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吃大户

神级奶爸 第八百六十二章 吃大户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董辰记得抓耳挠腮。

    看他的样子,荣佳丽忍不住笑了起来:”儿子,看给董叔急的,还有没有,如果你够用的话,给他一点吧。”

    “有。”

    张汉好笑的拿出一整瓶圣灵水递了过去。

    董辰眼睛大亮,速度极快的接过:

    “哈哈哈,这么多,十七斤多!太爽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圣灵水,哈哈哈”

    董辰真的有些激动了,直到十秒钟后,他面部一顿,赶忙将这瓶圣灵水收起来,一脸正色的说道:

    “小汉,这圣灵水你还有多少?咱们天侠山的护法团,有不少人都地成巅峰,有圣灵水的话,都可以突破天成,那咱们天侠山的战斗力会上升好些档次,我董辰也不是为了自己,我都天成巅峰这么多年了,没有大机遇也突破不了,所以小汉你还有多少?要不然在给我两瓶?”

    “儿子,你、你弄了多少圣灵水?”张广佑有些呆愣的问。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下一趟古矿,圣灵水就十几斤的往外拿。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好奇了,而张汉略微沉吟。

    道出了一句让众人大脑转不过弯的话:

    “不多,也就二十二瓶。”

    “噗你说啥?”董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真特么大户。

    二十二瓶,天啊,发财了,真的发财了!

    “二十多瓶?”

    周围数人都有些迷茫了,当然是武者之列。

    就连沐雪都是如此,有些呆滞。

    大家心里都在算:

    一瓶十七斤左右,十瓶就是一百七十斤,二十二瓶,是多少?

    三百七十多斤!

    送出去两瓶,三十四斤,他还剩三百三十六斤!

    太富有了。

    董辰感觉嗓子有些干涩。

    “不过我还有用。”

    张汉一句话,掐灭了董辰想要说的。

    还有二十瓶,肯定能要出来的,怎么办?

    董辰心思转动:

    “我出去一趟。”

    嗖!

    说走就走,董辰直接溜了。

    不到十分钟,董辰又跑了回来,一身狼狈。

    “真没想到,我一出门就遇到了风雪阁大长老和五十个天成巅峰,差点就回不来了,他们势力庞大,我天侠山必须要提升实力才行啊,小汉,拯救天侠山的重任,可都在你的身上!”

    纳尼?

    张广佑愕然。

    我靠,董叔你怎么这样为老不尊?

    “呃”荣佳丽有些发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记忆力的董辰,也不是这样子啊!

    “这个”

    紫妍尴尬的笑了笑。

    董叔的演技也太差了吧。

    这完全就是当面糊弄人。

    “喂喂喂,董老头,那都是我师尊的宝物,你怎么总惦记?”沐雪反驳道。

    “小丫头,天侠山都是你师尊的。”董辰立马回应一句。

    脸色摆出一副舌战群雄的架势。

    让其他人都没有在开口。

    好吧,你厉害。

    张汉嘴角颤了颤,又拿出一瓶:

    “最后一瓶,其他的我有用。”

    “哈哈,够了够了。”

    董辰哈哈一笑,手中动作超快,坐下身子后,看向周围众人:

    “今天收获好大,是个高兴的日子,刚刚的圣灵水,再来一杯不?”

    “你不是有两瓶吗?”沐雪也有些呆滞了。

    天侠山的太上长老,好让我开眼界啊!

    “你要喝自己拿出来倒啊。”沐雪哼声说道。

    “诶?我哪里有圣灵水,那都是带回去给别人的,咳。”

    他的目光看向张汉:

    “刚刚喝的太快,味道都没尝出来。”

    结果张汉没搭理这茬。

    梁梦琪,周菲她们喝一杯其实都很浪费了,能吸收的很少,不过人者有份,张汉也不在乎这点消耗,赵风喝了要突破,梁浩也是如此,其他人多少都有一些好处。

    可紫妍不能吸收,萌萌就有点特别,能量在身体里,却又不见踪迹。

    董辰又坐了一会儿,便火急火燎的来到密林,拉着大长老跑回天侠山,连张汉去龙鳞城到底干了什么,都没问。

    呵呵,第二天过来再问。

    张汉给出去三瓶,还剩十九个大瓶,修行的话,他感觉十八瓶差不多够用,一种东西无限制吸收,同样效果,消耗会越来越大。

    留一瓶备用。

    至于灵药草,估计他们看到又会讨要。

    当天夜里,董辰在天侠山,很威严的宣布消息。

    近两个月,古矿不能下。

    他已经得知消息,龙鳞城彻底疯了,四处屠杀,坤虚界各大宗门,除了天侠山,都死了一些人,连一位天成巅峰都陨落其中。

    可谓是风声鹤唳。

    不过好消息是他董辰手里有两瓶圣灵水,三十多斤。

    在长老和护法面前装了个比,一人一杯,当真惊呆一地眼球。

    只不过董辰拿出的杯子,是小型白酒杯。

    饶是如此,也是很振奋人心的。

    第二天,董辰带着王小武,云飞阳,江兵一众天骄弟子来到新月山。

    目的是吃大户,张汉这小子不在乎那些东西,随便都给出一杯杯的喝,没准哪天运气好,就混到两杯呢。

    “咦?”

    可是刚到新月山,董辰便惊疑了声,目光看向药田。

    那里有个幻阵,董辰虽不会阵法,但也可以看破王展鹏摆设的捡漏阵法。

    “啊?”

    “什么东西?”

    董辰感受到药田里的情况,大惊失色。

    不对劲,这能量根本就不对劲。

    有七个地方,散发着让他心惊的气息。

    “神物怎么这么多?”

    “比天侠山都多。”

    “那七个嘶!难不成是龙鳞城中心的六阶宝物?”

    “这、还是七种?”

    董辰站在药田旁边,脸色茫然。

    “董叔,怎么这里么快就过来了?”

    张广佑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吃大户。”

    董辰下意识的回答,说完神色一动,轻咳了声:“我是过来坐镇的,如今我们的敌人那么多,风雪阁和其他七宗的数位高层,不得不防啊。”

    张广佑笑而不语。

    “这里的情况你知道吗?”董辰问。

    “知道,那的确是七种六阶宝物,很珍贵。”张广佑点头。

    早上他得知情况的时候,也是这般表情吧。

    亲眼看着张汉将诸多的灵药草种下,那种震撼来的更为强烈。

    “小汉呢?”

    董辰问。

    “在城堡修行。”

    “你可知道他在龙鳞城做了什么?”

    “不知道,没来得及问,小汉就送萌萌去上学了。”

    “咱们过去问问。”

    “可是他还在修行呢。”

    “耽误一会儿也死不了人。”

    董辰轻哼一声,带着张广佑进入城堡,打开张汉的练功房门。

    “呼”

    张汉缓缓睁开双眼。

    董辰走到药田的时候,张汉就感应到了,提前结束上午的修炼。

    如今已经彻底将之前的能量吸收,一共点亮十五穴。

    董辰刚要开口问话的时候,看到张汉身前那几块晶石,眼珠子一瞪:

    “上品晶石???”

    “别大惊小敝。”张广佑淡淡的道:“我儿子只有一百来块,给我五块呢。”

    “一百多?”

    “有一百一十五快。”

    “一百一十五上品晶石,相当于一百多万下品晶石,这”

    董辰从未想过,有一天世俗武者会这么富有。

    “你是不是给龙鳞城搬空了?”董辰目光怪异的看着张汉。

    “没。”

    “到底怎么回事?你今天必须和我们说说。”

    “很简单,我伪装成司南手下”

    张汉简单的解释了下。

    话语简单,却让人心惊。

    “竟然还可以这样。”

    董辰有些精神恍惚:“小汉你竟可以伪装暗武者,古往今来就你一人啊!炳哈哈,这不是说,我们可以打劫古矿各大城池?据我所知,古矿中的城池可是非常多的!这么说我们天侠山要崛起了?”

    一时间董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激动的不行。

    “哪有那么简单。”

    张汉好笑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每个城池都能打劫的到,几次过后,暗影族也会有了防范措施,天魔皮虽然能伪装,但也不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龙鳞城主还察觉不到具体事情,在经历个一两次,也就有所察觉了。

    而且以他的性子,未必会将这消息告知出去。

    通过几天的观察,张汉知道龙鳞城主是比较自私的人。

    “一起吃个午餐吧,下午我要继续修行。”

    张汉见紫妍也走进来,便笑了笑。”好,那个听说六阶宝物可以滋养其他的神物。”

    董辰略微沉吟,说道:“你家天侠山上宝物不多了啊。”

    “药田东部那颗幽木树拿去吧。”

    “你家天侠山晶石还好,但来几块上品晶石应该可以让双龙阵更稳定些。”

    “五块。”

    张汉很干脆的说道。

    五块上品晶石,也相当于五万下品晶石了,价值上是这么算,可上品晶石的用处更多。

    “你家天侠山上的神物也没多少了,宗门弟子积分还有一些,供应不上,你看是不是?”

    “二十。”

    “你家天侠山”

    “董叔,差不多得了。”张广佑看不下去了,苦笑道:“我儿子还要修行呢,况且给你那些,也足够用了啊。”

    “啊?啊,宝物哪嫌多啊,不过最近也够用了,那就这些,哈哈哈,走走走,吃饭去,也不知道今天的午餐有没有圣灵水,云飞阳和王小武他们,资质不错,都没尝过啊。”

    “他们几个每人半杯。”

    张汉嘴角颤动许久,才道出这句话。

    董辰闻言也不要了,这家伙,半杯都整出来了,看来是到了极限。

    哼,这小子,不跟他要就不说。

    天侠山的娃啊,董叔我为了你们修行,都被人说为老不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