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438章 不认账

六零俏佳人 第438章 不认账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盛夏懵了,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徐铁柱家的大闺女小菲今年才十五岁吧?

    那么点大的小泵娘怎么就跟男知青搅和在一起了呢?

    盛夏扶着拐杖站起来,拉了拉徐广田的衣袖:“广田爷,您消消气,来您跟我详细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小菲今年才十五岁吧?她不是刚初中毕业吗?这回村才几个月啊?她咋就跟男知青搅和在一起了呢?”

    徐广田原本就气的很,这会儿见盛夏不顾自己的身体站起来,他虎着脸骂道:“你站起来干啥?快坐下!小心把你的腿骨长歪了!你以后真成了跛子,看贺家那小子还稀不稀罕你!”

    盛夏乖乖地坐下,插科打诨道:“嘿嘿嘿,广田爷,要是建军哥不稀罕我,没关系啊。我就不嫁人了,回来专门伺候您老人家。”

    “少胡说八道!”徐广田瞪她,最终败在了这丫头无敌的笑脸之下,“行了行了,你别给我耍宝了。我跟你说小菲那事儿。”

    “广田爷,你说你说。”盛夏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眼睛专注地看着老爷子。

    徐广田最喜欢这小丫头专注地听他说话了,这给他莫大的自信啊。

    “小菲初中毕业没多久,她年纪小,你铁柱叔他们不忍心让她去下乡,干脆让她回村里当记分员。前阵子吧,我隔壁家那老太婆就说看到小菲跟个男知青走得很近,说的有板有眼的。我不信,你铁柱叔他们也不信。

    毕竟那老太婆惯是爱说人闲话。哪知道这老太婆这次不是瞎掰的!小菲当真跟那个叫张昌盛的男知青搅和在一起了。

    这不,前几天你铁柱叔发现她有了。那叫张昌盛的兔崽子死活不肯承认是他搞大了小菲的肚子。本来这事儿,你铁柱叔不准备闹出来的。

    但张国斌那闺女,从首都来的那个,瞎囔囔出去,非说她跟张昌盛在自由恋爱,压根没小菲什么事!”

    盛夏听到这里,真真是佩服张清云的搞事能力,这张昌盛跟小菲的事情,你瞎搅和进来干啥啊?

    “广田爷,那张清云为啥要这么说啊?她才来咱们村几天呐?咋就跟那个男知青看对眼了?”

    徐广田狠狠地啐了一口:“那姓张的蠢丫头被人利用了呗,人家看她傻乎乎的,好欺负就利用她当出头鸟呗。真是够蠢的,张国斌那么能干一人,咋会有这么蠢的闺女?”

    盛夏不好评判张国斌,但她很好奇张国斌会怎么做:“广田爷,你找张叔说过这事儿没有?”

    徐广田真是太生气了,“找了,我刚从他家过来,我看到他闺女在那哭哭啼啼的,真恨不得一拐杖打过去!”

    “张叔咋说的?”盛夏拍了拍老爷子的后背,帮他顺顺气,老爷子年纪大了,情绪波动太大,怕他身体吃不消。

    “能咋说?他还能不知道他那闺女有多蠢吗?跟我说会看着他那蠢闺女,不让她再出门。”徐广田讥诮一笑,不怀好意地哼了哼:“我不信他能锁得住那蠢丫头,等着吧,再不狠心管一管,那蠢丫头保准被人弄出条人命来!”

    “啊?”盛夏一下没反应过来,等她明白徐广田的话中之意,顿时哭笑不得:“广田爷。”

    徐广田气哼哼地说道:“咋啦?你不信啊?好,你等着瞧吧。”

    盛夏问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小菲跟那男知青咋办?告他还是捏着鼻子认下这门亲事?”

    说起这事儿,徐广田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他真恨不得撬开小菲的脑子看看里头装的都是啥玩意儿!

    徐广田气呼呼地说道:“我倒是想告那兔崽子,可小菲哭着喊着要嫁给那男知青,说什么不嫁给他就完蛋了。呵呵,早干嘛去了?平常告诫她好好保护自己,临了临了,让个狼心狗肺的狗东西把肚子弄大了!”

    盛夏基本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了,“小菲一心想嫁给那个男知青,只怕这后半辈子不好过啊。”

    徐广田发狠道:“她能有啥不好过?那姓张的小畜生不是做了梦都想回城吗?想得美!他这辈子别想再踏出向阳村半步!我们老徐家的闺女,没人能这么欺负!”

    盛夏叹了口气,她很想跟老爷子说,再过几年这运动就结束了,到时候你想怎么将张昌盛留下来?

    知青保护政策摆在那儿呢,万一那张昌盛来个鱼死网破、反咬徐铁柱一家咋整?

    但她知道,现在跟老爷子说这个,无异于火上浇油。

    盛夏决定先不说出来,看看再说。

    兴许,小菲看清了那张昌盛的真面目,不想再跟他过了呢?

    离婚是名声不好听,但跟后半辈子的幸福比起来,让人在背后说一句两句,真没啥可比的。

    盛夏从未想过去劝小菲,让她把孩子打掉啥啥的,她没这个立场。

    况且,徐铁柱他们肯定劝过很多次了,人家亲爹亲妈都劝不动,她一个外人更劝不动了。

    盛夏安慰老爷子:“广田爷,您别为这种人动气了。”

    徐广田长吁短叹:“唉,夏夏啊,这女人嫁人就跟第二次投胎一样啊。这万一嫁个人品不好的男人,这辈子就相当于活在苦罐子里头了。一辈子吃不完的苦啊。”

    盛夏点点头,徐广田突然拐了很大一个弯:“贺家那小子,我看挺靠谱的,至少他胜在听你的话。”

    盛夏愣住了,这说着说着,咋又说到她身上了呢?

    徐广田难得见这小丫头呆呆木木的样子,哈哈哈笑起来:“哈哈哈,你这是啥反应啊?咋地,还不让你广田爷说两句啊?”

    盛夏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不,不是,广田爷,你想说就说,甭管你说啥,我都听着呢。”

    徐广田哼了哼,说出来他的第二个来意:“成了,过些天就给小菲和姓张的兔崽子办喜酒,你别忘了这事儿。”

    盛夏又被徐广田的话给吓到了:“啊?哦哦哦,广田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过去的。”

    盛夏晕乎乎的:刚刚不是说不同意小菲跟那张昌盛好吗?咋又突然说起要办喜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