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七章 你奈我和

神级奶爸 第四百零七章 你奈我和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中午吃完饭之后,众人便逛了一圈西湖。

    西湖的景色颇多,没到一个地方,荣佳欣便会给萌萌说上一段故事。

    对于这个,紫妍是很愿意的,萌萌快要四岁了,早就记事,多走走也是有助于成长的。

    转了一下午,众人回到王家宅院。

    吃了晚餐张汉和王展鹏两人再次来到外侧凉亭。

    “你知道坤虚界吗?”张汉喝了口茶水问。

    “坤虚界?知道。”王展鹏愣了下,随后目光中闪过一丝回忆,道;“那是中原一带最大的一个小世界,听说过那里的人不多,知道如何进入的人更少,听闻五年前坤虚界动荡,入口关闭,有老辈强者说大概要六年的时间才能再次打开,我更听说,里面宗师遍地,更有一些真正的天骄,每出世一人,总能闹的天翻地覆。”

    说到这里王展鹏叹了口气,道:“算算日子,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此次打开,怕是会有很多人出世,届时青帝的最强天骄之位,也会有很大的争端,武道界怕是要迎来一场血洗式的变革。”

    “哦。”

    张汉点了点头。

    想必那坤虚界便是一处附属空间,宗师遍地,无非就是说那里的天地灵气浓郁,是个修行的好地方,附属空间并不稀有,甚至有一些修仙者的洞府都算在内,但显然,坤虚界的面积应该是不小的。

    和王展鹏又聊了几句,便回到餐厅,待大家吃完饭后,回到了王鸣的宅院。

    众人陪着萌萌玩玩具,一直到八点钟的时候,王鸣被人叫走,去开个会议。

    “粑粑,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呀,我都想和大黑黑它们玩了,还有艺晗呢。”萌萌放下玩具问。

    “那我们明天下午回去。”张汉笑了笑说道。

    “啊?回去那么急呀?在住几天呗。”荣佳欣脸色一顿。

    “就是呀。”王雅附和一声:“这才玩了两天,你们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在玩一阵啊?”

    这时候紫妍抿了抿嘴,并没有开口说话,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张汉,一副听话小媳妇的模样。

    “等以后的吧,买两架私人飞机,来回也会方便些。”张汉微微摇头说道。

    萌萌和紫妍都吃惯了山上的食材,这里的特色美食虽然也不错,但味道终究差一些,大人小孩吃的饭量减少很多,张汉便打算早点回去了。

    “私人飞机”

    王雅的嘴角微微颤动了下。

    私人飞机的价格不等,她前不久才看到一则新闻,世界上最豪华的私人飞机,近十亿美元的价格,改装费就花了近两千万美元,豪的一逼。

    平常比较豪华的,也动辄数亿,而且价格便宜一些的,保养费用更是天价。

    看来自己的这位表哥,好有钱呢。

    “这那好吧。”荣佳欣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明天先去青雾山,等你们处理好这件事,下午我们就走。”张汉说道。

    “对了。”荣佳欣神色一动,问:“你那天施展的是阵法吗?”

    “是啊。”

    “你也懂阵法?”荣佳欣更好奇了,她也没看出来那个是什么阵法,她对阵法一知半解,但知道摆设阵法是需要时间的啊,那手掌一挥,就完事了,好奇怪。

    “懂,但对我来说并不是最精通的。”

    张汉想了想回答着。

    是啊,并不是最精通的,硬要这样算的话,对于分支来说,炼丹是张汉最为精通的,阵法其次,其他的像是炼器那些,张汉便只是了解一些。

    不过张汉懂的这些,怕是将地球上的阵道修士绑在一块,也是拍马牛不相及的。

    “哦哦,是这样啊。”荣佳欣微微笑了笑,道;“小汉你真的非常厉害,真争气。”

    “嗯哼。”萌萌放下玩具,抬头看向荣佳欣,嘟囔着:“我粑粑是最最厉害哒。”

    “对对对,就你爸爸最厉害。”荣佳欣笑道。

    “”

    聊到近十点钟,众人回到各自房间休息。

    次日。

    张汉一行人起床,七点半去吃了早餐,饭后休息一阵,八点十分,他们上了那辆房车。

    奇雾门位于北郊一带,车程大概一个小时,里面没有公路,行驶不进去,不过此次并非去奇雾门,车队可以到达不远处的青雾山。

    青雾山也是此次的目的地,因常年缭绕一股股淡薄的雾气而闻名,山的海拔也就四十多米,但伸展的面积不小,王家祭祀之地便在山顶。

    这本来就是王家祭祀地,但奇雾门却横插一手,大家都知道,里面极有可能是圣器山河旗。

    到底是西航一带最强宗门,虽然知道有可能是圣器出现,但却没有人来觊觎这宝物。

    因为这本来就是人家祖上宗门的宝物,而且对于不懂阵法的人来说,就是个玩具。

    没有觊觎之心,但热闹是要看的。

    于是乎,在到达青雾山下,萌萌眨巴着明澈水灵的大眼睛,看着窗外,好奇的问:

    “粑粑,你快看呀,好多好多人,还有这么多的车呢。”

    “嗯,他们都是来玩的。”张汉笑了笑回答。

    大眼一扫,在山下这一片,车子也有二三百之多,人更多了,站在一侧三五成群的聊着。

    不过道路并没有被堵塞,甚至山下空出了方圆百米的场地,以石坤为首的诸多奇雾门弟子站在空地一侧,很多石家子弟在侧面站着。

    在人们的目光下,这代表王家的车队缓缓入场。

    伴随着一道道议论:

    “来了来了!”

    “看样子是王家全体出动。”

    “这一次若是输了,王家真就成为砧板之鱼。”

    “呵呵,但他又如何能比得过奇雾门?”

    “看来这延续了百年的恩怨,今天要落下帷幕。”

    “”

    在场足足有两三千人之多,多数还都属武者之类,犹如一个盛会。

    不过大部分都是明劲、暗劲,气劲的数量并不多,武道宗师更为稀少,只有五人,来的时候也引发阵阵轰动。

    王家有三位宗师,在西航也算厉害的武道世家,只不过强中更有强中手,这一次近乎无人看好王家。

    砰砰砰!

    伴随一阵密集的开关车门声,王家人纷纷下车,来到空地另一侧站住,王鸣和王刚都拎着几个箱子,里面有一些摆设阵法所需的玉石,甚至还有一些提升阵法能力的宝物,以作阵眼之用。

    “本次。”

    见到王家众人站好,石坤开了口,声音郎朗,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阵法对决,乃有关青雾山的使用权,青雾山本属我奇雾门,但又是王家祖上祭祀之地,所以我奇雾门给了王家此次争夺的机会,我奇雾门掌门向齐天亲自开口,输赢皆要遵守规则。”

    一番话说得王家众人眉头大皱,他们要的是王家祭祀之地,又不是这青雾山,而且王家祭祀地本就属于王家,他们这才是明抢。

    “真是当了表子又立牌坊!”

    王家不少人有些愤怒的议论。

    但紧接着,石坤又说道:

    “本来往年这种比试,需每方出十人来对弈,胜多则赢,但考虑到王家的颓废,此次一方共五人出站,采取车轮,只要有一方胜到最后则赢,规则我与王展鹏已协商过,所以,我方第一位出场者,宗门年轻子弟吕星。”

    此言一出,远远地在四处围成一个半圆的诸多人们,都开始哗然:

    “吕星在奇雾门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了。”

    “是啊,天阶大师,阵道风格凌厉。”

    “王家年轻一辈似乎也只有王鸣一人了吧?”

    “肯定是王鸣无疑,王展鹏和王展弘精通阵道,王展宗并不会,但他们两个老家伙直接出场,王家未免就太丢人了。”

    “”

    果然,在人们的议论声中,王展鹏挥手道:

    “小鸣,你去。”

    “是!”

    王鸣点头向前走了二十米,和那位吕星相互对视。

    “你先设阵吧。”

    吕星一身青衫,负手而立,语气中的蔑视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好!”

    王鸣目光一沉,向前走到一处两米高石台,带来的玉石和宝物已经在两个箱子中。

    “此阵名为迷踪,你若能三分钟之内破阵则赢。”

    “对付你岂能用得了三分钟?”吕星嗤笑了声。

    他的话,让石坤漏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对付王家,自当蔑视加无情镇压。

    王鸣的脸色冷了下来,身手抓住玉石,一颗颗的甩了出去,在地面上,渐渐形成一个怪异的图案,紧接着他握住一个巴掌大的真气,猛一用力,阵旗落入阵中,使得周围所有玉石隐去了身形,一股淡淡的雾气荡漾开来!

    “且看我三十秒内破你阵法!”

    吕星狂笑一声,身子一动,身影没入阵法当中,在雾气缭绕下消失不见。

    进入阵法当中,人们的内心不由自主的计时。

    一秒、两秒十秒

    而此时,在王家众人后侧二十米外的房车中,张汉和张莉以及紫妍、周菲、萌萌和王雅都在车子里。

    他们并没有下车去看,之所以一起过来,也是因为张汉内心的谨慎,只有在自己身边,才能保证她们的安全。

    和紫妍商量之下,已经不打算让萌萌过早接触修行,所以也没准备让小家伙看,便留在房车里。

    至于张汉,见到是这个规则,两侧小辈先出手,他也没兴趣下去,灵识偶尔探视一眼,他便知道,王鸣这个阵法八成会很快被破。

    大破绽便有三处,小破绽有二十四处,瑕疵太多。

    如果王鸣知道张汉的想法,一定会直接懵逼。

    本以为是个很玄妙的阵法,然而漏洞这么多?

    在诸多的目光下。

    二十三秒二十五秒!

    就在二十五秒的时刻,一道笑声从阵法当中传出,紧接着吕星的身影显露出来。

    “不过如此!”

    吕星说了一声,上了他这一方的石台,一边摆着阵法,一边道:

    “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阵法,此阵名为三隐,你若能坚持十秒,算我输!”

    一句话让人感慨万千,也让王家诸人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王鸣。

    脑子里不断的想着,自己刚刚摆设的阵法到底有什么缺陷?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王鸣还没想明白,对方的阵法摆设好。

    当他入阵的时候,不到五秒钟,身影倒飞而出。

    王展鹏见状身子一动,将他接了过来。

    王鸣的脸色苍白,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受了些内伤。

    “呵呵,不堪一击。”吕星嘲笑了声,回到自己阵营,得到了一系列的欢呼。

    石坤漏出满意的神色,道:“第一场,我奇雾门吕星胜,第二场,我派”

    五分钟后,场上的议论声更多了,大部分都在说:“奇雾门太强了!”

    石坤更是一脸笑意:

    “第二场我奇雾门彭安胜。”

    “第三场,我奇雾门廉明海胜,三场全胜,你王家年轻一辈太弱了,或许他们根本都不知道阵法是什么!无知、可笑!”

    “第四场,由我石坤亲自上场。”

    石坤目中带有一丝冷冽,身子一动,顷刻间越过二十米的距离,立于石台之上,目光睥睨的看着王家众人。

    王家还有两位老者,他第四场出手,便是为了一人独胜两人!

    “我来!”

    王展弘脸色一冷,欲要动身。

    这时,王展鹏却伸出手拦了下他,身子一动,自己上了石台。

    “王展鹏,你我无需破阵,直接设阵对弈!”石坤冷声说道,目光中缭绕着一股杀意。

    “好!”

    王展鹏回应一声。

    两人手掌一探,顿时大把的玉石奔着地面铺展开来。

    摆设各自的阵法,石坤摆设一迷幻杀阵,王展鹏则摆设防护之阵。

    眼见阵法即将成型,王展鹏的冷汗不经意间流淌而出。

    表情极为凝重,看这阵势,待阵法成型之际,自己怕是守护不住!

    石坤的脸上已经缭绕了一丝杀机,只待数秒钟后阵成之时!

    就在这时候。

    房车内,张汉微微摇了摇头。

    对付石坤的这个阵法,自当以杀破杀,王展鹏选择守护阵,便落后三成,必输无疑。

    只不过

    “我下去一趟,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张汉站起了身子,走向车门。

    “我和你一起,萌萌你等一小会儿哦,粑粑麻麻马上回来”

    紫妍和萌萌说了声,同张汉一起下了车。

    她知道张汉的来历,内心想要更加融合他,就打算多看看武者之间的战斗,而且她并不怎么担心,张汉在她的心里,就像是无敌的存在,用她的话讲:

    我老公是个仙人呢。

    张汉拉着紫妍的手,还轻轻的捏了捏,随后挽住她的腰肢,走到王家众人身前。

    这时候两方阵法刚要形成,张汉一句淡淡的话语飘到王展鹏的耳中:

    “乾三坤八位。”

    “离杀斗斩位。”

    “东浮晴天位。”

    “”

    一连气说了五个位置。

    王展鹏闻言脸色一变,目光望了过去,来不及多想,手掌一挥,五个要当做阵眼的一阶灵宝爆射而去。

    “噗”

    一瞬间,王展鹏的守护阵法分出五道能量,向五个方位冲击而去,使得阵中风声大作。

    突然,像是一道嘹亮的屁声。

    石坤的杀阵,犹如被扎破的气球,渐渐消散。

    这让后侧诸多的人看呆了双眼。

    “这什么玩意?雷声大雨点小?”

    “”

    “???”石坤一时间懵了。

    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阵法就这样被破了?

    什么情况?

    这怎么可能?

    是那个人!是他提醒了王展鹏!

    该死!

    可恶!

    一股股怒火从石坤的双目缭绕而起,他透漏着浓郁的杀机,道:

    “你们竟然敢耍阴招?我奇雾门给你们机会,就这样不珍惜吗?如此也罢,那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吧,七鬼弑王阵!启!”

    随着石坤的厉喝声。

    他从怀中拿出一块黑色的石头,猛地砸入中央处的地面。

    轰隆隆!

    突然,人们感觉周围的地面颤动了下。

    紧接着在空地范围内,一道道淡黑色的雾气缭绕开来。

    将王家人、王家车队包围其中。

    显然,这是有所预谋的设阵,显然,他石坤早就有了留下众人的想法!

    场上狂风大作,隐隐约约的能听得见一道鬼哭狼嚎之声。

    而在场的武道宗师,见状脸色一变。

    因为他们看得见,在阵法四处,极为快速的飘荡着七只阴魂!

    他们知道,这是一个无比阴毒狠辣的大杀之阵!

    “难道他要覆灭王家了吗?”

    不少人骇然失声。

    就在这时候,一道略带嘲笑的淡漠声音响彻开来:

    “这等下三滥的阵法也敢在我面前施展?”

    在阵法中,王家众人脸色泛白,就连紫妍都有点害怕,因为她看见了七只幽灵。

    紧接着张汉的话,让他们的目光都忘了过来。

    只见张汉双目精光一闪。

    手掌一抬,近百块玉石从箱子中升空,相互牵连丝线,发光发亮。

    爆!

    张汉的手掌突然一握。

    所有玉石爆炸开来,化作一个玄奥阵法,伴随着张汉体内奔涌而出的灵力,向侧面的一处犹如坟墓的鼓包袭击而去。

    打那里干什么?

    王展鹏等人心中疑惑。

    砰!

    只听一声巨响,那鼓包的地方四分五裂,诸多的能量涌入其中。

    紧接着,人们感受到,一层层波纹将整个阵法弥漫。

    下一刻,阵法横向移动,顷刻间将奇雾门人以及石家众人包围。

    而那七只阴魂。

    五只袭向了石坤,另外两只,伴随着诸多能量,一只向奇雾门子弟席卷而去,另外一只,袭向了石家子弟。

    “这、这不可能!”

    石坤的手指不断掐诀,想要控制阵法,却发现阵法和他没有了一丁点的牵连。

    看着袭来的五只阴魂,想起阵法的威力,他一时间面如死灰。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候,青雾山顶传来一声厉喝:

    “住手!”

    一道身影快速从山顶呼啸而来。

    但他的速度终究是晚了一分。

    五只阴魂势如破竹的袭入石坤的身体内,他的脸色突然一阵青一阵黑,目光缭绕起道道血丝,感受魂魄不断的被吞噬,他知道自己将要陨落。

    目光死死地盯着张汉,伸出自己的右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话已无法出口。

    而另外两只阴魂,在马上大肆屠杀之时,那道身影来到近前,拿出一巴掌大的木盒,褐色光芒一闪,将两只阴魂吸入其中。

    但伴随阴魂的能量,将奇雾门和石家子弟,冲的倒飞数米瘫倒在地,很多人受了不轻的伤。

    阵法能量渐渐消散。

    那下来的褐发老者,脸色极为难看,缓缓转过头,目光凝视着张汉,冷声道:

    “你出手何必如此狠辣?你可知如果我来的晚一秒,这些人都要被你所杀!”

    唰唰唰!

    在场所有的目光望向了张汉,他们的表情极为震惊。

    这特么是从哪冒出来的大佬?

    在人们的目光下,张汉的神情波澜不惊,平静的看着来人,道:

    “我想杀便杀!”

    “你奈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