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满城风雨

神级奶爸 第五百六十八章 满城风雨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74、80】

    这一幕就连阿虎自己都看不明白。

    他感觉自己只是非常用力的向下挥剑一砍,打算来个七连击。

    但第一剑斩下去,就发生这样的情况。

    我擦,魔舞剑这是发威了啊!圣器果然是圣器,牛逼!

    阿虎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认为圣器本就如此强悍。

    甚至在场超过九成人也如此认为。

    “这个就是圣器的威力吗?”

    “也太强大了吧,光是这股子气息,就让我感觉像是坠入了冰窟里一样寒冷,不知道宁二少能否挡住这一招。”

    “我感觉有点难,或许宁二少会受一点轻伤的代价。”

    很多人都在议论着。

    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宁小天,他瞪着滚圆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黑雾缭绕的那一块地面。

    “咕嘟”

    咽了口水之后,他喃喃道:

    “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他身旁的三个朋友,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武者之间的战斗他们也看过,但是这么高级别的战斗,还是第一次见。

    至于赵风和王鸣数人,见状后目光一凝。

    但他们并不担心,哪怕出现这种状况,和他们这一边也没关系,只是说宁展棋会不会发生意外,有没有挡住这一招。

    对于这一招式的强度,王鸣都有些疑惑:

    这圣器怎么会自主的发动攻击呢?真是奇怪。

    这边的数人毫不担心,但对方有个人心脏却是揪了起来,连呼吸都屏住了。

    此人便是对方最厉害的罗方罗宗师。

    他的表情有一点的惊恐,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外人看来,好像是罗师兄万般关心宁师弟的状况。

    但事实上。

    他在阿虎收回长剑的那一瞬间。

    听见了一丝微弱的‘咔嚓’声,声音好似金属断裂。

    ‘是九环刀吗?’

    罗方的心脏狠狠地一缩,他无比担心自己的九环刀。

    同时也很懊恼,自己为何将爱刀借给了别人!

    别人?

    是的,区区一个宁展棋,当然是别人,不要说是他,就连其他师兄弟,也都是外人而已!

    罗方很沉稳,但也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

    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镇魂九环刀!

    在他万般紧张的目光下。

    黑色雾气从边缘开始散去,一米、两米五米范围的黑色雾气,在众目睽睽之下,散尽了。

    这一刻。

    罗方的眼睛再一次瞪大,再瞪大,数道红血丝在双眼中弥漫来开。

    因为他看到了。

    躺在地上毫无声息的宁展棋,在他的身体左边,有三片断刃,在他的右边,他的右手里还握着刀柄,手的旁边有两截断刃。

    镇魂九环刀,被那一剑斩碎了!

    一抹煞气在罗方的眼中弥漫开来。

    但这个时候,在场其他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宁展棋这是死了?”

    “宁二少被打死了,我的天,怕是整个临海都要震动啊!”

    “完了完了,宁二少被斩,宁家绝对不会忍气吞声,更何况宁家的背后还有古家,古东来若是开口,这件事情定然会闹大。”

    “不可一世的宁二少,竟然被那人一剑给斩了?”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尤其是宁小天。

    他的眼睛滚圆,嘴巴大张,仿佛是被掐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目中尽是惊恐。

    突然,他动了。

    并不是冲向宁展棋查看他的情况,而是向后退缩着。

    死贫道不死道友,他害怕对方一个不满将自己也斩了,他还没有活够!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后,场上陷入一脸死寂。

    在这个观景平台,落针可闻。

    “我草!”

    突然,阿虎叫了一声,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细细的观察两眼:

    “这也太不抗揍了吧?”

    “还有一口气。”王鸣这时候向前走了两步,他的脸色很平静。

    武者的对决,有太多的生死,像是那种切磋的情况,只是占少数。

    见到王鸣向前动了,罗方的身子也是向前一动,他的几个同门师弟也一脸紧张的跟了过来。

    “这一场对决,阿虎胜。”

    罗方沉声说了一句,颇为心痛的看了一眼九环刀,随即咬牙说道:

    “将他带回去!”

    “是!”

    三个师弟赶忙回应,将几乎没了气儿的宁展棋抬起来,快步向山下走去。

    这三个人理都没理旁边断了的九环刀,在他们看来,已经断成了这样,几乎没有什么价值了。

    罗方见到断刀后,心脏又是一痛,一股恨意缭绕心头。

    不只是对阿虎等人的恨,也有对宁展棋的恨。

    他右手一挥,将九环刀收回空间戒指当中,随即目光阴冷的看着阿虎:

    “下的好狠的手!”

    如果换做常人,怕是会被罗方的气势吓得噤若寒蝉。

    但阿虎久经沙场,和张汉在一起,接触的强者太多了,此时更是怡然不惧,反而皱眉回答:

    “是他太不经打了!”

    气的罗方差点动手,这个时候,王鸣眉头一挑:“武者对决,生死勿论,你之前也说过这话,难道现在又不记得了吗?如果你不清楚,我可以提醒提醒你。”

    王鸣的话语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这一刻,在场其他观战的人又是向后退了数米,目光紧紧的盯着场上。

    这要是两位武道宗师打起来,他们距离的近了,怕是会受到波及。

    罗方闻言后眼角一跳,冰冷的目光扫向赵风、冷月等人,好像要记住这些人的模样,最终定格在王鸣身上:

    “没错,是生死勿论,但你们不要忘了,这里是临海!宁展棋是狂刀古东来的弟子,这里是古家的主场,你们这样,未免也太不将古宗师放在眼里了吧?”

    一句话倒是让不少人有些共鸣。

    古家是临海第一世家,交战的又是古东来的弟子,的确算是主场。

    “你怕是在说笑。”王鸣冷笑道:“在城市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主场的问题,你这话要是在小世界大门打开之后说,怕不是被人看成傻子。”

    “哈哈哈。”罗方仰头怒笑几声,随即连连点头:“好好好!此事我会禀报我师,希望你们之后在临海的日子,也能笑得出来。”

    说完,罗方狠狠地看了王鸣、阿虎等人一眼,转身离开。

    王鸣嘴巴微微一动,想要说什么,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古东来带给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如果古东来和张汉一战,他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毕竟狂刀古东来的名头是很响亮的,他是比盖行空都要早的武者,之前在小世界有着不少强力的战绩。

    罗方一离开,宁小天吓得赶忙跟了上去。

    他们一行人率先下了山。

    见到他们离开后,阿虎凑到王鸣身前,小声道:

    “我是不是又惹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魔舞剑突然就那样了,我就是正常向下挥动的。”

    “就算将他斩了也无所谓,我们是萌萌安保团的人,在外面也代表师父的脸面,又岂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挑衅的?”赵风沉声说道。

    “小风说的对。”王鸣也点了点头:“我们现在是一个群体,也可以说成一个势力,对于其他势力,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可以忍让,有些时候有些事无需忍让,有些人可以给他机会,有些人也可以诛之,凡事都有个度,对于这件事,错在他们,刚刚阿虎没有再下杀手,已经算给面子了。”

    “啊?那都算给面子了?”阿虎挠了挠头:“其实那道攻击我也有些迷糊。”

    “那宁展棋,虽然气息近无,但多用一些疗伤资源也能救的回来,只不过会损伤根基,还要看他们愿意花费多大的代价来救罢了,不管他们,我们也回去吧,这件事小风你如实告诉给小汉,他可以拿主意的。”

    王鸣说完便带头向山下走去,远远的也可以看到罗方等人,像是逃似的快速离开。

    “哎。”赵风突然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师父不怎么乐意搭理这样的事情,估计晚上我禀告给他的时候,也只是‘嗯’一两声回应吧。”

    “说的也是。”王鸣闻言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小汉他看似不在意,心里也会有数的。”

    “”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下山。

    留下了站在后头大眼瞪小眼的数十人。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是沉默,随即便犹如火山爆发一样,陷入一片哗然当中:

    “卧槽,宁二少被打的濒死?”

    “本地最强的古家和过江猛龙狠人张,两个势力的碰撞,这也太强悍了。”

    “一剑将宁二少差点打死,妈的,不愧是狠人张的手下,这也太狠了。”

    “关键是张寒阳对自己的手下真维护啊,一个安保团的成员决斗,就特么的拿出两件圣器支持,太可怕了!”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刚刚好像一片死水,但现在又像是菜市场一样嘈杂。

    在最左侧站着的那位武道宗师,平头的中年人,也微微有些失神:

    “那位阿虎,拿着两件圣器,哪怕换做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张寒阳的手下阿虎,手持魔舞剑力斩宁展棋,一剑将其重伤垂死,这消息怕是很快就会在临海传开了。”

    中年人连连摇头,同时带头向山下走去。

    和他所说的情况差不多,在众人下山的同时,已经有不少人拿出了手机拨打好友的电话,吆五喝六的说着:

    “你今天没来,是没看到发生的大战,我跟你讲老特么牛逼了,连罗宗师的九环刀都被斩断了”

    “阿六,今天我目睹了一场大战啊!宁家二少差点被打死,整个人血肉模糊,都废了。”

    “”

    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很快速的向外传播着。

    临海市的武道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说整个武道界,但接近这些世家的武者,很快都知道了。

    东来山。

    位于临海市北区的东部,紧邻海湾风景宜人。

    这是古家庄园的地点,山下是古家成片的豪宅区,各种各样的独栋别墅林立其中。

    但别墅区域并没有前往东来山的路,甚至可以说这边的树林密集,还比较陡。

    东来山,是古家老爷子古东来居住的地方,山顶临近海湾悬崖的地方,是一处洞天福地,灵气的密度相对于城市要多出数倍,可以供人平时修行。

    所以古东来便在这里建了个四合院,并且将这座山命名为东来山,好似宣布主权。

    前往山顶的路在山体的南侧,车可以开到半山腰,这里有古家一些武者的住宅,也是在这里修行所用。

    在往上就需要步行了。

    此时,罗方和几个师弟正快速向山上而行。

    罗方的脸色有些难看,几个师弟在后边抬着宁展棋。

    从半山腰到达山顶,用了五分钟,在那四合院的铁门前,罗方整理了下脸色,用门把手的铁环撞击着门,就像是门铃一样,发出铛铛的声音。

    他仅仅敲了三下,便默默地等候着。

    一分钟、两分钟直到五分钟。

    里面才传来一道平淡的声音:“进来吧。”

    “是!”

    罗方回应了声,打开门带人走了进去。

    此时在院子中央的椅子上,头发半白,面色有些老态龙钟的古东来正一口口的喝着茶。

    见到宁展棋犹如死尸,他的神色毫无波动。

    “师父,宁师弟和张寒阳的手下对决”

    罗方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到了阿虎拿出魔舞剑之后,以及王鸣的态度和他们的话语,罗方是有些添油加醋的。

    这也让古东来的目光略微冷了一些。

    “事情就是这样,宁师弟的气息近乎消失,也只有师父才能将他从鬼门关拉出来,所以我就将宁师弟快速带回了。”罗方有些沉闷的说道。

    此言一出,古东来缓缓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

    “送回宁家。”

    嘶!

    罗方瞳孔一缩,顷刻间后背都扬起了一片汗水。

    他在心情低落之下,竟然说出了这种略有指示的请求,在古东来这里是大忌。

    罗方跟随古东来的时间很长,甚至他的脾性,甚至可以用‘阴毒’来形容。

    伴君如伴虎,自己曾经有三个师弟,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闯入他的宅院,直接被一刀砍灭,他虽然不总出手,但也是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

    “你们将他送回宁家,快去。”罗方赶忙转头和另外三个师弟说道。

    “是!”

    三人抬着宁展棋匆匆向外跑去。

    他们离开之后,罗方等了十几秒钟,才有所动作,将断成数截的九环刀拿了出来,有些苦涩的问:

    “师父,这样还能修好吗?”

    “不能。”

    “好吧。”罗方点头,将断的九环刀收回,拱手道:“师傅,那这件事您怎么看?要不要我放出什么消息?”

    罗方已经准备撤了,离开之前如同往常问了一句话。

    “暂不理会,还不是时候。”古东来喃喃了声:“带我领悟这一式,可斩之。”

    嗖!

    话落,古东来的身影回到了正前方的屋子,在里侧的一面墙,挂着一幅五米长三米高的画卷。

    画卷极为古老破旧,上面有着条条杠杠等纹路,细看像是刀光闪烁,玄之又玄。

    在院子中的罗方,缓缓退了出去,将大门关好,才快速下山。

    从两点多发生的事情,到了六点钟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

    “你听说了吗?宁家二少被人打死了。”

    “听说了,宁家举家震动,宁浩天大怒,但却没有其他的消息传出,就是因为将宁展棋斩杀之人,是张寒阳的手下!”

    “你们都是听说而已。”

    在一阵议论声中,有知情人士说道:“宁展棋对决输了的时候,深受重伤垂死,但还有一口气,罗方将他送回了东来山,可没过几分钟又被送了下来,这个时候还是有一口气,那几人将他送往西区的宁家宅院,听说是到了门口断了气的。”

    “卧槽,这消息也太震动了,怕是整个临海这几天都要为之颤抖,不知道古东来会不会因此出手。”

    “古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这件事也不一定是什么情况,狠人张寒阳,人的名树的影,现在便压的古家没有动静,宁家忍气吞声,太强了。”

    临海武道界是一片震动。

    但张汉这一头,却刚刚从一家西餐厅出来,上车回往半岛酒店。

    “萌萌刚刚吃的很多呢,是不是玩的累了啊!”周菲坐在副驾驶看向后排座的萌萌说道。

    “唔,是的呢,萌萌都玩累了。”萌萌靠在张汉的身旁嘟囔着回答。

    “那等会儿回到酒店,我们看一会儿电视就睡觉觉。”张汉摸了摸萌萌的小手说道。

    “好呀。”

    “妍姐,等会电视台会来人,我们要协商一下具体的流程,还有在三首歌曲中确定一首。”周菲这个时候说道:“他已经到了半岛酒店,在一楼喝茶休息呢,等会儿你要和我一起吗?”

    “来的是那个马副台长吧?”紫妍问道。

    “对,就是他。”周菲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起吧,他亲自过来,我不出面也不大好。”紫妍抿嘴一笑。

    虽然人气现在挺高的,但紫妍的心态也一如既往,以前就没耍过大牌,现在跟张汉在一起之后,对一些事情看得更是淡了太多。

    谁让她的老公是个仙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