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八零好时光最新章节 - 第343章+344章:各怀心事

重生八零好时光 第343章+344章:各怀心事

作者:雪妖精书名:重生八零好时光类别:玄幻小说
    林彩萍这么酸也是有原因的,她怀孕了,嘴馋,可家里能有什么好吃的给她?最多就是吃个鸡蛋,因为吃鸡蛋,婆婆还跟她生气了。

    这马上到十五了,过年家里准备的那点肉早被她吃完了,她实在忍不住,才求着周建国,出来走走,顺便买点元宵,再买一点什么吃的解馋。

    她求了周建国好几天,今天周建国好不容易才答应了她,带着她来了镇子。

    结果她一来到商店就看到了彩虹,看到彩虹她们买耳坠子,她心里如何能平衡?

    现在周建国还要请人吃饭,她先前经过热干面摊的时候说想吃热干面,周建国都当没听到,领着她走,现在上赶着,她心里能舒服才怪。

    周建国瞪了她一眼,这娘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真是个苕。

    “今个真是对不住了,下次,下次一定请你们,叫上妹夫一起,这都是亲戚,说起来我们还没见过呢。”

    周建国没理彩萍,继续和彩虹说着。

    彩虹笑了笑,没搭话,然后领着彩芬和李金娣走了,李金娣走的时候看了周建国一眼。

    林彩萍很生气,嘴里嗷嗷叫着,可被周建国拽着不让她动,就算是想追,也没法追。

    “你说,你是不是看上林彩虹那个xx,你要是看上她了,你去找她啊,我给你生了儿子,我现在又有了身子,你当着我的面就这样,你不是人。”

    林彩萍骂着周建国。

    “行了,闹什么,什么都不懂,就会闹,你要是不闹,肯好好和彩虹处,会这样?你看看彩芬,她比你小那么多,可人家比你聪明,人家现在都过上好日子了,都是姐妹,就连彩真都得了不少好处,可你呢?”

    周建国说着林彩萍,他当初娶这个媳妇,真是猪油蒙了心。

    “你……我、我和彩虹在家的时候就不和,她这个人最会装了,成天装可怜,我那时候对她那么好,可她却诬赖我,撺掇我妈打我。我嫁给了你,她心里恨死我了,咋还可能对我好,说起来,我都是为了你。”

    林彩萍辩解着,她不肯承认是自己不好。

    “为了我?哼,算了,不说了,走吧。”

    周建国哼了一声,懒得和林彩萍多说什么,现在对着这张脸他就烦,有时间他更愿意去陪陪李小平。

    虽然李小平长的一般,可性子好啊,话少,说出的话也暖人心,对着他的时候,一直都很懂事,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什么。

    自己说不能让人知道他们的事儿,不然他们两个谁都别想好。李小平就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对他和别人一样的,从来不多事儿,自己给她东西,她每次都那么感激,还为自己着想,让自己别给她买东西,可比林彩萍好多了。

    只是李小平是个寡、妇,孩子又小,所以他不可能娶李小平的。他说了,只要李小平不嫁人,他就养活着她,也帮她养孩子,等他将来赚了钱,他一定会对李小平好的。

    至于林彩萍,周建国心里冷笑,林彩萍根本就不知道他和李小平的事儿,林彩萍现在就算再没用,可她给自己生了儿子。况且有林彩萍在,别人也不可能怀疑自己和李小平的事儿。所以他现在不会不要林彩萍。

    自己还要找个机会让小平和林彩萍混熟,只要她们关系好,自己家和小平有接触,别人就不会多想什么了,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小平来往了,不像现在都得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发现。

    林彩萍和他嘟囔了很多次了,说外面能赚大钱,有机会她一定要出去赚钱。

    如果林彩萍真要出去,那也不错,孩子有妈带,他不用管,他晚上有小平可以睡,也不用担心问题没法解决,不用憋着。少了林彩萍在家,他会少很多的烦恼,也不用整天听着吵架声了。

    如果林彩萍可以赚钱那就更好了,他就可以用她赚的钱和李小平一起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了。

    因为有这些想法,所以周建国现在对于林彩萍多了一些容忍。

    “别走啊,你答应我今个要给我买东西的,我想要一双新鞋,还要件新衣裳,还要元宵,我想吃元宵,还要割肉。”

    林彩萍看周建国要走,急忙拉住他的袖子,今个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刚才只顾着和彩虹闹了,也没要到钱,真是的。不过听说彩虹总出门,她可以等彩虹出门了,多来镇子上,彩芬那丫头还是经历的事儿少,要是让她遇到彩芬单独一个人,肯定能弄出钱来。就是她这肚子,没事,让周建国陪着好了。

    “新鞋你就别想了,我买不起,新衣裳,你这样买了新衣裳能穿?元宵的话我给你买,肉也割半斤,走吧。”

    周建国答应给林彩萍买吃的。

    林彩萍眼内有不满,那些好看的衣裳她好想要,看看彩虹她们穿的,再瞅瞅自己,根本不能比,还有彩虹穿的那鞋子,可是真好看,为啥自己就不能有呢?都是男人没本事。

    林彩萍想着狠狠的瞪了周建国的背影一眼,这个男人没本事让她过好日子,还总是骂她,以后等她有出息了,有了大钱,她一定要他跪着伺候自己。

    这样想着,可林彩萍还是跟了上去,不管咋说男人要给她买吃的,不吃白不吃,这肉买了回去,谁也别想吃,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不说林彩萍和周建国各怀心思的两个人,但说彩虹她们。

    “三姐,我觉得二姐夫这个人还行,比二姐好多了,二姐也太不讲理了,明明是她不对,咱们都没惹她,她却那样。”

    回去的路上彩芬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这次见面她对于周建国的印象不错,起码他没和二姐一样,还劝二姐,还要请她们吃饭,看来二姐夫是个明白人。

    “彩芬,有些人不能光看表面,表面好,不一定心就好。如果我和华哥不在家,你要是遇到了他们,不管是谁,别听他们说什么,别请他们去家里,要是他们跟着你或者是什么,你就去找二曲哥。”

    彩虹交代着彩芬。

    旁边李金娣点点头,她虽然和彩萍还有周建国都没有接触,可她觉得周建国这个人有些心口不一,他的心和他的眼神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他是那种给人一种老实讲理明白人的印象,可骨子里,谁说得准。

    就像彩虹说的,看人不能光看外表。所以她是赞同彩虹的话的,彩芬经历少,不像自己,和妈从家里逃出来,要饭的那些日子,她看了太多的人,对于人,她有种本能的防备。

    “哦,我知道了。”

    彩芬点点头。

    李金娣笑笑,彩芬虽然单纯,可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听话,她们说的话她都听的进去。只要彩虹告诉彩芬什么,彩芬都会听,会遵守着去做,这点是不少人没有的,所以这样的人出不了大事。

    再有她和孙二曲看着,不会让彩芬吃亏的。

    李金娣心里有打算但她并没有说什么,说的再多都不如做,她不是向谁邀功,而是这些人对她们母女好,她们母女自然也会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等回到家里,几个男人看着她们,孙二曲笑道:“今个给你们放假,让你们好好逛逛,咋都没买啥东西,是不是不舍得花钱啊。”

    “别提了,我们遇到我们二姐和二姐夫了,二姐一见我们就和我们吵,弄的大家都不开心,就回来了。”

    彩芬看院子里都是自己人,就把情况说了一遍。

    “这个彩萍也是,都是姐妹,你说她咋就和你们不一样呢。”

    孙二曲叹气,他是最早接触林家姐妹的,彩真是个实在人,当初彩虹也和彩真差不多,只有彩萍偷奸耍滑,没想到现在嫁了人,她不但没改,还变本加厉了。

    “这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一个娘生的孩子自然都不一样。”

    孙婶子在旁边接了一句,其实她觉得徐玉凤能教出彩虹和彩芬就不错了,林彩萍和林家乐才更像徐玉凤的孩子,受徐玉凤的影响很深。

    钟华没说话,他相信彩虹对付林彩萍没有任何问题,彩虹是懒得和彩萍计较,不然彩萍的日子更不好过。

    不过今天自己要是跟着就好了,在林彩萍开口要周建国打人的时候,管他周建国会不会动手,自己先下手把他打一顿出气。

    那周建国还想请彩虹吃饭?美得他!现在懒得理他,等他日子过好一点再说,他会让周建国知道别人都不是傻子。

    说过了彩萍的事儿,众人也不多说了,一起动手做元宵,就连钟教官都滚了几个,不过他滚的并不算圆,他觉得自己拿枪都很顺的手,滚这几个小东西,却是那么的别扭。

    但这个就是个意思,自己动手有乐趣,所以众人谁也不笑话谁。

    到了晚上,有不少人家都给他们送来了自己做的元宵,就连妞妞和大壮也端来一碗,说是她哥哥和她做的,让彩虹他们尝尝。

    彩虹很感动,东西值钱不值钱不说,这些孩子,这些人家能送来那就是想到了他们,是心意,她接受了。

    吃的时候,元宵配着炒菜,每个人都没少吃,可就这也没吃完,实在是太多了。

    吃完又说了半天的话,该回去的才回去。

    彩虹他们买的十八的票,孙二曲就把饭店订到十八再开门,他们又在一起待了两天。

    走的时候,孙婶子送给了崔教官一件她做的布衫。

    崔教官很感激的收下了。

    孙婶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没有想过再找个男人什么的,只想好好和女儿、女婿一起过日子。至于给崔教官做布衫,也是因为崔教官没有媳妇,她觉得崔教官别看话少,但人挺好的,就帮着做了。

    崔教官也知道这些,所以他并没有扭捏,收下,心里记住人家的好就是了。

    等他们到了广州,刘嫂子和武建国也到了。

    “哎,还是这里好啊,和你们在一起自在,回去日子真难熬,要不是等着十五要给爸妈还有我哥去上灯,我们早就去找崔哥、华哥还有嫂子了。”

    一见他们,武建国就抱怨起来,在这边和这些人处习惯了,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相互照顾,不分彼此。

    可回去呢?大家见面对他们的态度倒是比原来好了,好些人上他们家的门,他还以为是他们离开后这些人知道情义了,没想到这些人都是去打探的。

    问他们一个月赚多少钱,在外面都做啥,都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有好多女的,说让她们家男人,要不就是儿子,外甥啥的,跟着他们出来,说都是街坊邻居,都认识,用她们的人放心。

    还有那些男的,一个个坐半天,给他们烟,招待他们,意思也是想问问赚钱的门道,也有想跟着他们出来的。

    他们也不想想当初他们这些人是如何欺负他们家的,如何在背地里骂嫂子和他的,也就嫂子坚强,不然怕是被他们逼死。

    还打上了门,现在看他们日子过好了,又想过来占便宜。

    门都没有!

    这些人看在他们身上占不到便宜,听他说不会带他们出去,一个个就变了脸,说什么他们忘恩负义,不念旧情。

    他就呵呵,这些人对他们有什么旧情,有什么恩可以让他念的?有仇还差不多。

    看自己和嫂子不理会他们,一个个不情愿的走了,还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说他们是小人,赚了点钱就不认人了,说他们这些的迟早得赔个精光,说不定还得去大街上要饭呢。

    还说他们能赚钱,说不定是他嫂子和别的男人睡了,才有钱赚,说嫂子不要脸什么的。

    他就不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都这样,嘴上没有一点德。

    可嫂子不让他和他们计较,他们愿意说就去吧,封不住别人的嘴,少来往就是。

    他在家里住的简直是……恨不得立马就离开,可他们那边有风俗,十五要给去世的亲人送灯,不然亲人找不到回家的路。嫂子说他们很久没回来了,离开后怕回来的机会也不多,怎么也得过了十五才能离开,所以他们只能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