江小荞面前,一个耳朵就扇过来!快的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江小荞一把冷冷的攥着马瑶的手腕子,手指的力气逼得马瑶疼得咬牙切齿。

    “看来上一次我给你教训还不够?和别人动手之前,起码先要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胜算,否则你这样只会是自取其辱。”一把甩开马瑶,马瑶跌出去,一下子摔在地上,刘建军急忙扶起她。

    马瑶不敢上前,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江小荞的对手,的确江小荞说的没错,她对上江小荞从来都没有胜算。

    “江小荞,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你害死了我哥哥,你居然还敢上我们家来。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除了语言上的伤害,马瑶没办法做出其他的可以伤害江小荞的事情。

    “爸妈,我要带走大宝小宝,他们是我的孩子,必须跟我一起生活!”江小荞无视马瑶的叫嚣,这样的马瑶跟她计较都拉低自己的智商。

    肖玫气的脸色铁青,马文龙反而很平静。

    肖玫站起身,目光里满含着怨毒,“江小荞,孩子是我们马家的孩子,肖战虽然去世了,可是他的孩子要在我们马家长大,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见到你一次,就会让我想起,我的儿子就是因为你死的,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非要去参加那什么航展大赛,如果不是因为你在那里,肖战怎么会在那附近执行任务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赶过去救你,就是因为你,肖战才没有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肖战的孩子,你休想带走。”

    她的怨恨,愤怒,伤心,在这一番话里全部都体现出来。

    她要江小荞也体会失去儿子的痛苦,在肖战牺牲的那一刻,肖玫觉得自己仿佛也死了,要不是看着两个可爱的孙子,她真的活不下去。

    她不能不怨恨江小荞,这一切都是因为肖战太看重她,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肖战可能这么早就去世。

    江小荞看着肖玫,“因为肖战的去世,您太伤心了。我可以不计较您的怨恨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可是他们不仅是马家的孩子,他们也是我江小荞的孩子,希望我可以提醒您一句,在法律上我是他们的亲生母亲,我拥有他们,绝对的监护权,我并不希望和你们走上打官司这个途径,但是并不代表我不敢和你们打官司。

    您很伤心,难道我就比你伤心吗?肖战也是我的丈夫,他牺牲了,我不比你更伤心,更难过吗?可是他是一个军人,军人面对那个情况他不上谁上?我是在他的保护下活了下来,可是难道我不伤心,我不难过?您怎么会忍心在我的伤口上撒盐,还妄想抢走我的孩子。”

    她很难过和痛心,她没想到肖玫可以做的这么绝,所有那些陪伴她日日夜夜的日子,照顾她和孩子的一点一滴,似乎那些日子培养起来的感情,全部都因为肖战的去世烟消云散。

    是她对人性太多期望?

    肖玫气的瑟瑟发抖,哆嗦着手指指着江小荞,“你怎么敢这么说?你怎么敢对我这么说?我的儿子因为你死了,你再伤心再难过,他也活不过来,可是你能和我比吗?我把他从那么小一点点养到这么大,看着他日日夜夜成长,看着他为了这么出色的一个人。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他为了你我叫你断绝关系,为了你和我这个母亲叫板,还是为了你他失去自己的生命,现在你居然还敢来跟我谈什么监护权,你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我的孙子绝不能让一个凶手养大。”

    肖玫已经魔怔了,在她心里江小荞就是害死儿子的凶手。

    对江小荞的抵抗就是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