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404章 真是傻透了

六零俏佳人 第404章 真是傻透了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贺建军有气无力地跟在盛夏的身后,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盛夏摇来摆去的小手。

    他真的很想牵夏夏柔若无骨的小手,小小的一只,他轻轻松松就能包得完全。

    如果,再能捏一捏,揉一揉,那就更好了。

    这般想着,热血青年兀自红了耳朵,他不小心脑补了下某些不可言说的画面,脸和脖子跟着一块儿红了。

    恰在此时,盛夏没听到他的动静,回头见到了面红耳赤的青年,惊疑不定地喊他:“建军哥?你的脸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发烧了?”

    单纯的小泵娘没多想,紧走几步来到脸红红的青年跟前,踮起脚用她微凉的小手探向贺建军的额头。

    对比一下彼此的体温,盛夏歪着头不解地说道:“建军哥,你没发烧啊?”

    贺建军的脸可疑地更红了,是,他是没发烧。

    但他,发、骚了!

    “夏夏,我就是走着有点热。”

    贺建军做贼似的摸了下自己滚烫的脸,想也不想地准备脱掉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

    脱到一半,贺建军后知后觉地发现盛夏正对着他笑,只不过,不是他想看到的笑容,而是皮笑不肉不笑。

    贺建军的脸更热更红了,他慌里慌张地将脱到一半的衣服穿回去,特别紧张地说道:“夏夏,你,你听我解释,我真没什么坏心眼。我就是觉得热,想脱衣服而已。”

    盛夏见他额头冒出细汗,不忍再捉弄他,淡定地点头:“嗯,我知道。”

    经历这个让贺建军无比尴尬的小插曲,余下的路程,他很老实地跟在声线身后,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摆正自己保护者的位置。

    盛夏也不主动找他说话,就这么安静地走着。

    进入了树木密集的山林,盛夏停下来感受了会儿,她指向西南方向:“建军哥,你往那边去看看,或许会有收获。”

    “好。”

    没走多远,贺建军最先发现了躲在草丛里的野鸡,他动作迅捷地冲过去,成功逮到了卡在草丛里的野鸡。

    贺建军心底有些遗憾,这么快找到吃的,意味着他们很快要下山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他小小声嘀咕着:“这野鸡真傻,见到人都不知道躲。”

    其实贺建军早就发现了,不管是他亦或者其他人,只要是跟盛夏进山,那绝对是收获不菲。

    不过,贺建军是绝对不会往外头说的。

    若是让某些人听到了,指不定会以此为借口伤害盛夏。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贺建军是不可能会做的。

    盛夏没错过某人眼中的遗憾,她暗自偷笑:这人在别的方面那么精明,怎么在追求女孩这方面这么呆?

    贺建军期期艾艾地说道:“夏夏,我,我们在山里找个地儿烤**?到了山下,人多,让人瞧见了不太好。”

    这主意是他搜肠刮肚想出来的。

    真不是他笨,而是以往那些活跃地过分的脑细胞,一看到盛夏全都懒洋洋的,调动不起来。

    盛夏没反对,但她没来过这片山林:“好啊。但是,建军哥,我没来过这里,咱们得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山洞了。”

    贺建军半点不担心:“不用担心,咱们不去山洞,找条小河,在河边也能烤。”

    这边的山林跟向阳村的不太一样,比他们那的山路更加窄小和陡峭。

    贺建军本想霸道地将盛夏的手握住,拉着她走,突地想到在西南军区那次,他没征询过盛夏的意见,惹得她生气的事情。

    他这次没犯口吃了,一气呵成:“夏夏,这里的山路不好走,我拉着你吧?这边没什么人,不会有人看到的,没人会说闲话。”

    别看他说的那么顺畅,实际上贺建军的心情一如之前那次忐忑,巴巴地等着盛夏回应。

    盛夏云淡风轻地点了下头,主动把她的手伸过去:“嗯。”

    一只莹白修长的小手,赫然摆在他的跟前。

    贺建军连连眨了几下眼,生怕自己看错了,但这只手的形状早已落在他的心上。

    他这一路走来,没少盯着盛夏的小手看。

    贺建军心中狂喜,面上努力维持着镇定,眼睛却不安分地红起来,他闪电般出手将这只觊觎已久的小手包在大掌里,悄悄地捏了几下。

    细细滑滑的,软软的,肉嘟嘟的,真好捏,贺建军不由得咧嘴傻笑。

    盛夏瞧他这反应,就跟中了几千万大奖似的,明知道他不老实地捏着自己的手,倒是没戳穿他的小心思。

    贺建军如愿以偿握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小手,喜滋滋地拉着盛夏去找小河。

    盛夏是福星,她只需要念头一动,走不到三分钟就看到了一条小河。

    小河从山顶蜿蜒流下,离他们不远有一处平地,可以在那烤鸡。

    贺建军一路磨磨蹭蹭地走着,他巴不得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想牵着心仪的姑娘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生命的电池耗尽。

    盛夏也不催他,由着他控制着速度。

    她不知不觉间,开始纵容起贺建军来了,这是她自己没有发现的变化。

    路再长,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况且,贺建军不是“有情饮水饱”的人,他是真的有些饿了。

    到了平坦的地方,贺建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那只被他握得湿哒哒的小手,掌心沾的不知道是他还是盛夏的汗液。

    他悄咪咪地把手握住,见盛夏去小河边洗手,还暗暗失望。

    他观察了四周,确定没什么危险,朝盛夏说道:“夏夏,你在这等我,别乱动。我回来再收拾那野鸡,你就坐着等着吃好了。”

    盛夏正背对着贺建军洗手呢,听到他这大包大揽的话,好笑道:“你来处理野鸡,我去捡柴火,咱们分工合作。我刚刚听到你的肚子叫了。”

    从她的笑声中,贺建军听出几分笑话她的意思,他的耳后根瞬间红了,嘴硬地说道:“不是,你一定是听错了。”

    咕噜

    这不合时宜的响声,惹得盛夏控制不住地哈哈笑起来。

    贺建军顿时恼羞成怒,气鼓鼓地拍了下不争气的肚子:“就你会叫吗?”

    教训了下不听话的肚子,抬眸看向笑得前俯后仰的盛夏,贺建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到底在干什么啊?

    真是傻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