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章 睥睨全场

神级奶爸 第三百六十章 睥睨全场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美女盟主tony点加更10、10】

    张汉仅仅说了五句话。

    五句话他迈了五步!

    五步他跨越了十米的距离!

    站在赫云飞身前十米外,平淡的看着他。

    一人一剑!

    那扬起的凌厉,似乎冲破云霄,宛如排山倒海一般,将整个大厅席卷!

    若是说,刚刚的张汉给人感觉是武道强者。

    那现在的气势,如同百花绽放,彻底的显露开来!

    隐藏在心底的戾气,不断将他身上的气势升腾、再升腾。

    到最后,包括赫云飞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一丝威压!就好似一条刚刚苏醒的巨龙,漏出了他睥睨天下的气息,漏出了他让人心颤的双眼,漏出了他锋利的獠牙!

    威压?

    强者、便是让弱者噤若寒蝉的存在!

    “他、他”

    姜宗豪身子一颤,看着张汉的目光变了,变得害怕,畏惧!

    他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气势会让自己产生恐惧的心里,他知道如果换做自己上去,怕是顷刻间被秒杀!

    “我的天”

    吴成东等人身心发寒,感觉仿佛从夏日变成寒冬,他们隐约的猜到,这可能是来自于那位男子的杀气!

    “这就是我师傅!这就是修仙者!无敌!”赵风的目光一阵颤动。

    “他到底有多强?”刘教官的脑子晕沉沉的,有些不可思议,对面赫云飞啊!在老板的眼里,竟然也是阿猫阿狗。

    不光光是他们,周围的阿虎等人,见状后也是身心发颤,心底只有四个字:

    老板牛逼!

    周围的众人身心荡漾,位于旋涡中心的赫云飞,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他的气势,当年我只在青帝的身上见过一次,哦不,他的气势比青帝还要强!他到底是什么人?’

    赫云飞目光中的随意全然消失,很凝重的看着张汉,微皱眉头,一动不动。

    他没有动,张汉也站在他身前十米外,使得场上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这里,他们有感受到,接下来这里怕是要发生一场大战!

    蓦地,张汉开了口。

    语气依旧淡漠,但是在这淡漠之中,夹杂了蔑视的气息:

    “我给你三次出招的机会。”

    “你说什么?”赫云飞目光一凝,道:“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

    “你?还没资格。”张汉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赫云飞猛地大笑一声,道:“我赫云飞十岁习武,二十岁便直接突破至暗劲,二十二岁入化劲,二十五岁入气劲,成为一方大师,三十岁入地阶,三十七岁入天阶,如今我四十二,在未来五年内,有望突破天阶,成为一代宗师,我是无法和青帝那般的天骄相比,但是你?一个玄阶,说我没有资格?”

    “你还剩一分钟。”张汉理都没理,直接回道。

    “狂妄!”赫云飞的目光一冷,杀气翻涌,道:“本事没见多大,狂妄倒是没边儿,像你这样的,我斩过不下十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五十秒。”张汉掐算着时间说道。

    “好!既然你找死,那边怪不得别人!”

    赫云飞见状心中一怒,说了一声后,他沉默下来。

    目光死死地盯着张汉两秒钟。

    突然,他的身子一动。

    刚刚站着宛如苍松,这一动顷刻间便如脱兔!

    他的身影也有些微的拉长,让人的眼睛有些模糊,但却不像刚刚张汉那般,直接挂出了七道残影。

    从这里便可以看出,赫云飞的速度并没有那位男子快!

    赫云飞并没有选择跳入空中,蓄力进行更大的打击力,在他看来,对付张汉这种速度快的敌人,像顾传龙那样腾空无异于傻缺的行为。

    虽然那样做力度更大,但灵活更重要。

    似乎只是眨眼间的时间,赫云飞便将要到达张汉的身前,他右手的匕首横了起来,散发着冷冽的寒芒。

    他的嘴角升起一丝狞笑,直奔张汉的要害而去!

    在众人的目光中,只见画面有些恍惚,赫云飞的手臂抬起,刀光闪烁。

    但紧接着,张汉扬起手中的三尺长剑,一阵更为刺眼的剑光亮起,让人们不约而同的眯起了双眼。

    两人对打的速度很快,几乎看不清出手的痕迹,只能听见刀剑相互碰撞的声音。

    密集的兵器碰撞声响了只有两秒钟,下一刻,人们便见到赫云飞的身子急速后退。

    谁赢了?

    众人渐渐屏住了呼吸,等来的却是一道惊呼。

    “你到底是谁?”赫云飞骇然失声!

    刚刚的对决,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生死危机,他的招式明明很快,角度很刁钻。

    但是对面男子手中的剑,仿佛变成了盾牌,让他的任何攻击都没有取得效果。

    最后感受到他剑招中锋芒毕露,他只能抽身而退!反应过来后,心中无比震惊。

    剑技!

    他竟然还懂得剑技,他才是玄阶大师啊!

    什么时候,一个玄阶大师的剑技也会如此生猛了?

    一般情况,玄阶只是起步,就像是初学者,到了地阶或天阶才会有些招数,而对面这位男子,让他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还有两招,三十五秒。”张汉没有回答,依旧平淡的说道。

    这一次,听见张汉的话语,没有人再敢轻视,就连那姜宗豪都有些害怕了。

    如果赫护法再输,那怎么办?

    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这个想法,略微一想,吓得脸色一白。

    “看我破了你的剑技!”

    赫云飞感觉内心被打击了,怒喝一声,身子再次一动,闪电般的冲向张汉。

    这一次,将要到达近前的时候,赫云飞的左手一震,从衣袖中掉落三枚五星飞镖。

    嗖嗖嗖!

    他手掌一甩,三枚飞镖化作流光,第一个飞向张汉的头部,第二个是脖颈,第三个是心脏,三处要害,完全的展露了赫云飞的杀心!

    这三枚飞镖,只是吸引注意力,他真正的杀招,还是手中的匕首!

    随着三枚飞镖的划去,赫云飞的身体一震,速度突然提升一倍,身体跟上了飞镖的速度,他竖起了手中的匕首,刺向张汉胸口。

    四点齐发,招招直指要害,就算他躲过了飞镖,但自己充满变数的匕首,一样可以要了他的命!

    这一记杀招,甚至让赫云飞斩过天阶巅峰的高手,对此,他信心十足!

    这一刻,仿佛时间变得缓慢。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姜宗豪的眼神中扬起了一抹兴奋,那是来自对于张汉血花绽放的期待。

    地上躺着无法言语的顾彭峰,迷茫的眼神终于有了丝神采,期待张汉死亡的画面。

    同样躺着的顾传龙,他渐渐瞪大了眼睛,不想错过这报复的画面。

    赵风的眼神中隐有担忧,他知道赫云飞的这一招,太凌厉了!

    阿虎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想要惊喊,但却没有惊喊的时间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赫云飞的杀招来临。

    但下一刻。

    铛铛

    众人突然发现,张汉的身影模糊了下,紧接着便看见他的剑已经竖了起来。

    步子微蹲,右手向上举剑,左手按在剑尖上,那三枚飞镖已被弹走!

    铛!

    最后一道声音,赫云飞的匕首刺在张汉的剑刃上,使得长剑微微有点弧度。

    一记绝杀支之招,就这样被轻飘飘的挡住了!

    赫云飞的脸僵硬住了,他缓缓抬起头,看到的,是表情波澜不惊的面孔!

    嘶!

    突然,赫云飞感觉到一股危机,他想要抽身而退。

    但张汉的脚却更快,一脚踹在他的腹部,让他整个人向后急速退去。

    好在这一脚的力道并不重,赫云飞退了十余步,稳住身形,脸色彻底变了!

    “你”赫云飞的手指微颤,刚刚他若是出剑,怕是要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洞口。

    话语刚刚出口,便被张汉冷淡的打断:“还有一招,二十五秒。”

    “这、这怎么可能?”姜宗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打碎了!

    “赫云飞输了?”

    顾传龙等人心中无比茫然,他们当中最厉害的都没打过?

    吴成东、美琪、李成等人此时都感觉头皮发麻,没想到武者之间的战斗,竟然会这么凶!包没想到,那个人会如此之强!

    “你是怎么挡住的?”赫云飞忍不住问道。

    “就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伤我?”张汉淡淡的回答。

    “我!”赫云飞的脸色猛地一青。

    第一次,有这样的人对他发出这种评价!

    “能带人过来,想必你也不是无名之辈,这件事就此为止,我会向上头反应,这样肆意的大闹,你没有想过后果吗?”

    赫云飞的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输了,第三招根本不用出,因为他最强的杀招都没有效果,在打也无济于事。

    不过他并不害怕,因为这些拿着枪的,定然是某个部队,带人过来,说明他也是官方人物,那这件事,他定然也会得到处罚。

    只是他没想到,眼前的男子刚到什么程度。

    “你还有十五秒钟。”张汉平淡的回答着。

    “你什么意思?闹到这种程度,你还想继续?”赫云飞眉头一挑,训斥道:“小辈,莫要太张扬,就算我不能治你,有都是人能制裁你!”

    “十秒。”

    “嗯?”赫云飞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张汉,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淡漠。

    他的心中猛地一凉。

    眼前这人是认真的!

    他要准备出手!

    想到这里。

    赫云飞的心脏猛地一颤,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他沉声道:

    “你到底是谁?你的来意又是什么?”

    “哦?”

    这时候张汉的表情有了一丝反应,他的目光中漏出一丝追忆,缓缓说道:

    “你可以叫我张寒阳。”

    这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四百多年前,他在修仙界崭露头角,便用的这个名字。

    那个时候的他,经历了弱肉强食的残酷,感觉连阳光都是冷的,心中故而记住了这两个字,在最后几年,雷霆出手,这个名字也响彻了大半个修仙界,也是寒阳仙君这个名字的由来。

    此时他才想起,那位顾彭峰的事情人们还不知道,那他是有想法要说一说的。

    张汉每说一句话,便会向前迈一步,每迈一步,他身上的气息便愈发冷冽。

    “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你们的鲜血,来昭告天下,我、是张寒阳!”

    “至于原因,因为那位顾彭峰,试图染指我的女人!”

    “哦对了。”

    “忘了告诉你们,我的女人,她叫做”

    “紫妍!”

    轰隆隆!

    这一句话一出口,包括赫云飞,包括姜宗豪,包括顾方、顾传龙,包括吴成东等等等,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他、他竟然是紫妍的这我的天!’吴成东和美琪茫然无措的对视一眼,心脏狠狠地一颤。

    紫妍竟然有一个这么厉害的男人,她竟然还从来没有说过!

    嘶!

    吴成东感觉大脑有点发晕。

    难怪,难怪紫妍在上京遇到麻烦时,有人去搭救,难怪连上京四大少之一的林杰都吃了亏!

    原来她的背后,竟然有一个无比恐怖的男人!

    在侧面角落坐着的傅山,整个人一哆嗦。

    ‘竟然是这样,我我这可怎么办!’

    他整个人都慌了神,吓得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他是紫妍的男人,自己又给紫妍上了那么多的眼药,他知不知道,如果和他说了,那自己岂不是要玩完?

    想一想,傅山的心中冰凉。

    与此同时,心里很凉的还有一位,便是李成。

    他的脸都快绿了,还好自己没有用这样的阴招,不然要死的绝对是自己啊!

    身旁的许若雨,整个人一懵,瘫软在地:

    她有这样一个男人,我拿什么和她比,原来在她眼里,我当真是一个笑话。

    可笑我还那么想超越她,原来这都是痴心妄想。

    想着想着,她怔怔失神的看着张汉,心底有个念想:

    我为何没有这样厉害的男人

    余光见到旁边瑟瑟发抖的黄发男子,此时她的心里竟升起了一丝反感。

    而在场最懵逼的,便是顾彭峰。

    听见这句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不光光是身体上很痛,内心也受到了暴击伤害。

    脑海中不断的响起辉哥之前说过的话:

    “她这样的美女,是不太好驾驭的,你要不要在考虑考虑。”

    是啊!

    我应该考虑的!

    我应该多想一想的!

    那等尤物怎么会是我们这样的凡人能拥有的!

    我怎么没有多想想!

    啊!

    我应该想一想的!

    顾彭峰的心中无比悔恨,但他之前吃的药,并非后悔药。

    张汉的话语,也让人们明白过来。

    刚刚顾彭峰带走紫妍,原来是有非分之想!

    难怪人家这般大动干戈!完全在情理之中啊!

    此时人们下意识的认为,张汉说出事情起因,接下来就可以进入赔礼道歉的环节。

    甚至赫云飞都是这么想的。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他顾彭峰惹”

    赫云飞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眼前男子生硬的打断。

    “时间已到!”

    嗖!

    在赫云飞的目光中,张汉身子一闪,急速来到他的身前,手中长剑一提,直刺而来。

    他赶忙向侧面退了一步,提起匕首抵挡。

    匕首挡了过去,但碰触的,却是空气,那一道剑光,仿佛是虚假的!

    不好!

    赫云飞感觉到一股生死危机,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道剑光是虚影。

    等等!

    真正的剑呢?

    在他的瞳孔中,张汉的身影顷刻间从右侧换到了左侧,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凉。

    凉了!

    在其他人的眼中,张汉冲过去后,赫云飞向侧面动了下,但下一刻张汉的身影一晃,好似平移的半米的距离,赫云飞便一动不动。

    但张汉的身子并没有停止,他从赫云飞的手中一把抓过匕首,向前一甩,匕首化作一道流光,本想沙发一侧的顾方胸口。

    张汉去势不减,手中长剑刺向前侧的姜宗豪。

    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刺入了姜宗豪的胸口。

    紧接着,张汉的右脚向下一踏。

    踩在了顾传龙的脖颈。

    砰砰砰!

    几道声响传出。

    赫云飞想要回头看一眼,身子微微动了下,蓦然跪在地上,轰然倒地。

    他之前用的匕首,此时已然扎入顾方的胸口,他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便已毙命。

    “你”姜宗豪的瞳孔涣散,看着张汉,想要说什么。

    但张汉直接拔出了长剑,姜宗豪瘫软在地,没了声息。

    从开始动手,到秒杀四人,张汉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

    这三秒钟的代价是,透支了体内的灵力以及体力。

    张汉用手拄着剑,剑尖扎在地面,甚至剑身都有了弧度,在支撑着张汉的身体。

    顾传龙和赫云飞,有着天阶大师,差不多相当于练气后期的水平。

    但他们对于灵力的运用,太差,如果赫云飞的招数在厉害一些,张汉也未必有什么办法,然而并没有如果发生。

    “啊啊啊!”

    顾方的小媳妇彻底的受惊,站起身尖叫着跑向角落。

    其他人见状也是如此,惊叫连连,场面似乎要陷入慌乱之中。

    就在这时。

    哒哒哒

    一阵乱枪扫射的声音响起。

    “都给我蹲好,别动!”赵风在棚顶扫射数枪,大喝了一声。

    这让众人打了个寒蝉,赶忙蹲下身子,有三分之一的人,吓得连头都不敢抬。

    过了一分钟,张汉的体力恢复少许。

    扫视在场众人,没有人敢与之对视,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眼前仅剩的两个武者身上。

    两人吓得面无血色,其中一人赶忙跪地求饶:

    “张大师,和我没关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另外一人反应过来,也赶忙央求:“和我也没关系,张大师”

    张汉想了想,没有理会他们,扫视一圈之后,他缓缓说道:

    “你们应该庆幸,紫妍并没有发生意外,不然这里无一人可活命。”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一紧,随后便松了口气。

    有少许人抬起头看向了张汉,此时此刻,他们觉得张汉像是一个掌管生杀大权的死神。

    他说要你活,便能安然无恙,他说要你死,便无命可活。

    这一刻,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人们的心底。

    只不过张汉的下句话,让他们的心脏又提了起来,只听他淡声说道:

    “小风。”

    “在!”

    “这里每个人,断腿,以示惩戒。”

    赵风闻言扫视在场众人,看样子似乎有近百人,都打断腿他的头皮有些发麻。

    不过面对张汉的话语,他并不会反抗。

    现在已经闹到这种程度,还担心什么?

    “是!”

    赵风回应一声,对阿虎等人做出了个手势。

    刘教官站在身旁已经懵了。

    ‘完了完了!彼家父子,姜执事,赫护法,全都挂了,这可咋整’

    他此时完全的不知所措。

    “张大师!”

    突然,美琪有些慌乱和着急,跑到张汉身前,急切的说道:

    “我是美琪,我是紫妍的总监,我是她的好朋友,是自己人”

    “我也”

    吴成东和许若雨见状赶忙说道,话还没说完。

    咔!

    “啊!”

    两道声音让他们的话戛然而止,懵了。

    除了他们敢站出来的,李成和傅山,身为同一个公司,此时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只是蹲在后侧,老老实实的等待惩罚降临。

    见到这一幕,很多人的心都凉了。

    连自己公司的名头都不好使,那他们还哪有办法幸免于难?

    在很多的目光中,张汉缓缓迈步,向大门的方向走去。

    ‘他忘记我了,太好了’

    在后侧躺着的顾彭峰,眯着眼睛,看着张汉的背影,心中有着躲过一劫的想法。

    但是当他走到插在地上的剑鞘前,他的手腕一甩,将长剑插回剑鞘。

    正当他又向前迈了一步,正当顾彭峰如释重负的时候。

    突然,他的右脚一动,踢起那把剑,抓在手中!

    他回过了头!

    目光在直视自己!

    嘶!

    顾彭峰的身子一颤。

    他、他没有忘记我!

    他要对我出手!

    “我说了,你是最后一个。”

    张汉的话语传入顾彭峰的耳中,紧接着,他看到,那位恐怖的男子将那把剑向这边随意一扔。

    整把剑不断的旋转,在他的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这一次,张汉直接迈步离开。

    走出门口,他站住身形,缓和一下麻木的肌肉。

    听着身后大厅内不断的惨叫声,他的目光平淡,没有丝毫的怜悯。

    大概一分钟后,赵风等人出来。

    “搞定了。”赵风沉声说道。

    “搞定了就走吧。”

    张汉平静的说了一声,迈步带头离开。

    刘教官留了大概二十人看管大厅,带人跟在张汉的侧面。

    “老板。”刘教官看着好像没什么事儿一样的张汉,苦笑了声,道:“这件事会在武道界,在官方闹出一波大地震,好像、好像不好收场了。”

    “哦。”张汉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有什么消息,你提前告诉我一声就好。”

    “只能这样了,我、我尽力试试。”刘教官心中一狠,回答道。

    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他硬下心要帮着试试!

    众人一路走到大门口,这时候在大厅站着十余位表情严峻的警员。

    “现在这里由我掌管,你们先退下吧!”

    刘教官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将自己的黑色证书拿出来晃了晃。

    其中队长看了眼,知道这只小队的来历,脸色一变,敬了个礼直接离开。

    在前台接待妹子愕然的目光中,那位行凶者,被送了出去,上了一辆悍马,缓缓离开。

    张汉和赵风阿虎等人离去,刘教官一行人都留在这里。

    他的头好疼,感觉这烂摊子很难收拾。

    回到酒店,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则电话:

    “大伯,完了完了,出大事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我要顶不住了啊”

    【时间果然又靠又了,-_-||,不过字数多了些,6700,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