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923章 村花X二流子(65)

六零俏佳人 第923章 村花X二流子(65)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盛夏正愁没机会见见她奶口中有本事的“半仙”,听到这消息顿觉是“瞌睡送枕头”。

    第二天上午,公安同志带着那半仙来到了竹溪村开办教育讲座,主讲人用大白话跟村里人传达封建迷信的危害,他们还做了很清晰明了的统计数据,说咱们国家每年都有多少人因为封建迷信而受到了伤害,多少家庭因此而破裂等等。

    盛夏没怎么听这些内容,她知道封建迷信活动害人不浅,但那些都是没啥本事的骗子搞出来的。她重生了两回,对这种老祖宗传下来的“算命”还是很信服的。

    我国地域广阔,人才辈出,占卜算卦流传了几千年,不能一刀切说全都是害人不浅的封建迷信活动。

    偌大的国家总会有真本事的人。盛夏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没有一照面就认定那半仙是骗子,她很认真地观察着半仙的反应。

    好巧不巧的,那半仙原本是低垂着脑袋任由大家伙唾骂,突然抬起头直直看向盛夏,浑浊的老眼里迸射出强烈的光芒,肩膀抖动得厉害,嘴唇动了又动,反应很是激烈。

    盛夏淡定自若地站在那里,没有半点惧怕地回看过去,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如果这所谓的“半仙”真有几分本事,应当是能看出她是转世重生之人,有这种激烈的反应实属正常。

    半仙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家祖上有卜算的大能人,一代代传下来的。在“破四旧”期间,他没少遭罪,但因为有人相护,他逢凶化吉活到了现在。

    张老太找上门的时候,半仙只当是这老太太要给孙子寻摸孙媳妇,他是按照算出来的结果说给张老太听,真没什么坏心眼。

    直到,卢桃花将他举报告发,又罗织了几项不是他的罪名砸到他头上,坑的他苦不堪言,以为自己要完蛋了。

    半仙瞧见盛夏的那一瞬间,他欣喜若狂,“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的转机来了!原本以为是必死的结局,突然多了个变数,半仙怎么能不激动?

    能活着,谁乐意去死呢?

    盛夏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什么都不担心。假如这半仙真有几分本事看出她是重生之人,他不但不会得罪她,反而会拼命维护她。

    为什么这么说呢?重生者是得了老天爷的青睐,不然那么多人凭啥就只给盛夏重生的机会呢?还不是因为老天爷偏爱她吗?

    半仙有本事的话,他是窥得天意的人,遇到盛夏这样的“气运之子”,只会想着结交她,蹭点运气。

    盛夏表现得很淡定,从头到尾都在观察这所谓“半仙”。

    半仙见了她激动过后,他不再是死气沉沉的,而是想重获新生一般,内心同样很平静。

    讲座结束了,半仙很配合地跟着公安同志上车走了,他临走前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盛夏,心中大定。

    盛夏没把这事搁在心上,她不作奸犯科,不伤害他人的性命,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没人会找她不痛快。

    就算有人看她不顺眼,拿她也没辙。

    卢桃花听说半仙被带到竹溪村做反面教材的事,可把她给高兴坏了,哎哟妈呀,这些害她的人都该死!

    得知张老太因为半仙的事儿而抑郁在心,病倒了之后,卢桃花更高兴了,她巴不得那老虔婆活活气死呢!想那种老虔婆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张建设不晓得他枕边人有多盼着他那亲奶奶去死,纵然对张老太很失望,他也不曾心生怨恨,只想着让时间证明卢桃花是个好女人,好妈妈,好媳妇。

    张老太年纪大了,最近不顺心的事儿是一桩接着一桩,先是孙子让她寒了心,紧接着笃信的半仙出了事儿,这俩桩事把她打击不轻。

    见过了半仙没几天,贺建军平平安安从外省回来了,他在外头待了十多天,风尘仆仆的归来。

    贺建军跑这一趟,不单是将货物按时送达订货单位,他还跟人家的兄弟单位签了笔大单子。之所以在外头待了这么久,有他仗义出手帮助公安同志解决掉那一伙恶徒,也是为了给纺织厂跑单子。

    贺建军事先给厂长打了电话,跟他说明了情况,牵线搭桥,拿了大单子,让厂长派人送货过来,他好继续接洽。

    这十多天时间,贺建军做了不少事儿,回来的时候除了带着大单子,腰包也鼓鼓的。

    盛宝国瞧见这不听话的臭小子回来,顾不上别的,狠狠捶了他一下:“臭小子!你咋这么胆大包天呢?你要是有个万一,你让你家里人咋办?”

    贺建军乖乖地站着不动,由着他未来岳父训斥他,教导他。他不打算改,但也不会大喇喇说出来惹未来岳父生气。

    他不是年少不知事,只凭一腔热情做事,而是真有这个能耐。但这种话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而是靠他自己做出来,方能令人信服。

    盛夏在一旁笑眯眯看着她男人被她爸训得像只小狈崽子,她在厨房里煲了补身体的猪蹄花生汤,等她爸训完了她男人再给他喝。

    盛宝国是真把贺建军当自己家的孩子,这才狠狠训斥贺建军一顿。

    贺建军认错态度非常好,等盛宝国训完人了,他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宝国叔,这是我这趟出门挣来的,先还五百。”

    盛宝国瞧着这厚厚一叠钱,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说话都磕巴了:“狗蛋,你,你咋出去十几天挣了这么多钱回来?你都干啥去了?是不是做了犯法的事儿?”

    一旁的盛夏听着顿觉哭笑不得,给了她男人“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去厨房做饭。

    贺建军接收到了亲亲媳妇“爱莫能助”的眼神,腰杆子挺得特别直,捡了能说的事儿说给盛宝国听。

    “宝国叔,这里头的三百块钱是厂子给我发的奖励,我给厂里拉个大客户。余下的两百块钱是从外省带回来的那些商品转手卖出去挣来的,这里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

    盛宝国用力地吞了口口水:“你,你说啥?厂长奖励你三百块钱?”

    他在纺织厂工作了这么多年,从未一次性领到过这么多钱,咋狗蛋这小子这么能耐呢?——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