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658章 受宠若惊

六零俏佳人 第658章 受宠若惊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过了一阵,包厢的门被人从外头打开,小冯随即出现,他朗声道:“哎呀,小师妹,这是我特地给你做的红烧狮子头,待会儿你可得多吃点!”

    盛夏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闻声当即站起身来,帮着她家师兄开门。

    “师兄,谢谢你啦。”

    小冯摆了摆手说道:“一家人,谢啥?”

    闲聊了几句,小冯出了包厢去厨房继续做菜,今天迎宾楼里生意格外火爆,厨房离不开人。

    没多过久,包厢门又打开了,这一次进来的不是小冯,而是冯大师,同样是端着一个大盘子,上头还盖着盖子。

    盛夏受宠若惊迎上前去,“师傅,让我来端吧。”

    “不用不用,你师傅我还端得起。”冯大师连忙拒绝,他借了迎宾楼的厨房做出来的状元菜,必定要亲手端上桌,那才显得有诚意啊。

    甭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冯大师自有他的一番行事风格,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想改都改不了咯。

    盛夏早知他的脾气,也没再坚持,倒是很乖巧地让开位置,方便她家师傅放好盘子。

    冯大师放好盘子,推到包厢边上脱下他身上的外套,脱掉了厨师帽,整了整仪容仪表,这才坐到位置上。

    穿着厨师服的他是一代名厨,脱下厨师服厨师帽,他此时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头,为了小辈开心而忙碌的老人家。

    盛夏心里很是感动,她真心觉得自己很幸运啊,重生之后遇到那么多好人。

    此时的菜没上齐,冯大师坐在桌上说到了袁大师和鲁大师,说这两位老爷子还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忙活,非要争出个高下。

    当真是搞笑,一个做糕点的,一个熬汤的,冯大师不晓得他们俩争个啥。

    听了冯大师半是玩笑半是埋怨的话语,盛夏有些坐不住了,她只当是两位大师忙,没时间过来呢。哪知道两位老爷子在厨房里做菜?让她坐立不安。

    冯大师看她这般沉不住气,只得说道:“你别管那两个老不羞,一大把年纪还争个没完没了。”

    袁大师恰好进门,听了老伙计的这番话,耳廓微红却还是说道:“老冯,你这人不厚道啊。咋能背着我们说我们俩的坏话呢?啥叫老不羞啊?我们是活到老,学到老。”

    冯大师从鼻腔里发出一道冷哼声,他鄙视的眼神足以说明他的内心活动,可把袁大师气得够呛,吹胡子瞪眼的。

    哦,袁大师没留胡子。

    盛夏忙在一旁打圆场,直把两位老爷子给哄得舒舒服服,鲁大师空着手进来了。

    包厢里的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他,鲁大师早已习惯了这些目光,他温和地笑道:“待会儿小冯会端上来,咱们先吃吧。”

    人来齐了,等几位长辈动了筷子,小辈们才开始吃。

    宽大的桌上围满了人,有点挤,手肘都能互相打到,但这没什么关系。

    聚餐图的就是这种热闹的气氛,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一餐饭就这么过去了。

    鲁大师精心所制的甜点最后才送上来,他费了心思做的山楂丸子,算不得稀罕,胜在心意。

    这大热的天,山楂丸子有助于消化,老少咸宜。

    鲁大师特地多做了些,让盛夏待回家去哄孩子,他还另外做了一份别的糕点,同样是给小宝小贝的。

    这是盛夏回到家之后,拆开包装才发现的。

    几位老爷子的心意,盛夏都感受到了,她寻思着准备些回礼。有来有往,感情才能维系下去。

    高考过后,盛夏一觉睡到了太阳晒**,难得清闲,她醒了也没起来。太久没赖床,赖着不起挺高兴的,好比出了闸门的猛兽可劲儿撒欢。

    不过,这仅仅是比喻而已。以盛夏的性子,永远都做不到别人那样任性的撒欢。

    盛利瞅了闺女的房门一早上了,他找了李香香想让她进去叫盛夏起床吃早饭,被李香香拒绝了。

    李香香说:“夏夏好不容易能歇歇,你咋还跑去吵她?”

    盛利噎住了,回过神来小小声嘟囔:“我这不是怕闺女饿肚子吗?”

    “偶尔饿一顿没事。”李香香摆摆手就去做事了。

    盛夏高高兴兴地赖了床,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父亲放大的脸,“闺女,饿不饿?”

    她下意识地摇头,片刻后又否认:“哎呀,肚子都饿扁了。”

    盛利立马就高兴了:“闺女,我给你煮了面条,倒入热汤就能吃了。”

    “谢谢爸。”盛夏见她爸高兴了,也跟着笑了。

    到了厨房里,盛夏刚坐下来就看到她爸端着碗浇上了热汤的鸡蛋面过来,青菜、卤蛋、卤肉和香肠,小小的一碗面里配菜非常丰富,不晓得是吃配菜还是吃面了。

    盛夏甜甜地向父亲道了谢,而后大口大口吃起来,途中她悄悄地看了看盛利,发现老父亲欣慰又高兴的笑容,愣是将这一大碗面塞进了肚子里。

    一下吃太猛,盛夏遭了罪,打嗝打个不停。

    盛利急得团团转,“闺女,不是让你慢点吃吗?咋这么着急呢?咋办啊?”

    苏老爷子不知何时站在厨房门口,见蠢儿子转来转去,没好气地说道:“你转啥呢?我的眼睛都让你晃晕了。”

    这么大年纪的人啦,咋一点都不稳重呢?不就打嗝吗?有啥大不了的?

    苏老爷子心中腹诽,转头吩咐老段:“老段,你上次不是说你知道怎么治打嗝吗?”

    老段很艰难地忍住不笑,他早知道老首长的别扭性子,半点没惊讶,小跑过来帮忙。

    因着小小的打嗝闹出这么大动静,身为主人公的盛夏面色赧然,她真心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幸亏她家宝贝儿子不在家,不然只怕更加混乱。

    不过,家里人咋都对她这么小心翼翼的?让她挺不适应的,有种自己要被养废的感觉。

    盛夏的视线一一扫过关心她在意她的那一张张面孔,心口暖洋洋的,老天爷待她真好呀。

    偷了一个早上的懒,中午继续偷懒,盛夏自告奋勇跑去幼儿园接儿子去了。

    小宝看到盛夏过来接他,高兴得不得了,蹦蹦跑出来:“妈妈妈妈,你怎么来接我啦?你不忙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