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押宝

锦衣挽唐 第四百二十八章 押宝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洪奕此时完全醒了,努力回想着明夷曾经提过关于韦澳的种种,问道:“你的意思是要通过殷妈妈去找韦澳?”

    明夷被她这一提醒,倒如醍醐灌顶,一拍大腿坐起来:“难怪!我总觉得韦澳突然肯忍痛割舍花了重金安排的竹君教坊,又与殷妈妈不相往来,必定另有内情。看来他是早就揣摩到圣意,自己将到这长安城里来主事。要正面得罪不少人,自然不会肯留下自己的把柄。”

    洪奕疑惑道:“那殷妈妈不就不太容易见到他了?你又怎么与他联系呢?”

    明夷笑道:“不是还有时之初吗?他可是韦澳的政治主张的忠心跟随者,就连我和他的婚事,也是受到韦澳的首肯的。我不用自己去见,只要通过时之初,将天一帮和桃七帮捅过的娄子透露一二给韦澳,他那么厉害,自然会善加利用。”

    洪奕啧啧道:“你连自己爱人都算计进去了,他若是知道,会寒心吗?”

    明夷叹了一声:“我也想对他毫无保留,可是有两件事我不能对他坦诚,一是我对他武功来路的怀疑,这怀疑有些过于可怕,没确认之前我不能说。二是他对韦澳的拥护,一个男人的政治主张和事关人生价值的理想,即使是天真的,那也是他极为可爱的一部分,我不想去捅破他的理想。”

    “也许他的理想没有问题呢?”洪奕不知道为什么明夷一定觉得时之初错了。

    “他的理想或者没错,但那个利用他理想主义的人,一定是错了。”明夷冷笑道,“如果韦澳是一个坦荡君子,真以救天下为己任,怎会作出许多小人行径?利用殷妈妈对他的感情,不负责任,开办男色交易的竹君教坊,收取消息,以及他暗藏四君子,也绝不会是因为心慈手软。一个为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若成了天下的准则,这会是一个理想的世界吗?”

    “好吧,好吧,我说不过你。反正就是时之初很爱戴韦澳,你不屑一顾又不能因此与他争执。算我错了,不是你算计他,是你太在意他,亲,你的心好累,我深表同情。”洪奕摸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夸张神情。

    明夷知道自己是鸡同鸭讲,也不与她纠缠,只问道:“关于韦澳,你还想到了什么?都告诉我,我好知己知彼。”

    洪奕想了想:“不多,只记得他大器晚成,十年不仕,宣帝继位后,才在六部做个侍郎,具体哪部记不清,反正不是最重要的吏部。官位虽低,但身为翰林学士,得到宣帝格外的器重,觉得他忠直。所以当长安风气越来越差,宣帝就任命他为京兆尹。他就是在京兆尹任上,仗打了皇帝的舅舅,还怼得宣帝无话可说,因此留下刚正不阿的清名。”

    “这样的臣子,皇帝对他应当是又爱又恨吧?是一把利刃,却是一把不听话的利刃。”明夷喃喃道。

    “反正他在宣帝在世时候过得都不错的样子,后来做了个节度使。你也知道唐晚期这节度使有多大权力,那就是土皇帝啊。所以你这几年若是押宝在他身上,只赢不输。”洪奕得意道,自己这闲置许久的学问,终于也有了用武之地。

    明夷依然在皱着眉自语:“不把他留在身边,却又授以地方军政大权,这说明宣帝始终是十分信赖他,将他调离长安,或者是觉得他在身边束手束脚,烦他,或者是为了保全他。你说得对,押宝在他身上不会错。”

    洪奕打了个哈欠:“好了,我又困了,你也早点睡吧。”

    明夷脑中兀自翻腾不已,待明晚大事之后,她定要早些约伍谦平一聚,所有的计划,都要有所变化了。

    送秋节,行露院整个白昼都在进行装扮,大多是洪奕的主意。

    大厅中间移来了一棵茂盛的枫树,明夷见到哑然失笑,怼了怼洪奕的胳膊:“你这是私心吧?就那么想念你的爱郎?只可惜没有手机,拍下来给他发过去。”

    洪奕扁着嘴:“就是啊!我都不知道他现在何处,烦躁得很。”

    在主舞台上,架了一个葡萄架,做了个秋千,缠着葡萄藤。

    明夷看了会儿:“这葡萄倒是有秋天的感觉,只是为何这样式那么眼熟……”

    洪奕斜睨她一眼:“你看的是绣像版吧?潘金莲笑闹葡萄架。”

    她说着,掩嘴乐起来。

    明夷瞪了回去:“笑什么?那可是一伟大的文学著作,批判现实主义,绝对的经典。”

    “知了,知了,我看呢,就看个乐子,学个葡萄架子,你看呢,就是文学。不敢和文艺女强人论短长,哈哈。”洪奕走上去,坐在葡萄架子上,晃了晃,还挺结实。

    明夷凑她耳边:“用完了搬到你屋里去,等幻枫回来你跟他用。”

    说得洪奕面红耳赤,抬手作势要打。

    长安六美午休之后,待装运的工匠走了,便到台上走位。这种事情对洪奕来说轻而易举,演出走秀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明夷看她指挥若定,颇有当年的风范。

    殷妈妈也下了楼,在一旁看着,明夷连忙到她身边,问候了几句。

    殷妈妈拉起她的手,放在掌中:“你我许久没好好说过话了,看来你承未阁那边事务也忙。”

    明夷乖巧地如同女儿:“帮派的人都回了扬州,预备着小寒时候再回来,到时就常驻长安了。之初有盗要捕,还有些家乡私事,故而也不在。殷妈妈你又要在此坐镇,明夷觉得好生寂寞,承未阁都冷清起来。”

    “你若觉得冷清,便让那些孩子陪你说说话,他们其实很会逗人开心,琴艺歌艺都好。”殷妈妈不着痕迹说到四君子,显然还是十分挂心,只是不想直接开口询问。

    明夷知道她一片慈母之心:“竹君他们都很好,现在也无其他事,只弹琴看书作画。但就是对妈妈十分挂念,昨日还特意让我记得帮他们给妈妈问安。还盼着妈妈早些回去呢。”

    殷妈妈笑得和暖:“我看最近红依有些神不守舍,怕她吃了亏,再替她看一阵子吧,我这身子骨还挺得住。”

    明夷听着有些心酸,如果自己的妈妈没有重组家庭,还是当初的妈妈,恐怕也会为了她这么放心不下。可如今,她在那个世界已经消失,妈妈会不会为她流过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