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特工农女最新章节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你之牵挂 我之担忧

特工农女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你之牵挂 我之担忧

作者:花不言语书名:特工农女类别:玄幻小说
    王妃有喜了,这事儿李府中采买的去外面走了一圈,才知道已经传遍了帝都城,而彼时带着新妇给长辈敬茶的君逸才知道这事儿,就在他怔愣的档口,郭氏却已经开口道

    “夫君,我等可是要去恭贺王爷王妃?”郭新柔十七岁,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若非当初定下亲事,她也不会等到现在,可是昨日,她却觉得,自己这几年的等待是值得的,看着身侧的丈夫,郭氏脸上的笑容又深刻了些。

    君逸只觉得自己呼吸好似都停了一瞬,可是听着花厅里人们明显比往日欢乐的说话声,到底还是回神道“先敬茶,再说闲话”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早就侯在外间里的丫头们就都捧着托盘茶盏跟在了身后。

    郭氏边听边应着声,她心里还在想着出门前君逸吩咐的话,他无父无母,若是没有妹妹供养家中,他不会走到这一步,还有他的舅舅舅娘,就如父母一般无二,郭氏想着,却还借着身边陪嫁丫头的劲儿走的稳稳的。

    “你身手好,可现在不比从前,你以后可得给我注意,走路一步一步都得给我踩稳咯,我早起给你炖鸡了,待会儿先别吃饭,你先给我喝两碗”

    楚如云如今说话特别硬气,锦绣也只有喏喏应是的份儿,可如此楚如云却还嫌不够似的,看着锦绣一副没有劲头的样子,就又转头朝着无殇道“她什么性子你也知道,你宝贝她,可也要记住有些事儿孕妇是忌讳的”

    无殇恭谨的听着,不时点头,可是一双眼睛却是直直的看着锦绣,别人大概只当他是高兴,可锦绣却知道这人怕是已经高兴傻儿,正恍惚呢,眼看着楚如云还有继续说下去的劲头,锦绣只得出声提醒道

    “娘,待会儿咱们用过早饭,你再把这些事儿给无殇说道说道,让他拿纸记了也好,现在咱们可是在等新人敬茶呢,娘”

    已经为人妇的少女娇娇软软的撒着娇,莫说是从呆滞中回过神继而红了一双眼睛的无殇,就连楚如云也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儿。

    “好,你这丫头,做了娘倒是会撒娇了”嘴里嫌弃着,楚如玉的脸上却是一片温柔,而女儿的呢喃软语声也让东皇爹对自家夫人多了些艳羡,他还从来没有听见过自家女儿这么绵软的撒娇声呢,不知阿知道了,会是怎样的表情,自己那个不在眼前的儿子,什么时候能当上爹呢。

    “恭喜妹妹了,咱们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吧”君逸身穿朱红色长袍,郭氏则是嫣红色,夫妻俩步伐有些快,可浑身上下都透着喜气儿,已然一副新婚夫妻的模样。

    锦绣抿唇笑了笑,看着多了分柔和,可在无殇看来,这样的锦绣比起从前的那份张扬却是又多了一种美丽,所以他几步上前便护在了锦绣的身边,看着君逸道“这也是托兄长的福,不过,咱们寒暄还有的是时间,先请二位新人给长辈请安吧”

    郭氏看见无殇便下意识的攥紧了身侧君逸的衣袖,可也不过一瞬她就发现了自己的失礼,所以有些怯弱的垂下了眼帘。

    她的父亲是武将,她总是羡慕驰骋沙场保家卫国的那种英姿,也总是以父亲为荣,可她是怕的,怕父亲从沙场遍来的那种血腥那种煞气,可是比起眼前这位更似传说的王爷,她才懂得,自己父亲比之还差的远,而自己

    “无殇”少女的嗔怪声让郭新柔再次抬起了眼,就看见那个女子正从软榻上起身,声音里带着独有的清冽,细长入鬓的眉还有那自信的眸子自然的昭示着这人的尊贵,更别说那白玉似的面庞,绝美的脸蛋。

    “嫂子,无殇他就是这副样子,看着骇人的很,你别怕”少女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子雍容,让郭新柔心头又是一阵恍惚,君逸看了她一眼,不禁蹙了蹙眉头,可抬头对着锦绣却又是一副笑模样

    “得了,咱们又不是外人,没什么好怕的,你呀,可是要当娘的人了,可得紧着自己的身子,以后别让无殇离开你身边”青年的叮嘱声温柔又细腻,让回过神来的郭新柔眼里浮现出爱意,也知道自己方才失了礼数。

    “却是如此王妹妹”郭新柔的声音很好听,柔软又清脆,就好像那春天在枝头吟唱的百灵鸟,这让锦绣唇角的笑意又深了些,遥想当初,这为姑娘可没有这般娇柔,到底是嫁为人妻,再比比自己,锦绣不禁抬头看向无殇,嘴唇笑意深了几许。

    君逸唇角笑意稍浅,朝着无殇点了点头便与郭新柔一起走到了堂屋正中,上面坐的正是月生和刘氏,这事儿君逸跟家人一起商量过,最后一致同意的结果。、

    “君逸携妻郭氏给舅舅、舅娘请安”青年一撩衣袍就跪在了蒲团上,身姿挺拔,修长玉立,虽有读书人的风骨,可却自有一番坚毅。

    “郭氏就舅舅舅娘请安,舅舅长安,舅娘康健”

    锦绣耳畔听着小夫妻的说话声,广袖下与无殇牵在一起的手又紧了些,如此她就放心了,郭氏瞧着是个好的,君阳也有自己明确的道路要走,骆玉有顾以笙照看,骆萧

    锦绣将家里的人头一个个的数过去,又想到了自己手下离枫那几人,耳边却听无殇低声道“你月份轻,可得好好养着,若有什么想做的,与我说,你我夫妻一体,你之牵挂便是我之担忧。”

    锦绣笑弯了眼睛,毫不迟疑的点头“好好好,我现在想的也不过是孩子们的出路与亲事,还有跟我的那些老人儿,那些孩子,都不容易”

    没去管外间那对新人,无殇抬手轻揽锦绣的肩头便轻声许诺道“好,回头我便去问,或是安置,你给我的印章这下,倒是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