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就是想砍你

神级奶爸 第九百二十九章 就是想砍你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萌萌公主?是个女的?不是我吹牛逼,这一套装备,最起码要两三千万,谁能一下子花那么多?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肯定是托了。”

    “如果官方不给个合理的解释,那这件事就不好说了,五十多万人都看着呢。”疯狂天下沉声说道。

    这些人就在这里躺尸,萌萌公主晃悠着,将那些掉落的装备全都捡了起来。

    “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心中滴血。

    可没想到,那萌萌公主就将那些搜刮上来的装备,扔在了人群中央的地方,然后坐在上面,虎视眈眈的看着躺尸的这些人。

    “太过分了!”

    “这个托简直太过分。”

    很多人认为是托,结果没过几分钟,官方给出公告,绝不是托,并且晒出了一些证据。

    什么鬼?

    玩家?

    惊动了太多人,全服第一第二也都过来了,装备相互比较下,泪流满面。

    嗖!

    疯狂天下趁着那人没注意,快速复活,跑向那一堆装备的地点。

    刷!

    刀芒闪过,人头落地。

    顿时整个直播间都仿佛炸裂,太多人都跳出来,尤其是那些刚刚被疯狂天下屠杀的新手们,一顿冷嘲热讽,节奏似乎被带偏。

    “好好好,我记住你了!”

    疯狂天下狠声说道,同时打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花费比较贵重的代价,复活到城里。

    “切,等本公主去砍你,这些破烂,不稀罕。”

    那萌萌公主直接离开。

    那小子还在直播,张汉和萌萌一边窥屏一边控制角色追击过去。

    “今天真是晦气,我先去跑镖做任务。”

    结果刚出城门。

    刷!

    熟悉的刀芒闪过。

    人头落地。

    “我、草!”

    “又是她!”

    疯狂天下这次彻底疯狂了:

    “我和你从此以后就是生死仇敌!”

    再次复活到主城,从另外一个门离开,松了口气,没在这里,可是当到了野外森林边,途径一个比较粗的树木时。

    刷!

    刀芒闪过。

    “我”

    咯噔。

    经验掉落,已变成七十九级,一身顶级装备掉落小半,损失最起码有三十多万。

    “这特么谁啊?有病吧?”

    疯狂天下气的脸色都变了,香烟一只只的抽。

    再一次躺尸,他在沉默着、纠结着。

    “咯咯咯、”

    “哈哈。”

    “爸爸,他不敢起来,起来我们就一刀砍死他!”

    “那当然,敢欺负我们,必须弄他,现在七十九级,他要是不下线,今天给他打到六十级。”

    “”

    萌萌的卧室里,真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玩的好嗨啊。

    “我到底哪得罪你了?”

    疯狂天下冷静下来,公屏打字问。

    “你没得罪我啊,我就是想砍你。”

    看到回答,他差点砸电脑。

    冷静、冷静。

    “终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受到如此待遇。”

    嗖。

    复活主城。

    这任务没法做了,疯狂天下开始找人,仅仅二十分钟,便有三十多个排行榜上的高手过来。

    不只是他朋友,还想要得到那萌萌公主身上的装备。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有多狂暴。

    一刀就砍死一个,只有两位坦克能抗住五刀。

    趁着这机会,他们群攻,眼尖对方血线到达边缘。

    哗啦啦。

    各种防护宝物出现,疗伤圣药。

    每一秒钟的资源,那都得好几万,一边砍杀一边回血。

    不一会儿躺尸满地。

    又是一大片的装备。

    周围都是玩家,等待这位阔绰的萌萌公主等会离开。

    可是这些人不想放弃自己的装备,就在这躺尸等着。

    有人等不住了,复活后,刷!

    一道刀芒闪过,又死了。

    就这样,游戏好像变成了一场拉锯战,躺尸的都不下线,等萌萌公主下线离开他们捡回装备,周围的好些个玩家等躺尸的靠不下去,打算捡漏,而萌萌呢,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

    “爸爸,他们好有耐心,我无聊了,可还想看着他们。”

    萌萌有些纠结的神色。

    “那不简单,爸爸把电脑拿过来,这边挂机自动砍人就好了。”

    “也是哦。”

    张汉去拿电脑过来,萌萌上了自己的小号和朋友们玩去了,每隔半分钟便会看这边一眼,后来是每隔十分钟,然后每隔半小时。

    直到紫妍回来,一家三口去后山玩,电脑就一直在这边挂着。

    晚餐后回来,萌萌发现躺尸的人数多了几个,地上的装备了多了些。

    “哼!就一直挂着。”

    那些人还在躺尸,萌萌摆弄会手机,就睡觉了。

    第二天、第三天

    第五天的时候,萌萌一看,装备满地,轰动整个游戏。

    这天中午,萌萌跑到张汉身前,不高兴了:

    “爸爸,玩游戏都没意思了,就在那里,也不能动,小号谁也打不过,大号谁也打不过,都赖你。”

    紫妍一听,抿了抿嘴,好似在憋笑。

    “无聊了啊,那怎么办呢,以后等有别的好玩的游戏再玩吧。”

    张汉一句话给萌萌打发了。

    听到张汉的话,萌萌双腮都鼓了起来,双手掐腰,气呼呼的。

    让紫妍忍不住又掐了两下。

    “那你说你要怎么弥补我?”萌萌说道。

    “你说吧。”

    “也没什么呀?要不然我们修行吧?天天早上教小陈川练武也没意思,他好像力气比我都大了,陈叔叔说他大儿子都快要暗劲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可不能被他拉下。”

    “呦,挺有志气啊。”

    张汉装作惊讶的表情。

    “哼,我本来就要修行的呀。”

    “走吧。”

    张汉起身,手掌微抬,挂着的衣服飘了过来,直接穿在身上。

    萌萌的兴致更大了,今天小鲍主穿得是一套休闲装,宽松的小帽衫和淡粉裤子、白运动鞋,紫妍就是一身连衣裙,踩着凉拖。

    现在才上午八点钟,孩儿娘慵懒的躺在床上,见他们都起来,这才伸个懒腰下床跟着。

    走到雷阳树下。

    “盘腿坐在地上。”

    张汉说道。

    萌萌乖巧的点头,盘着小长腿,像模像样的坐着。

    “双手放在腿上,近了,再远一点,对,就是放在这里,腰板挺直,头略微向前些”

    张汉给萌萌调整姿势。

    见到这一幕。

    嗖嗖嗖嗖

    在后山钓鱼的张广佑、王鸣,聊天的荣佳丽,荣佳欣,闭关的三长老,沐雪、江晏蓝,在研究阵法的大长老,王展鹏等,打情骂俏的赵风、梁梦琪、阿虎、柳佳冉、张莉、梁浩,还有玩着魔幻乐园的陈常青,周菲,陈川,还有更多更多的人,全都凑了过来。

    “这是?”

    张广佑眼睛微微一眯:“终于要开始了吗?”

    “要开始了。”沐雪微微一笑。

    在新月山五年的时间,除了一些节假日她会回罗浮剑宗,其余时间都在这里,性子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虽然还是大小姐的架势,但平时安静了很多。

    此时她也颇为好奇,以张汉那般宠爱萌萌,让萌萌修行,会给她何等待遇?

    其他人也是这样想,这几年的时间,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到萌萌摆出这样的姿势,他们都清楚,修行就要开始了。

    “开始了,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变化。”梁梦琪目中尽是好奇:“以老板的性子,怕是最好的都要给萌萌吧?”

    “那还用说?”赵风呵呵一笑:“看着吧,绝对惊爆人的眼球,不然怎么会这么多人都过来?”

    这么多人都来,连三长老、大长老、连那些闭关的人都过来了,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要看看,张汉给萌萌准备修行的东西,到底有多好。

    本来每个人心里都有所预算。

    可结果却出乎意料。

    哗啦啦!

    待萌萌很乖巧的闭上双眼后,张汉沉默了两秒钟,虽然突然睁开眼眸,双臂高高抬起,刹那间,天地色变,新月山的万物,汇聚了无尽能量,雷阳树、雷阳花、雷阳草、雷阳晶,全部散发光芒。

    仿若让人置身于幽蓝色的世界。

    “本源能量!”

    大长老瞳孔一缩。

    万万没想到,张汉竟然会动用如此多的雷阳本源。

    怕是要过半,对这几个宝物影响也很大。

    可他在乎吗?

    大长老怔怔失神,若是他得到这般宝物,定细心呵护,力求将五种宝物聚齐。

    可张汉呢,还没有找到雷阳沙,便动用四种宝物过半的本源,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可是这才刚刚开始。

    嗡!

    天地间,除了幽蓝色,突然多了一抹白。

    “暗夜白莲!丙然,小汉将它放在药园中心,滋养数年,就是给萌萌留着的。”

    张广佑呢喃。

    其实有些事情,从平时的一举一动就可看出。

    张广佑猜测,这才是刚刚开始。

    果然!

    暗夜白莲不断升空,体积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白莲,给人一种压迫感。

    就在这时。

    咔嚓!

    一颗颗上品晶石犹如流水般出现。

    眨眼间,上品晶石的数辆好似过千,漂浮虚空,化作纯净的能量,一道道丝线牵连,法阵形成。

    给大长老的感觉,好似张汉将这天空,当做了丹炉,在炼化着暗夜白莲。

    同时数不尽的能量和本源,溶于其中,配合百种精挑细选的五阶宝物,悄然间有所变化。

    哗啦啦!

    天空竟下起了淡蓝色的雨。

    一开始的面积,成百上千米,可到后来,竟像是一个倒立的锥子,不断的汇聚在萌萌上方。

    千块上品晶石、过半的雷阳本源、暗夜白莲、加上百种五阶宝物。

    震撼人心。

    “这”

    周围有些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