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宝库

神级奶爸 第三百七十三章 宝库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大楼和新月湾前cbd那栋大楼的外观差不多,很气派,有两位穿着警装的男子面无表情的站岗。

    “粑粑,这里就是那个工作的地方嘛?”萌萌眨巴着大眼睛四处瞅了瞅,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张汉点了点头。

    抱着萌萌走到门前,门是自动门,走到一米前边自动向两侧打开。

    走入其中,扫了一眼,大厅很空旷,有少许来往的工作人员。

    张汉左右看了几眼,也没发现路标之类的东西,于是他径直走向左侧的服务台,里面正有个马尾女孩坐着。

    “你好。”张汉打了声招呼。

    “你好。”马尾女孩转过头,见到萌萌后,她‘哎呀’了声,眼睛方亮嘴角升起笑意,赞美之色言于表情。

    “唔,小姐姐好。”萌萌嘟嘟着嘴打了声招呼。

    “小可爱你好。”马尾女孩甜甜的笑道。

    “请问宝库怎么走?”张汉直接问道。

    “啊?”马尾女孩顿时愣住了,不明所以的问:“什么宝库?”

    “藏宝阁的宝库,难道不在这里吗?”张汉奇怪的说道。

    “藏宝阁?”马尾女孩的表情有点懵,迟疑的说道:“先生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这里不是国安局吗?”张汉更奇怪了。

    “啊?你是国安局的人?”马尾女孩愣了下,道:“你是不是新入职的人员,第一次来这里?”

    “嗯,是第一次过来,这是我的令牌。”说话间张汉将自己的令牌拿出来给女子看了眼。

    “是国安局的呀,呃呃呃护、护法?你就是张护法?”马尾女孩的眼睛顷刻间瞪大了些,上上下下的打量张汉几眼。

    天呐,张护法这么年轻,好帅哦!

    “宝库是在这里吗?我要去看一看。”张汉点了点头说道。

    “在那边,走廊右侧最里面有个方厅,那是前往国安局的地方。”马尾女孩一边盯着张汉看,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好的,谢谢。”张汉抱着萌萌想走廊的右侧走去。

    “小姐姐拜拜呀!”萌萌挥了下小手掌。

    “拜拜。”马尾女孩笑盈盈的挥手告别。

    待张汉走入走廊后,马尾女孩拿起座机,拨打了内部号码:

    “歪?你们部门的张护法来了!我刚刚接待了他,特别帅”

    右侧的走廊上有个牌子:国安办事处。

    向里走可以看到,有不少房间内都有些人,甚至还有个大厅,就像是缴费大厅,有少许人在排队。

    走到最里侧,是一个小方厅,方厅两侧分别站着两人。

    “张护法好!”

    走到近前,几人很恭敬的打招呼。

    “嗯。”张汉点了下头,走过来扫了一眼。

    方厅两侧总共有四个电梯。

    “我要去宝库看一眼。”张汉直接说道。

    “好的,我带您过去。”其中一人躬了躬身。

    叮!

    就在这时,一个电梯上来,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短发小眼的男子。

    “咦?张先生?”男子看到张汉后愣了下,便走了过来:“我是冷护法。”

    “你好。”张汉打量眼冷护法。

    前几日听刘教官说,龙胜会所那件事情就是冷护法帮忙联系的雷天南。

    “你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转转。”冷护法笑道,说完他看了眼萌萌,目光中闪过一丝羡慕,很轻柔的说道:“好漂亮的小丫头,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唔,我、我叫萌萌。”

    “萌萌。”冷护法笑了笑,道:“你几岁啦?”

    “我那个、快四岁了。”萌萌嘟嘴回答道。

    “真漂亮,哈哈。”冷护法摇了摇头,道:“张护法,我带你下去吧。”

    说话间他带头走入电梯。

    张汉抱着萌萌跟了进去,后侧那原本想要带路的人退了回去。

    “上边儿的大楼是安全管理局,另外一个部门,算是我们国安局的下属部门,真正的国安局在地下,总共有五层,最大的一层是三层,算是中心,有餐厅和悠闲娱乐的地方。”冷护法简单的介绍道。

    “我要去宝库看一眼。”张汉说道。

    “哦?”冷护法一怔,随后笑道:“看来张护法是看上哪个宝物了?宝库在四楼。”

    说话间他按下了四层的按钮,电梯缓缓向下运行。

    叮!

    到达四层,走出电梯,可以看到里面像是地下商场,面积很大,有一个个小房间,横竖林立,建筑良多。

    “那边是检测中心,那边是训练的场所,有重力加倍室,有演武厅等,有兴趣张护法可以试试,不过四层的演武厅都是独自用的,这里只有大执事或者以上的人用,在三层有一个大型的比武厅,一般有人切磋会有其他人观战下个注什么的,前面最里侧就是藏宝阁,在软件上显示的那些,更大的宝库在五层,那个没有雷总管的命令,不能私自过去。”冷护法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张汉静静的听着,萌萌眨巴着大眼睛左右看着。

    很快,他们走到最里侧的房屋,房屋内空无一物,里侧墙面便是宝库的入口,中央处有个圆形金属,上面有着一个巴掌大的屏幕。

    “用令牌就能开启门,如果忘了带令牌,就要去隔壁让工作人员来开门,你带令牌了吗?”冷护法问道。

    “带了。”张汉点头,拿出令牌对着屏幕照了下。

    嗡嗡!

    屏幕上亮起一道蓝光,扫描令牌后光芒变成绿色,圆形金属转了数圈,门缓缓向两侧移动,同时传出机械声音:

    “欢迎张寒阳张护法。”

    “额?”萌萌愣了下,大眼睛四处瞅了瞅,好奇的说道:“粑粑,欢迎谁呢呀?”

    “在欢迎你爸爸呢。”冷护法笑着说道。

    “哼,你骗人,我粑粑是张、张汉,不是那个别的呢。”萌萌一脸‘你骗小孩儿’的表情。

    “叫的那个是艺名,就像是大家叫你萌萌一样。”冷护法解释道。

    “额?”萌萌思索一番,看向张汉问:“粑粑,是这样嘛?”

    “嗯,是。”张汉轻笑着回答。

    “嗯哼,在欢迎我粑粑呢”萌萌嘟囔了声,小办膊搂着张汉的脖子,不断的左右张望。

    走入其中。

    全都是一个个齐腰高的柜子,上面是玻璃台面,分成一个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都装着宝物,格子下侧有着编号。

    玄n13479。

    看一眼便知道,这代表的是玄阶宝物,n是序列好,后面的数字就是宝物的‘身份证’了。

    张汉随意打开一个药材的格子。

    顿时格子里的光芒变成了淡红色。

    张汉鼻子轻轻一嗅,知道这是百年以上的人参,关上玻璃门,里面亮起一道蓝色细线的光芒,扫描人参后,光芒闪动三下,恢复之前的白色灯光。

    不需要人看守便是因为这套守护系统了。

    “这外侧的东西都很一般,里面的房间才是好东西,看看去不?”冷护法看向里侧的目光有少许的期待。

    “行。”张汉点头,和冷护法向里侧走去。

    一边向里走着,张汉一边拿出了手机,查看那藏灵石的编号,是玄d16773。

    看了眼,将手机收回,走到最里侧,有一系列的小房屋,是玻璃门,能看到里面的用具。

    “这就是积分百万的刺龙剑,天级法宝,哎我苦苦攒了五年,才存了不到四十万积分,估计我要得到它,还需要一些年头啊。”

    冷护法眼巴巴的看着里边的在展示台上的长剑,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不过张汉对这个兴趣不大,想侧面走几步,来到五行炉前,看了眼玻璃门旁。

    编号天s0009。

    “我来这里的时候,五行炉就在,听说好像在这里有快要四十个年头了,这是炼丹祭器的绝佳宝物,只可惜炼丹大师嫉妒稀少,就算有也是那些大宗门才会有,像咱们藏宝阁那些丹药,也都是去天丹门购来的,天丹门三年一次拍卖盛会,武道界流传很大一部分的丹药都是天丹门所出,他们想要购买这五行炉,可惜没谈妥,现在咱们这里的杜护法就是天丹门的人,好像已经存了八十多万积分,在有一年就能兑换了。”冷护法摇了摇头说道。

    “嗯。”

    张汉打开门走了进去,房间大概有十五平米,五行炉有五个腿,大概有一米三高度,有七八十厘米的直径,炉身呈圆形,上方有两个球体。

    张汉看着看着,眼睛微微一亮。

    这个丹炉不光蕴含的五行,甚至还有阴阳两仪,是一个还不错的功能型丹炉,它的材质竟然也蕴含些虚空石和玄空金,难怪能保持的如此完好。

    “这个五行炉挺不错的。”张汉淡笑声说道。

    “好当然好,只不过对很多人来说都太鸡肋了,属于给我我都不会用。”冷护法笑了笑。

    “去别的地方看看吧。”张汉带头走出玻璃门。

    里面灯光闪烁,扫描一番后恢复平静。

    这一次,张汉直接按照标号找,很快便来到藏灵石的一侧。

    上面写着的是:能量之石,玄n13479。

    打开玻璃门,打量了几眼藏灵石。

    “嘶”

    张汉长长的吸了口气。

    那股灵宝的芳香,让人着迷。

    能感受得到,这块石头中,蕴含着很多的能量。

    能量很多,超乎了张汉的预期,让他的眼睛微微方亮。

    虽然能量很是斑驳,但元青树自能净化。

    有它在,不过一个月,元青果必然问世!

    砰!

    张汉将玻璃门关上。

    心中有了决定,回去便要好好看一下任务,争取最短的时间获得这块藏灵石。

    “出去吧。”

    张汉带头向外走去。

    “不看看别的了?你有一千积分吧,能换点小宝物的。”冷护法说道。

    “先不用。”张汉摇了下头。

    “嗯,一千积分换的也的确有点差,听说你不是有个团队吗?你可以接任务让他们完成,也算你的积分,那个杜护法就有七个手下,做任务效率高,积分才涨的快。”冷护法说了声。

    很快两人走出宝库,大门缓缓关闭。

    走出房屋,刚刚来到走廊,身前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带有挑衅的冷笑:

    “呦?这不是咱们新晋的张护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