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啥情况?

神级奶爸 第八百三十一章 啥情况?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咕嘟

    和总管咽了口吐沫,根本不敢说什么,但见到张寒阳他根本没看自己,不由心思转动,赶忙说道:

    “抱歉,这件事我也管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和总管提心吊胆的说完,余光时刻打量张汉的脸色,见没什么反应,他才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是头也不回,上了一辆车,行驶出数里外他才呼出一口长气,拍了拍胸脯。

    “天啊,对方有张寒阳坐镇,夏家岂不是要撞铁板?”

    “还好我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然张寒阳若发怒,谁能承受得住,人家是天侠山的太子爷,连陈神王都是他的小弟,太可怕了。”

    这位和总管心有余悸。

    也不敢想那边会发生什么事,脑补下画面,夏家越来越过分,结果张寒阳忍不住开口训斥,然后夏家人不认识他,被张寒阳一怒之下全杀,或许夏家有人认识他,大惊失色,然后赶忙认错赔钱,挽回自己性命,还有第三条路吗?貌似没有了。

    和总管如是想到。

    但事实与想象总会有些差别。

    张汉坐在后侧,一句话都没说,静静地等待。

    倒是和总管的话语和神情,让夏家主一众对姜彤彤这边看了几眼。

    ‘刚刚他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

    夏家主的感觉敏锐,注意到了不寻常。

    连连看过去数眼,最终目光定格在张汉身上。

    刚刚和总管看的是他!

    因为在场只有他一个人面色平静。

    姜家主、一众姜家高层,还有姜彤彤,傅洪山,陈满他们,脸色或紧张,或者不安,甚至还有几人很愤怒。

    唯独那个男子,脸色入水面一般平静。

    有些怪异。

    正当夏家主沉吟时,门口再次走入一行人,这次来的有十几个人。

    “胡家主。”

    姜家主见状赶忙起身迎接,这是他最后一个底牌,花费很重的代价请来冰城顶级的胡家。

    他们家中也有一位宗门子弟。

    可事与愿违,姜家主以为还有机会,谁承想胡家主上来便说:

    “夏家主,我是胡东风,犬子胡寒也是迷武界宗门弟子,在星宿宗学艺,不知夏家主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张家一条生路?”

    夏家主闻言眉头一皱,目光看向他左手边的青年。

    星宿宗?夏家主并不知道是哪方势力。

    “小门小派而已。”那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嗤笑:“在水云宗面前,他们便是土鸡瓦狗,上不得台面。”

    “你!”

    那位星宿宗弟子脸色一怒。

    “嗯?”

    神境男子眼睛一瞪,神境巅峰的气息扑面而来,将星宿宗弟子压的喘不过气,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这”

    胡家主嘴角颤动,知道今天的事情八成是不行了。

    罢了,姜家他管不了,还是不要得罪水云宗弟子。

    “夏家主,胡某失礼了。”

    “无妨。”夏家主点头一笑,仿佛和老朋友说话一样:“胡家主为了朋友前来,我理解,我们家的夏然才有些失礼,多有得罪,胡家主万万不要见谅啊。”

    “不会不会。”胡家主连连摇头:“既然夏家主的事情谈的差不多了,我便也不多此一举了。”

    说完胡家主深深地看了眼姜家主,表示他的无奈,随即带人离开。

    刚走出门,还忍不住呢喃了声:

    ‘姜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啊。’

    这句话让外面站着的数位姜家弟子脸色变白。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就连姜家主都是面无血色,如今他已没有任何底牌。

    ‘我姜家’

    只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好似大脑缺氧。

    “姜家主,这合同你们签不签?如果不签的话,那我们就先行告退了。”夏家主笑眯眯的说道。

    表情已经彰显,他们吃定了对方。

    他的底气,也就是身旁的夏然,那位从始至终都没怎么睁眼,脸色傲然,好像天下都在他的脚下一样。

    有他在,夏家主怡然不惧,哪怕是冰城又有何妨?

    连总管都不敢问询此事!

    你区区一个姜家,竟然还敢去讨要赔偿?

    真是天大的笑话!

    面对夏家主一种的目光,姜家主颤抖着手:

    “签,我签!”

    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而姜彤彤和傅洪山焦急的目光看向张汉。

    汉哥找的人怎么还不来?

    张汉坐得住,不代表他们坐得住。

    “等一等!”

    傅洪山叫了声。

    唰唰唰!

    数道目光望了过来。

    尤其是夏然,仿佛不经意间透漏着杀气。

    有些吓人。

    “你”姜家主叹了口气,正要起身过去签字。

    “不急。”

    这时,张汉才开了口,语气平淡。

    听到张汉的话语,诸多的目光从傅洪山身上移开,看向了张汉。

    那位神境青年眉头一皱,心中不喜,一股威压将要升起,他似乎想要出手的样子。

    但这个时候,夏家主却突然一笑:

    “他们说的没错,这件事也不着急,姜家主,那你慢慢考虑,等有什么消息,再通知我便是。”

    真是一个笑面虎啊!

    他的话表达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说这件事我们根本不着急,你们急不急随意,但我们要离开了,合同不签,好啊,那这三千万,你们也别想得到了。

    听到这句话,姜家主的心都在滴血。

    答应还是不答应?

    貌似姜家破产,已成定局。

    “告辞。”

    夏家主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正要带人离开,张汉眉头微微一皱:

    “坐下。”

    言出法随?

    随着张汉的话语声,下一刻,只见那些人竟全部都坐了下去,仿佛感受到不可控制力,连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一样。

    “什么!”

    那位神境青年脸色大变,骇然失色:

    “你!你是谁?”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张汉。

    “在等几分钟,江晏蓝便会过来,等她处理这件事吧。”

    张汉淡淡的回应了声。

    这句话却直击内心,让那位神境青年脸色渐渐不好看了。

    江晏蓝作为宗主的女儿,还是很受宠的,在世俗更是国安局朱雀支队的队长,如果她知道这件事,怕是他们夏家要全额赔偿。

    “这”

    夏家主的笑脸挂不住了,面色逐渐僵硬,虽身体动不了,但他的眼睛还可以动,看到自家神境都被压的不得动弹,他心中一凉。

    糟了!

    对方是一位比神境要厉害的武者!

    心思转动,他发现神色迷茫的姜家一众,似乎并不清楚那人的来历?

    他是谁?

    深深地吸口气,夏家主再次漏出笑容:

    “不知少侠是何方神圣?我夏家最敬仰武道强者,如果你开口,和姜家这件事还可以谈。”

    直接明说,我要给你面子。

    可张汉压根都没搭理他,像这种笑面虎,心里想着的条条道道太多,勾心斗角,阴谋诡计。

    或许换一个先天的修仙者来,张汉要防范一些,但区区一个夏家主,根本就不够看。

    “在多说一句,你就可以去死了。”

    张汉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他没想惩治夏家,一切都交给江晏蓝处理便是,可夏家主一直在这里墨迹,说不得他就要动一动手指了。

    嗡!

    一句话让夏家主脸色一变,他的目光略微有些阴沉,但什么话也不敢说,其他人也是如此,那位神境青年缓缓闭上双眼。

    内心犹如滔天骇浪。

    他可是神榜上的武者,被人压的连动都不能,这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可他不会开口,生怕惹怒了对方。

    赔点钱对他来说没什么,要是丢了命

    这一幕,让姜家众人一阵懵逼。

    “啥情况?”

    姜家主面色迷茫,回头看了眼,也发现开口的张汉,他精神一震。

    反应过来,他一个人压的对方不敢动!

    “机会?”

    姜家主突然面色潮红,紧张又兴奋。

    他赶忙拱手,想要客套的时候,傅洪山赶忙说道:

    “家主,汉哥是我朋友,特意叫来帮忙的,我们姜家虽然和夏家没法比,但是被欺负,也说不过去。”

    嗯?

    姜家主微微一愣,没想到竟然是这小子的朋友,他叫什么来着?

    是姜彤彤的未婚夫,姓、姓傅吧?

    “这个”

    姜家主略微迟疑。

    姜彤彤反应很快,赶忙说道:“家主,我未婚夫洪山最近也一直为我们家想办法,好在汉哥来这边玩,洪山便请汉哥过来评理了。”

    “哈哈哈,好好。”

    夏家众人还在这里,但姜家主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峰回路转,或许他姜家真的有机会了!

    “洪山,好样的,还请问先生尊姓大名?”姜家主赶忙拱手问。

    “张汉。”

    “张先生,谢谢你”

    话还未落,一道惊呼突然传荡开来:

    “你、你是张寒阳!”

    只见那位青年神境脸色有些泛白。

    妈的,天侠山张寒阳!惹不起啊!

    唰唰唰!

    大厅突然陷入死寂,姜家众人的目光也看向那人。

    只见他忌惮目光不断的左看右看,在场也只有张汉清楚他目光的深意。

    这是在看青帝在不在啊。

    他害怕青帝?

    张汉心中好笑。

    心里的一点感觉,就是有趣。

    他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借着小老弟常青的名头,吓到别人。

    他能不怕吗?青帝,陈神王,那可是神榜第一,他这个神榜第四十八,和人家相比,是一点排面都没有啊。

    倒是张寒阳这三个字被道出口。

    姜家六位武者面色剧变。

    天啊!竟然是张寒阳!

    我姜家女婿是张寒阳的朋友!

    是啊,早都说过了,那小子的朋友和盖家关系不错。

    细想一下,全都想通了。

    他们看向傅洪山的不光,变得有些发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