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前往西航

神级奶爸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前往西航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是、我太年轻?”

    赫擎天面如死灰的看着张汉。

    感觉渐渐消散的生机,他最后的一丝情绪极为绝望。

    我修行数十载,到达如今境界。

    现在却连一个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明明已经极为警惕了。

    为何、还会中招!

    那一张卡片,到底是怎样无声无息的到达自己身后,又是怎样锁定自己的本体

    难道九影之术,对他来说,真的那么差吗?

    赫擎天最后的念想,便是如此,紧接着他的身体倒在地上。

    死不瞑目。

    见到这一幕,场上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

    今天来到这里,竟然见证了一位香江风云榜第十七赫擎天的陨落!

    这谁能想得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相信!

    “赫、赫擎天死了?”一位天阶大师颤抖着说。

    “赫擎天,死了。”

    方如山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终于知道,刚刚来的时候,冥冥之中的感觉,竟然是由赫擎天和洪长老两位宗师的命而终结。

    “他这一招如果换做我来抵挡怕是要更快殒命!”

    何辰的目光颤动,背脊生寒。

    他也是一代宗师,从气机以及能量等所有方面,都可以看得清楚,那十八张卡牌被一一打了回去。

    那么

    直接从赫擎天体内掠出的卡牌是什么?

    那消失的卡牌又是什么?

    难道、难道这就是高层次的武器化阵?

    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崇敬和畏惧,看向手牵手相依而去的两道身影。

    人们都知道,一个传说陨落,所代表的是一个新的传奇冉冉升起。

    场上一阵寂静无声,目视两道身影缓缓离开后。

    雷天南才反应过来。

    “什么鬼?”

    他的眼睛渐渐瞪大,一脸懵逼状:

    “这也太吓人了!”

    喃喃了声,雷天南身子一动,奔着张汉离开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后侧那凌天剑宗的蓝宗师向前走了几步,对雷天南拱了下手,问:

    “敢问雷总管,刚刚那位先生是何人?”

    雷天南的脚步一顿,转过头,目光扫视在场诸多的人,略一沉吟,他缓缓吐出几个字:

    “你们可以叫他张寒阳!”

    “张、寒、阳。”蓝宗师念叨一声,目光闪烁的退了下去。

    “挥手间秒杀洪长老。”

    “武器化阵诡异秒杀赫擎天。”

    方如山目光如注,一字一句的说道:

    “今日之后,张寒阳这个名字,将取代香江风云榜十七位!威震武道界!”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新月湾张寒阳张宗师!当真是恐怖如斯!”

    “宗师一怒,血流成河!看来云顶山之战,他已经给了机会!”

    “是啊,云顶山给顾传龙和赫云飞留了机会,但他们却再三挑衅,真以为武道宗师是好惹的?导致龙胜会所的事件,顾传峰,顾方,顾传龙,赫云飞等人当场殒命,现如今又连累洪长老、赫擎天两位宗师,当真是以小闹大。”

    “”

    诸多的武者连连摇头感慨,虽然官方下了封口令,但也只是在社会没被传开,武道界你说他说,已很多人都知晓。

    而此时,在最后最后方的角落。

    几个男子站在一块,有老有少。

    “爸,爸,他是是宗师强者,超级超级强者!我那车子送的如何?”叶寒一脸激动和兴奋的说道。

    叶寒的父亲怔怔的转过头,嘴角一颤:“送的太少太少了,联系张哦不,联系赵风,接着送,张先生既然对豪车有点兴趣,那就给我搬空家里的车库!”

    “是!”

    叶寒激动的点头。

    但殊不知,这一次联系了赵风,送也没送出去,赵风并不想和他有较深的交往,不过也出钱买了十辆豪车,加长的劳斯莱斯,宾利,加长版奔驰g500,法拉利laferrariaperta等等,这也让公司的车库中,添加了更多的豪车,当然这是后话。

    在奇峰岛人们相继撤退的时候。

    “梁浩。”

    何辰突然转过了头,嘴角带有一丝笑意,道:“你和张宗师很熟吗?”

    “呃,何宗师我和张先生关系还好,认识没几天,我和他的老婆是从小相识的朋友。”梁浩小声回答。

    “诶?”何辰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叫我何伯就行,认识他老婆更好了,你可以安排一下,等过几日我去登门拜访,结识一番。”

    “这个。”梁浩干巴巴的咧了咧嘴,道:“何伯,他们要出门几天的。”

    “无妨,我可以等,我会在香江留十天左右,这一次我是守护新佳坡的商团,他们要和这边谈一些天的。”何辰摇了摇头。

    “那好的,等会儿我打电话问问。”梁浩点头。

    另一头。

    张汉出完手之后,十八张卡牌飞回衣兜,他握着紫妍的手,对其微微一笑,声音变成轻柔,道:

    “我们走吧。”

    说罢,他便牵着紫妍的手在乱石之上一步步向岸边走去。

    他们并没有踩着乱石上的崎岖之路,紫妍感觉就像是飘着一般,离开乱石地点,才踩在路面上。

    她抿了抿嘴,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偷偷的注释张汉。

    “怎么是偷偷的看,难道我脸上长花了吗?”张汉忍俊不禁的笑了笑。

    “没,老公你是个仙人呢,好厉害。”

    紫妍说了一句,随后咬了咬下唇,道:“他们、他们都死了?没关系的吗?”

    “当然,后面站着的是国安总管,就像是局长一样,这种武道界的对决,是没关系的,这里不是修仙界,还是有些限制,比如说那赫擎天,如果一个普通人当面辱他,他挥手拍死也会没事,但如果他逛个随便拍死谁,国安局就会管,这可能也是这里宗师不可辱的由来吧。”张汉随意的解释了两句。

    “哦。”紫妍点了点头,红唇微微一翘,幽幽说道:“老公你太优秀了,刚刚的你就像是一个太阳那般璀璨夺目,能感觉的到,所有人看你的目光都有着崇敬和敬畏,而我”

    紫妍感觉到了压力。

    “你更优秀啊,能让老公这么爱你,还给老公生了个贴心小棉袄,于我来说你和萌萌才是最重要的。”张汉轻声说道。

    “就你嘴甜。”紫妍的眸中顿时升起的甜蜜的笑意。

    “等我寻回父母,便去你家提亲,我要为你举办一个、最盛大的婚礼!”张汉抬起手,在紫妍的手背轻吻了口。

    “嘻嘻,那我等你。”

    说话间两人来到船前,在周菲怀中的萌萌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了小办膊:

    “粑粑,麻麻,粑粑,麻麻”

    张汉的右手环绕住紫妍纤细的腰肢,轻轻一跃,跳过五米的距离来到了船上。

    小家伙见状直接凑到张汉的怀里。

    “我那个都等着急了呀。”萌萌嘟嘴说道。

    “着急”刘教官嘴角一颤,拜托,这去和回来还不到三分钟呢!

    “老板,是完事了吗?”刘教官好奇的问。

    “嗯。”张汉刚刚点头,不远处赵风等人便跑了回来,伴随着道道欢呼声:

    “师傅你太强大了!”

    “老板牛逼!”

    紫妍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帮人像是狂热小粉丝一样,有时候还是挺活宝的,他们对自己一家忠心耿耿,人格魅力有时候就是这般强大啊!

    刘教官愣了下。

    三分钟解决战斗,加上来回的路程时间,在那边打了个站就回来了吗?

    心里脑补了下画面,老板和老板娘过去,道了声‘你好,再见’然后回来。

    时间也就差不多这样吧?

    在刘教官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赵风一行人匆匆跑了回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刘教官拉着赵风走到一侧。

    数秒钟后,一道呛了口水的声音从刘教官那里传来。

    而这边,张莉看着自家哥哥,咧了咧嘴,道:“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你哥他,很早之前就很厉害的。”紫妍微微一笑回答道。

    “你以后慢慢就了解了,等过段时间,让你也变得厉害一些?”张汉笑道。

    “我?我可以吗?细皮嫩肉的。”张莉将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她可不想那样天天很累很累的训练。

    张汉自然清楚她心里的小九九,忍俊不禁的笑了笑,道:“不会很累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张汉的目光看向了右侧。

    只见一道身影很快速的走来,到达岸边轻轻一跃,上了船。

    “总管。”刘教官赶忙打了声招呼。

    “嗯。”雷天南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张汉怀中的萌萌,笑着道;“真可爱的小家伙。”

    “唔?嘤”

    萌萌大眼睛一怔,随后有点害羞的将小脑瓜藏在张汉脖颈间。

    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雷天南,在张汉耳边小声问:“粑粑,粑粑,他怎么那么黑呀。”

    “???”雷天南的表情一僵。

    自己的皮肤是专门晒出来的,看上去强壮又健康的古铜色,然而现在却被小家伙嫌弃了。

    紫妍、周菲、张莉先是一愣,随后抿嘴憋着笑。

    “没关系,童言无”雷天南很客气的摆了摆手,话还未完。

    张汉倒是当面笑出了声,道:“确实是有点黑。”

    好吧,一点面子也不给吗?

    雷天南的话也说不出口了,看了两眼张汉和萌萌,心里在琢磨着:

    难道我特意晒的颜色并不是很好看?

    想了想,雷天南摇头一笑,也不介意,说起了正事儿:

    “你是一直这般实力,还是刚突破的?”

    说完,雷天南摆手,感觉自己问的唐突了,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于是他直接说道:

    “你有没有兴趣担任二当家!”

    “二当家?”张汉愣了下。

    “对,香江国安局的第二总管!”雷天南有点期待的搓了搓手掌,道:“待遇没的说,肯定让你满意,而且还有诸多的好处,有你加入,我香江国安局必然更加牢固。”

    “算了吧,我对于这方面没什么兴趣。”张汉微微摇头。

    “你先别急着拒绝啊。”雷天南有点无奈的说道:“你看我为了调查你父母的事情,问了很多老友,还借给你五行炉,今天来这里也是为了你,你总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吧,要不你好好的考虑考虑?”

    张汉沉吟了下,最终点头:“那我考虑考虑。”

    殊不知,一句考虑已经近乎答应,等他从西航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总管令牌还有很多东西,都已经摆在了餐厅。

    “哈哈哈。”雷天南大笑一声,道:“那我和你说说正事。”

    “以你的实力,已能力压岳无为,但你此次前去,还是用比较柔和的手段较好,因为岳无为的身后,站着青帝。”说到这里,雷天南的目光透漏着凝重。

    此时周围的人们都沉默着看着说话两人,就连萌萌都好奇的望来望去,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青帝?”

    张汉已经听了好几次这个名字,他想起顾传龙的话后,随口说道:“那个青帝不是还没有突破到宗师吗?”

    “你是听谁说没突破的?”雷天南表情一顿。

    “那位顾大师。”张汉回答。

    “他知道个屁?真能瞎传。”雷天南撇了撇嘴,道:“如果不是妖孽到至极的程度,又如何能让我们承认他如此之名。”

    说到这里,雷天南的目光扫视周围,声音低了三分,道:

    “他之所以叫青帝,是因为他觉醒了逆天的青龙血脉,得祖上天大传承造化,妖孽到横压的一个时代,两年前,他突破武道宗师,一年前他突破宗师中期,前不久再次闭关,出现后定然是后期无疑,他的资质极为恐怖,突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在过几年,便能站在武道界的顶端。”

    “他和岳无为有些渊源,所以岳无为才能以宗师前期的实力,天南海北的晃悠,你现在虽然也极为妖孽,但有些时候还是要谨慎一些,毕竟你有一个家。”

    雷天南一连气儿的说道。

    “青龙血脉?”张汉眼睛微微一眯,道:“倒也算个不错的资质。”

    “不错?”

    雷天南愣了下。

    这明明是非常恐怖好不好!

    青帝乃百年难得一见的妖孽天骄,怎么跑到张汉嘴里变成还不错的资质?听他语气好像一个前辈略微赞赏一个后辈?

    这让雷天南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于是他摇了摇头,打算告辞,话还没说。

    张汉便点了下头,淡笑一声,道:

    “行了,我们要去坐飞机,你回去吧。”

    “???”雷天南手掌微微一抖,有点怨气的说道:“那我去忙了。”

    说完他便下了船,觉得张汉说话有点噎人。

    下船之后,船直接开往国际机场的方向。

    雷天南看着船的背影,蓦然一笑。

    “好小子!柄安局第二总管!有他在,我香江国安固若泰山!”

    “他到底是什么实力呢?一点也查探不出,不是中期巅峰便是后期,他才多大?可怕!如果我不出底牌,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只是他出底牌了吗?”

    “如果能成长为和青帝比肩的天骄,就有趣了,南张汉,北青帝,似乎也可以千古流传。”

    想着想着,雷天南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他这辈子都达不到那种横压一代的鼎鼎盛名,不过若是能亲眼见状另外一个新星冉冉升起,也是个不错的事情。

    对于张汉,他自然知根知底,有些事情很好奇,但不会过问,无论是人品、还是形式准则,他都看得上,所以才会说出让他坐第二总管的位置,所以刘首长才会给他将军身份,并且帮了不少忙。

    也就是他,若是换了一个作恶多端之人,哪怕是后期,也不会有这般待遇。

    张汉等人到达机场后,等了片刻,便坐上了前往西航的飞机。

    临上飞机前,张汉对赵风挥了挥手:

    “等回香江你安排买架私人飞机。”

    “好的。”赵风先是点头,随后愣了下:“师傅那个,钱不够啊。”

    “哦,钱好说,等我们回来出海捞一艘沉船,里面有不少东西。”

    “啊?”

    赵风脸色一呆。

    好吧,钱的问题还真不用操心。

    在上了飞机之后,奇峰岛上的诸多人纷纷打道回府,途中便将这骇然的消息散发了出去。

    赫擎天死了,毫无悬念的被碾压,洪长老也死了,还没出手被人挥手间秒杀。

    这个消息几乎如同飓风一般,横扫了整个香江武道界,并且还在周围传播开来。

    洪长老倒还好,但赫擎天作为香江风云榜第十七的狠角色,威震十年的一代宗师被诛,而且对方还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武者,这消息是在令人惊骇。

    如果不是知道具体情况,那肯多人都会认为是青帝来了香江!

    但并不是,人们在此战之后,深深地记住了一个名字;

    “张寒阳!”

    新月弯道,三号豪宅中。

    洪齐涛和唐佳怡正接待一位老朋友。

    林杉大步流星的跑入大厅。

    “洪哥,刚刚得知一个消息,赫擎天死了,是被张寒阳轻松斩杀,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张汉,就是以前叫的新月湾张大师,他来过这里的。”

    “噗”

    不用想,洪齐涛的一大口茶水又喷了一地。

    最终他和唐佳怡决定了件事情,暂不离开香江,留在这里,和紫妍处好关系。

    洪齐涛笃定,有这一层关系在,他洪家可强盛百年!

    这样哪怕他老死,也无愧于列祖列宗,同时也决定了一条家规:

    洪家子弟,无论是谁,无论任何人,必要恭敬对待紫妍一家,违者逐出家门。

    没过两个小时,又有一条令人惊然的消息不胫而走。

    “张寒阳,前张护法,从今日起,担任香江国安局第二总管。”

    张总管

    这个名头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同时不少大家族都感受到,怕是今后对待国安的态度,要友善一些了。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张汉已经在香江站稳了脚跟。

    而这一切的漩涡中心,此时却在前往西航的飞机上有说有笑。

    因为晚上睡得较晚,起的还比较早,所以萌萌上飞机不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