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天子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初始之人(2)

女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初始之人(2)

作者:英兰书名:女天子类别:玄幻小说
    李元樱看着双手挥舞不断鼓掌的少年,眼神清冷,的确如同少年所说,察觉到此人的存在,其实就在刚刚,以前她曾经怀疑过,**遣⑽奘导手ぞ荩刮醋叩饺思湫扌嗅鄯逯保换骋晒偷钋爸锷卞Lü巫詈筇煜碌谝换嵋滩环ⅲ辉闼劳疲谄⒆钋渴⒌囊坏阏ざ蹋词且蛭傻馍倌辍3跞肷裉炀常裼瓮蚶铮谇骞希M使晕耗撬倒痪洌骸霸凑饫镎饷疵馈!崩先烁罕乘郑ㄍ使郧安欢先搜凵裰械哪且荒ㄒ跎匆彩且蛭馍倌辍


    少年停下手舞足蹈,表情从新恢复到波澜不惊:“你刚刚问了,我是谁?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曾经登天,应该知道天上的是本源世界,人间的是试验时空,人间千万人都和本源世界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人间人都是经过改造的人,那么这片天地初始之时,是否就已经按照本源世界的构思构建了呢?”

    李元樱皱眉,也只是皱眉,并没有少年皱眉的天地异象。

    看到北魏天子的不解,少年展颜一笑,说起了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有一本书很奇怪,光怪陆离,我曾经读过,是诸葛唯我让我看的,名字叫《圣经》,你也应该读过,是顾远长让你读的,书中说神造世界用了七天,其后方才有人,这个世界亦然。本源世界设置了初始参数,让试验时空通过自我演化,在渐近过程中逼近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当然这里的七天并非具体天数,而是一种类比,一开始的世界没有天的概念,也不是东升西落,它没有太阳,而是一片黑暗,绝对的黑暗,其后本源世界给了世界光明,然后有山川河流,有了无意识的飞兽走禽,此外本源世界还在人间撒种子一般种植了合欢树,最后向人间投放人类,请允许我说了‘投放’两个字,天空中出现了许多船只一样的大鸟,人类被分散在人间各处,那种场景壮观至极,于是这个世界开始活跃跳动起来,这也便是你所看到的世界。”

    顿了一顿,少年在万年红木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本源世界创造了试验时空,不过有些事情也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比如我的存在。在那七天时间内,世界还没有色彩之前,我在其中出现了,至于我来自何处,为何出现,没人能够知道,也找不出缘由,我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本源世界对于我的出现会觉得奇怪和新奇,但是并不会觉得难以接受。一刹那,我出现在人间世界之中,那时世界还处在一片黑暗,我也认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当阳光普照大地之时,虽然四周一片荒芜,天地苍茫,但是我发现世界原来可以这么美。”

    李元樱没有见过那种场景,很难理解少年的话语,如果说此生那种场景能够与之媲美,大概是在狼居胥山下的小镇内,她仰头观看烟雾缭绕狼居峰时的场景,苍茫青松,雾气皑皑,虽然身处危险之中,也莫名心安。

    少年苦笑一声:“既然世界让我于虚无中出现,也给了我很多常人没有的本领,我可以在黑暗中生活,可以不吃不喝,可以长生不死,魏墨城能够长生,那是本源世界搞的鬼儿,但是辟谷一法,是我有意无意传授给他,当然他以为那是他无师自通,自创的辟谷之法。”

    李元樱回想着活了两甲子的魏墨城,老人坐镇太安城多年,修为境界已经通天,不过在太安城内外百丈的那一场大战中,老人不过是受了一点轻伤,却如同决堤的大坝一般颓势尽显,生命流逝不可挽回,现在看来其中应该有这少年从中作梗。

    “后来世界逐渐有了色彩,有了山川河流,飞禽走兽,一下子世界多了诸多绚烂色彩,若是没见过,你会安于现状,觉得一切理所应当,但是当更多的美好涌出来的时候,你的接受和认知突然出现了爆炸式增长,那种美好会让你忍不住热泪盈眶,感慨世界的馈赠和慷慨,产生莫名的感激。”少年回想着当初看到世界转变的美好,双眼绽放出别样的色彩:“那时的世界已经丰富多彩了,在山水之间你可以寻求欢乐,在与动物的接触中你可以得到愉悦,我曾经走到过极北之地,登上了人间最高的山峰,也曾经泛舟出海,看到过遮天蔽日的惊天浪涛,还曾经走到过极西的天涯,看到过那里的沙漠,我走遍了人间,看到了许多美景,但是生而为人,举目四望,你缺少同类,缺少能够与之交流的对象,难免会觉得孤独,当本源世界将人类投放到试验时空的时候,这个世界方才算是完整,终于,我不孤独了。”

    李元樱尽量去想象那种场景,一个人在天地之间,漫无目的行走,只为寻找人间的边界,当四面八方的天地都被你走了一遍之后,世界再也没有未知之时,难免会产生孤独之感。

    “人的出现,他们不仅仅带来了能够交流的对象,而且本源世界给他们设置了初始参数,所以他们还带了一整套系统的知识体系,也就是你们嘴中的上古年代。当我一个人的时候,语言和词语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语言和词语是用来交流的,我连交流的对象都不曾有,现在完整的世界给我展示了更加完善的状态,于是我进入了学习阶段。”少年回忆着当初的往事,脸上是一片死寂般的宁静,仿若他不是在说自己,而是在说另一个人一般:“新的世界有太多未知,太多可以学习的地方,我曾经在一家农户中居住下来,他们教我语言,教我耕地,我也娶妻生子,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夫,每天晨钟暮鼓,我以为这种生活会持续下去,但是我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他们会生老病死,而我不会,我的妻子死了,孩子死了,而这还是我的孩子,他们长寿,能够比平常人活得更久,但是并不是永生。亲人离世,血脉也在不可抗拒的外力下断开,原来世间真有撕心裂肺的痛!”

    “李元樱,这种感觉你应该很清楚吧?”少年突然低下头,望着北魏天子。

    李元樱默然无语,亲人离世吗?这几年来,她已经多次“品尝”这种感觉,即便她成了皇帝,成了人间首屈一指的修行大宗师,这种痛苦还是难以削弱分毫,亲人们一个一个离世,皇陵内荒草疯长,墓碑一座挨着一座。

    “知道我为什会引导魏墨城吗?因为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永生,看到了与我相同的特质。”摇了摇头,少年脸上的单纯终于退却下去,变成了浓浓的悲伤:“人最渴望的是情感和羁绊,有了第一次失败之后,我并没有放弃追求爱情,以前我是农夫,后来我决定当个书生,去读书写字,去了解人间的道理,那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姑娘,如春天繁花一般的姑娘,一颦一笑令人心颤,爱情往往来得突如其来,逝去也很快,她接受不了我的永生,将我视为怪物,于是,我杀了她。”

    李元樱眼神阴沉下来。

    少年混不在意:“李元樱,那不是一次有意的杀人,而是无心之举,你不相信也罢,我始终以读书人的身份自居,以道德约束自我,那时的我读过很多书,懂得很多道理,还不至于因此而杀人。那一次的失败并没有让我气馁,我始终坚信着能够融入人类,只是我的另一半需要接受我的永生,如何才能让他人接受我的独特之处,我先抱养了一个女婴,自小便开始培养她,一开始我们的身份是父女,后来是兄妹,再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她能够完完全全接受我的永生,我们度过了几十年普通人的生活,再后来两人年龄的差距越来越大,她又在外人面前成了我的母亲,我的奶奶,直到生死相隔,阴阳两边,几十年的时间内,我们都知道会有分别的那一天,我们在不断重复准备着,但是当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我失去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亲情,痛苦如影随形,挥之不去,仿若人间炼狱。”

    少年重新抬起了头,面向天空中的明月,长长叹了一口气:“从那时开始,我萎靡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有一天我明白过来,我一直想要融入人类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最应该接受永生这个事实的应该是我,不是他人,你看时间不一定会抹平人的创伤,但是时间可以让人思考、忘却、麻痹,之所以人会感受到痛苦,只不过是时间不够长而已,仅此而已。李元樱,只要时间够长,你也会的,相信我,有时候偌大的皇宫内,你我有很多相似。”

    李元樱眯眼,她渴望想起时不再痛苦,又惧怕那种不痛苦的感觉,那样她会自责,会愧疚。

    “我的故事还没完,自那之后,我自我放逐,超脱人世,做过和尚,当过乞丐,贩过私盐,卖过马匹,人间三百六十行,几乎没有我不曾涉及的,于是我又以不在人世的眼光从新认识了一遍世界,我没有清心寡欲,有时也会娶妻生子,不过当新鲜感过后,觉得烦闷了,也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仿若世间根本就没有我这个人。李元樱,你不用怒视于我,这不是残忍,而是仁慈,这个浅显的道理你应该明白的。期间,我也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见到过很多有趣的事情,令人难忘,不过最后在时间的推搡下,它们又统统从我记忆中消失。”少年中指抵住大拇指,做了一个轻弹的动作,好像这弹指之间能够忘却许多人间烦恼:“很长时间内,我以为世界就会在这种状态下延续下去,事实上,我的想象力还是太单薄了一些,人间又出现了我不能理解的事情,比如天葬,这个世界已经独自运转了很长的时间,一开始那一批人类经过繁衍生息,世界已经面貌革新,形成了一个新的世界。本源世界开始行动了,好像养了果树多年的果农开始收割果实,他们将自己看中的人从新回收,做一些不可见人的事情,人世间的人在他们眼中根本不是人,而是棋子,是可以任意舍弃的棋子,即便本源世界的人和试验时空的人有着相同的相貌,一颗脑袋,两双手。”

    “这些事情我已经在本源世界弄清楚了。”李元樱开口说道,这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开口。

    少年摇了摇头:“你弄清楚的不过是表面,除了天葬,他们还有一种更为彻底的方法来影响世界,那就是对试验时空初始化,太阴蔽日你经历过,事实上这个世界已经初始化过四次,而且越来越频繁,等到世界重新恢复光明,一切都要从新来过,特别是人物关系的重塑,一个本该多元化的世界为何突然会初始化,这个世界没有崩坏的迹象,是什么影响了本源世界做出初始化的决定,于是我有了新的目标,便是找出初始化的原因。”

    眼神落在李元樱身上,少年继续开口道:“这是一件简单由复杂的事情,因为你找不到世界在以什么为中心运作,找不到世界内在的驱动力,当你成为一个小小茶农的时候,你在乎的是水土、丰收、炒茶、销量,那就是你的重心,至于天下有没有大乱,谁在当皇帝,他们是不在乎的。当你身处西域的时候,也许你脑海中的世界便是西域,你不知道有中原,有江南,西域也是一个可以正常运行的小世界,即便不与外界沟通,它也能正常运作。皇帝就是世界运行的中心吗?朝代会改变,皇帝也可以轮流做,身份不会成为重点,那太浅薄了。我也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世界运作的中心。”

    伸手指了指李元樱,少年说道:“你的生死是这个世界重启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