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小秘密

神级奶爸 第六百四十二章 小秘密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大章】

    潜龙村边缘阿虎的这个瓦房看上去有些破旧了,年久失修的样子。

    房子前侧是一个小院子,红砖路面,在砖缝中漏出不少杂草,有一种荒凉感。

    大铁门上已锈迹斑斑,同样比较荒凉的还有隔壁那一间房,房房屋的外貌和这一间差不多。

    这两间房的格局张汉都非常熟悉,进门便是厨房,左右两侧是大卧室,并没有客厅,电视是放在卧室里的。

    时间很久远了,张汉还记得里面的电视好像才二十寸。

    砰砰砰!

    众人都打开车门下了车。

    “粑粑,这是哪里呀?”萌萌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望来望去。

    在小鲍主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呢。

    只不过看了几眼后,萌萌的目光便被几十米外的一群七八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吸引。

    他们穿着的衣服挺新鲜的,只不过除了一个小丫头比较干净以外,其他人都有点脏,这帮小子淘起来还是比较欢实的。

    他们也不认识什么劳斯莱斯,目光挂着好奇,看着外来的人。

    “这里是”张汉正要回答的时候,后边走来的张莉便接过话笑道:“这里是我和你爸小时候度假的地方。”

    “额?”萌萌微微愣了下,度假?在这里吗?也没有游乐园呢!

    没等萌萌问,张莉便主动说道:“这里和去其他城市旅游度假可不一样,主要是一会乡下风情。”

    “唔,知道了莉莉姑姑。”萌萌迷迷糊糊的回应了声,随后看向右侧不远处玩陀螺的几个小朋友。

    他们玩的很开心呢!

    张汉看向瓦房,目中难免有些追忆,灵识一扫,发现房屋里面已经布满了灰尘。

    里面的东西也是一目了然,有些他们的照片,还有些以前用过的东西,不过在卧室衣柜上,一张比较大的照片横列在那里,照片上有五个人,张汉,张莉,张广佑,宋佳丽,还有一位头发灰白眉毛很重,看似年迈但却有些英气的男子。

    张莉道出了他的名字:“好奇怪哦,旁边木大爷家怎么也没人住了呢?”

    “可能是搬走了吧。”张汉随口回答一声。

    “不能呀,木大爷无儿无女的,能去哪?以前说的要在这里养老的。”张莉撇了撇嘴

    “木大爷是谁呀?”这时紫妍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嘴。

    “是我们的邻居。”张莉闻言笑了笑回答:“木大爷人很好的,而且长得也很帅,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大帅哥,我们每次来这里度假的时候,他都会接待,人怎么说呢,很和蔼,我爸爸每次都会和他下很久的象棋,在别的,我就不记得了,这次我还给他带了礼物,没想到他也搬走了。”

    “哦哦,是这样啊,那我们要进去看看吗?“紫妍又看向张汉问道。

    “算了,保持原状吧。”

    张汉微微摇头,看着前方自己曾经居住饼数个月的地方,一共来过三次,每次都是寒暑假,每一次都会呆上两个月,加在一起也有六个月了。

    “我们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从这里步行要十几分钟。”

    张汉的目光看向街道的侧面,有一片田间小路,在右侧一片田地前,那是一片面积比较小的湖泊。

    那里有很多童年的记忆,同时张汉也笃定,风雪阁那些人所寻找的东西,就藏在了那里!

    于是许勇和刘教官、赵风留下来看车,其他人全都走向了田间小路。

    可是刚刚走到边缘,便见到一位骑着自行车的看上去六十多岁的白发老人正缓缓靠近。

    见到那两辆车子停在大门口,他微微一愣,目光看向了张汉:

    “你们是?”

    张汉见到这个老人,笑了两声:“老村长,我们是回来看一看,我爸是张广佑。”

    “啊?你是老张家的小张啊。”老人仔细的回想了下,才想起张广佑这个人,便说道:“你们可都好些个年头都没有回来了。”

    “是啊。”张汉点了点头:“老村长身体还挺硬朗?”

    “不行了不行了。”老人一边扶着自行车一边说道:“胃不太好,吃不太下东西。”

    “对了老村长。”张莉突然跳了出来,微微笑了笑,问道:“我们隔壁的木大爷什么时候搬走的啊?”

    “你是说大木啊?”老人摸着自己的胡须,突然叹了口气。

    这让张莉认为是隔壁的木大爷已经归西了呢,眼神中的喜色都渐渐消散了。

    只是老人摸完胡须,又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最后一次离开这里之后,第二天他就走了,大木这个人好啊,当世帮乡里乡亲干了好多的农活,他和你们家的房子,都是他自己亲手盖的,说起来还挺有意思,他也不怎么在咱们村住,可每次来的时候,没几天你们也会过来,就好像是约好的,哎,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两个小屁孩也长大喽,时间不抗混啊。”

    哦?

    张汉闻言后突然一愣。

    这些也都是他第一次知道,以前来的时候,他哪会问这房子是哪来的?

    更不会关心隔壁的木大爷是谁。

    但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张汉有点怀疑这位木大爷是不是也是自己父亲的人啊?

    “哎呦,你们还是开这么好的车回来的呢?这好像是好几百万的劳斯莱斯吧?”老人仔细的盯着前方的两辆车说道:“真是出息了啊,你们也算半个潜龙村的人,我为你们自豪,非常棒。”

    老人笑了两声,对张汉鼓了鼓掌,从他明澈的眼神中可以看到那种比较单纯的祝福,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张汉腿后边站着的萌萌,突然间一笑:“长的真精致的娃,这是你们谁的孩子?”

    “是我女儿,漂亮吧?”张汉笑了起来,摸了摸萌萌的小脑瓜:“这位是老村长,叫老爷爷就行。”

    “嗯哼,老村长爷爷你好,我叫萌萌。”萌萌挥了挥小手。

    “真乖。”老人笑了起来,从兜里拿出一块袋装奶糖:“老爷爷给你糖吃。”

    “额?”萌萌略微迟疑了下,抬头看向了紫妍。

    她可是非常清楚,麻麻很少让自己吃辣么好吃辣么甜甜的糖的。

    “收下吧,额,收到礼物要说什么?”紫妍盈盈一笑,对着萌萌说道。

    “嗯哼,谢谢老爷爷。”萌萌一边接过糖一边开心的道谢。

    “不客气。”

    老人咧嘴笑了好几声。

    萌萌接过糖后,自己身处小手将糖皮撕开,美滋滋的吃了起来,期间还嘟囔了声:

    “垃圾不能扔地下的呀。”

    于是萌萌明澈的眼睛转了两圈,最终定格在张汉的裤兜上,小手掌拿着糖皮,直接塞了进去。

    看得张汉有点哭笑不得,想起了萌萌哭鼻子的时候,往紫妍身上蹭鼻涕的画面了。

    “你们是要去泗水湖吧?”老人看向那边的方向,摇头叹道:“本来这里到达泗水湖要修水泥路的,这样的话,你们开车进去,也就三五分钟,只是、哎,不说这事了,你们过去玩吧,我要回去做个午餐,等会儿回来,上我那一起喝点?”

    “老村长,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喝酒呢?”张汉笑道。

    “诶?”老村长闻言还不乐意了:“我现在带喝不喝也能半斤白酒!”

    “哈哈,好,那我们先去转一转了。”张汉点了下头。

    告别后,他看了眼老村长的背影,又看向赵风,嘴唇微微一动,传音了两句话。

    赵风点头,和许勇跟着老村长走向附近他的房子,期间赵风的手里悄悄地多出一张银行卡。

    相遇便是缘,老村长在张汉看来人也挺不错,也知道一心为村民,看到刚刚他有些失落的目光,张汉觉得,修条路什么的,好像很简单点事情,那就遂他的心愿好了。

    正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汉随手抛出的,有时候都会是别人的大机遇,现在很多事情对于他来说,其实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哪怕他不懂,也有很多人会争着抢着帮忙来做。

    “哥,现在冰好像还没融化呢吧?咱们去那里干嘛呀?”

    走上了田间小路,张莉忍不住问了一嘴。

    “咱们去转一圈,取一下咱爸留下来的东西。”张汉回答。

    “咱爸留了什么东西?”张莉更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但应该是一个好东西吧。”张汉回答了声。

    随即张莉也不问了,和紫妍聊了起来,萌萌倒是喜滋滋的吃着奶糖,也没有说话,老老实实的握着粑粑和麻麻的手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因为几人的速度比较慢,所以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远远的才看到了湖泊。

    上面还是冰层,可以想象,若是夏天,这里一定是波光粼粼。

    但现在,还真没有什么好看的意味。

    在小湖右侧,有着一块向里延伸了十几米的石台,石台上面是凉亭,有一些椅子在上头,可供人们平常钓鱼。

    这是以前就存在的东西,凉亭的样貌看上去是古风的,还算有点韵味。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在左侧,有了三个房屋,此时还有袅袅炊烟,远远的在前后两侧,湖边种了不少小树,看来这小湖泊也被人承包养鱼了。

    几人径直走向凉亭,目光看向冰面,有些感慨的语气:

    “当初我和我爸就是在这里数鸭子的。”

    “那我怎么没数过?”张莉愣了下。

    “额,可能是因为你比较乖吧。”

    张汉的一句话,让紫妍抿嘴笑了起来。

    事实就是如此,女孩小时候相对来说就是要比男孩子乖。

    “哥,你要找什么东西?”张莉转头看来看去:“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你当然不知道了,那是我和咱爸的秘密。”张汉好笑的说道。

    “哼!”

    张莉的小脸突然拉了下来:“他和你都有秘密,等他出来我可要好好的质问一下!”

    “好啊,这必须得惩罚他!”张汉颇为支持的说道。

    “咯咯咯,你们哥俩就在这里贫嘴吧。”紫妍捂嘴笑道。

    等他接回他的父亲,这哥俩不哭就好,哪还有时间说别的呢。

    “是什么呀?”萌萌吃完奶糖了,抬起头看向张汉嘟囔着问。

    这个时候,张汉眼睛微微一眯,很罕见的有点‘小脾气’的架势,对紫妍和张莉挥着手:

    “你们先出去,然后转过身,别偷看。”

    “啊?”紫妍愣了下。

    这是要干啥啊,还要背着自己。

    随即紫妍也反应了过来。

    原来这家伙是想要和萌萌有点小秘密啊!

    于是哭笑不得的紫妍和张莉离开了凉亭。

    “粑粑,我们要干什么呀?”萌萌抬起头很好奇的问道。

    “想不想玩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张汉柔和的笑着。

    “想想想!”萌萌听见后就有点高兴了,小脑瓜连连点着。

    “等着。”

    张汉一把抱起萌萌,来到凉亭的南侧和东侧的方向,随后将萌萌倒了过来,抓着她的脚腕,缓缓向下送去。

    “看没看到一个心形的图案?”张汉说道。

    “唔,没有呀,有点晕晕的了。”倒着看东西,萌萌有点小迷糊的样子。

    张汉灵力一动,只感觉一股清风拂过,将萌萌面前的石头吹了一下,一层厚厚的浮灰被吹的飘散,漏出了一个心形的淡蓝色标记。

    标记大概有成人手掌大小,也是倒着的,从萌萌的角度看,刚好是正着的心形。

    “看到啦,粑粑我看到啦。”萌萌的眼睛瞪大了三分,惊喜的叫着。

    “那萌萌你现在伸出右手按在那个心形标记上。”嗯哼。“

    萌萌伸出小手在上面按了一下,又按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

    一共按了三下,随后张汉便笑着将萌萌抱了回来。

    萌萌眨着大眼睛,看来看去,最终疑惑的看向张汉:

    “什么都没有呀?”

    “有,马上就出来了!”

    张汉柔声说道。

    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完全的感受到,这个印记,只有血脉相同之人,才可打开!其他人完全感受不到,因为那一块心形石头,也是一件圣器!

    四阶灵宝,放在这里充当小秘密的存在,也让张汉有点感慨,父亲倒地是天侠山的少主,这宝物的数辆,还真是不少呢。

    但这心形石头的纪念意义更大,是张广佑和张汉的秘密,现在也成为了他和萌萌的秘密。

    其实张广佑也完全想不到,打开这个印记的,会是他的亲孙女!

    嗡嗡嗡!

    萌萌没有看到的是,那个心形图案,在这个时候正闪闪发光,发亮,闪耀着钻石一般的美!

    轰隆!

    突然,在萌萌全神贯注的瞩目下,脚下边缘处的石头,突然动了,就像是一个抽屉缓缓打开,里面的空间和课桌差不多大,一个淡黑色的巴掌大的方块宝石,正平静的躺在上面。

    “这是什么呀?”萌萌好奇的问。

    张汉弯腰将宝石拿了出来,石盒子缓缓缩了进去,张汉看了两眼,轻轻的笑了笑:

    “这是我们的秘密,萌萌,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爸爸了,你就来这里,打开盒子,写下一封信,放进去,爸爸有一天就会看到的,或者放一些其他的东西,像是爸爸手中的这块石头。”

    “额?唔我不要。”萌萌突然摇头拒绝道。

    “怎么不要?”张汉愣了愣。

    “因为、因为我不会找不到粑粑的,粑粑你都说过了要一直陪着萌萌,forever。”

    一句话惹得张汉哑然失笑,他的目光颤了颤,重重的点了下头:

    “对,我会一直陪着萌萌,直到永远。”

    轻笑两声,张汉抱起萌萌,在她粉嘟嘟的小脸蛋亲了口,随后走向紫妍和张莉。

    “哼哼,小秘密弄完了?”紫妍轻哼着说道。

    “嗯啊,我和粑粑的小秘密,不能告诉麻麻的。”萌萌像回事儿似的说着。

    “呜呜呜,你不告诉麻麻,那麻麻就伤心了。”紫妍的双手捂着眼睛,假装哭着。

    但萌萌没有看出来啊,一下子就着急了:“哎呀,哎呀,麻麻你别哭,我、我告诉你。”

    “噗嗤”

    紫妍忍不住笑了场,伸手捏了下萌萌的小脸蛋:“麻麻逗你玩呢,你和粑粑的小秘密,一定要记住哦。”

    “额?”

    给萌萌整的一愣一愣的,有点迷糊了。

    一行人回往村落,到达地方的时候,赵风和许勇他们已经在车子旁边等候了。

    赵风见状走了过来,在张汉身边小声说道:

    “师父,我去了,但没想到老村长什么都不要,很耿直,所以我给陈家主打电话了,他已经派人过来全力负责此事。”

    这就是武道强者所带来的影响力,有时候一个念头,就会有很多人来帮你做事。

    不过陈家倒是个意外的情况,陈常青得到八荒魔龙功法,陈家战神都看得出来是一场很大的机缘,所以对张汉的感谢自然很足,特意通知陈家主他们,见张汉如同见他一样!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陈家主是有点懵的?

    啥意思?

    见到张汉我要先叫一声大伯?

    不过随即他便明白过来,也有点心惊,没想到老爷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说明在他心里都将张寒阳放在了等同的地位。

    他还不是神境呢,都这样了。

    这要是突破之后,会变成啥样啊?

    对此,陈家主有些好奇。

    所以接到了赵风的电话,他第一时间派人安排这件事。

    在张汉他们上车回往上京的时候。

    遇到了陈家来人,他们见到这两辆车,也知道是张汉他们。

    特意将车靠在路边,下车挥手打招呼。

    好像是面见领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