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他是张寒阳?

神级奶爸 第六百一十七章 他是张寒阳?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百亿赔偿金?

    不给便拆了整个张家府邸?

    嘶!

    此言一出,在场张家众人一片哗然。

    百亿是什么概念,如果真的拿出百亿赔偿金,张家的整体实力将退步小半!

    绝对是伤筋动骨,尤其是在上京这个竞争极为激烈的地方。

    本来大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时间是错愕。

    没有听错吧?

    但紧接着听他说不给便拆了张家,说实话,在场以张家主张南为首,以张家唯一武道宗师次之,所有人的心底都缭绕起些许怒火:

    你一个小辈!还是被踢出家族的小辈竟如此放肆厥词?你真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吗?就算你父亲在这里也不会这样说话,你有什么资本在这里这样嚣张?

    于是张南身旁的几人忍不住冷笑了出来:

    “百亿?还真是想钱想疯了吧?”

    “张汉,张莉,你们不要以为找到了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张南的脸色也沉了很多,声音低沉:“本将你们驱逐家族,你们还可通过张广佑的回归而回归,但现在,我觉得这个机会没必要给你们,还有,你们带人打回张家,又该当何罪?”

    “所以,你们是吃硬不吃软吗?”张汉向前走了一步,平淡的目光扫视眼前这些人。

    “竖子狂妄!”张家那位宗师眉头一皱,带头大步流星的走向张汉。

    同时他身旁的八位武者相互对视一眼,也跟在他的后面,表达他们一致对外的态度。

    他们的过去,也让张南等人闭上了嘴,目光冷淡的看着张汉。

    敬酒不吃吃罚酒!

    面对在他们看来‘狂妄无知’的张汉,他们觉得适当惩罚一下也好,让他看清一下自己。

    那位带头走过去的宗师武者,一边走着一边冷声说道:

    “张汉,看在广佑的面子上,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立刻离开,否则”

    “否则什么?”

    张汉眉头微微一皱,左手向前一样。

    哗的一声,就像是海浪的声音传出。

    张家数位武者感受到一股惊人的、不可抗之力从脚下升起,他们感觉得到,那股力量宛如蟒蛇,将自己捆绑,丝毫都动弹不得!

    在张南等人的目光中,只见前方走过去的九个人,全部向上悬浮,飘荡在两米高的空中。

    “嗯???”

    张家宗师身子扭了扭,能略微动弹丝毫,但大一点就动不了了,这让他有点蒙圈:“怎么个意思?”

    咯噔!

    他的心脏狠狠地一缩,目光骇然的看向了张汉。

    只见他一脸平淡,左手正隔空按着他们。

    一个接近真实的、又令他恐怖的想法由心而生:

    “他、他是一位武道超强者?这怎么可能!”

    同时张南后面的一片人,也瞠目结舌,他们似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伸出左手掌控九人的张汉,这不是爱,而是惊骇。

    他们的内心,也升起了沉甸甸的几个字:

    “这是真的吗?”

    众目睽睽之下,张汉的眉头舒缓了些,有些不耐的语气:

    “不要在挑战我的忍耐性。”

    嗖!

    话落张汉左手一挥,张家宗师协同八位武者全都向后倒飞而去。

    砰砰砰

    九人撞在了墙面上,传出一道闷响,被撞击的有些晕,都受了些轻伤。

    随即张汉的右手一抬,目光看着张南等人,他的手掌却按向了在水塘中的凉亭。

    咔嚓!

    只听一道清脆的声音,整个凉亭,好似被连根拔起,它随着张汉右手不断的握拳动作,而被碾压的越来越小,就好像哪里有一只大手,将整个凉亭握碎。

    噗通,噗通

    碎石不断的掉落在水塘当中,将水面扬起了道道很大的波浪,正如张南等人的心情,惊涛骇浪。

    “给你们三天时间。”

    张汉说完,最后看了他们一眼,随即转身,张莉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跟着张汉上了车。

    两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缓缓离开。

    “他、他还是那个张汉吗?”

    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他的实力”张家宗师呼出一口长气:“最少都是宗师后期,甚至是巅峰强者啊!”

    说完这句话,这位宗师的右手才伸向裤兜,拿出了响了很多遍的手机,接起电话。

    “那我们怎么办?难不成还真的给他一百亿?”

    “他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给他一百亿,我们张家还过不过了?”

    在很多‘不愿’的议论声中,张汉轻叹口气,目中闪过一丝果决:

    “虽然他变得厉害,但我们张家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更何况这里是上京,张芬,这两天你负责联系他,跟他讲清楚,他拍卖所化的那些钱,我们可以给他,但多余的,就算了吧,我们张家并不欠他什么。”

    “是!”

    一位年近三十的女子点了点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

    “你说什么!”

    一道雷霆般的惊叫从人群中响起,这吓了很多人一大跳,纷纷转头望去,只见张家唯一的一位宗师,他的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瞪得滚圆,嘴巴大张,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当啷!”

    他手里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在这一刻,他仿佛都没有感觉到,整个人僵硬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这是?”

    张家不少人都惊疑不定,纷纷凑近。

    “阿五,你这是?”

    张南碰了碰他的肩膀。

    这好像让他如梦初醒,整个人一哆嗦,脸色苍白,缓缓转头看向自家的家主张南,他的眼角颤动,涩声说道:

    “完了!”

    “我们、我们好像闯祸了!”

    张南眉头大皱:“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汉他、张汉他、张汉他”这位武道宗师张五,好似被吓到了,颤颤巍巍的说了三遍之后,才大声道出身份信息:“他就是张寒阳!香江狠人张!”

    轰隆!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砸在了众人的心头。

    “你说什么?”张南大脑缺氧,一个踉跄差点瘫软在地:“张、张寒阳?”

    这三个字一出口,仿佛拥有一种魔力,让在场众人的脸色齐刷刷的变白。

    在场近乎都是张家核心层人员,对于很多事情都清楚。

    武道界名声大噪的张寒阳,他们又何曾没听说过呢?

    香江狠人张,不出手则已,出手便是雷霆万钧。

    香江王者李家,被张寒阳以一己之力踏平,百年李家,那可是比张家都强横的存在啊,然而说没就没了。

    那岂不是说,只要他想,踏平张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怎么办?”

    三个字在这时候,宛如泰山一样,给人很大的压力。

    是啊,该怎么办?

    刚刚张南还有抗衡的想法,但现在,怎么抗衡?

    而且他心底也生出一丝悔意,这明明就是一场天大的机缘,现在却演变成了危难。

    怕是这件事传出去,要贻笑大方了。

    张家子弟张汉,被张家踢出家族,隔数年成为万人敬仰的张寒阳,这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传说故事。

    可事实就发生在他们眼前。

    怎么办?

    “消息属实吗?”

    过了一分钟后,张南勉强提起精神,看向张五苦涩的问。

    “是、是张尘打电话告诉我的,但我感觉,八成是真的吧,因为张汉他真的很厉害,我连抗衡的资本都没有。”张五叹气回答。

    “张尘是怎么知道的?那岂不是说也有可能是假的?张尘他们在哪?”张南身旁的男子问道。

    “他们在前面!”

    侧面一位男子指着前侧说道。

    众人望去,只见张尘和张元快步跑来。

    到了近前,张南赶忙问道:

    “小尘,你是怎么知道张汉是张寒阳的?消息属实吗?”

    大家都看到了张尘高高肿起的左侧脸颊,但这一刻没有人问他怎么样,这就是现实,总有个轻重缓急。

    “消息呼消息属实。”

    张尘剧烈的喘息着,因为脸部动作,让左脸有些疼,一时间没有开口。

    他身旁的张元急切的接过话:

    “张汉他太凶了,一句话说不好就打死人!直接将人弄消失了,太吓人了,鼎溪集团的管总,马氏集团的胡总他们全都被张汉一巴掌拍死了,还有两个人,他们是、是风雪阁的人,都死了,都被张汉打消散了!”

    他的话断断续续,让众人有些不理解的同时,更多的是毛骨悚然!

    “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南咬了咬牙,目光看向张尘。

    “嘶呼”张尘深深地呼吸口气:“是这样的”

    他从天奇拍卖会入场之前,说到结束:

    “我打听了朋友,他说张宗师和雷宗师一同出现,加上两人的体型描述,极有可能是张寒阳和雷总管了,我知道消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五叔,但他都没有接。”

    听完他的话后,张家众人一时间面如死灰。

    还真的是一头魔王啊!

    “这件事,还是请教一下二伯吧。”张南也拿不定主意了。

    于是众人面色沉重的回往老宅餐厅。

    张南在张家二爷的耳边说了这一席话,本以为他会出主意,但谁知他听闻消息后,道了声:

    “虎父无犬子。”

    便沉默了,这一沉默,便是足足十分钟。

    张家二爷的目中好像闪过追忆,回神的时候,他拄着拐杖,站起身,看着张南,摇头说道:

    “知道为什么我们老一辈的人,都喜欢张广佑吗?”

    “这”张南表情一顿,千般话语,最后化作了一道叹息:“不知。”

    是他的能力?还是武道的地位?还是其他?原因太多了,张南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但谁知张家二爷喃喃了句让他有些颓败的话语:

    “因为他可保我张家百年昌盛,而你,只是寥寥二三十载,罢了罢了,我已经老了,张家的事,你们做主吧。”

    说完,他便缓慢的向外走去。

    留下了一群不知所措的张家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