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五十章 遭雷劈

神级奶爸 第五百五十章 遭雷劈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刚刚张寒阳身上的气运好像有些大的离谱了。”

    廖青光的目中闪过一丝红霞。

    他、能隐隐约约的观摩出人的气运,可以说如果是普通人,算前十年之事,后十年之运,是轻轻松松的,哪怕是武者,都能算个**不离十。

    但到了张汉那里,他一开始就没有看出来什么。

    根本无法算,也算不出,所以他之前的脸色才有些异样,但临到进入遗迹的时候,他从张汉身上流露出的一丝气机感受到了不平凡!

    “进去了。”

    盖如龙、赵风等人的目光紧紧的看着遗迹入口。

    这一次是稳定型遗迹,待他们出来,就要第二天晚上七点左右了。

    而山上的这一千多武者,显然也都是打算彻夜留在这里,冬天的寒冷,并不会让他们感觉特别寒冷。

    于是一场武者盛会,在这合雪山悄然举行。

    气劲大师,有相互切磋的,甚至连一些明劲、暗劲都凑了热闹。

    遗迹外的氛围是比较轻松活跃。

    但遗迹里面,便是一阵危机。

    刷!

    在张汉进入遗迹的瞬间,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灵识向四面八方席卷。

    此时、是在一片山脉当中!

    花草树木皆是生机勃勃,甚至在张汉灵识伸张出去二十米,在树尖儿还看到了鸟窝,只不过鸟窝比较大。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群山。

    群山万壑,前后左右皆望不到边。

    显然是一副生机勃勃的画面,但

    头顶上方的乌云,却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迫感。

    甚至让山脉中的光线都比较昏暗,更是让这充满生机的画卷涂抹上了一抹苍凉。

    轰隆!

    突然,一道雷鸣般的响声犹如在张汉的脑海炸响。

    嗯?

    张汉微微一愣。

    自己有分出意念压制着两千云朵,为何还会有雷声?

    不对!

    张汉猛地抬起头,见到画面后瞳孔一缩!

    只见一道粗壮的雷霆自上方云雾中生出,飞快的袭向自己!

    嗖!

    张汉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道残影,向前穿梭而去。

    然而让他比较意外的是。

    十丈长的雷霆,在下落之后,竟然特么的拐弯了!

    从后侧的方向直奔张汉而来!

    “这看上去怎么像是雷劫?”

    张汉眉头微微一皱。

    只有雷劫的雷霆,才会针对渡劫之人落下雷霆,这看上去只是一道普通的雷,为何会进而针对?

    “斩!”

    魔舞剑从张汉的手中出现。

    铮!

    剑出鞘的声音还没有传荡而开,一道黑芒便向后侧雷霆横扫而去。

    砰!

    一道闷响声传出,十丈长的雷霆直接被斩灭。

    张汉收回魔舞剑,看了眼天空色彩,发现是都是一样的,于是便随意的找了个方向行进,可是刚刚走了不到五分钟。

    轰隆!

    又是一道炸雷般的声响自张汉脑海生出。

    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上一道雷霆快速落了下来,到了近前才发现,这道雷霆是二十丈长。

    魔舞剑再出。

    一道黑芒闪过,雷霆泯灭。

    于是张汉继续向前而行。

    这次,在两分半的时候。

    轰隆!

    又是一道雷霆起。

    这次的雷霆四十丈长。

    魔舞剑再次挥下,雷霆泯灭。

    这一次,张汉停在原地观察。

    当一分二十多秒的时候。

    轰隆!

    雷霆再下。

    长八十丈,张汉再一次提升攻击强度,雷霆再灭。

    然而,过了四十多秒。

    轰隆!

    一道一白六十丈长的雷霆落下。

    再次斩灭,下一次变成了二十多秒、三百二十丈长的雷霆。

    斩灭之后,时间又缩短一倍,十几秒钟,雷霆的长度又增加一倍,六百四十丈长。

    这个时候张汉的目中有了一抹凝重。

    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雷霆的强度怕是成倍增加。

    “难道要硬抗雷霆方可?”

    张汉沉吟了下。

    过了六秒多的时间,一道一千多丈的雷霆迎面砸来!

    刷!

    张汉右手掐诀,身子一动,顿时有八道身影在附近生成,同时张汉屏蔽了自己的气机。

    可是并没有用。

    雷霆依旧针对张汉袭击而来。

    在到达近前的一刻。

    张汉挥手化去身形,蓦地,一抹金光在他身体上缭绕而起。

    是叶龙渊的金甲!

    千丈雷霆从开端落在金甲上。

    圣器金甲,在这一刻还是发挥了它的防御,虽然张汉只能用其八成防御,但这千丈雷霆落在身上。

    被金甲吸收了九成,其余一成也只是让张汉的身体略微麻木了一秒钟。

    随即,在张汉的等待中。

    十秒钟、二十秒钟

    直到五分钟过去,张汉才身子一动,继续向前行进。

    脚步在地面一踏,身形上升在树尖儿上,树木大概有三十多米高。

    向山顶掠取,到达山巅的树木上,看着周围,蓦然发现像是身陷原始丛林当中。

    四面八方皆是山脉。

    “嘶”

    闻宝鼻运转,各种芳香从各处涌来,但唯独没有宝物的气息。

    “看来这个遗迹的面积很大。”

    张汉目光一定,继续向前行进。

    当距离上一次被雷劈过去整整十分钟后。

    轰隆!

    一道十丈长的雷霆涌现,没有给张汉造成任何的麻烦。

    但下一个十分钟。

    轰隆!

    一个二十丈长的雷霆落下。

    又是十分钟。

    雷霆变成了四十丈长。

    这让张汉有了定论。

    “这、是一个雷法世界!”

    “遵循它独有的雷霆法则!”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霆强度越来越大,如果时间过长,终究会是个麻烦。”

    “看来首先要找到本土生物,或者能躲避雷霆的宝物。”

    看了几眼,张汉便将眼下的情况估计的差不多了。

    雷霆的强度,也是从弱变强,一开始的强度,宗师前期都可以承受,在承受不住的这段时间内,便算是‘保护期’,要找到躲避雷霆的办法。

    神行步!

    张汉当下便施展起神行术当中最基本的神行步。

    脚步踏在树尖之上,每迈一步,身形便会向前穿梭数十米。

    速度很快,但还没有到达突破音障的保准,依旧能感受到因相对速度而造成的强风。

    快速向前而行,可是还没有到十分钟。

    轰隆!

    又是一道响声传来,这次却不是响在脑海。

    张汉侧目一看,在右侧远方,一道二十丈长的细小雷霆落了下去。

    “哦?”

    显然那被雷劈之人,也知道了这种规则,不能主动斩灭雷霆,只能承受。

    因为这一次进来的很多人,都是相互认识的,可以说除了张汉认识的,其余八成都是盖行空的人,只有寥寥三五个是不认识的武者。

    见到这种情况,张汉掉转了方向。

    看着很近,但其实距离很远。

    张汉行进了三十分钟,才根据期间雷霆的方向找到了这个人,而张汉这边劈下的雷,也提醒了对方自己的方向,他并没有躲,也迎着过来这边。

    于是

    比较巧。

    还没到达近前,张汉便听到了一阵怒骂声:

    “别特么的劈我了!”

    “装逼遭雷劈,我特么也没装逼啊?怎么劈个没完没了。”

    “这样下去,等会儿我真的要被劈惨了。”

    是雷天南!

    让他如此骂骂咧咧的,向来在找到这种规则之前,也被劈的不像样子。

    嗖!

    张汉身子一动,很快便看到了雷天南。

    只见他的样子有些凄惨。

    衣服都是新的,但这个头发和眉毛却有些被烤焦的样子。

    “张汉!”

    雷天南见到张汉后惊喜的叫了声,但随即便微微一愣:

    “咦?你穿的是叶龙渊的金甲?怎么还能用呢?”

    “你也被雷劈了吧?好像一点事没有啊!”

    一边看着张汉,雷天南一边摸了摸自己的眉毛,感觉有些泄了气的样子:

    “我刚刚被劈的好惨啊!好像有两千多丈的雷霆,太吓人了!我也姓雷啊!还被雷劈的这么惨。”

    “找到规律,活动时间就长很多。”张汉有点忍俊不禁。

    点了点头后,便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本地生物或者宝物,雷霆渐渐增强,也肯定会有躲避的方法。”

    “那咱们要去哪?”有张汉在,雷天南当真是放松了很多。

    毕竟张汉见多识广,而且实力强横,如果他坚持不下来,张汉也能帮衬一二。

    但是

    轰隆!

    见到上方劈向张汉六百多丈的雷霆落下。

    雷天南嘴角一抖,按照这种规则,怕是张汉要先面对更厉害的雷霆。

    但好在他能用金甲,比自己身上的天级宝物寒丝衣要强太多了。

    这道雷霆被金甲吸收之后。

    张汉的目光看向左侧,也是之前张汉行进的方向。

    “去那边吧。”

    道了一声,两人身形飞快的向前掠取。

    每隔一段距离,张汉都会用一下闻宝鼻。

    但并没有什么收获。

    就这样,每隔十分钟,翻倍增长的雷霆落下。

    渐渐地,空气中仿佛都弥漫了一股紧迫感。

    张汉已经开始面对两千多丈的雷霆,而雷天南也开始面对六百多丈的雷霆。

    就这样,继续向前行进。

    砸向张汉的雷霆,从两千多丈,变成四千多,又变成八千多。

    在第三十分钟到来之后。

    一道万丈雷霆似乎照亮了这一片大地!

    并不是一万六千丈,而是刚好一万丈整!

    这一股巨大的雷霆,让雷天南勃然色变。

    同时这一刻。

    张汉的目光也是一凝,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