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小闹剧

神级奶爸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小闹剧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15、80】

    许勇带头走了过去。

    步履如风。

    让后侧的龙哥以及大河几人,疾走都没有跟上速度。

    那位光头显然不想息事宁人,瞪着眼睛,一把推向服务生。

    就在手掌刚要碰触到服务生肩膀的时候,突然侧面的三个小弟被人横冲直撞而踉跄到一侧。

    同时光头男子的手掌也不得寸进,一只手宛如铁钳一般掐住了他的手腕。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光头男子脸色一变。

    “我草!”

    被撞开的三个男子目光一凶,叫了一声,使得他们其他人都准备动手。

    就在这时候。

    另外一位黄发男子惊疑的说了声:

    “你是许勇许老大?”

    许勇?

    这个名字让在场几人微微一愣,想起此人来。

    他们都听闻过许勇是曾经唐战的手下头目之一,只不过两个月前金盆洗手,和疯子、赵风一起做正当买卖。

    一朝君王一朝臣。

    既然金盆洗手,曾经的身份倒也没有压力,但人的名树的影,他们一时间也没有轻举妄动。

    “来闹事?”

    许勇微微皱着眉头,凝视光头男子问道。

    “你、你松开我!”光头男子龇牙咧嘴的说道。

    虽然手腕很疼痛,但他的目中没有一点的惧色。

    这让许勇感觉,他们好像是特意过来准备闹事的。

    于是手劲儿又大了一份。

    “都给我蹲下!”

    突然,一道厉喝响起。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阿虎和一行**个龙哥的手下快步走来。

    到了近前。

    数人面对阿虎的凶面,以及那令人惊惧的气息,突然间害怕了。

    全都老老实实的蹲下。

    当然除了那位光头男子。

    “是地下的人吗?跟谁混的?”许勇再次问了一声。

    “我大哥是展兴,他马上就到,许勇,我劝你还是收敛一点,松开我!”光头男子冷汗直流,但语气还有些硬气。

    “哦。”

    许勇松开了光头男子的胳膊,嘴角带有一丝嘲笑,一边拍着光头男子胸前的衣服,一边说道:“你知道我是谁,还这样硬气,看来真的是找事的了。”

    “是我找事还是你们这里有问题?这可不好说。”光头男子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说道。

    他的心里终究是有些畏惧,但想起大哥马上到来,硬着头皮在说话。

    “我看你这是皮痒痒了吧?”阿虎眼睛一瞪,便要出手。

    “诶?跟这种小虾米也没什么好较劲的,出去吧,见识见识他们的大哥。”

    许勇拍了下阿虎的肩膀,带头向外走去。

    光头男子等人在中央部位跟着。

    走出大楼,在前侧停车场前,三辆黑色宝马x5刚刚停下,从车上共下来九人,为首的是一个下巴留着胡须的瘦弱男子。

    他穿着短袖,胳膊上都是纹身,看了一眼这边的画面,带人径直走来。

    “展哥。”

    在许勇身旁的光头男子叫了声,便要迈步走过去。

    “我让你动了吗?”

    许勇的左手闪电般的伸出,一把抓在他的头顶。

    “啊!”

    光头男痛呼一声,身子直接半跪在地面上。

    许勇抓着他的头像是抓着篮球,没有在理会他,目光看向眼前走来的男子。

    “哎呦,勇哥。”

    展兴脸色一顿,朗声说道:“不要动怒啊,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的小弟冲突到了你,如果是,我回头好好的罚他们。”

    他的表情有些浮夸,但终究没有惧色,看上去有些刻意的做作。

    “别他妈在这挤眉弄眼的,你谁啊?什么意思直接说,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墨迹。”阿虎眉头一挑说道。

    “你跟谁叫呢?”

    突然站在展兴侧身的男子眼睛一瞪,右手伸向后腰。

    “诶?你怎么说话呢?”

    展兴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训斥了一句,随后看向许勇,笑呵呵的说道:“风哥没在这里吗?”

    “趁我还有耐心,不要在说这种废话。”许勇眉头微微一皱。

    眼前这位叫展兴的,知道自己和赵风,显然也混过,但就是不知道是哪的小子,对于他们这样刚混起色一点的小辈,许勇也懒得计较。

    但这不代表他的耐心很足。

    “勇哥,你说你这里的场子说开就开,我们听说就过来捧捧场啊,勇哥和风哥毕竟是前辈,看勇哥的意思,似乎有些不欢迎我们啊?”展兴眼睛一眯,无奈的摊开双手。

    许勇的目光凝视这展兴,眉头微微一动,思索了下,缓缓说道:

    “你是街道几百米外那家酒吧的?”

    嗡!

    展兴目光一顿。

    心中暗自咋舌,许勇终究是一方大哥,头脑还真的不简单。

    面对这句话,展兴正犹豫着要说什么。

    但许勇并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说道;“你是跟谁混的?”

    “看来勇哥离开地下势力,还真的不关注了,现在的新月湾地下势力,属于庞爷。”展兴咧嘴笑了笑说道。

    “这么说他是顾晨的手下了?”许勇又问。

    “顾晨?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展兴咧嘴笑了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阿虎突然眼睛一瞪,顿时身上涌现出一股强悍的气息,压的展兴脸色微微一变。

    “顾晨他被请去喝茶,出来之日遥遥无期,他已经完了,现在的新月湾属于庞爷。”展兴又说了一句。

    “这”许勇的眉头皱了起来。

    阿虎也是如此,顾晨相当于他的救命恩人,没想到如今也出了事。

    只是他为何在危难的时候没有联系自己?

    一时间,两人都不怎么想要和他们计较了。

    展兴见到他们变了的脸色,嘴角漏出一丝冷笑。

    胜王败寇,眼前这些人已经是过去式了。

    可就在这时候。

    “嗡!”

    一道摩托车的轰鸣声传来,只见一人骑着哈雷摩托车快速驶了过来。

    吱

    一个刹车,开车之人直接跳了下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庞”

    “啪!”

    展兴的话还没说出口,戴着头盔那人便甩了一记耳光。

    “啊?”

    展兴瞬间懵逼了,心里有点凉,也不知道庞爷是为何而来。

    这时候阿虎和许勇以及龙哥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这位庞爷。

    一身皮衣,但前面却是异常的丰满。

    显然是一位女性。

    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这位庞爷缓缓将头盔摘下。

    “我草!”

    阿虎的眼睛瞪大了三分。

    这特么不是顾晨的女人吗?

    顾晨的女人之前在整个帮会里,也只有阿虎和赵风才见过一次,很神秘。

    她叫庞清柠,之前便感觉不凡,现在一感应,明明也是一位武者,看样子不是化劲巅峰就是玄阶气劲,还真的是不简单。

    “怎么和庞爷说话呢你?”这时候另外一个黄发男子瞪着阿虎说道。

    阿虎也没有理会他,只见庞清柠注视着展兴,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

    “嗯?”她的手掌一顿,顿时一把匕首从衣袖落在手心,只听她道:“现在给我一个解释,如果没有,你的舌头就不用留了!”

    见到这一幕,许勇的脸色一顿。

    我擦勒,这小娘皮还有股狠劲儿啊!

    正当他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阿虎快速在他耳边道了几个字。

    让许勇的脸色微变,也松开了抓着光头的手,目光奇异的看着庞清柠。

    “我、我表哥是隔壁夜场的,这里开业,拉走不少人气,我就想过来商量一下让这里涨涨价格”展兴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见这一番话,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但却又是那么的现实。

    利益,终究会迷乱很多人的双眼。

    “给你三天时间,让你表哥的夜场必业。”庞清柠斩钉截铁的说道。

    “庞爷,这”展兴脸色一苦。

    “嗯?”庞清柠的目光冷了三分。

    “是是是”展兴一时间面如死灰,但又不得不点头。

    “对不起,手下不懂事,没听说过张先生,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的地位,给你们添麻烦了。”庞清柠拱手对许勇和阿虎说道。

    此言一出,展兴等人纷纷一愣。

    张先生,他们的地位?

    难不成这里有天大的来头?

    一时间他们只觉背脊生寒。

    “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许勇摆了摆手。

    这时候光头男子一行人也松了口气。

    “全都给我滚回去!”庞清柠眉头一挑,训斥道。

    “是。”

    一行人脸色畏畏缩缩,全都上车灰溜溜的离开。

    “你们也先进去吧。”

    许勇对龙哥等人摆了下手。

    待众人都离开后。

    “庞嫂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晨哥怎么就出事了呢?”阿虎问道。

    “并没有出事,而是”庞清柠犹豫了下,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阿虎和许勇这才知道前因后果。

    原来是他手下的新班子有几个其他势力的奸细,偷偷的运作一些灰色生意,偷梁换柱,以顾晨的名义交易,但数量却分散出去,也不知道是谁。

    于是顾晨便上演了一出好戏,但又担心新月湾这里会乱,出现问题,便让她过来亲自坐镇。

    “没什么事我也回去了,这次得借机好好训一训那帮小子。”庞清柠笑了笑说道。

    “嗯,去吧。”

    许勇和阿虎回应一声。

    庞清柠点了下头,将自己的头盔戴好,轻轻一跳,上了那辆黑色的哈雷摩托,扬尘而去。

    “我感觉起电机车的女人都是有故事的啊。”阿虎看着庞清柠的背影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我的小妞儿啥时候能出现。”

    “顾晨是怎么泡到一个武者的女人呢?也是奇怪,我都没听说过有这回事。”许勇微微摇头,和阿虎走了回去。

    一场小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许勇本以为还会出手整治一下,结果就好像是乌龙球,不过听说顾晨让庞清柠坐镇新月湾,他们多少都有些欣慰。

    夜场的人在九点钟之后越来越多,卡台免费,酒水的价格也是正常,吸引了不少客人,倒是安保团的成员,晚上也都相继过来娱乐了会儿,喝点洋酒,看一看舞池中热舞的美妞儿,都有着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就好像昨天他们还是混迹于场子里的地下势力的人,现如今却已经脱离了那般生活。

    一夜无话。

    次日一大早。

    紫强和许心雨便来到餐厅。

    早餐过后。

    张汉穿着休闲装,将昨天买的带有卡通图片、偏公主风的被褥还有一条毛毯拿到了车上,回到二楼,看了眼坐在卧室打扮的紫妍,无奈的笑了笑,道:

    “九点钟开始,现在八点半了,咱们再不过去就要迟到了。”

    “嗯嗯,这就好,马上,还有两分钟。”紫妍回答道。

    这时候,坐在二楼客厅沙发上的萌萌十分不满的说道:

    “粑粑麻麻,我为什么不能去呀,我也想和你们一起。”

    “因为今天是家长去的,中午之前我们就回来了。”紫妍站起身,拿了一个鸭舌帽戴在头顶,又戴了个装饰眼镜框,使得整个人的气质微微一变。

    一身有点嘻哈风的衣服,带着帽子和眼镜框,有点呆萌的气息。

    “萌萌,你在家要乖乖的和外公外婆玩哦,麻麻中午回来给你带冰淇淋吃。”紫妍跑过来摸了摸萌萌的小脑瓜。

    “额?哼,好的吧,我要吃草莓味的。”萌萌噘嘴说道。

    “行。”

    紫妍微微一笑,拉着张汉的手出了门,上了熊猫车驶向圣罗幼儿园。

    刚好快要九点钟的时候到达门前不远处。

    看着街道边的一系列车队,张汉将车子停在后头。

    从后备箱拿出带的两兜物品,走入幼儿园。

    门卫见状便指了指右侧,提醒家长在那里汇合。

    右侧办公楼前,已经站着一百多位家长。

    其中大部分都是衣冠楚楚,着装华丽,也有少部分穿着普通,其中有一些真正的普通家庭,也有少许没衣着讲究的人。

    走过去在后头站着,可以看到家长们有三五成群的聊着天,也有不少人都拎着一些准备的被褥等物品。

    大部分都是年轻家长,也有少许爷爷一辈的人。

    “首先欢迎各位家长的到来,对于我们圣罗幼儿园,我也不过多介绍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现在我们五个小班的带班老师都站在这边,等会大家开始排队来抽签,抽到几号就去几号老师那里。”

    九点钟整的时候,园长站在两张桌子前朗声说道:“咱们现在就开始抽签吧,分成两排依次抽签。”

    随着园长话语的落下,队伍分成两排,开始抽签,每当有抽到的人便找到各自号码的老师身前站着,分成五排。

    因为张汉和紫妍来的比较晚,站在最后侧,到了最后,园长拿着一个抽签球,笑着看向张汉,道:

    “是五号,鲁果老师那里,张先生你们过去吧。”

    “嗯嗯。”紫妍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五号队列后侧,期间倒是有不少人连连侧目,这样颜值高的靓丽家长还是挺引人眼球的。

    “好,人齐了,我看很多家长都有拿了被褥一些用具,我先带你们去午休楼。”鲁果举着自己的号码牌说道。

    随后一行人走向休息楼,在105号房。

    房屋的面积不小,装修的很精致,地面铺着地毯,鲁果站在门口,拿着一些鞋套,道:

    “床位是随即分配的,在小床上有贴着各位宝宝的名字,拿行李的放上去就好,没有行李的下午我们会安排统一的。”

    于是一行人依次穿上鞋套走了进去。

    “看看萌萌在哪里?”一进屋,紫妍便左右的瞅了起来。

    “在那呢。”张汉指了指位置靠前,在第三排中央的小床上。

    “蛮不错的位置呀。”紫妍微微一笑,带头走了过去。

    在右侧有老师的桌椅,显然第三排的位置能让老师的目光时刻注意到。

    其中也有少许家长对于后排靠角落的地方有些不满,但也没说什么,人家都说了随机分配。

    张汉将被褥和毛毯都拿了出来,紫妍很认真的叠着,放在床头的位置,用一个苫布将被子盖上,轻轻的拍了下,看向张汉说道:

    “怎么样,叠的还不错吧?”

    “嗯,心灵手巧。”张汉笑了笑说道。

    “各位家长跟我去教学楼吧。”鲁果拍了拍手说了声,带队向外走去。

    期间张汉打量了鲁果几眼。

    看得出来,她和鲁熊的眉宇间有三分相似,同样姓鲁,也就是鲁熊的孙女了。

    长的也很标志,眼神灵动,看得出来是个活泼的人。

    “咦?”

    紫妍轻咦一声。

    张汉便感觉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间,只见她笑眯眯的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嘶!

    张汉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危机。

    “额我认识她爷爷。”张汉小声回答着。

    “呦,连人家爷爷都认识了?”紫妍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啊?”

    张汉愣了下,眼睛余光扫视一番,见到没人注意这里,悄然间伸出右手。

    砰!

    轻轻的在紫妍的**上打了下,随后说道:

    “再调皮我可家法处置了啊。”

    “哎呀,讨厌啊你,这么多人呢。”紫妍扭了扭身子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哈哈。”

    张汉哑然失笑,随后小声道:“我来那天碰到她爷爷了,是个宗师后期,在这里当保洁,然后就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他孙女在这里当老师”

    两人在后侧小声的聊了起来。

    一路上鲁果像是一个导游,给诸位家长介绍途径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