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552章 恨意

六零俏佳人 第552章 恨意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苏胜利不是跟她毫无瓜葛的陌生人,他是她的亲生父亲!

    苏雪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亲生父亲身陷囹圄而不管不顾呢?

    母亲病重在床,弟弟又那么小,爷爷和大伯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不帮忙,苏雪觉得她的整个天都要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苏强军不擅长安慰人,同时也不想把苏胜利犯的事说给苏雪听,更不可能会跟她说苏胜利并非真正的苏家人。

    苏雪求了又求,甚至不惜下跪求苏强军帮忙,可都没有什么用。她一句准话都要不到,更加绝望了。

    苏强军不可能插手苏胜利的事,不想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他能做的事都做了,可谓是仁至义尽,苏胜利自己犯糊涂,现如今不过是自食其果而已。

    苏雪在这边求不到任何的帮助,她只得不甘不愿地离开。

    准备回首都去,苏雪的母亲还在等着她回去照顾。

    临走之前,苏雪不经意地回头,意外地撞见贺建军抱着小孩,和一个女人说说笑笑地进了苏老爷子所在的屋子。

    贺建军,他是她第一次动心的男人。

    苏雪凝望着贺建军,半晌之后视线落在他身旁的女人的身上。

    不用猜,此人必定是他的妻子无疑,只因贺建军守护的动作太温柔,那样的柔情是苏雪不曾见过的。

    苏雪的双脚像是被人灌注了水泥,沉重得让她抬不起来,只能停在了原地。

    苏雪认得盛夏,自从她喜欢上贺建军之后,跟人打听过盛夏。

    从以前的老报纸上看到过盛夏,盛夏的长相早已刻印在苏雪的脑海中这个幸运的女人获得了贺建军的爱。

    苏雪曾经很羡慕也很嫉妒盛夏,只因她夺走了属于她的爱情,贺建军的心里只有她一个。别的女人再如何优秀,都无法入贺建军的眼。

    苏雪自认为不必盛夏差,模样、能力和家世,样样都比盛夏好,可她竟然输给了这样的女人!

    苏雪对此很不服气,但她再不服气也只得憋着,只因贺建军从来不会给她任何插足他们夫妻感情的机会。

    想到贺建军是如何绝情,近乎羞辱地拒绝了她,苏雪对盛夏的恨意蔓延生长!

    此时此刻,苏雪最最在意的事情反而不再是盛夏夺走了贺建军,而是好奇她怎么会出现跟她的爷爷关系那么亲密?

    苏雪亲眼看到了盛夏将她的胖儿子递给了苏老爷子,原本板着脸的老人家脸上浮现出愉悦的笑容,跟面对她的冷脸几乎是两极分化。

    很快地,苏雪听到苏老爷子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声,她的心像是被千年玄冰冻住了一样,浑身的每个细胞都是冰冷的。

    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不如意,累积起来的怒气和恨意,苏雪在看到这扎心的一幕后,将它们全部都转移到盛夏身上!

    苏雪对盛夏的恨意更深了:这个叫盛夏的女人天生与她八字不合,她的所有东西全都被她给抢去了!

    正抱着胖儿子和苏老爷子聊天的盛夏,压根不知道她被苏雪以这种理由给记恨上了。

    盛夏抱着小宝过来是跟苏老爷子拜别,贺建军从前线回来了,他们一家三口要回家去过自己小日子。

    苏老爷子早些时候就让盛夏把贺建军叫过来,他说想看看小宝的父亲长啥样,其实他就是想看看贺建军这个在他长子苏强军口中评价甚高的孙女婿。

    贺建军看到相对而坐的盛利和苏老爷子时,他的脸上并无一丝多余的表情,但他的内心里是非常震惊的,只因苏老爷子和盛利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再看两人的巧一下眉毛的小动作,贺建军心里有个荒唐的猜测他家岳父莫不是跟这位苏老首长有什么血缘关系?比如亲叔侄?

    盛夏以眼神示意贺建军,让他稍安勿躁,最好不要在她爸跟前表现出来。盛利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跟苏老爷子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子。

    先入为主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很容易误导人的思维,至少盛利从来都不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

    盛利本该是最早察觉到不对劲的人,但他平日里又不爱照镜子,只觉得苏老爷子面善,别的真没有多想。

    许是父子天性,盛利对苏老爷子很是关心,他跟苏老爷子从一开始就很投缘,而后相处了一阵子,他又把对徐广田的思念倾注在了苏老爷子的身上。

    苏老爷子将贺建军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问了他些问题。

    等人走了,苏老爷子发现盛利眼中的失落没能收回,便笑他:“你这是啥表情?还跟你女婿争风吃醋呢?”

    盛利忿忿不平地抱怨道,“夏夏是我唯一的闺女,好不容易养大了,却被一个臭小子给娶走了。这臭小子一来,她这眼里哪里还有我这爸?”

    他不怕苏老爷子笑话他,他辛辛苦苦地把闺女养那么大,闺女长大了,眼里反而没有他的位置了,他能不生气吗?

    苏老爷子看他这稚气的模样,呵呵笑出声:“你也不怕别人听到笑话你。”

    盛利笑道:“别人会,但老爷子你一定不会。”他的语气特别笃定。

    苏老爷子心头一跳,等盛利走了,他立马喊来他的警卫员:“快给我打电话去催老大,让他赶紧找到人帮我们做那什么基因鉴定!老大怎么连这么点事办到现在都没办好?要他有啥用?”

    警卫员老段偷偷地擦了把汗,他一天三次催苏强军那边,让他赶紧联系上外国朋友,快点派人过来取样做父子鉴定。

    老段心里苦,他不可能把苏老爷子说的话照搬出来,干脆每次都是一套言论:老首长希望您能尽快办妥。

    苏强军倒是想尽快办好这事,越早确定盛利和苏老爷子的亲生父子关系越好,了却他和老父亲的一桩心事。

    苏强军平常忙得恨不得把他劈成两瓣来用,再加上这dna技术在国内并不是很广泛的使用,不是一句话就能做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