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395章 被钻小树林

六零俏佳人 第395章 被钻小树林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盛夏的动作太过干脆利落,再加上任来喜对她并无防备,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他已经被盛夏摔在地上。

    任来喜的后背火辣辣地疼,又痛又辣,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盛夏,他的眼里全是不敢置信。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盛夏是没办法这么教训任来喜,但她是老天爷的“亲闺女”,开了外挂而已。

    任来喜是正经立过战功的军人,他能有如今的军衔是靠他自己挣来的。

    要论格斗技巧和力量,盛夏是比不过任来喜的,不然她刚刚也不会连手都抽不出来,被任来喜抓得死死的。

    任来喜蹭地站起来,动作太大扯到了他的伤处,痛得他发出“嘶”声,缓过气来指着盛夏说道:“你,你,怎么可能?”

    盛夏本想着踹任来喜的脆弱之处,想到他曾经立下的军功,生生地把这个念头憋了回去。

    她的目光冷冽,语气淡漠:“任来喜,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再来纠缠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这是最后的警告,若是任来喜不听,别怪她求老天爷帮忙修理他了!

    到时候,这任来喜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是她能掌控的了。

    任来喜全然不知他被盛夏记入了小黑账里,先前提到过,但凡是被盛夏记入小黑账的人,都会得到应得的惩罚。

    以盛夏此时对任来喜的厌恶程度,他若是真遭报应,只怕这辈子就完了。

    无知,有时候是幸福的。

    盛夏狠狠地将任来喜摔下去,心口的恶气出了大半,她先前又去找了严教官帮忙,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任来喜没追,他的眼神痴迷地望着盛夏的背影,龌龊目光极为放肆地落在她的身上。

    此时的任来喜没再带着他的面具,露出他恶心的内在,着实让严教官恶心反胃。

    严教官从梁云凤那儿得到了准信,激动不已,想第一时间告诉盛夏这个好消息。

    她乐颠颠地跑过来,没想到在半道上看到了这一出“好戏”。

    亲眼看着任来喜是如何地纠缠盛夏,再回想起梁云凤评价任来喜的那几句话,严教官狠狠地往地里啐了一口,她真是瞎了眼,竟然会觉得任来喜是个好的!

    任来喜收回了那龌龊的视线,谨慎地往四处看,生怕让人瞧见了他的狼狈。

    若是和盛夏站在一起,他再怎么狼狈都有借口。

    这会儿盛夏跑了,任来喜哪里肯让人瞧见他的狼狈模样,岂不是给人提供笑料么?

    等任来喜做贼心虚地离开了,严教官从角落里出来,毅然决然地回头去找梁云凤,催她快点解决掉任来喜!

    这个叫任来喜的家伙战功高是不假,前途的确很光明,但像他这种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的男人,真心不是个良配!

    要是换做她家那口子敢这么对她,严教官早他娘的把他打成沙包了,让他滚得远远的!

    严教官是成家的人,她知道婚姻是夫妻双方共同维系的,单独一方使力是不够的,不稳定的。

    像任来喜这样的双面人,最怕被人发现他的真面目,他狼狈地跑远了。

    准备到宿舍时,任来喜脑子灵光一闪,灵机一动往跑去小树林里。

    他在小树林里想了想,往落叶堆上滚了滚,他的后背上粘了一张树叶,头发乱糟糟的,造成跟盛夏钻小树林干坏事儿的假象。

    任来喜兀自幻想着,他那些舍友看到那张“不小心”被他带回来的树叶时,会是怎么样羡慕的表情。

    盛夏是文工团的一枝花,长得美,个性又好,娶回家肯定是个贤妻良母,多少人想要一亲芳泽?

    任来喜幻想着他夺得了一枝花,惹来了身边的人艳羡,顿觉通体舒泰,没了任何的心理负担。

    这任来喜当真是个“人才”,他特地带回去的那片树叶,果真是被人发现了。

    而后,自然是被人追问他跟盛夏是不是钻小树林了,这些个“狼”友暧昧不清地说着荤话,还跟任来喜打听开/荤是什么滋味。

    男人一旦开启这种带黄色废料的话题,俱是荤素不忌,不管什么荤话都敢往外说。

    八卦人群中有个人特别擅长脑补,他外传的时候往这桩“桃色”新闻里头添加了不少黄色废料。

    他口口声声说是人家正主跟他说的,说得有板有眼的,像是亲眼看到一样。

    任来喜半推半就地认了他跟盛夏钻小树林的事情,引来了“狼”友们一次又一次地惊呼声,纷纷表示羡慕:文工团一枝花啊,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甭管是好的坏的,夸他的羡慕他的亦或者是说酸话的,任来喜全部照单全收,他心满意足,跟真的达成了目标一样。

    盛夏不知道她已经“被钻小树林”了,她正在训练场跑步,一圈又一圈,直到她跑得精疲力竭才停下来。

    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像老天爷许愿:我希望任来喜那朵烂桃花,滚远点!不要再来纠缠我!宾得远远的!

    第二天下午,盛夏刚从舞蹈室里出来,愕然发现在门口当门神的任来喜。

    她当下就翻了个白眼,脸皮忒厚,真是阴魂不散!

    任来喜非常突兀地说了句:“盛夏,我听说你的身体不舒服,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我身体很好,谢谢你的关心!”盛夏不动声色地看着任来喜,果然从他的眼里看出几丝兴奋,她顿觉心头一跳。

    这,这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吧?

    为什么,为什么她觉得任来喜看着她的眼神,不太对劲呢?

    任来喜见盛夏和昨天一样,拒人千里之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人说,你早上吐了。”

    盛夏的表情更奇怪了,她的确是吐了不假,但那是她吃错了东西。

    不对!这个问题里头暗藏玄机!

    任来喜这戏精表演时会追求尽善尽美,而他此时的表情完全不对,因为他眼里全都是干坏事儿得逞的兴奋和激动!

    盛夏神情戒备:“任来喜,你是不是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任来喜不由分说地伸出手想要拽他:“夏夏,你别跟我耍小性子了,我们快点去医务室检查身体。”